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小湯山建隔離醫院 北京醫生:就是死人坑

人氣 24512

【大紀元2020年02月05日訊】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快速蔓延,武漢建造「火神山」、「雷神山」醫院專門收治病患,卻被外界質疑是集中營。有北京醫院資深專家表示,當年的小湯山模式「死人坑」。而武漢居民說:「寧死在家也不去隔離點」。

武漢當局仿照17年前抗SARS的「小湯山模式」,8天建好可容納千床的火神山醫院,不過,醫院3日正式啟用後,其內部照片紛紛曝光,網民驚見該院的病房大門只能從外面打開,窗戶還加裝鐵欄杆,簡直就是進得去出不來的集中營。

旅美時事評論員秦鵬透露,火神山醫院由1400名軍人負責管理,實際上是讓感染者自生自滅,如果實在救不過來,軍人會服從上級安排協助重症病患提前解除痛苦。

他在推特上轉發了網民對「小湯山模式」醫院的質疑:

專家醫生:發燒的「全都讓他就地消失」

而一名北京某間醫院的陳姓資深專家則表示,火神山醫院草草建好後讓1400人的軍隊先上來,這簡直就是太明白太直接了,看來應該是和小湯山醫院模式一模一樣,那些發燒的「全都讓他就地消失」,「說白了就是建醫坑、活人坑、死人坑,完了燒,燒完了就完了」。

2003年SARS期間,中共為了收治SARS病患在北京小湯山建立醫院,專門收治SARS病患,網上披露當年小湯山的可怕情景,指出醫院根本沒有有效的醫療設備,就是把病人集中在那裡,讓他們「自生自滅」。

火神山醫院內部視頻曝光:这不是病房啊,这是集中营啊。

武漢居民「寧死在家也不去隔離點」

《BBC》採訪了一位武漢居民,是33歲的武漢市家庭主婦王雯珺(Wenjun Wang,音譯),她述說了全家人掙扎求生的心碎故事。

王雯珺表示,自從疫情爆發後,舅舅就已經過世,父親目前病況嚴重、正在發高燒,前一日體溫達攝氏39.2度,不僅咳個不停,也有呼吸困難,目前同時服用中藥和西藥,靠著一台家用氧氣機續命。由於試劑盒短缺、無法被認定確診,因此沒有醫院願意收治。

王雯珺說,她的母親和舅母也都出現部分症狀,電腦斷層掃描顯示肺部已受到感染,但兩人每天仍徒步走到醫院,希望替她的父親弄到床位,只是一直無法如願。現在,就連她的兄弟都在咳嗽,呼吸也有點困難。

根據當地政府政策,王雯珺的家人只能到市內隔離點。一家人一開始以為隔離點就是醫院,結果卻只是一間旅館,沒有醫護人員、沒有暖氣,當晚甚至只供應冷餐;雖有部分簡單和真正基本設施,卻不具備治療重症患者的醫療設備,最多只能容納症狀輕微或仍處於潛伏期的患者。

王雯珺表示,她的舅舅跟父親一起進到隔離點。舅舅當時有著嚴重呼吸道症狀,甚至開始失去意識,卻始終沒有等到醫生前來為他診治,舅舅、父親只能待在隔離間等候,翌日早上6時30分,父親去探視舅舅時,舅舅已經過世了。

至於新建的火神山醫院,王雯珺表示,新醫院是給已經在其他醫院裡的病患去的,近期將開始轉移病患作業,但像她們家求助無門、連病床都沒有的病人,根本無法進入新醫院就診。

她強調,若依據政府政策行事,她們現在唯一能去的地方就是隔離點,但如果她們真的去了,「發生在舅舅身上的事情就會在父親身上重演」,「所以,我們寧願死在家裡(So we’d rather die at home.)」。

王雯珺家中的悲劇並非單一個案;她表示,其朋友的父親甚至被隔離點工作人員拒於門外,「就因為他發高燒」。資源有限,但疫情擴散程度甚鉅,王雯珺憂心的表示,「我們真的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她說,如果她知道武漢會封城,絕對會帶全家人離開,因為留下來完全無法獲得幫助,去到其它地方還可能有希望。也有人跟她一樣,聽從政府指示、留在武漢,她不知道當時的決定是否正確,但舅舅的死已經給出答案。#

責任編輯:心鑑

相關新聞
實拍:救護車「成群結隊」駛入北京小湯山
武漢版「小湯山」醫院比鄰水源地 遭譴責
武漢將建第二「小湯山」 網民問醫護夠嗎?
武漢「小湯山」工地起衝突 兩派人馬互毆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烏下令不與普京談判 中共風向突變?
【十字路口】馬斯克調停戰火 核武危機能解?
【遠見快評】建議俄烏談判 馬斯克掀大風波
【林瀾對話】《諜中諜》原型是他? 美國看走眼
【馬克時空】俄軍節節敗退 普京按捺不住 核武危機逼近?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