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關於「旅行泡泡」的那些事

新西蘭惠靈頓風光。(戴兵 / 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12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楊裔飛綜合報導)由於疫情影響,澳洲人出國旅行尚未放開。在現有條件下,澳洲開始對周邊疫情不太嚴重、防疫措施比較有效的國家,逐步以名為「旅行泡泡」的安全旅行圈方式部分開放了本國的旅遊市場,以期刺激澳洲備受疫情打擊的旅遊行業及其相關行業。

旅行泡泡」的說法對許多一些人來說,可能乍聽之下感到一頭霧水。那「旅行泡泡」到底是什麼?

「旅行泡泡」

在英文語境裡,「泡泡」常被人用來形容一個相對安全、寧靜、在內可以自由行動、對外又可以觀察外面世界的小天地。比如有人會說,我昨天坐在我的「泡泡」裡放鬆了一天。也有人會說,世事太紛雜,我寧可躲進我的泡泡裡。所以「泡泡」在一些人眼裡就是一個封閉的理想空間。不過「泡泡」也不都是代表美好,就像莎士比亞不朽的名劇《麥克白》(Macbeth)中描述的,當巫婆們對著大鍋裡正冒著泡泡的毒藥作法時,唸唸有詞:「double, double toil and trouble,fire burn and caldron bubble」,意思是說這些泡泡正釀造著雙倍的紛爭和險境。也有人把莎士比亞這句詩裡的「double, double」換成「bubble,bubble」來表達一種困境。

「旅行泡泡」說白了就是一個安全旅行圈計劃,顯然,「泡泡」是脆弱的,在「泡泡」內外的所有人必須遵守遊戲規則,否則「泡泡」無論從哪一邊被戳破,所有的事情就都成了「如幻泡影」。

「旅行泡泡」對誰開放?

首先獲准進入「旅行泡泡」的國家是新西蘭。目前澳洲單邊對新西蘭遊客開放。澳洲政府正在與新西蘭政府協商,澳洲人有望今年在年底或明年年初飛往新西蘭旅行。

今年4月,澳洲與新西蘭「跨塔斯曼旅行泡泡」的安全旅行圈的構思開始進入公眾視野。經過多方協商和籌備,澳洲的新州、首都領地和北領地於10月16日對新西蘭遊客開放。這是自疫情開始澳洲關閉國門數月後首次對國際遊客開放。

澳洲總理莫裡森表示,澳洲正在與一些亞洲國家談判,有可能將把日本、韓國、新加坡、台灣、甚至中國的部分地區列入下一步「旅行泡泡」中,來自這些國家和地區的遊客將無需檢疫隔離。

莫裡森說,雖然國家內閣會議上會討論這一議題,但並不會做出決定。他說:「我想,我們必須小心謹慎地推進。」

成功的「旅行泡泡」需要各方的配合和努力

如何讓這個灌注了多方心血、凝聚了大家出遊希望的旅行計劃取得真正的成功,讓更多人可以在「旅行泡泡」裡享受有限的出行自由和樂趣呢?

澳洲知名旅遊網站Traveller.com.au最近刊文對「旅行泡泡」表示了歡迎,並列出了「旅行泡泡」成功所需要各方配合的因素,同時提出了建議。旅遊業界還呼籲政治家們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要勇於擔當,盡早多開放安全旅行圈,刺激旅遊業復甦,拯救本國經濟。

「旅行泡泡」需要更多的真誠和信任

每一個參與的成員國需要向其他參與國保證遵守遊戲規則,成員國不會允許疫情控制記錄不佳的國家的遊客入境。

這就排除了目前疫情嚴重的歐洲和美國,起碼在可預見的將來是這樣。

澳洲希望與亞洲國家建立起旅行合作關係,亞洲國家也有同樣的想法。從目前來看,澳洲人和新西蘭人可能是疫情期間允許進入亞洲國家安全旅行圈的唯一的西方遊客。

參與國需要向自己的民眾提供清晰、隨處可見的指引,告訴他們在安全旅行圈裡可以做甚麼、不可以做甚麼。在澳洲與新西蘭剛剛開始「旅行泡泡」時,由於沒有清晰的指引,來自新西蘭的首批遊客擅自進入了當時尚未參與「旅行泡泡」的維州和西澳,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煩和干擾。

