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同事:李文亮原計劃是要被開除的

人氣 8075

【大紀元2020年03月18日訊】「一月初的時候,李文亮醫生剛剛被醫院相關部門訓誡完,原計劃是要被醫院開除,我們醫院的一位部門主任勸我們說,不要跟領導對著幹,不要戴口罩,不要亂說話,否則你們會像李文亮一樣被開除……」

在武漢的這場慘烈的中共病毒引發的肺炎疫情中,武漢市中心醫院的醫護人員死亡慘重,近期不斷有大陸媒體實地採訪該醫院,披露了大量內幕。其中包括一篇來自中共左派黨媒「環球時報」的實地採訪,但仍沒有逃脫刪文的下場。

這篇題為「武漢市中心醫院醫護人員吐真情:疫情是面照妖鏡」的文章披露了哪些事實,導致被封殺或自我刪文呢?

12月下旬病毒橫行,1月大爆發

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和武漢市中心醫院是距離華南海鮮市場最近的兩家三甲醫院。公開報導顯示,去年12月27日,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呼吸與重症醫學科主任張繼先就和院方,就已將四名病人病情異常的情況上報給了江漢區疾控中心。

武漢市中心醫院醫生陶俊稱,該院後湖院區於2019年12月28日、12月29日兩天,共收治了4名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的疑似病人,上報給了江漢區疾控中心傳防科,得到的回覆是:該區也接到了其它地方的報告,送到市里查了各項病原都沒有結果。

陶俊認為,武漢市中心醫院12月中下旬的這些疑似病人都是中共病毒已經橫行的跡象。

12月30日下午,一位患者的肺泡灌洗液高通量測序結果傳回了武漢市中心醫院,檢測結果上表明患者高度疑似SARS,當天這個消息傳遍了武漢市中心醫院。

「當我知道檢測結果時,我對自己說,17年前的那場劫難要回來了。」陶俊稱。

到了一月份,醫院接診的可疑病人數量呈幾何數級的增長。1月上旬,到醫院看病的可疑病人數量突然翻了一倍。到了一月下旬,醫院每天的門診量是往常3~4倍。但院方卻禁止上報。

據武漢市中心醫院醫生田栩回憶, 一月初,醫院突然叫停了對不明原因病人的病毒檢測。院方接相關部門通知指示,當有發燒、咳嗽症狀的病人來到醫院,又查不清楚病因時,不允許給患者做肺泡灌洗,也不許拿相關樣本向第三方送檢做宏基因測序。

院方也不允許醫生將病人按「不明原因肺炎上報」,甚至將病人診斷為「病毒性肺炎」都是不允許的,只能診斷為「肺部感染」,這樣大量不明原因肺炎患者的真實情況根本無法上報。

到了一月下旬,醫院每天的門診量是往常3~4倍,院方再度要求,只能將收治住院的病人上報上去,門診發現的疑似病人一律不報。

甚至院領導接連發布通知,不允許醫生私下談論疫情,不允許醫生向外界透露人傳人的事實⋯⋯

李文亮原計劃是要開除的

據武漢市中心醫院一位醫生介紹,醫院急診科、呼吸科和ICU的醫護平時都會佩戴醫用口罩上班,但疫情發生以後,這三個科室的醫護向院方請求必須要佩戴N95口罩,醫院的領導經過考量,同意了這三個科室的請求,但同時又要求其他科室的醫護都不允許佩戴口罩上班。

在得不到院方支持的情況下,許多醫生自己掏錢去購買口罩,但是1月3日,在武漢市中心醫院的週會上,醫院領導在開會的時候批評了幾個戴口罩的科室主任。為後來武漢市中心醫院大批醫護人員感染埋下了禍根。

在疫情大爆發的那段時間,大批量的患者恐慌性地湧入醫院各個科室,那些不允許佩戴口罩的科室,例如甲乳、泌外、心外、眼科、耳鼻喉、超聲科就是在一月份倒下了大批醫生。

該醫院目前已經殉職的醫生中,李文亮、梅仲明與朱和平是眼科醫生,江學慶是甲乳外科醫生。此外,中心醫院副院長王萍、院倫理委員會劉勵、胸外科副主任醫師易凡、泌外科副主任胡衛峰都處於情況危急的狀態。

「一月初的時候,李文亮醫生剛剛被醫院相關部門訓誡完,原計劃是要被醫院開除,我們醫院的一位部門主任勸我們說,不要跟領導對著幹,不要戴口罩,不要亂說話,否則你們會像李文亮一樣被開除。」武漢市中心醫院醫生趙辰稱。

