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北京人生活艱難 男子崩潰痛哭

人氣 19885

【大紀元2020年04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楊北報導)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尚未消退之時,北京當局為了穩定經濟,強推復工復產,但北京各大交通樞紐人跡稀少,辦公樓空蕩,各行業從業人員及老北京居民等都生活艱難,不少人表示要離開北京。在CBD辦公樓SOHO現代城下,更有男子被目擊到崩潰痛哭。

日前,中國銀行研究院表示,受疫情影響,預計大陸今年一季度GDP增幅為-9.6%,全年GDP增長為2.5%,有可能是45年來最低。

路透社報導,今年2月,中國汽車銷量為31萬輛,同比下降79.1%。3月30日,工信部副部長辛國斌表示,要通過汽車、電子等重點產業鏈的固鏈強鏈,促進產業鏈協同復工復產,提升全球產業鏈供應的穩定性。《華盛頓郵報》分析,北京計劃利用疫情造成的西方經濟低迷時期,搶占關鍵行業的市場額。

北京企業到崗率不准超50%  車企40%員工派往外地

知情人對記者透露,北京一車企3月30日復工,僅有不到4成人員到崗,2成人員在老家或者隔離期,不符合上班條件。另外4成員工為了保證復工率而被委派到外地長期出差。

一工作人員表示:「因北京五部門聯合發布了一個通告,要求北京企業員工到崗率不得超過50%,可對車企又有強制復工的規定,所以只能把人都派到外地了。」

3月30日,一辦公樓外張貼的北京五部門聯合發「關於企業到崗人數上限的通告」,通告要求企業員工到崗率不得超過50%。(大紀元)

北京CBD金地中心人跡稀少

3月31日,北京CBD金地中心門口「全副武裝」的檢測人員。(大紀元)
3月31日,北京CBD辦公樓内倒閉的店鋪。(大紀元)
3月31日,北京CBD金地中心人跡稀少。(大紀元)
3月31日,北京CBD金地中心人跡稀少。(大紀元)
3月31日,金地中心的部分店鋪暫停營業。(大紀元)

北京CBD辦公樓SOHO現代城 有男子崩潰痛哭

3月31日,北京SOHO現代城辦公樓過道也有封鎖。(大紀元)
3月31日,在北京CBD的SOHO現代城樓下,一男子情緒崩潰,放聲大哭。(大紀元)

員工復工壓力大 「不想在北京待了」

不僅企業面臨壓力,復工上班的員工也並不快樂。

北京一央企職工表示:「我不想在北京待了,壓力很大,現在活少工資低,消費也大,準備回老家。」

一位在北京國航工作的空姐表示:「因疫情期間航班減少,每個月工資只有兩千,每次飛回來都得在賓館隔離14天,見不到家人與男朋友,但不飛又賺不到錢,心情很崩潰。」

一位90後白領說:「在家辦公也不容易,一個人在北京住,到處都封鎖隔離的,哪都去不了,這麼長時間我都快抑鬱了,都給心理醫生打了電話。」

一位北京輔導班老師接到校長電話:「你能不能便宜點?現在招不上學生來,必須裁員了,感覺你做的最好,想留你但也很難按原工資支付了。」

一車企員工表示:「我們已經三個月沒發工資了,房租都要交不起了,但整個公司沒有一個人辭職,現在中國2億人面臨失業風險,辭了工作去哪再找啊?」

外賣員沒單 收入不及以前的五分之一

因為封鎖隔離政策,在北京目前很多人選擇外賣配送訂餐訂菜,但即便這樣,外賣員的生意也不好做。

一美團外賣員表示:「不像人們想像的那樣,實際上疫情期間我們的訂單明顯減少了,很多企業沒復工,很多飯店沒開門,很多人沒回來,怎麼能多呢?」

「順豐同城急送」一精英配送員表示:「為了搶單,我特意買了最新款的5G手機,但每天最多也就能搶個十多單,賺一百多塊錢,而(疫情前)平時每天收入會在500~1000元。」

一身著「餓了麼」服裝的外賣員表示:「生意不好做啊,為了能多搶點單,我同時做了美團、同城、餓了麼的配送員,還兼了幾個西餐店的配送,但也接不了太多單,最近平台還把我一個號給封了,號裡好幾年積累起來的配送級別全沒了。」

