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摩根大通和中共的利益關係

人氣 7872

【大紀元2020年04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王謹綜合報導)近日,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在摩根大通曼哈頓總部的交易部門蔓延。《華爾街日報》4月7日報導,摩根大通總部五樓有約20名員工的病毒檢測呈陽性,另有65人因此被隔離;許多買賣股票和負責向客戶推銷交易策略的交易員都在五樓上班。

摩根大通前資深高管比爾‧派克(Bill Pike),也因感染中共病毒不幸於3月21日離世。

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總部位於美國紐約曼哈頓,為美國最大的金融服務機構,資產規模超過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中共病毒為何擊中摩根大通?

大紀元在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中指出,中共病毒有跡可循,其擴散趨勢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

摩根大通和中共之間的關係到底如何?本文探究兩者之間的利益關係,以作警示。

助中國公司在美上市融資 向中共輸血

幾十年來,摩根大通以股票主承銷商(lead underwriter)的關鍵角色,幫助眾多中國公司在美國或香港上市IPO(公開募股),為中共募得的美元資金額度驚人。

什麼是主承銷商?主承銷商,是指在股票發行中獨家承銷或牽頭組織承銷團經銷的證券經營機構。主承銷商是股票發行人聘請的最重要的中介機構。它既是股票發行的主承銷商,又是發行人的財務顧問,往往也是發行人上市的推薦人。

大陸的微醫集團(WeDoctor),計劃2020年下半年在香港上市,計劃首次公開募股10億美元。摩根大通也是其選擇的上市保薦人之一。

據大陸百度百科的數據,摩根大通名列1993年以來亞洲股票和股票相關發行的第一名,自1993年以來,公司為亞洲公司主承銷了88次股票交易。由於這並非最新數據,實際承銷的股票交易數字應高於此。

摩根大通幫助了哪些中共公司在美國或香港上市?

以下僅舉數例,依據美國國會下屬機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於2019年2月25日發布的公開資料以及陸媒的報導整理:

「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發布的資料截圖。(USCC)

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國紐約上市公開募股(IPO),募得資金217.67億美元,摩根大通等6家投行為其股票主承銷商。至2019年2月25日,阿里巴巴市值逾4,586億美元。

阿里巴巴在提交給美國證券監管機構的文件中稱,為其上市承銷股票的銀行共將獲得3.004億美元佣金,總計佣金超過融資額的1%。

2019年11月,阿里巴巴在香港再次上市公開募股。包括摩根大通在內的五家著名投行是阿里在香港二次上市的承銷商。陸媒報導,此次募資約150億美元。

阿里巴巴與中共太子黨關係密切。據《紐約時報》報導,在投資阿里巴巴的四家中國企業的高管中,都有2002年以後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任職的二十多人的子孫,包括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

1996年,廣深鐵路在美國紐約和香港上市,募得資金逾5億美元。摩根大通是其股票主承銷商之一。至2019年2月25日,廣深鐵路市值逾31億美元。

2000年,中石油在美國紐約上市,募得資金逾6.8億美元,摩根大通是其主承銷商之一。至2019年2月25日,中石油市值逾1236億美元。中石油是中共國有企業。

2001年,中國鋁業在美國紐約和香港上市,募得資金4.86億美元。摩根大通是其股票主承銷商之一。至2019年2月25日,中國鋁業市值逾58億美元。

2002年,中國電信在美國紐約和香港上市。募得資金15.2億美元。摩根大通是其股票主承銷商之一。至2019年2月25日,中國電信市值逾455億美元。

2014年,中國陌陌(Momo Inc.)在美國紐約上市,募得資金2.16億美元,摩根大通是其股票主要承銷商之一。至2019年2月25日,Momo市值逾68億美元。

USCC表示,截至2019年2月25日,在美國三大證券交易所,紐約證交所、納斯達克和美國證券交易所,掛牌交易的中國公司有156家(並非全部公司,不包括在香港上市的離岸中國公司),市值達1.2萬億美元。

美國前總統里根的經濟金融戰略師羅賓遜(Roger Robinson)則估計,中共在美國「上市資本或者股票的規模有1.9萬億美元,另有高達1萬億美元的債券。」

除了股票市場,中共在海外融資的另一個主要市場就是債券。

中共國債正式被納入摩根大通債券指數 每月或帶來30億美元外資

位於紐約的摩根大通總部。(John Moore/Getty Images)

