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電視台特別專題 【細語人生】──見證大法神奇系列

張澤的神奇成功之路(上)從小學生水平到著名建築設計師

張澤在《細語人生》節目裡。(新唐人電視台)
font print 人氣: 76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張澤先生是一位建築方案室內室外裝飾裝潢設計師,他從來沒有學過畫畫,也沒有學過建築及裝飾設計,加起來,他只有小學二年級的文化水平,可是他卻能設計出很精美輝煌的建築,令人不可思議,令人驚嘆。那麼他是怎麼成為建築設計師的呢?讓我們跟隨《細語人生》節目主持人宇欣去傾聽主人公的敘述,了解答案吧。

節目一開始我們先看一段主持人宇欣和著名影視演員與資深媒體人姜光宇做為客串主持的一段精彩對話。

張澤設計的實體建築1。(新唐人電視台)

主持人宇欣:「又是一年芳草綠,又是一度林花紅!親愛的觀眾朋友,大家好!時間過得好快啊!轉眼這新的一年又來到了。在此,非常感謝觀眾朋友一路走來,對我們節目的支持和厚愛。說起來《細語人生》這個節目呀,也開播了有十多年了啊,走過了十多年的春秋寒暑了。」

姜光宇:「您在做這個節目的過程中,您最大的感受是什麼?」

主持人宇欣:「最大的感受就是,發生在法輪大法學員身上的神奇的故事實在是太多太多了!所以我們這個節目呢,是做也做不完了。」

姜光宇:「沒錯,幾乎每一個修煉者,他們都有切身真實的感受。在他們身上有千千萬萬的、說不過來的神奇的故事。那今天這期節目,您又給我們帶來什麼樣的神奇故事呢?」

主持人宇欣:「在說今天神奇故事之前呢,我想請我們的觀眾朋友先看一些圖片。」

姜光宇:「欸!這麼精美的建築啊!那咱們今天這個嘉賓是一個建築設計師?」

主持人宇欣:「是,你看這圖片就知道了,這麼精美絕倫的建築……,他是一位建築方案室內室外裝飾裝潢設計師。今天這位嘉賓非常特別,他從來沒有學過畫畫,也沒有學過建築及裝飾設計,加起來他只有小學二年級的文化水平,可是他卻設計出了這麼精美的建築。」

張澤設計的實體建築2 。(新唐人電視台)

姜光宇:「哎呦!這麼厲害啊!那這個太神奇了!小學二年級的文化水平啊!有點不可思議!他是怎麼成為建築設計師的呢?」

主持人宇欣:「那觀眾朋友也和你一樣,有著同樣的問題了。接下來呢,就請今天的嘉賓張澤先生告訴我們吧。」

張澤:「我非常高興能有機會來到《細語人生》節目,我現在心情非常激動,不知道說什麼好。2015年10月我們一家三口人,我和我太太以及我女兒被迫逃到了美國,來到美國以後,我真的踏上自由的國土之後,當時我就想:我終於自由了!

「我小的時候很淘氣,現在也沒有什麼文化,也沒學過什麼,沒上過什麼學。小時候我父親那時是一個飲食服務公司的經理,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就受了迫害,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後來被致殘,被投入監獄。我媽媽帶我們到監獄去看望我爸爸的時候,我媽媽跟我們講:『孩子,你們記住啊,你爸爸是無辜的,你爸爸是好人!』所以,我從小我就知道我爸是好人。

「我記得好幾十人到我家抄家,把我爸爸抓走了,所以,我在小的時候就對共產黨非常憎恨。我父親在在『文化大革命』以後就被攆到農村,這叫『五·七道路』嘛。老毛號稱這是『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所以才搞個『五·七道路』。我們家就下放到農村了。下鄉以後在農村呢,因為家裡我是老大嘛,就是打柴火啊、幹家務,到農村就跟著放馬放牛的。每天早上比社員起得還要早,去幫人套牲口,跟他們農民一起學習種地,所以我就沒有去上學。後來,我父親考慮到說我是長子,希望我將來有出息,就這樣我回到城裡,住在爺爺奶奶家。

「到爺爺奶奶家住以後呢,我開始去上學,這當地的那些同學們就說:『他是農村來的老屯』,就欺負我。有一次學校文藝演出時,他們把我打了。打了之後我就想,這不行,挨打不行啊,將來我得想辦法打他們。這時候我就慢慢地跟一些個大哥們在一起,跟他們在一起混,有事他們好幫著我。後來我想:我不能和他們一起玩,我必須得自己也有一幫哥們才行。慢慢地我就組織一些小孩們,我們在一起成天地打打殺殺的。我有的時候甚至成天都不回家,在外頭跟孩子們出外鬥打啊。今天打明天殺的,自己在家裡頭照著鏡子學習怎麼打、怎麼防守,就照著鏡子研究怎麼去打仗,就這樣。