3月30日,辦公樓外一眾等待接單的外賣員。(大紀元)
3月30日,外賣員需隔著鐵柵門送貨。(大紀元)

北京居民準備賣房子 離開北京

除外來打工者面臨困境外,曾令外地人羨慕的有房有戶口的北京人也想逃離。

一北京房東告訴租客:「你們趕快找房吧,這房子只能住3個月了,我已經把房子賣了,再不出手房子就賣不動了,就這還比年前便宜了二十多萬。」

一位老北京居民也把自己所有房產掛到了網上準備賣掉:「在北京住了大半輩子也沒得到它的好,不想在這待了,賣了房子我們去雲南投奔兒子,這些錢能在那邊生活得很滋潤。」

另一位老北京居民也準備把房子賣掉申請公租房住:「現在北京房價降得這麼厲害,將來再想套現可就難了,趁大跌之前賣了,我暫時申請公租房住,拿到手的錢還踏實點。」

一位在北京生活了三十多年、有北京戶口和房產的人表示:家人們都商量好了,房子準備賣,「現在北京形勢太差了,誰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

一位曾經的公關公司經理來京近20年,買了房子有了北京戶口,但最近也在考慮賣房離開北京回鄭州,他表示:「工作沒了,現在再找也找不到,每個月要交這麼多的房貸,妻子又懷孕了,在北京你說我怎麼生活?」

一位西四環的老北京居民張阿姨表示:「最近我老伴喝酒喝成植物人了,醫生說可能恢復不過來了,唉!我讓他少喝點,他天天宅家裡心煩啊,我能怎麼辦?」

3月29日,北京街頭,身著自製隔離服購物的民眾。(大紀元)
3月31日,北京街頭燒紙祭奠的民眾。(大紀元)

北京各大交通樞紐人煙稀少

北京四惠交通樞紐、東直門樞紐站、西直門交通樞紐、六里橋客運主樞紐、清河樞紐站等各大樞紐站皆人煙稀少。據知情人透露,一方面是來京人員減少;另一方面因景點關閉郊區旅遊蕭條;再一方面,曾經占比很大的「市郊居住城區上班」的人員,失業比例很高。

1. 四惠交通樞紐

四惠交通樞紐是目前北京規模最大的交通樞紐,集地鐵、長途客運、市區公交、出租車、自行車等多種交通方式於一體,全日客運量36.81萬人次,高峰時每小時5.06萬人次。

但如今客流稀少,大廳空曠。工作人員表示:「從過年開始所有的客車都停了,什麼時候開誰也不清楚,現在疫情還沒過去,得等全乾淨了才能說。」

3月31日,四惠交通樞紐大門。(大紀元)
3月31日,四惠交通樞紐公交換乘區乘客較少。(大紀元)
3月31日,四惠交通樞紐大廳幾近無人。(大紀元)
3月27日,空無一人的樞紐廣場。(大紀元)

2. 六里橋客運主樞紐

六里橋客運主樞紐是北京八大交通樞紐之一,主要承接北方地區的省際客運,是集省際客運、公交、出租、社會車輛、地鐵於一體的綜合客運樞紐,有客運班車線137條,省際長途日發達1500班次,日旅客容納量27萬人次。

自1月26日起,六里橋樞紐客運線全部暫停,昔日擁擠的站台如今空無一人,大門封禁。公交僅有少量車次在樞紐外運轉,幾乎無人乘坐。

一工作人員表示:「封禁後我們也不輕鬆,外面沒人來,上面有人來,淨是疫情防控、疫情檢查的,哪閒得著。啥時候恢復誰知道啊,得看上面意思。」

3月27日,六里橋客運主樞紐空蕩蕩的安檢處。(大紀元)
3月27日,六里橋客運主樞紐外零散的公交,無乘客乘坐。(大紀元)
3月27日,六里橋客運主樞紐封禁的售票亭。(大紀元)
3月27日,六里橋客運主樞紐封禁的大門。(大紀元)
3月27日,六里橋客運主樞紐省級班車落客區的隔離帳篷。(大紀元)
3月27日,六里橋客運主樞紐大門上貼的暫停營運通知。(大紀元)