就在全球對抗中共病毒疫情的緊張時刻,摩根大通似乎是悄無聲息地做了一個大動作。

2020年2月28日,摩根大通將中共政府債券,納入摩根大通旗艦全球新興市場政府債券指數系列。按計劃,納入工作將在10個月內分步完成。

摩根大通在2019年9月就宣布了這一消息,這次是按原計劃執行。

據悉,納入後,「追蹤」這一指數的國際投資者就自動按比例來配置中國債券。高盛計算,此次納入,將有望每月吸引30億美元的外國資金進入中國債券市場。

業內人士表示,中共政府債券被完全納入摩根大通指數後,可達到該指數10%的權重上限。

陸媒報導,彭博計算,當中國債券納入權重達到10%時,潛在外資流入中國的規模將超過200億美元。

近日,摩根大通的一位女發言人在接受路透社的採訪中表示,因應這次中共病毒疫情對全球市場的影響,至3月底,將把中共政府債券的權比重維持在1%,後面將對納入計劃做出進一步的評估。「因3月份的市場混亂而對納入計劃進行了調整……中國仍在納入摩根旗艦指數的軌道上。」

此前,摩根大通公司此前已將中國債券納入其新興市場政府指數(GBI-EM Broad和GBI-EM Broad Diversified)。

將中共政府國債納入國際主流債券指數,助長了境外資本流入中國。今年2月,外資對中國債券的所有權達歷史新高。

在將中共政府國債納入國際主流債券指數的同時,摩根大通在中國的新業務也緊鑼密鼓的進行之中。

大疫下 摩根大通舉行上海在線開業儀式

中共病毒疫情之下,2020年3月20日,摩根大通等五家全球金融機構在中國上海舉行了在線開業儀式。

此前,2019年12月18日,摩根大通宣布,已獲得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頒發的《經營證券期貨業務許可證》。這意味著由摩根大通控股的摩根大通證券(中國)有限公司(摩根大通證券)可以正式對外開展業務。

美國之音報導,在在線開業儀式上,摩根大通亞太區主席及首席執行官郭利博(Filippo Gori)通過視頻連線表示,對於公司的許多客戶來說,中國代表著最大的機會之一,也是摩根大通在亞太地區和全球增長計劃的關鍵組成部分。

新浪網報導,摩根大通2020年以來面向中國地區也陸續發布了三十多條崗位的招聘信息。

上海是中國的金融中心之一。上海市政府表示,摩根大通、黑岩等世界頂級金融機構都正在增加對上海的投資。

摩根大通在中國投資以及和中共之間的金融業務往來,早已有之。

「根深葉茂」的在華業務

位於紐約的摩根大通總部。(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1973年,大通銀行主席的大衛‧洛克菲勒帶領第一個美國商業代表團訪問中國,獲得時任中共總理周恩來的接見。大通銀行當年成為中國銀行首家美國代理銀行。

自1987年起,摩根大通開始在中國投資及開展投資銀行業務,主承銷過許多國企發行項目。

1997年,摩根大通擔任中共5億美元的政府債券發行交易的聯席帳簿管理人。

1999年11月,摩根大通擔任聯席全球協調人,發行香港盈富基金。

2001年,摩根大通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威廉·哈里森與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見面。

2007年,摩根大通銀行在京註冊成為本地法人銀行,即摩根大通銀行(中國)有限公司;摩根大通獲得中國證監會批准建立期貨合資公司-摩根大通期貨有限公司。

2008年,摩根大通成為中共國債承銷團成員。

2011年,摩根大通在北京簽署了建立中外合資擔保公司的投資協議。

2015年,摩根大通集團與中國郵政儲蓄銀行建立戰略合作夥伴關係。

2017年,摩根大通獲得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結算代理業務資格,還獲得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非金融企業債務融資工具承銷資格。

2018年,摩根大通銀行(J.P. Morgan Chase Bank, N.A.)獲得中國人民銀行授權,擔任美國人民幣業務清算行。

同年,摩根大通向中國境內及境外客戶提供人民幣計價原油期貨合約交易及清算服務;

同年,摩根大通向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遞交申請,尋求建立一家持股比例為51%的全新證券公司;

同年,摩根大通正式成為「債券通」做市商,作為報價機構之一服務內地與香港債券市場互聯互通機制下的「北向通」業務。

而外界也注意到,在某年的10月份一個月之內,摩根大通在中國做成多筆大單業務。以下數據來自大陸百度:

在中國(中共)政府海外發行的合計15億美元的國債中,摩根大通是全球聯席帳簿管理人之一;

中國電信在以近800億人民幣從母公司收購六省市網絡資產的項目中,摩根大通是獨立財務顧問;

中海油簽署了收購澳大利亞的Gorgon項目,估計金額3億美元。摩根大通是財務顧問之一;

中信國際金融發行的1.8億美元可轉債項目,摩根大通是獨立帳簿管理人及全球聯席協調人;

中旅國際投資發行的1.5億美元可轉債項目,摩根大通是獨立帳簿管理人及獨立全球協調人;

在摩托羅拉對中興通信芯片廠的收購中,摩根大通擔任摩托羅拉的財務顧問。

依託在華開展的諸多金融服務以及投資項目,摩根大通可獲利多少?

