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北京人生活艰难 男子崩溃痛哭

人气 19885

【大纪元2020年04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杨北报导)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尚未消退之时,北京当局为了稳定经济,强推复工复产,但北京各大交通枢纽人迹稀少,办公楼空荡,各行业从业人员及老北京居民等都生活艰难,不少人表示要离开北京。在CBD办公楼SOHO现代城下,更有男子被目击到崩溃痛哭。

日前,中国银行研究院表示,受疫情影响,预计大陆今年一季度GDP增幅为-9.6%,全年GDP增长为2.5%,有可能是45年来最低。

路透社报导,今年2月,中国汽车销量为31万辆,同比下降79.1%。3月30日,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要通过汽车、电子等重点产业链的固链强链,促进产业链协同复工复产,提升全球产业链供应的稳定性。《华盛顿邮报》分析,北京计划利用疫情造成的西方经济低迷时期,抢占关键行业的市场额。

北京企业到岗率不准超50%  车企40%员工派往外地

知情人对记者透露,北京一车企3月30日复工,仅有不到4成人员到岗,2成人员在老家或者隔离期,不符合上班条件。另外4成员工为了保证复工率而被委派到外地长期出差。

一工作人员表示:“因北京五部门联合发布了一个通告,要求北京企业员工到岗率不得超过50%,可对车企又有强制复工的规定,所以只能把人都派到外地了。”

3月30日,一办公楼外张贴的北京五部门联合发“关于企业到岗人数上限的通告”,通告要求企业员工到岗率不得超过50%。(大纪元)

北京CBD金地中心人迹稀少

3月31日,北京CBD金地中心门口“全副武装”的检测人员。(大纪元)
3月31日,北京CBD办公楼内倒闭的店铺。(大纪元)
3月31日,北京CBD金地中心人迹稀少。(大纪元)
3月31日,北京CBD金地中心人迹稀少。(大纪元)
3月31日,金地中心的部分店铺暂停营业。(大纪元)

北京CBD办公楼SOHO现代城 有男子崩溃痛哭

3月31日,北京SOHO现代城办公楼过道也有封锁。(大纪元)
3月31日,在北京CBD的SOHO现代城楼下,一男子情绪崩溃,放声大哭。(大纪元)

员工复工压力大 “不想在北京待了”

不仅企业面临压力,复工上班的员工也并不快乐。

北京一央企职工表示:“我不想在北京待了,压力很大,现在活少工资低,消费也大,准备回老家。”

一位在北京国航工作的空姐表示:“因疫情期间航班减少,每个月工资只有两千,每次飞回来都得在宾馆隔离14天,见不到家人与男朋友,但不飞又赚不到钱,心情很崩溃。”

一位90后白领说:“在家办公也不容易,一个人在北京住,到处都封锁隔离的,哪都去不了,这么长时间我都快抑郁了,都给心理医生打了电话。”

一位北京辅导班老师接到校长电话:“你能不能便宜点?现在招不上学生来,必须裁员了,感觉你做的最好,想留你但也很难按原工资支付了。”

一车企员工表示:“我们已经三个月没发工资了,房租都要交不起了,但整个公司没有一个人辞职,现在中国2亿人面临失业风险,辞了工作去哪再找啊?”

外卖员没单 收入不及以前的五分之一

因为封锁隔离政策,在北京目前很多人选择外卖配送订餐订菜,但即便这样,外卖员的生意也不好做。

一美团外卖员表示:“不像人们想像的那样,实际上疫情期间我们的订单明显减少了,很多企业没复工,很多饭店没开门,很多人没回来,怎么能多呢?”

