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网络审查大曝光 侵犯网民权利超伊朗

人气 3036

【大纪元2020年10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馨综合报导)中共利用各种科技工具在中国大陆进行全面网络审查和封锁已广为人知,但中共网络审查程度之深,范围之广是世人难以想像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在1,000个全球访问量最大的网站中,中共封锁了171个,且中共在侵犯网络用户权利方面是65个国家中唯一得零分的国家。

中共的网络审查不仅危害中国人的自由和生活,在这场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大瘟疫中,也严重危害了全球超过180个国家人民的生命和健康,以及全球各国的经济。中国的科技公司也在普遍地收集个人信息,帮助中共进行审查。

中共侵犯网络用户权利超过伊朗

10月14日,美国自由之家公布《2020年网络自由》年度报告,受中共病毒疫情影响,全球互联网自由度正在下降,中共治下的中国连续第六年被评为最严重滥用者,侵犯用户权利得零分。

位于美国华盛顿的国际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10月14日发布了《2020年网络自由》(Freedom on the Net 2020)的年度报告。报告显示,在接受评估的65个国家中,冰岛得分95分,成为全球网络最自由的国家,而中国则连续第六年垫底,总得分为10分,在侵犯用户权利方面比伊朗还差,是65个国家中唯一得零分的国家。

随着中共病毒全球传播,人们看到了网络的优势,很多社会活动,包括商业、教育、卫生保健、政治、社交活动等都转移到了网上,这导致使用网络已成为人们的生活必须。但自由之家的报告发现,网络的迅速发展,对人权和民主治理提出了独特的挑战,而中共治下的中国是世界上对互联网审查最严格、最强势的国家,无他国可比。

中共网络审查推动中共病毒在全球传播

《2020年网络自由》报告的评估时间从2019年6月1日至2020年5月31日止。在此期间,香港反送中运动进入高峰,此后中共病毒爆发,并迅速传播到全球各地。

该报告在对中国的调查中发现,中国互联网用户的状况持续恶化,中共政府连续第六年被确认是世界上最严重的互联网自由滥用者。在应对包括香港持续的反送中运动和爆发于武汉的中共病毒疫情上,中共政府为了加强对信息的控制,审查和监视被推到了前所未有的极端。

该报告在序言中提到:“确实,(中共)官方的掩盖导致中共病毒传播到全球,而中心问题是中共政权对互联网自由的限制,特别是警察对医疗专业人员的讯问,并强迫他们撤回早期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的关于在武汉出现类似SARS病例的信息。”

该报告指出,中共对互联网控制的加强和系统的监视明显影响了数亿互联网和手机用户,并导致自我审查的增加。

中共已建立世界上最广泛、复杂的网络审查制度。图为2016年9月14日广东东莞的一些工人在网吧上网。 (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全面控制下 民众自我审查

虽然在调查期间,中国增加了上千万新的网络用户,但报告指出,中共全面的网络控制措施已生效,以帮助管理中共病毒爆发信息,以及政府的应对。这些措施包括关闭本地互联网、限制使用VPN、信息内容删除、账号关闭等。

众所周知,在中国有“长城防火墙”限制民众链接或访问国外服务器上的信息,中共当局也能针对特定事件进行断网。报告举了一个发生在2009年的例子,当时新疆乌鲁木齐发生所谓的种族暴力事件,当局随后对新疆进行了为期10个月的断网,涉及2,200万人口。在2019年的六四事件30周年之前,中共测试使用“一键式”断网,使广东、上海、重庆等地区的民众受到影响。

根据反审查组织追踪中共过滤的网站GreatFire.org的数据,截至2020年中,在全球访问量最高的前1,000个网站和社交媒体平台中,至少有171个在中国被封锁。许多国际新闻媒体及其中文网站被封锁,来自台湾、香港和华侨的大多数私人和独立的中文新闻服务网站,例如《自由时报》(台湾)、《中国数码时报》(美国)和《新唐人电视台》(美国)也遭到封锁。大多数国际社交媒体和消息传递平台,如脸书(Facebook)、油管(YouTube)和推特(Twitter)等都被完全阻止。

