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律師常瑋平被監視居住 父子會面相對而泣

人氣 313

【大紀元2020年12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熙採訪報導)陜西人權律師常瑋平被第二次監視居住,日前他和父親被安排在馬營派出所會面,父子倆隔桌對坐,身後各站著2名和4名警察,房間外面還有7、8個便衣。這樣的場景令父子倆悲從中來,相對而泣。

據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律師提供的消息,11月25日下午,常瑋平的父親常拴明在寶雞市高新分局旁的馬營派出所見到了常瑋平,會見時間不到10分鐘。

常拴明進去時,常瑋平已經在一張桌子前坐好,身後有2名穿黑色制服的武警,常拴明後面則站著4名警察。房間外面也有7、8個穿便衣的。

兒淒厲喊叫聲令父親瞬間崩潰

據常拴明說,常瑋平瘦了很多,雙眼通紅,面色疲憊,說話語速很慢,不像平時的他。他告訴父親,轉告他的妻子不要發聲,好好上班。轉告他的岳父母保重身體,不要為他的事奔波了。

常拴明表示,「他怎麼這麼清楚外面的事?他講這些話好像在背誦一樣,這不是他真實意思的表達。」

會見結束時,警方讓常拴明先走,常瑋平繼續坐在那兒。「當我走出那個房間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他吼破喉嚨地喊著『讓我爸和我媽好好活著』的聲音,但我已經看不到他了。這是在交待後事嗎?淒厲又惶恐的聲音讓我瞬間崩潰了。時隔多日心情略微平復,才記錄下這些事情。」

記者撥打常瑋平父親常拴明的電話,無人接聽。

記者撥打常瑋平妻子陳紫鵑的電話,也無人接聽。

廈門會議 第一次被監視居住

常瑋平去年12月與多名維權人士到廈門參與時政討論,今年1月12日晚上10時左右,在西安的住處被警察帶走。13日,寶雞市司法局註銷常瑋平的律師證。

14日早8時左右,常瑋平的妻子接到寶雞高新分局國保大隊的電話,被告知常瑋平因「危害國家安全」,已經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1月21日下午5點左右,常瑋平獲釋回家。

1月23日,寶雞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對常瑋平取保候審,並以不可離開取保候審地為由,限制常瑋平離開寶雞。

掲酷刑視頻 再次被監視居住

從2020年3月15日開始,常瑋平開始每日錄製一個生活日誌短視頻,取名「趣寶日誌」,並開始上傳到名為Danny Crane的個人YouTube頻道。

10月16日,他在「趣寶日誌」211期中披露自己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間,遭到了酷刑。他說,「我被鎖在寶鈦賓館招待所的房間的老虎凳上,每天24小時,10天的時間,這是一種極端的酷刑。對我造成的傷害是,我右手的食指和無名指到現在依然是麻木的、沒有知覺或者知覺不正常。」

11月3日,常瑋平妻子收到寶雞警方的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通知書,涉嫌罪名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接著在11月22日,常瑋平在鳳翔縣老家被寶雞市公安分局以「違反法律規定」為由帶走,沒有手續。再次被監視居住。

律師:他不會掌握什麼國家祕密

目前,家屬委任的兩位律師張科科、張庭源受到司法部壓力,退出案件,改由陳進學和付愛玲律師接手。

此前,代理律師張科科曾向新唐人電視台表示,「他具體犯的什麼事,但這肯定不涉及國家祕密,國家安全不等於國家祕密,他也不會掌握什麼國家祕密。即便是國安案涉及到國家安全也必須要『有礙偵查』,而且也要在『有礙偵查』的情況下才可以採取,而不是必須採取。」

張科科還表示,「常瑋平在1月到10月取保候審期間未曾離開過寶雞,也沒有新的涉案緣由,不可能涉及所謂的『有礙偵查』。具體是為了去年廈門會議的事還是這次他在網上發的一個視頻的事,並不清楚。」#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陸律師廈門聚會被抓 台民團籲中共立即放人
人權律師常瑋平遭拘禁 曾錄視頻揭酷刑
【視頻】中國律師界密切關注常瑋平律師案
陳光誠:正邪相爭 邪惡反撲亦難逃天數懲罰
最熱視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