“顺丰同城急送”一精英配送员表示:“为了抢单,我特意买了最新款的5G手机,但每天最多也就能抢个十多单,赚一百多块钱,而(疫情前)平时每天收入会在500~1000元。”

一身着“饿了么”服装的外卖员表示:“生意不好做啊,为了能多抢点单,我同时做了美团、同城、饿了么的配送员,还兼了几个西餐店的配送,但也接不了太多单,最近平台还把我一个号给封了,号里好几年积累起来的配送级别全没了。”

3月30日,办公楼外一众等待接单的外卖员。(大纪元)
3月30日,外卖员需隔着铁栅门送货。(大纪元)

北京居民准备卖房子 离开北京

除外来打工者面临困境外,曾令外地人羡慕的有房有户口的北京人也想逃离。

一北京房东告诉租客:“你们赶快找房吧,这房子只能住3个月了,我已经把房子卖了,再不出手房子就卖不动了,就这还比年前便宜了二十多万。”

一位老北京居民也把自己所有房产挂到了网上准备卖掉:“在北京住了大半辈子也没得到它的好,不想在这待了,卖了房子我们去云南投奔儿子,这些钱能在那边生活得很滋润。”

另一位老北京居民也准备把房子卖掉申请公租房住:“现在北京房价降得这么厉害,将来再想套现可就难了,趁大跌之前卖了,我暂时申请公租房住,拿到手的钱还踏实点。”

一位在北京生活了三十多年、有北京户口和房产的人表示:家人们都商量好了,房子准备卖,“现在北京形势太差了,谁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一位曾经的公关公司经理来京近20年,买了房子有了北京户口,但最近也在考虑卖房离开北京回郑州,他表示:“工作没了,现在再找也找不到,每个月要交这么多的房贷,妻子又怀孕了,在北京你说我怎么生活?”

一位西四环的老北京居民张阿姨表示:“最近我老伴喝酒喝成植物人了,医生说可能恢复不过来了,唉!我让他少喝点,他天天宅家里心烦啊,我能怎么办?”

3月29日,北京街头,身着自制隔离服购物的民众。(大纪元)
3月31日,北京街头烧纸祭奠的民众。(大纪元)

北京各大交通枢纽人烟稀少

北京四惠交通枢纽、东直门枢纽站、西直门交通枢纽、六里桥客运主枢纽、清河枢纽站等各大枢纽站皆人烟稀少。据知情人透露,一方面是来京人员减少;另一方面因景点关闭郊区旅游萧条;再一方面,曾经占比很大的“市郊居住城区上班”的人员,失业比例很高。

1. 四惠交通枢纽

四惠交通枢纽是目前北京规模最大的交通枢纽,集地铁、长途客运、市区公交、出租车、自行车等多种交通方式于一体,全日客运量36.81万人次,高峰时每小时5.06万人次。

但如今客流稀少,大厅空旷。工作人员表示:“从过年开始所有的客车都停了,什么时候开谁也不清楚,现在疫情还没过去,得等全干净了才能说。”

3月31日,四惠交通枢纽大门。(大纪元)
3月31日,四惠交通枢纽公交换乘区乘客较少。(大纪元)
3月31日,四惠交通枢纽大厅几近无人。(大纪元)
3月27日,空无一人的枢纽广场。(大纪元)

2. 六里桥客运主枢纽

六里桥客运主枢纽是北京八大交通枢纽之一,主要承接北方地区的省际客运,是集省际客运、公交、出租、社会车辆、地铁于一体的综合客运枢纽,有客运班车线137条,省际长途日发达1500班次,日旅客容纳量27万人次。

自1月26日起,六里桥枢纽客运线全部暂停,昔日拥挤的站台如今空无一人,大门封禁。公交仅有少量车次在枢纽外运转,几乎无人乘坐。

一工作人员表示:“封禁后我们也不轻松,外面没人来,上面有人来,净是疫情防控、疫情检查的,哪闲得着。啥时候恢复谁知道啊,得看上面意思。”

3月27日,六里桥客运主枢纽空荡荡的安检处。(大纪元)
3月27日,六里桥客运主枢纽外零散的公交,无乘客乘坐。(大纪元)
3月27日,六里桥客运主枢纽封禁的售票亭。(大纪元)
3月27日,六里桥客运主枢纽封禁的大门。(大纪元)
3月27日,六里桥客运主枢纽省级班车落客区的隔离帐篷。(大纪元)
3月27日,六里桥客运主枢纽大门上贴的暂停营运通知。(大纪元)