报告指出,少数中国互联网用户(数千万用户)能够使用绕行工具(例如VPN)访问被阻止的网站,但中共政府于2017年通过新法规禁止使用未经许可的VPN,而VPN提供商报告表示,在过去的一年中,在VPN阻止事件中使用的技术越来越复杂。

报告还指出,在过去一年中,内容删除、网站关闭和社交媒体账户删除的规模继续扩大,涉及到了以前不受审查的平台和主题。

报告表示,有证据表明,随着微信平台越来越频繁地关闭人们的个人账户,人们开始越来越多地进行自我审查,以防其账户被关闭,因为微信被用来进行消息传递、银行业务、打车、点菜、预订旅行等,如果账户被关,生活会有所不便,而微信平台越来越倾向于关闭账户而不是只删除令其反感的帖子而已。

中共箝制言论,媒体网络封锁,建防火长城屏蔽网民。(Getty Images)

普通民众冒险分享 真相尚存

尽管限制条件更加严格,并且面临刑事处罚的风险,但仍然有勇敢的调查记者、视频博客和普通互联网用户采取了果敢行动来追踪中共病毒疫情流行的根源,在封锁的武汉市内进行报导,分享其它敏感信息主题,并存档已删除的新闻报导。

报告指出,在1月下旬和2月初,很多民众突破了自我审查的意识,在政府对中共病毒信息封锁的最初爆发期,纷纷共享信息,反对审查,公开批评当局掩盖疫情真相,而公民记者也到现场拍摄并发布未做任何修改的录像。武汉作家方方发表了在线日记,尽管屡遭审查,但她成功地讲述了生活在封城中的经历,她的日记被翻译成英文,并在海外出版。

在中共病毒疫情中,网民还使用了GitHub(一个在中国未被阻止的全球代码共享网站)来保存和共享与中共病毒以及中共政府的应对政策有关材料。

但中国网民的努力还远远不能换来中国网络的自由,许多人因其在线活动而受到法律和法外的报复,包括遭到任意拘留、酷刑和监禁。除了共享中共病毒的信息或批评政府应对疫情的错误之外,在线公民记者、中共领导人的批评者、香港民主抗议活动的支持者、人权网站的经营者、少数民族和宗教少数群体的成员,以及反审查维权人士都成为了中共打压监禁的对象。

科技公司收集用户数据 建立“关键个人”数据库

报告指出,新的证据表明,中国的科技公司系统地帮助中共政府进行监督,包括通过开发强制性或半强制性的公共卫生宣传手机应用程序,这些应用程序被发现可以收集数据并将其传输给当局。中国的技术公司还建立了“关键个人”数据库,通过该数据库,中国不同地区的公安人员可以将特定人群作为目标进行特殊审查。

报告表示,中共的各种法规要求中国的公司保留用户数据,并必须让政府随时可用。作为微信和QQ的母公司,腾讯公司直接协助中共政府对用户进行监视。安全研究员维克多‧杰弗斯(Victor Gevers)在2019年3月发现,腾讯平台上的数百万对话和用户身份已从中国网吧发送到全国各地的警察局。

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的研究发现,在2020年初,微信监视了在中国境外注册用户发送的消息和图像,并对其扫描以查找政治上敏感的关键词,同时保留相关对话,以训练平台的审查系统。

报告提到,中国数十家私营公司为全国各地的公安局开发了“关键个人”数据库。中共公安部在2007年制定的准则中将“关键个人”大致定义为“威胁国家安全或公共秩序的嫌疑人”。

在2011年至2019年期间,一份对中国34个省和直辖市中的26个发布的超过70份地方政府公告调查发现,经常提到的“关键个人”有上访人员、法轮功学员、精神病患者,以及涉及“维稳”或“恐怖分子”的民众等,最后两个术语通常用于维权人士、抗议者和新疆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群体。另一些数据库还将移民、外国人和国家认可的宗教团体神职人员列为“关键个人”。#◇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白宫幕僚长:政府将对科技巨头提起诉讼
加入美英行列 瑞典禁止华为和中兴参与5G
美司法部对谷歌提反垄断诉讼
NSA警告黑客盯上美国防产业 首次点名中共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吓着中共了 隐身战机试射核弹
【大陆新闻解毒】时事小品:美大选有盼头
【严真点评】乔州现“内鬼”华府揪出大鳄
【思想领袖】库奇内利谈移民 边界 中国问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