「旅行泡泡」需要政治家們的意願和勇氣

「旅行泡泡」需要政治家們的意願和勇氣,這是最困難的因素之一。說起來可能有人會有不同意見,但是似乎控制中共病毒疫情方面做得越好的國家,要讓他們重新放開國際旅遊難度越大。

原因很簡單:過去這幾個月堪稱是史上少見的關鍵時期,政治家們有許多得之不易的成果需要好好保護,還有許多政治資本要切分,處理不好會影響到將來的競選能否成功。

國際「旅行泡泡」容易受到政治決策變幻莫測的影響。這對已經病入膏肓、有些人說瀕臨死亡的旅遊業來說,真是壞消息。

「旅行泡泡」需要有足夠的強度才能保持不破

在目前如此不確定的時代,沒有甚麼具有確定性,也沒有甚麼無風險旅行一說。然而總還是需要那麼一點確定性,將風險控制在人們能夠接受的水平,才能保證遊客們有足夠的信心走入「旅行泡泡」。

比如說,新加坡就明確表示,一旦在「旅行泡泡」協議期內爆發中共病毒疫情,該國政府將主動把泡泡的氣放掉,亦即暫停遊客進入。不過一旦洩氣,再重新鼓氣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了。

確實,對於政治領袖們來說,現在缺乏有效的疫苗,那麼他們想要自己的泡泡保持甚麼程度的完美呢?他們能夠容忍有多少例病例出現呢?泡泡兩邊的政治家們,一旦泡泡被扎破或出現更糟糕的情況時,他們準備如何應對出現的問題呢?

「旅行泡泡」需要及早實施

「旅行泡泡」推出的時間越晚,這一舉措對疫情下備受摧殘的經濟的幫助就越小。澳洲的鄰國——新西蘭、斐濟和太平洋地區其他島國,他們的經濟嚴重依賴旅遊業。

旅遊業占新西蘭經濟的20%。這麼一個僅有500萬人口的國家,僅靠國內旅遊是無法長期支撐起旅遊業的。其實澳洲未對「旅行泡泡」開放的西澳、昆州、塔州,也是一樣的局面。它們都需要外來遊客振興旅遊業。

對於斐濟來說,情況更加嚴重。旅遊業占了這個美麗的島國的國民收入的40%。

對於政治領袖們來說,是時候做出決定了,為了他們國家脆弱的經濟和旅遊業,需要走出他們所稱的「COVID-19(中共病毒)死胡同」,盡早承諾加入「旅行泡泡」,否則將面臨長期的財政打擊。

「旅行泡泡」需要解決旅行醫療保險和安全等相關問題

「旅行泡泡」其中一個未決的問題是旅客旅行醫療保險問題。也就是說,參與國政府如何保障其公民在萬一感染上中共病毒的情況下能在旅行國或回國後有醫療保險支付醫療費用。

澳洲目前與一些國家簽署了互惠醫療協議,但可能需要訂立更多的互惠協議。這些措施將保持「旅行泡泡」的開放和維持成本。

導致成本增加的因素包括在機場進行的大規模的病毒檢測。這種檢測類似於美國911襲擊後極度嚴格的安檢措施。它們正在成為國際機場新的財務負擔。

同時,當局還必須使旅行過程盡量流暢,以免出現遊客們根本不願出國旅行的局面。

最後一個問題就是,在大機場和其他地方,複雜的衛生措施的一個後果就是可能帶來安全隱患。毫無疑問,恐怖份子們會願意利用疫情帶來的國際旅行中的安全漏洞的。◇

了解更多澳洲即時要聞及生活資訊,請點擊 dajiyuan.com.au
(本文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網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