飲水工程強占地 河南五農場聯名舉報縣政府

人氣 517

【大紀元2020年01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近期,河南商城縣五個農場聯名舉報商城縣政府是黑社會保護傘的舉報信廣為流傳,引發外界關注。當地引鯰入固飲水工程號稱民生工程,今被指勞民傷財、欺上瞞下,不顧百姓死活。

大陸媒體近日報導,河南省固始縣「引鮎入固」飲水工程56.9公里管線全部連通,主體工程基本完成。而大紀元接到當地居民反映,這項工程原定於去年8月完工,至今沒有充水。工程背後,地方貪官為強占充當保護傘,強挖濫占、欺壓百姓,不給百姓合理補償。

商城縣與固始縣相鄰據知情人介紹,鯰魚水庫水質純淨,鯰魚水庫水引到固始縣,搞這個項目並不是用來灌溉的,是喝水的、飲用水。

「固始縣覺得水便宜,另外鯰魚山水庫的水水好,乾淨,是從山上沁下來的水。第二方面就是說水庫管理局圖眼前利益,一切向錢看,把水庫的水賣了。第三,地方工程往往都是這樣,只有做工程官員們才好從中撈到好處。」他說。

據介紹,固始縣比商城地勢低,地下水開採也是可以的,固始縣城比較大,地下水終歸有限。但固始根本不是像西北那樣缺水,河裡都有水。

對於當地官方的宣傳,知情人表示,「其實這個項目可以講是一個勞民傷財的項目。鯰魚山水庫修了以後,商城、固始兩個縣不管遇到多麼大的旱災,我們的水都可以從山頂往下流,灌溉農田。但是現在,修了這個項目以後,去年這麼大的旱災,我們放水放不了,(導致)莊稼不能收。」

「現在這個水庫不歸商城縣管了,歸信陽市水庫管理局管,他們就把水賣給固始縣了。水庫裡存不下來水,遇到天旱,農業怎麼辦?那麼將來喝水能夠養人嗎?沒有糧食吃怎麼辦?」他說。

據固始縣政府官網資料,固始縣引鯰入固飲水工程是縣重點項目,項目總投資達到6.99億元。2017年,固始縣與山東水務發展集團公司簽訂PPP項目(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即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協議。

該知情人表示,因為不允許政企不分,所以固始縣指定了一個固始水務發展有限公司(簡稱固始水發)來做這個項目,原來就沒有這麼個公司。實際上還是固始縣政府的。

天眼查企業信息顯示,固始水發公司成立於2017年5月,法定代表人蘆永強,其大股東是水發集團(持股50.56%),而蘆永強同時是山東水發集團旗下的山東水發環保集團總經理。固始縣建投公司投資占44.4%。

固始水發供水有限公司工商信息。(網頁截圖)

知情人透露,固始縣政治氛圍很壞,歷來仗著他們大欺負老百姓,欺負成性了。往屆的固始縣縣官都抓起來了。恰巧固始要搞這個工程,從固始調幾個官員來到商城來,一個副縣長把商城縣搞得天翻地覆。

施工方打著政府工程的名義強制施工。農場主們有反覆向 110報案的記錄,但是警察來了之後說,這事處理不了。相反,施工方報案時,警察把百姓當黑惡勢力打、抓人,助惡為虐,因此增加了一大批上訪戶、信訪戶,引起商城顯的動盪。

黑社會模式施工 老人受驚嚇離世

舉報商城縣政府做黑惡集團的保護傘》信文中稱,該項目進行黑社會模式強占施工。2018年10月至今,在舉報人毫不知情、沒有得到補償的情況下,施工方開始強行開挖舉報人等的菊花基地、林地、承包地。有的至今沒有給任何說法;有的是少賠多占,任意建設永久性鋼筋混凝土建築。

舉報人都遭受的巨大的財產損失,其中達旺家庭農場的財產損失高達108.9878萬元。友情創豐種養殖專業合作社法人代表熊安華70多歲的老母親被嚇得病倒、長期在醫院救治。

舉報人之一、友情創豐種養殖專業合作社法人代表熊安華日前向記者確認,施工方在農場合法的土地上,濫挖濫占,沒有任何手續和賠償標準,甚至動用當地警力,把他帶到辦案中心做有罪審問。其老母親受不了打擊,一病不起,一個多月前已經過世了。

