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圖:北京仲裁所外排長龍 外記採訪遭警驅逐

人氣 4536

【大紀元2020年04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沁蓮報導)在北京強推復工復產的背景下,近日,北京各區仲裁所卻人滿為患,多數是因企業倒閉、降薪、裁員等原因前來仲裁。有外國記者前來採訪遭警察全程監視多次驅逐,在仲裁所內拍照的民眾也被喝止。

朝陽仲裁所

朝陽仲裁所每天9點開門,但疫情期間一天只限100人,最長時門外排隊達數百米,不到1小時就人滿封門。有人詢問什麼時間來能排上隊,工作人員表示:「別人凌晨4點就來了,你啥時候來自己想去吧。」

一律師表示:「從上個月月底就開始這麼多人的,以前來了就能進,一天也沒100個,現在光排隊的可能就六七百人,絕大部分還排不上號。」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外排隊的民眾。(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外排隊的民眾。(大紀元)

4月15日早9點,朝陽仲裁所外有一外國記者進行拍攝採訪,隨即被警察包圍,至少2次將他帶離現場,在其採訪時也有警察一直在身後跟著。

警察對排隊民眾說:「他(外國記者)採訪得你們本人同意,你們不同意他就不能採訪了啊。」同時詢問圍觀者,有誰接受採訪,說了什麼?受訪民眾多數不敢表達自己想法。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外採訪的外國記者。(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警察監視來採訪的外國記者。(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警察監視來採訪的外國記者。(大紀元)

一位員工因企業拖欠工資前來仲裁。他和朋友抱怨:「疫情期間還讓這樣排隊,為什麼不弄個網上預約?真不為老百姓考慮。」但看到外國記者和警察後,他馬上表態說:「這些外國記者真壞,就知道報我們國家陰暗面,我不會接受他採訪的。」

門外有不少律師中介招攬業務,一中介湊上去和警察說:「這記者來這好幾次了,你放心,我們都不會理他的。」隨後有人問此人:「這些人這麼難,國家不給解決,讓媒體曝光出來不也挺好的嗎?」她表示:「也是這樣,不過咱別在這說話。」

一律師正在和當事人溝通,外國記者走上前問:「你是律師嗎?」律師瞥了一眼警察馬上說:「我不是,我不是。」

一警察對排隊的民眾們說:「你看看你們,有外國記者來還不站漂亮點,等著讓外國詆毀我們國家,誰還給你解決?」

有一女子沒有排上號,她擋著臉對警察說:「不能讓他(外國記者)這麼採訪,這侵犯我們人權,我最痛恨他們了,我也給很多人說了。」隨後仲裁所工作人員讓女子進去辦理:「就你自己可以進,別人誰也不行。要都是你這樣的人那該多好啊。」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停止放號後,有人向警察表達對外國記者的不滿,後得到特權進去。(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上午9點50分,北京朝陽仲裁所預定的100個號發放完畢,仍有部分民眾不肯離去。(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上午9點50分,北京朝陽仲裁所預定的100個號發放完畢,仍有部分民眾不肯離去。(大紀元)

警察監視正採訪的外國記者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警察監視正採訪的外國記者。(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警察多次帶離外國記者。(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警察多次帶離外國記者。(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警察控制外國記者行動。(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警察全程監視外國記者採訪。(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排隊隊伍散去後,警察仍然監視外國記者。(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排隊隊伍散去後,警察仍然監視外國記者。(大紀元)

警察監視民眾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外監視民眾的警察。(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外監視民眾的警察。(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外監視民眾的警察。(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外監視民眾的警察。(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外監視民眾的警察。(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預定號碼發完後,警察開始驅逐排隊民眾。(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外驅逐排隊民眾的警察。(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外驅逐排隊民眾的警察。(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外的巡邏車。(大紀元)

因公司虧損欠薪來仲裁的小張表示:「我7點來的時候,前面已經排了八十多人了,早來的人有打地鋪的,有自帶小板凳睡覺的,我再晚來一會兒就輪不上了。」

號滿封門後,一民眾對工作人員說:「我七點多來的,怎麼還排不上號?我等了好幾天都沒輪上,著急回去啊。」工作人員說:「人家凌晨四點就來排上了,你咋不兩點來呢?」

仲裁所外有多名律師提供代理服務,代寫申請表300—500元,代理案件3000起步,但大部分人選擇自行填寫。一知情人表示:「有的人在這排了三天都沒有辦上,搭個小帳篷在對面住。辦不下來他不著急啊,大老遠的不能為這事老跑啊,就住這了。為啥沒辦完?排上了隊進去了表填的不對,這一天白排了,讓別人填個表300塊錢啊,他們捨不得。」