「『文化大革命』以後呢,我父親因為(被迫害)致殘,這個身體已經不行了,那會兒在醫院裡搶救,手術了八個小時。我們一看我父親這樣,所以我們哥幾個就跪在我爸面前立誓,就是發誓我們要替我父親報仇。」

主持人宇欣:「原本張澤小時候是一個很聰明的孩子,在那個年齡段,可以說正是求學上進的時候吧。可是由於這個社會制度的扭曲和變態,張澤的父親被無辜地迫害,被打成了什麼反黨、反革命分子。」

姜光宇:「那像張澤這些孩子就被稱作是『狗崽子』了。所以可想而知,他從小就不被他們當人看,他承受了非常多的痛苦和屈辱。」

主持人宇欣:「所以說,在張澤幼小的心靈裡就播下了仇恨的種子,那接下來這個事情就越發嚴重了。在當年的吉林省長春市吉林大學附近,就出現了一夥專門打架鬥毆的街頭小混混,那其中有一個領頭的,被眾人稱為『大哥』的呢,就成了這夥街頭小混混中的首要人物了。」

張澤:「那段時間在農村沒有學習,小學整個五年沒有基礎。上中學以後什麼也不會,老師講課根本聽不懂。在學校裡基本就是只有我這個人名,只有學籍,看不到人。我在學校上中學和高中是連著的,我記得那個時候在學校上了四年學,我轉了五個學校。因為沒有辦法,聽不懂又淘氣,學校老師就攆我,那時候我變成『空中飛人』,整天在社會上。我母親當時到處找我:『我兒子上哪去了?有沒有看到他到哪去了?』

「那時候社會只講讀書無用啊,共產黨講『讀書無用論』。將來你畢業的時候也不給你分配工作,『四個面向』嘛,所以說,我們將來還要下鄉,到農村去,這樣實際學不學習都沒有用。我當時在上學的時候,那時還有個黃帥,就是造反學習『白卷先生』,號稱『白卷先生』。那個時候我沒有什麼文化,只有小學二年級的文化。

「因為小的時候趕上『文化大革命』,武鬥、打啊、砸啊、搶啊,這是英雄。由於共產黨的這個教育,把我造就成了一個打打殺殺的街頭小混混。人的道德觀念都已經下滑到沒有底線了。那時候好人就是壞人,壞人就變成好人了。

「那時候我們淘氣都有名,在當地附近有幾條街都有名,領著一小幫人整天打打殺殺。有一次,我們幫助一個朋友去打一個人,打完之後我們(要裝作)很沉著,看到大家趕緊跑,我說『不要跑!』。我們打完之後我們就不跑,我們就慢慢地走,等到我們走到小胡同的時候『快跑!』這樣的話呢,顯得我們『英雄』。

「有一次我一個哥兒們挨打了,找到我,我說:『這得報仇啊!哥兒們的事我們必須得幫助啊!』我們一幫小哥兒們去了。我們去抓他,他很高很胖,我把他打倒了,打得很重,我們好幾個人把他打倒了以後,我們就跑了。公安局就抓我們破案哪,這個人已經致傷了。我記得那時也是說我這人會武術,很厲害。當時去了很多警察把我家包圍,給抓著了。抓著後給我定的是『持械行兇報復傷人主犯』,但是我不認可,因為我沒有動刀,我完全是用的拳頭,那時候我拳擊很厲害,我就為了打仗去練習拳擊,當時我在附近周圍那一帶都很有名,一直都是打拳打得好,那個時候我們每天腦子裡頭就是打打殺殺,後來就把我放了。

「回憶起來那段時間,是共產黨把我害了,我父親有病的時候,我們哥幾個跪在我父親面前,發誓要替父親報仇。想起那段時間,我就對社會有一種報復心裡,自己要強大起來。我在二十歲以前就是稀里糊塗的打打殺殺的,就算過來了。

「後來我父親病重的時候,跟我談話,讓我懸崖勒馬。『浪子回頭金不換』,『將來你應該好好做人,不能總這樣,將來為你自己的後路要考慮考慮,』我父親含著眼淚跟我講:『我是有今天沒有明天的人,我如果要是沒有了,將來這家你是長子,你需要擔起家裡的責任』。我就跟我父親說:『我以後學好了』,就這樣,我就開始學好了。」

姜光宇:「張澤在他的青少年經歷了一場空前的浩劫——『文化大革命』。在這場浩劫中,無數的家庭支離破碎,無數大好的青年最後淪落成了流氓惡棍,太可惜了!中國無數的名勝古蹟都橫遭破壞。」

主持人宇欣:「太可惜了!後來張澤身上留下了多處的刀傷,鼻子也被踢斷骨折過,兩個弟弟也跟著學壞了。為此,爸爸不知打了他多少次,可是他就是不回頭。」

姜光宇:「可是在最後一次父親跟他的談話中啊,老人家好像是要做一次長久離別前最後的叮嚀。看著病榻上的父親,張澤流下了男兒淚,他再也不忍心了,他下定決心痛改前非,改邪歸正,從此就收手不幹了!」