熊安華今年50多歲了,在外面辛辛苦苦掙得錢全部投資到農業上了,承包的土地比較多,包括植樹造林、中藥材種植、養殖等。

「施工剛好是走我一片綠化林地,有香樟和桂花樹等綠化樹,規劃是在南部地區。最後他為了他們的利益,改到北邊,剛好也是我承包的一片土地,他們連招呼都沒打,把土地全部毀掉了。」熊安華說。

據介紹,工程方一開始說占地30多畝,通過鄉政府、村裡協調,賠償2200元一畝,一共給了7萬多錢塊。2017年讓農場停止經營,因為沒有管理草長起來了,秋後發生火災,燒了近20畝林地。

結果施工方的線路又改了,占了農場地50多畝地,多占了近20畝,地面上還有建築物。「也沒打招呼,等我們發現的時候已經挖了不少了。我們找到鎮政府、施工方,包括當地相關部門國土局、規劃局,找他們要手續。他們很強勢,什麼說法都沒有。」

2019年8月15日,施工隊王友權又來施工,熊安華上前阻止,王友權報警。警察來了之後說「你們不要發生衝突、有事找鎮政府或法院」,很快就走了。接著,王友權給縣公安局打電話,熊安華被以阻礙施工帶到當地派出所,又帶到縣城辦案中心,問話長達5小時。

熊安華的老母親聽說兒子被公安抓起來了,又氣又恨暈過去了。老人在醫院住了很長時間,幾個子女輪流照顧她。後病情加重,於2019年11月6日離世。

「根本沒有(出示)任何文件,幾畝地給一千、兩千都是他說了算,當地所有的賠償都是這樣。」熊安華說,「(強制度施工)這個行為太惡劣了,對我個人經濟上、精神上造成了很大的壓力,老母親的過世,對我的人生是一個很重的打擊。

商城縣政府出「假證」 干涉法院

一份蓋有商城縣政府的《證明》稱,達旺家庭農場法人代表高順甫不接受121號補償標準文件,「堅持以20萬一畝索要高額青苗補償」。

同為受害人的熊安華說,這是空穴來風,捏造事實,一點證據沒有。「他就是瞞上欺下,上面過問就以欺瞞的方式。即使是國家工程,應該有個賠償標準,苗木樹、果樹不是老百姓想要多少要多少。你說我要 20萬,誰來協調的?說有會議紀要,拿出來嘛,沒有!所以他們就是隨便說。」

上述知情人士告訴記者,商城縣政府在高順甫的訴訟案件中,商城縣政協主席潤道宏和政府副縣長陳功言的干預,出了一份《證明》,並加蓋了商城縣人民政府的公章。結果這一頁紙裡有8個假證、假的事情,等於是縣政府出面保護了強徵行為。

知情人表示,強占施工影響了幾個合作社,也牽扯到附近的老百姓的土地,其中包括兩戶貧困戶。因家中男的都打工去了,只有女的在家,最後給了點補償也就算了。

他說,當地政府不是按照文件來,誰違反他的規定,動不動就當黑惡打,「用最小的代價占用土地,他們玩的就是這一套。比如果園和花木,他們不給清點,或者把果園當普通地處理賠償。以改線為名軟硬兼施。」

「去信訪部門,哪一級都說解決不了,要走訴訟程序。去訴訟的時候,他們又直接干涉法院。主審法官甚至勸原告撤案,幫被告找沒有評估資格的評估公司。律師到庭上不敢辯護,說『(政治)環境對我們影響太大了』。律所建議請信陽市都干擾不了的外省律師。」

熊安華上訴到商城縣法院,被直接駁回,目前上訴到信陽市中級法院。「走訴訟這條路很難,像商城縣法院如果繼續受到他們的干擾的話,這是很難很難的。現在還是官大於法,權大於法,律師都不敢說話。」知情人說。

責任編輯:李穹 #

相關新聞
大陸天然氣價一個月暴漲近五成 惹民怨
【十字路口】TVB換老闆 中共對香港發動四戰
東方覺:臉上「貼金」與腰包「撈銀」
父夢桂樹 子夢黃鶴 奇夢超前預言一生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蓬佩奥王毅輪流轉 歐亞須選擇
【重播】美眾院:對抗中共 必須果斷行動
【十字路口】美次卿向習喊話 黨媒呼「一起加速」
【珍言真語】美禁中共黨員入境 律師:趕緊退黨
【拍案驚奇】拜登辯論兩敗筆 紅二代對習四不滿
【薇羽看世間】美總統大選辯論 有人怕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