3. 东直门枢纽站

东直门交通枢纽是北京机场必经之路,被誉为“国门”,机场线、2号线、13号线在这里交汇,同时也是市区通往平谷、怀柔、密云等郊区的最大站点,及连接北京南站、北京西站的客运通道。

每天晚高峰时期,东直门枢纽大厅排队乘客都会溢出站口很远,大量居住在市郊的城区务工者在这里等车回家。

知情人晚高峰时期探访东直门枢纽站,发现乘客稀少,很多等车点无一乘客。五个出入口封闭了四个,据工作人员介绍:“平时前车没走,后车就来了,还有坐不上的乘客呢,现在十多分钟一趟,多数是空车。”

3月31日,东直门枢纽站被封禁的西1口。(大纪元)
3月31日晚高峰,东直门枢纽站空荡的候车站。(大纪元)
3月31日晚高峰,东直门枢纽站开往怀柔的公交车乘客很少。(大纪元)
3月31日晚高峰,东直门枢纽站开往密云的候车点没有乘客。(大纪元)
3月31日晚高峰,东直门枢纽站开往平谷的候车点人很少。(大纪元)
3月31日晚高峰,东直门枢纽站候车点乘客较少。(大纪元)
3月31日晚高峰,东直门枢纽站候车大厅零星的乘客。(大纪元)

4. 清河枢纽站 空空荡荡

清河枢纽站2019年12月30日建成启用,是京张高铁沿途各站最大的一座枢纽站,火车站、公交枢纽、国铁、地铁、市郊铁路无缝衔接。主要承接张家口、怀柔、密云等地区等铁路通勤。如今,大厅空旷无人,候车室仅有零星乘客。

3月31日,清河枢纽站火车站进站口无人光顾。(大纪元)
3月31日,清河枢纽站市郊铁路候车大厅乘客稀少。(大纪元)
3月31日,清河枢纽站大厅人烟稀少。(大纪元)
3月31日,清河枢纽站市郊铁路口乘客稀少。(大纪元)

5. 西直门枢纽站(北京北站)

西直门枢纽站是集地铁、公交、北京北站于一体的综合交通枢纽。停运三年的北京北站作为2022冬奥会的“标杆工程”于2019年12月30日正式开通,与西直门枢纽站交接换乘,每天承载30万人次的客流量。

如今,晚高峰时期的西直门枢纽人流仍然较少,北京北站工作人员比乘客还多。枢纽部分出入口只能出不能进,枢纽外巡逻人员密集。

晚高峰时期的西直门枢纽 乘客稀少

3月31日晚高峰,西直门交通枢纽部分进站口封闭,安保人员众多。(大纪元)
3月31日晚高峰,西直门交通枢纽大门旁的防暴器械。(大纪元)
3月31日晚高峰,西直门交通枢纽内乘客较少。(大纪元)

北京北站内几乎无乘客

3月31日,西直门交通枢纽北京北站。(大纪元)
3月31日,西直门交通枢纽北京北站内几乎无乘客。(大纪元)
3月31日,北京北站售票处。(大纪元)

西直门交通枢纽外的警察

3月31日,西直门交通枢纽外,警察与急救车。(大纪元)
3月31日,西直门交通枢纽外的警车与警察。(大纪元)
3月31日,西直门交通枢纽外巡逻的警察。(大纪元)
3月31日,西直门交通枢纽外有警察拦车安检。(大纪元)

责任编辑:卓惠如、孙芸#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武汉解封?却笼罩在复发阴影下
【一线采访】湖北突解封 市民忧疫情二次爆发
【一线采访】千余湖北人在贵州被强制隔离
【一线采访】张展:大陆民怨已沸腾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抓黎智英抄苹果 两个人最高兴
【现场视频】中共不兑现承诺 失独父母维权
【珍言真语】袁弓夷:抓黎智英 中共将挨美打趴
【重播】白宫简报会:中共报复美国无意义
【重播】川普8·10发布会短暂中断 白宫外枪击
【重播】中共军医唐娟庭审 9.1举行听证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