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網絡審查大曝光 侵犯網民權利超伊朗

人氣 3038

【大紀元2020年10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吳馨綜合報導)中共利用各種科技工具在中國大陸進行全面網絡審查和封鎖已廣為人知,但中共網絡審查程度之深,範圍之廣是世人難以想像的。一份最新報告顯示,在1,000個全球訪問量最大的網站中,中共封鎖了171個,且中共在侵犯網絡用戶權利方面是65個國家中唯一得零分的國家。

中共的網絡審查不僅危害中國人的自由和生活,在這場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瘟疫中,也嚴重危害了全球超過180個國家人民的生命和健康,以及全球各國的經濟。中國的科技公司也在普遍地收集個人信息,幫助中共進行審查。

中共侵犯網絡用戶權利超過伊朗

10月14日,美國自由之家公布《2020年網絡自由》年度報告,受中共病毒疫情影響,全球互聯網自由度正在下降,中共治下的中國連續第六年被評為最嚴重濫用者,侵犯用戶權利得零分。

位於美國華盛頓的國際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10月14日發布了《2020年網絡自由》(Freedom on the Net 2020)的年度報告。報告顯示,在接受評估的65個國家中,冰島得分95分,成為全球網絡最自由的國家,而中國則連續第六年墊底,總得分為10分,在侵犯用戶權利方面比伊朗還差,是65個國家中唯一得零分的國家。

隨著中共病毒全球傳播,人們看到了網絡的優勢,很多社會活動,包括商業、教育、衛生保健、政治、社交活動等都轉移到了網上,這導致使用網絡已成為人們的生活必須。但自由之家的報告發現,網絡的迅速發展,對人權和民主治理提出了獨特的挑戰,而中共治下的中國是世界上對互聯網審查最嚴格、最強勢的國家,無他國可比。

中共網絡審查推動中共病毒在全球傳播

《2020年網絡自由》報告的評估時間從2019年6月1日至2020年5月31日止。在此期間,香港反送中運動進入高峰,此後中共病毒爆發,並迅速傳播到全球各地。

該報告在對中國的調查中發現,中國互聯網用戶的狀況持續惡化,中共政府連續第六年被確認是世界上最嚴重的互聯網自由濫用者。在應對包括香港持續的反送中運動和爆發於武漢的中共病毒疫情上,中共政府為了加強對信息的控制,審查和監視被推到了前所未有的極端。

該報告在序言中提到:「確實,(中共)官方的掩蓋導致中共病毒傳播到全球,而中心問題是中共政權對互聯網自由的限制,特別是警察對醫療專業人員的訊問,並強迫他們撤回早期在社交媒體上分享的關於在武漢出現類似SARS病例的信息。」

該報告指出,中共對互聯網控制的加強和系統的監視明顯影響了數億互聯網和手機用戶,並導致自我審查的增加。

中共已建立世界上最廣泛、複雜的網絡審查制度。圖為2016年9月14日廣東東莞的一些工人在網吧上網。 (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全面控制下 民眾自我審查

雖然在調查期間,中國增加了上千萬新的網絡用戶,但報告指出,中共全面的網絡控制措施已生效,以幫助管理中共病毒爆發信息,以及政府的應對。這些措施包括關閉本地互聯網、限制使用VPN、信息內容刪除、賬號關閉等。

眾所周知,在中國有「長城防火牆」限制民眾鏈接或訪問國外服務器上的信息,中共當局也能針對特定事件進行斷網。報告舉了一個發生在2009年的例子,當時新疆烏魯木齊發生所謂的種族暴力事件,當局隨後對新疆進行了為期10個月的斷網,涉及2,200萬人口。在2019年的六四事件30周年之前,中共測試使用「一鍵式」斷網,使廣東、上海、重慶等地區的民眾受到影響。

根據反審查組織追蹤中共過濾的網站GreatFire.org的數據,截至2020年中,在全球訪問量最高的前1,000個網站和社交媒體平台中,至少有171個在中國被封鎖。許多國際新聞媒體及其中文網站被封鎖,來自台灣、香港和華僑的大多數私人和獨立的中文新聞服務網站,例如《自由時報》(台灣)、《中國數碼時報》(美國)和《新唐人電視台》(美國)也遭到封鎖。大多數國際社交媒體和消息傳遞平台,如臉書(Facebook)、油管(YouTube)和推特(Twitter)等都被完全阻止。

報告指出,少數中國互聯網用戶(數千萬用戶)能夠使用繞行工具(例如VPN)訪問被阻止的網站,但中共政府於2017年通過新法規禁止使用未經許可的VPN,而VPN提供商報告表示,在過去的一年中,在VPN阻止事件中使用的技術越來越複雜。