一律師表示,以前農民工和城市女職工可以申請法律援助免費安排律師,但現在因為疫情,大廳已經不受理了。」

一互聯網公司員工第二次來到仲裁所,她表示:「疫情對我們公司衝擊太大了,很多員工都被強制降薪,公積金只交155元。我昨天沒排上,今天也沒排上,看來明天得4、5點來,可是我離得遠,哪有那麼早的車啊!」

一位在通州醫院做保潔的老人來到朝陽仲裁所:「我年前把腰給扭著了,現在還沒好,他少給了我600塊錢呢,我沒辦法了就來仲裁了,我也不懂啊,問了好多人才找到這,誰知道這不管通州的事。哪裡能管啊,我也不知道該找誰呀,這可咋辦呢!」

一孕婦挺著大肚子仲裁所外:「我在純淨水公司上班,最近接不著訂單了,我懷著孕就被老闆開除了,再不仲裁就過時間了,又不讓代替,只能自己來了。這麼個排隊法,我怎麼辦呢?」

一全國連鎖企業的員工已多次來到仲裁所,他表示:「前兩天領導打電話給我說,老闆在外面欠了好幾個億,讓我別仲裁了。他不好過,我更不好過啊,我沒錢這一家人怎麼活啊。」

一科技公司銷售表示:「我們底薪低,主要是年底統一發提成,最近公司虧了不少,今年一個人都沒發,有的欠了幾十萬,有的十幾萬。一開始說遲一點發,後來說等著公司扭虧為盈,疫情這樣公司都要倒閉了,啥時候能盈利?現在底薪只發70%,領導也不敢負責任了。」

一物業公司員工表示:「現在公司不行了,裁了一些人,我們剩下的人每個都安排了好幾個人的工作量,還不給錢,唉,不行了,今年是不行了。」

一金融公司員工表示:「公司倒閉了,工資也不發了。來仲裁也不知道能不能要回來,聽說至少要等半年,有的等2年都等不到。」

附近的朝陽區人力資源公共服務中心也被封禁。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外張貼的法律援助電話,但受疫情影響大廳停止法律援助,多數民眾在外自行填寫申請表。(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外填表的民眾。(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仲裁所領到號的人進去仍需要排隊,有人因申請表不符合規範而失去此次機會。(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區人力資源公共服務中心已封禁。(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朝陽區人力資源公共服務中心已封禁,非員工禁止入內。(大紀元)

西城仲裁所

北京西城區是註冊企業最少的地區之一,但疫情期間仲裁案件激增。一律師表示:「平時一天也就幾個人,現在至少四五十個人。原來一星期就能受理,現在說不準,很有可能半年以上。」

工作人員表示:「年前的案子現在都沒有開庭,疫情期間都後延,現在沒有最長期限的限制。」

工作人員見有人拍照馬上阻止:「現在這個時候不允許拍照。」

2020年4月15日,北京西城區仲裁所外拉有警戒線。(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西城區仲裁所工作人員阻止拍照。(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西城區仲裁所工作人員阻止拍照。(大紀元)

通州仲裁所

通州仲裁所安檢升級,疫情期間需要經過大門掃碼登記、大廳安檢並填報信息、二樓仲裁辦事處電子登記三道關卡才可進入。仲裁所門口排起長隊,有安保人員給排隊民眾拍照錄像。

門口登記人員表示:「整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服務中心每天能有1000個人來,仲裁的有200多個,比平時多多了,平時不排隊隨便進,現在還沒開門就排上了。倒閉的企業多,當然人就多了。」

一企業老闆因拖欠工資被員工仲裁,4月17日她來到仲裁所外掃碼登記,掃碼顯示14天內去過遼寧,安保人員大聲說:「你小區怎麼放你出來的?不知道北京有14天隔離的規定嗎?這種情況我就得報案抓你。」企業老闆表示:「我是臨時去出差,在車上都沒有下來。」安保人員說:「你還在這幹什麼?趕快走吧,沒抓你就算好的。」