主持人宇欣:「就在這次與父親於他談話過後呢,張澤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就連父親平日用來教訓他的那條皮帶呢,也同他的人一起消失了。」◇(待續)

(點閱【張澤的神奇成功之路】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叱吒風雲的紐約商界女強人莉莉,無法留住丈夫的心,身體的病痛和心靈的創傷使她對人生感到無望。兩位男同事的偶然拜訪,竟然使莉莉奇特的夢成為現實,他們向莉莉介紹了法輪大法。莉莉一夜間聽完李洪志師父12盤講法錄音後,發現自己的人生觀發生了徹底的改變,真善忍蕩滌她心中的憂傷與迷茫。預算師Judy的預言:莉莉的人生會有大好事,隨之應驗了。
  • 莉莉用50美金起家打天下,她來到「世界之都」的紐約市,從學英文開始,到餐館打工、做學徒,最後她成為服裝界的頂尖人物,一個叱吒風雲的商界女強人。然而天有不測之風雲,就在她事業成功之時,美滿幸福的家庭出現了裂痕,與她青梅竹馬的先生離開了她和女兒,她的身體由於長期勞累緊張出現了嚴重問題。雙重打擊使莉莉感覺跌進了命運的底谷,未來的路在哪裡?
  • 一個上海女子隻身一人只帶了50美金來到「世界之都」的紐約市,從學英文開始,到餐館打工、做學徒,最後她成為服裝界的頂尖人物。在她的這個奮鬥史中,我們可以從頭到尾地看到一個中國移民是如何實現美國夢的。
  • 扶搖的故事對於很多中國人來說,是非常特別的,但對於千百萬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家的孩子們來說,扶搖的經歷又是非常平常的一個。因為,當一個上億的修煉人的群體遭受中共迫害的時候,得有多少孩子失去了爸爸或者媽媽的陪伴?又有多少孩子,甚至在父母被抓走的那一刻起就再沒見過他們?
  • 原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劉京、原中共廣電總局副局長李東生、原中共新華社社長田聰明、原中共央視新聞聯播主持人羅京、原中共央視「東方時空」欄目主管陳虻,這五人均遭厄運。這五人有一個共同特徵——參與了二十年前中共炮製的「天安門自焚」偽案,用謊言煽動仇恨。
  • 十九年前的2002年3月5日,中共鐵幕下的中國發生了震驚海內外的法輪功學員電視插播真相事件,被西方媒體稱之為「法輪功最為大膽無畏的行動之一」。原籍長春的法輪功學員金學哲先生,是目前唯一活著逃離大陸的插播倖存者,他曾被中共秘密非法判刑十年,遭銬「老虎凳」等酷刑折磨,出獄後輾轉來到海外。
  • 女高音歌唱家鄒曉群,中國歌王關貴敏的太太,做客《細語人生》,為我們講述了她和關貴敏先生從相識、相知到結婚的一些故事。關貴敏在事業頂峰之際,被查出患有肝病,他深受病痛困擾,經歷了各種治療方法,但都藥石罔然。後來他開始修煉法輪功,身體重獲健康。下面讓我們繼續跟著節目主持人宇欣傾聽鄒曉群講述他們的故事和她本人修煉法輪大法後,她的身體和聲樂事業發生的巨大變化。
  • 在前面刊登的兩期文章中,女高音歌唱家鄒曉群女士為我們講述了她個人的演藝生涯,以及她和中國歌王關貴敏先生從相識、相知到結婚的一些故事。這是一段非常美好的回憶。然而,一個名人的妻子是怎麼樣的一種感受?人生是否永遠是這樣的一帆風順呢?下面讓我們繼續跟著節目主持人宇欣傾聽鄒曉群講述他們的故事。
  • 進入八十年代,大陸人對關貴敏幾乎是盡人皆知,他演唱及錄製過上千首歌曲,歌曲一經演唱便會紅遍大江南北。學術界評述他的音域寬廣,音色甜美明亮,韻味純厚。有歌迷稱,關貴敏的這首歌《那就是我》最後11秒的長音沒有人能企及,關貴敏在領導男高音新潮流。
  • 說起關貴敏,凡是35歲以上八九十年代在中國大陸待過的人大都耳熟能詳,許多人當年還曾是他的歌迷。但對於關貴敏先生的夫人鄒曉群女士,知道的人並不多。鄒曉群女士16歲就步入歌壇,她音質獨特,音色和樣貌甜美,當她認識關貴敏的時候,她在山西地區歌舞團擔任獨唱和領唱演員,當時已是有名氣的花腔女高音,而關貴敏還是個工人,那麼他們二人是如何相識相知的呢?鄒曉群當時看上了前途未卜的關貴敏什麼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