報告還指出,在過去一年中,內容刪除、網站關閉和社交媒體帳戶刪除的規模繼續擴大,涉及到了以前不受審查的平台和主題。

報告表示,有證據表明,隨著微信平台越來越頻繁地關閉人們的個人賬戶,人們開始越來越多地進行自我審查,以防其帳戶被關閉,因為微信被用來進行消息傳遞、銀行業務、打車、點菜、預訂旅行等,如果帳戶被關,生活會有所不便,而微信平台越來越傾向於關閉帳戶而不是只刪除令其反感的帖子而已。

中共箝制言論,媒體網絡封鎖,建防火長城屏蔽網民。(Getty Images)

普通民眾冒險分享 真相尚存

儘管限制條件更加嚴格,並且面臨刑事處罰的風險,但仍然有勇敢的調查記者、視頻博客和普通互聯網用戶採取了果敢行動來追蹤中共病毒疫情流行的根源,在封鎖的武漢市內進行報導,分享其它敏感信息主題,並存檔已刪除的新聞報導。

報告指出,在1月下旬和2月初,很多民眾突破了自我審查的意識,在政府對中共病毒信息封鎖的最初爆發期,紛紛共享信息,反對審查,公開批評當局掩蓋疫情真相,而公民記者也到現場拍攝並發布未做任何修改的錄像。武漢作家方方發表了在線日記,儘管屢遭審查,但她成功地講述了生活在封城中的經歷,她的日記被翻譯成英文,並在海外出版。

在中共病毒疫情中,網民還使用了GitHub(一個在中國未被阻止的全球代碼共享網站)來保存和共享與中共病毒以及中共政府的應對政策有關材料。

但中國網民的努力還遠遠不能換來中國網絡的自由,許多人因其在線活動而受到法律和法外的報復,包括遭到任意拘留、酷刑和監禁。除了共享中共病毒的信息或批評政府應對疫情的錯誤之外,在線公民記者、中共領導人的批評者、香港民主抗議活動的支持者、人權網站的經營者、少數民族和宗教少數群體的成員,以及反審查維權人士都成為了中共打壓監禁的對象。

科技公司收集用戶數據 建立「關鍵個人」數據庫

報告指出,新的證據表明,中國的科技公司系統地幫助中共政府進行監督,包括通過開發強制性或半強制性的公共衛生宣傳手機應用程序,這些應用程序被發現可以收集數據並將其傳輸給當局。中國的技術公司還建立了「關鍵個人」數據庫,通過該數據庫,中國不同地區的公安人員可以將特定人群作為目標進行特殊審查。

報告表示,中共的各種法規要求中國的公司保留用戶數據,並必須讓政府隨時可用。作為微信和QQ的母公司,騰訊公司直接協助中共政府對用戶進行監視。安全研究員維克多‧傑弗斯(Victor Gevers)在2019年3月發現,騰訊平台上的數百萬對話和用戶身分已從中國網吧發送到全國各地的警察局。

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的研究發現,在2020年初,微信監視了在中國境外註冊用戶發送的消息和圖像,並對其掃描以查找政治上敏感的關鍵詞,同時保留相關對話,以訓練平台的審查系統。

報告提到,中國數十家私營公司為全國各地的公安局開發了「關鍵個人」數據庫。中共公安部在2007年制定的準則中將「關鍵個人」大致定義為「威脅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的嫌疑人」。

在2011年至2019年期間,一份對中國34個省和直轄市中的26個發布的超過70份地方政府公告調查發現,經常提到的「關鍵個人」有上訪人員、法輪功學員、精神病患者,以及涉及「維穩」或「恐怖分子」的民眾等,最後兩個術語通常用於維權人士、抗議者和新疆維吾爾族等少數民族群體。另一些數據庫還將移民、外國人和國家認可的宗教團體神職人員列為「關鍵個人」。#◇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白宮幕僚長:政府將對科技巨頭提起訴訟
加入美英行列 瑞典禁止華為和中興參與5G
美司法部對谷歌提反壟斷訴訟
NSA警告黑客盯上美國防產業 首次點名中共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川普重磅講話預警 周庭獄中談遭遇
【新聞看點】政變4大顯像 拜登背後中共黑影
【西岸觀察】舞弊鐵證浮出 巴爾何時出手?
【羅廚尋味】南瓜小雞燉糯米
【新聞大家談】拜登舞弊實錘證據 被指政變
【財商天下】Dominion隱祕金主浮現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