3. 東直門樞紐站

東直門交通樞紐是北京機場必經之路,被譽為「國門」,機場線、2號線、13號線在這裡交匯,同時也是市區通往平谷、懷柔、密雲等郊區的最大站點,及連接北京南站、北京西站的客運通道。

每天晚高峰時期,東直門樞紐大廳排隊乘客都會溢出站口很遠,大量居住在市郊的城區務工者在這裡等車回家。

知情人晚高峰時期探訪東直門樞紐站,發現乘客稀少,很多等車點無一乘客。五個出入口封閉了四個,據工作人員介紹:「平時前車沒走,後車就來了,還有坐不上的乘客呢,現在十多分鐘一趟,多數是空車。」

3月31日,東直門樞紐站被封禁的西1口。(大紀元)
3月31日晚高峰,東直門樞紐站空蕩的候車站。(大紀元)
3月31日晚高峰,東直門樞紐站開往懷柔的公交車乘客很少。(大紀元)
3月31日晚高峰,東直門樞紐站開往密雲的候車點沒有乘客。(大紀元)
3月31日晚高峰,東直門樞紐站開往平谷的候車點人很少。(大紀元)
3月31日晚高峰,東直門樞紐站候車點乘客較少。(大紀元)
3月31日晚高峰,東直門樞紐站候車大廳零星的乘客。(大紀元)

4. 清河樞紐站 空空蕩蕩

清河樞紐站2019年12月30日建成啟用,是京張高鐵沿途各站最大的一座樞紐站,火車站、公交樞紐、國鐵、地鐵、市郊鐵路無縫銜接。主要承接張家口、懷柔、密雲等地區等鐵路通勤。如今,大廳空曠無人,候車室僅有零星乘客。

3月31日,清河樞紐站火車站進站口無人光顧。(大紀元)
3月31日,清河樞紐站市郊鐵路候車大廳乘客稀少。(大紀元)
3月31日,清河樞紐站大廳人煙稀少。(大紀元)
3月31日,清河樞紐站市郊鐵路口乘客稀少。(大紀元)

5. 西直門樞紐站(北京北站)

西直門樞紐站是集地鐵、公交、北京北站於一體的綜合交通樞紐。停運三年的北京北站作為2022冬奧會的「標杆工程」於2019年12月30日正式開通,與西直門樞紐站交接換乘,每天承載30萬人次的客流量。

如今,晚高峰時期的西直門樞紐人流仍然較少,北京北站工作人員比乘客還多。樞紐部分出入口只能出不能進,樞紐外巡邏人員密集。

晚高峰時期的西直門樞紐 乘客稀少

3月31日晚高峰,西直門交通樞紐部分進站口封閉,安保人員眾多。(大紀元)
3月31日晚高峰,西直門交通樞紐大門旁的防暴器械。(大紀元)
3月31日晚高峰,西直門交通樞紐內乘客較少。(大紀元)

北京北站內幾乎無乘客

3月31日,西直門交通樞紐北京北站。(大紀元)
3月31日,西直門交通樞紐北京北站內幾乎無乘客。(大紀元)
3月31日,北京北站售票處。(大紀元)

西直門交通樞紐外的警察

3月31日,西直門交通樞紐外,警察與急救車。(大紀元)
3月31日,西直門交通樞紐外的警車與警察。(大紀元)
3月31日,西直門交通樞紐外巡邏的警察。(大紀元)
3月31日,西直門交通樞紐外有警察攔車安檢。(大紀元)

責任編輯:卓惠如、孫芸#

相關新聞
【一線採訪】武漢解封?卻籠罩在復發陰影下
【一線採訪】湖北突解封 市民憂疫情二次爆發
【一線採訪】千餘湖北人在貴州被強制隔離
【一線採訪】張展:大陸民怨已沸騰
最熱視頻
【一線採訪視頻版】前軍報記者:黎智英被捕 港人創3奇蹟
【十字路口】中共九大威脅 利用網紅當外宣?
【羅廚尋味】鹹魚雞粒茄子煲
【珍言真語】王岸然:美制裁林鄭 中資銀行割席
【老外看中國】回應港大學生會 郝毅博籲助香港
【薇羽看世間】不再稱一尊 習夢斷北戴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