中心醫院醫生張婷稱,李文亮和梅仲明兩位醫生都是在一月上旬不允許戴口罩的情況下被一位82歲青光眼患者感染,但院方在明知二人已被感染的情況下,並沒有及時安排他們轉入傳染科住院,反而讓他們住進了眼科自己的病房,而且也沒有給眼科的醫生提供任何防護措施,但眼科醫生還是按要求照常上班。

防護物資被院方阻擋

除了被要求摘下的口罩,武漢市中心醫院的醫生還因為醫院相關部門的執意拒收,失去了募集而來的防護服。整個一月,武漢市中心醫院醫生都為防護服而同醫院領導和相關部門做著各種抗爭。

「當科室主任因為戴著口罩開會而被醫院領導訓斥之後,我們急診科的一些醫生只能偷偷進行自我保護了,我記得當時我們將自己私下準備的防護服或是隔離衣穿在白大褂裡面,所幸領導也不會臨床巡視,我們就這樣『矇混過關』了,」 田栩稱。

後來,隨著疫情的發展,在防護物資緊缺的日子裡,雨衣,垃圾袋都曾扮演過防護服的角色。

然而最讓武漢市中心醫院醫生們寒心的是,一面是院方無法為一線醫護提供充足的防護物資,一面院方又拒收一線醫生自己去公開募集而來的防護物資,許多捐贈的防護物資,剛到醫院就被院方給拒收了。

「一位同事拉來了一批德國商會捐贈的防護物資,院領導以這批物資不符合紅十字會要求為由拒收。」田栩稱。

直接惡果就是大批量的醫護被感染,據公開報導顯示,武漢中心醫院有200多名醫護人員被感染,居武漢市各大醫院前列。

對人道救助基金也從中作梗

院方不僅為了面子拒收防護物資,還包括紅十字基金會為一線醫務工作者提供的一項人道救助基金,包括確診感染和因公殉職的一線醫務工作者。然而這樣一項撫恤抗疫醫務工作者的公益活動,在武漢市中心醫院卻也受到百般阻撓。

按照官方給出的申請資助流程,填報申請書後需經就職醫院蓋章確認情況屬實,才可向基金辦公室提出救助申請。

大批被感染的醫護人員開始向中國紅基會申請救助,結果卻被卡在了武漢市中心醫院一紙公章上,許多符合申請標準的被感染醫護人員,在各項證明材料齊全的情況下,醫院卻遲遲不願為他們蓋章確認情況屬實。

紅基會官網公示結果顯示,直到2月7日,殉職的眼科醫生李文亮才出現在第十一批受助名單中。

武漢市中心醫院醫生李哲說,「我是在2月初的時候被感染,2月中旬我就申請了紅基會的救助,但是醫院那時已經拒絕給我的申請書蓋章了,因為我們醫院有大批被感染的醫護人員在申請這項救助,院方看到這種局面就給我們做工作說,這麼多醫護申請救助,傳出去後被外界知道中心醫院被感染的職工太多,影響聲譽。」

後來,事情捅到紅十字會後,院方迫於外部壓力,2月下旬才同意給核酸檢測為陽性的感染醫護人員蓋章。

中國紅基會官網公示結果統計,截止3月14日有231位武漢市中心醫院感染醫護人員領取到了中國紅基會的救助,但武漢市中心醫院的醫生表示,這也不是武漢市中心醫院感染醫護人員的全部。

武漢市中心醫院醫生劉潔說:「疫情帶給我們無限的傷痛,也帶給我們無盡的思考,我有時會想,這場疫情也許是件好事,它讓那些一身官僚主義,形式主義風氣的人暴露出來了,我必須要說,疫情是面照妖鏡」。

目前,文章已經被刪除。據稱是環球時報主動刪文。#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不讓說不讓戴口罩 武漢中心醫院隱瞞疫情內幕
【新聞看點】發哨人引爆輿情 習訪武漢 官宣破產
曝中共掩蓋疫情真相 中國網民創意十足
方華:在中國,良知開始彰顯他的力量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習紀念入聯講4要點 美點中共軟肋
【新聞看點】尹家緒反習被抓?多地詭異爆炸
【新聞大家談】山西洪災 無預警洩洪內幕
【拍案驚奇】拜登喊軍事護台是口誤嗎?
【秦鵬直播】與中共開戰?澳防長:讓對方回答
【珍言真語】練乙錚:對華投資須考慮兩因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