從下面的併購一案,我們或可略窺一斑。

2015年,戴爾公司宣布以657億美元,併購數據存儲巨頭EMC,成為科技界的一樁最大併購案,為此戴爾公司融資了500億美元的資金。

據諮詢公司Freeman & Co.預計,作為EMC及戴爾公司兩家公司的主要投資顧問,摩根士丹利及摩根大通能夠獲得至多2.1億美元的諮詢顧問費。摩根士丹利獲得的收入將在9,000萬美元至1.25億美元之間,而摩根大通則在7,500萬美元至9,500萬美元之間。

摩根大通開設「子女」項目 拉攏中共官商

前幾年,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與司法部一直在調查摩根大通違反美國《海外反貪腐法》,聘用中共高官子女以贏得業務的犯罪行為。

據《華爾街日報》報導,摩根大通為配合美國聯邦政府賄賂調查而撰寫的文件顯示,在長達十年的中國首次公開募股(IPO)熱潮期間,該行推動在港上市的中國大型企業中有四分之三企業的高管親友進入摩根大通就職。

該文件羅列了該行內部名為「子女」項目下僱用的222名員工以及推薦這些員工的人士的身分。

摩根大通於2006年推出一個招聘計劃,被稱為「子女」項目。該計劃最初聲稱,是為了保護摩根大通在中國的商業交易不要踩上雷區。

但這一計劃引發的問題逐漸引起外界注意。多家國際媒體表示,「子女」項目設立的原意很明顯,就是為了保障摩根大通透過聘用具有「關係」的候選人,藉此在中國得到利潤豐厚的合約,達成所謂的「利益交換」。

2015年9月,《華爾街日報》透露港交所(00388)行政總裁李小加於2003至2009年擔任摩根大通中國區主席時,曾經通過電郵向摩通推薦多名中共官員及商界人士子女,並協助他們獲得聘用。其中包括現上海交易所總經理黃紅元介紹的親友。

劉雲山之子劉樂飛出現在這個項目的推薦人之列。

此外,香港前特首梁振英的幼女梁頌昕,以中學生身分也被破格安排入摩通實習,被質疑有利益輸送。

2016年11月17日,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與司法部發表聲明,摩根大通已與美國監管機關達成和解協議,願意為該行通過聘僱中共官員親屬獲取銀行業務的行為支付高額和解金以及罰款。

據報導,摩根大通同意分別支付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1.3億美元、司法部7,200萬美元的和解金,並向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上交6,190萬美元的罰款。

遠離中共 向己問責 才能遠離瘟疫

「現在,唯一讓中共能浮起來的,是來自美國、來自西方的外國投資。」美國對沖基金海曼資本(Hayman Capital)創始人、著名對沖基金經理巴斯(Kyle Bass)說。巴斯2019年9月26日在美國聯邦參議院舉行的「中國論壇」活動上表示,沒有外國投資,中共難以生存下去。

白宮前首席戰略師班農(Steve Bannon)(大紀元)

2019年6月,白宮前首席戰略師班農在參加美國「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簡稱CPDC)國會山研討會時發言譴責,華爾街等西方精英在明知中共侵犯人權等情況下,與中共共舞;他說,是華爾街等資本「促成了這個控制著中國的『弗蘭肯斯坦的怪物』——中共」。

班農說,西方社會要停止向中共提供資金和技術,「我們必須要停止這樣做,我們要對自己問責。這關乎我們自己。」

「這和貿易無關,這和大豆無關,這和鋼鐵無關。這是我們的最高道德使命。」

「現在,人們都震驚了。它(中共)滲透到了每一個角落,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核心問題。」

中共病毒全球肆虐。至截稿,全球確診感染共病毒的人數超過160萬,死亡人數超過9.5萬;美國確診人數超過48萬,死亡人數逾1.8萬。

班農表示,世界正處在拐點的時刻,開始意識到中共這個魔鬼般的怪物對西方世界和中國人民的危害;西方社會必須以正確的價值觀作為指引,解除中共的魔咒。

如何避免瘟疫?大紀元特稿指出:遠離中共,脫離中共,拒絕中共,作為個人、組織和國家,都可以因此而迴避病毒侵害,選擇美好未來。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國際投行:美中貿易談判或施壓人民幣匯率
大陸上半年大宗物業成交總額下降逾45%
無視調控升級? 深圳近3萬人搖號搶500套房
蓬佩奧:希望從APP商店移除TikTok和微信
最熱視頻
【重播】彭斯就宗教自由講話:強調生命權
【重播】蓬佩奧:自由世界聯合應對中共威脅
【珍言真語】黃偉國:中共孤立 香港成國際焦點
【重播】川普疫情發布會:整體趨緩
【新聞看點】習打壓香港 促蓬佩奧組滅共聯盟
【思想領袖】布萊克伯恩:讓美國人告中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