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武漢疫情親歷者的經歷和忠告

刘佳鑫

人氣 319

【大紀元2020年12月23日訊】就在幾天前,中國各大新聞平台通報一個四川女孩的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核酸檢測結果呈陽性,致四川迅速進入戰時狀態,省會所在地成都境內的郫都區的1個社區被封鎖。入夜後住宅區的大樓燈火通明,被關瘋了的居民透過家中陽台和窗戶相互喊話高歌。

這些喊話唱歌的視頻讓部分網友感到吃驚,認為不可思議,更有中國網友留言指出「看吐了,美國死幾十萬都不會這麼搞」,「半夜在這鬼叫,老老實實在家安靜隔離就好」。

從網友的態度來看,其實大部分沒有經受過隔離的人,是無法理解被長期隔離的痛苦的。眾所周知,武漢是這場疫情的源發地,起初也是許多民眾隔離在家、晚上唱歌,不久後就有人死在家了。有病死的,也有餓死的。我作為一個在武漢親身經歷了疑似感染、求醫無門、因「唱歌」被刑罰的武漢人來說,長達數月的不安和悲慘的經歷,讓我完全無法以置身事外的態度來揶揄別人。如果你能從我的經歷中了解到疫情的真相,哪怕是點滴,逝去的人就不致枉死,活著的人也不算苟活。

2020年1月份,因聽信中共官媒宣傳的「病毒不會人傳人,可防可控可治療」,我摘下了原本帶好的口罩,正常的生活、娛樂。但不幸的是,隨後我就出現了新冠肺炎的症狀。我去過多家醫院,醫院要求到社區開了證明才能確診和收治;我也去過社區,社區中心說要醫院先確診了才能開證明。這個無限的死循環彷彿讓我一夜回到了結婚要黨批准的年代,只是這一次,關乎的是人命。

2020年的2月6日,最早公開武漢疫情的「吹哨人」李文亮醫生因染上新冠肺炎,在醫院病逝。李文亮醫生的離世在短短2、3小時內就引發了網絡上1千多萬的輿論海嘯,幾乎所有的網民都在針對中共對疫情吹哨人李文亮醫生的訓誡表達憤怒。讓人始料未及的是,各大新聞媒體立刻開始刪除李文亮醫生去世的報道,並將報道改成了李文亮醫生正在進行搶救。

中共在李文亮醫生生理死亡後,又對著其屍體進行了多個小時的表演式搶救,直到2月7日半夜,才宣布李文亮醫生的死亡。這些荒謬的行為讓我這個當時求醫無門的新冠肺炎疑似患者感同身受。

我在小區業主微信群裡發起祭奠李文亮的活動得到了許多業主的響應,當晚「還我李文亮,還我言論自由」的呼喊響徹夜空……我猜到了開頭,卻沒猜到這結局,這樣的「歌聲」被警察冠之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我反抗,換來的是虐打和圈禁,警察用鋼條將我家大門封死;我不服,換來的是斷水斷電數日,使我的生命受到嚴重威脅。這場浩劫,奪走了我的嗅覺和味覺,也加劇了我的恐懼。

武漢戰勝了疫情,我卻遠離了武漢。所謂的安全,是剝奪了人身自由和言論自由得來的那一點點施捨。不要企圖得到更多,我們武漢市民在疫情期間配合服從「隔離」數月,有些人甚至餓死在家中。在中共眼裡,這甚至連犧牲都算不上。我不服,我憤怒,我試圖跟厲害國的中共統治階層反抗,卻被無情地按在地上摩擦。現在我明白,永遠不要妄想和中共作交易,在他們的字典裡,專制政權才是一切。

從四川疫情的處理方式來看,中共依舊延續高壓控制,並沒有從過往武漢的疫情中做出半點反思,反而打著防疫的幌子,對內繼續監控人民、限制言論。他們的防疫成果也不像對外宣傳的那樣卓越,從武漢,到北京,從新疆、大連到四川,一城城淪陷了。近日WTO在2021年1月份將進入中國調查病毒起源的消息上了新聞頭條,我不禁想問:「中共敢把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源數據共享嗎?故意不確診而漏算的真實死亡人數願意公布嗎?」

作為一個親歷親見了悲慘時日的見證人,我有責任提醒那些為中共戰勝疫情高唱讚歌的支持者,疫情還沒有結束,武漢疫情的有效控制更不是中共的政績。相反,中共才是災難的始作俑者。疫情會因疫苗的到來而終結,但中共不會停手,它仍將用專制的大棒和虛假的宣傳繼續執政。他的存在是建立在集權專制,剝脫人權的基礎上。請記住,魔鬼不除,厄運隨時會再來!

責任編輯:孟文瀾

相關新聞
千百度:南京祿口機場官僚主義防疫親歷記
【網海拾貝】無處不在鄭州神祕黑衣人是誰?
千百度:活著的不給講真話,死去的不允許祭奠
李春草:蝶戀花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姚誠:中共軍隊打仗有致命弱點
【新聞看點】河南報302人遇難?為何資料不公開
【遠見快評】中美再爆疫情信息戰 中共死結難解
【微視頻】中共一週三敗 受災衛輝百姓對抗當局
【時事縱橫】多地疫情爆發 甘肅逼僧人還俗
【拍案驚奇】習再喊黨指揮槍 北戴河布局20大?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