一工地男子因企業欠薪前來仲裁,在登記時寫了好幾個公司名稱都沒有寫對,他說:「哎呀,我光知道幹活了,也不知道公司叫啥,現在發不出錢來,咋整吶?」

通州仲裁所工作人員表示:「一般情況下,仲裁兩個月能出結果,但現在不行了,不讓開庭,誰也不敢說具體時間。」

2020年4月17日,通州仲裁所外排隊的民眾。(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通州仲裁所外排隊的民眾。(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通州仲裁所外排隊的民眾。(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通州仲裁所大門處需要掃碼登記。(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通州仲裁所裡有安保人員給排隊民眾錄像。(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通州仲裁所裡有安保人員給排隊民眾錄像。(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通州仲裁所大廳。(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通州仲裁所大廳。(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通州仲裁所大廳的保安人員。(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通州仲裁所辦理仲裁業務需要在大廳過安檢。(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通州仲裁所辦理仲裁業務過安檢後需登記企業和個人信息。(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通州仲裁所登記處安保人員。(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通州仲裁所在大門、大廳登記後,在二樓還需要第三次電子登記。(大紀元)

通州法院

通州區法院外張貼公告稱,自2月2日起,停止現場立案,訴訟服務和信訪接待工作。相關場所全部關閉,民眾無法入內。

附近律師表示:「接收材料第二審判區只接收郵寄的,在現場遞交都會被拒絕。所有訴訟全轉到網上了,但實際都拖著。」

2020年4月17日,北京通州法院禁止開放。(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通州法院第二審判庭區雖然開門,但只接收郵寄材料,現場不能立案或遞交材料。(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通州法院附近的律師事務所暫停營業。(大紀元)

海淀仲裁所

海淀仲裁所近期業務激增。安保人員表示:「截止到今天4點多,就來了四百多人了,昨天四百二,這一段時間每天都這樣。光立案的有一百多個。上午九點開門,排隊領號,下午就領不了號了,來了也白搭。」

大廳工作人員表示:「現在年前的案子還沒辦完,現在仲裁的,我們也不好說能等到什麼時候立案。」

有人詢問門口保安:「這麼多人能解決得了嗎?」保安表示:「也就是立個案,什麼時候解決也就不好說了。」

有人問保安:「每天這麼忙,您工資能按時發嗎?」保安說:「一樣,天下烏鴉一般黑。」

海淀仲裁所周邊警戒也頗為森嚴。

2020年4月14日下午4點25分,北京海淀仲裁所距離下班還有半小時,依然有很多人在廳內諮詢問題。(大紀元)
2020年4月14日下午4點25分,北京海淀仲裁所距離下班還有半小時,依然有人在門口等候。(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早9點,北京海淀仲裁所還沒開門,就已排起了長隊。(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早9點,北京海淀仲裁所還沒開門,就已排起了長隊。(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海淀仲裁所外排隊的民眾。(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海淀仲裁所外排隊的民眾。(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海淀仲裁所外排隊的民眾。(大紀元)

一醫藥企業職工前來仲裁:「公司拖欠了我們5年社保,現在疫情當前的,我把工作辭了,結果又扣了我好幾個月的工資。」

空軍指揮學院的一中年司機表示:「我們一個車隊十多個人,從1996年開始,我們一直服務部隊,最近突然口頭通知我們,6月30號之後就不用我們了。我有房貸,一家人都在這,生活費用也挺高的,現在又是疫情期間,哪還好找工作?怎麼辦呢?現在軍隊大院都被隔離,不讓出來,我說臨時出來辦點事,這才出來。」

旁邊一位來立案的人說:「我也是空軍的,為國家幹了十年,現在把工資一結就把我趕回家,這也太欺負人了吧!」

2020年4月15日,北京兩個空軍部隊的職工討論申訴資料。(大紀元)

有自稱維權律師的人在門口大喊:「什麼案子都能接,掃碼加微信。」車上貼著「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有人問他:「你是像高智晟一樣的維權律師嗎?」他默不作聲,扭頭迴避。

2020年4月15日,北京海淀仲裁所外的「維權律師」招攬生意。(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海淀區仲裁所附近管控十分嚴格。(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海淀仲裁所附近管控十分嚴格。(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海淀仲裁所附近條幅上寫著「不聚集、不扎堆」。(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海淀仲裁所附近的巡邏人員。(大紀元)

豐台仲裁所

豐台仲裁所辦理人數也激增。工作人員表示:「一天幾百人,上午來都要排隊的,過去可沒見這麼多的時候。現在短時間內都開不了庭,運氣好一點的能給你安排調解,一般情況你就等著吧。」

同時仲裁所安檢級別也提到最高,不僅周邊有多輛警車,不帶身分證原件無法進入大廳。

2020年4月17日,北京豐台仲裁所附近。(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豐台仲裁所門外的警車。(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豐台仲裁所大門。(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進入豐台仲裁所需要拿著身分證原件登記。(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豐台仲裁所安保人員阻止進入的民眾。(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豐台仲裁所業務大廳。(大紀元)

一位拄著拐杖的女子從仲裁所走出來說:「唉,真是太難了,我在房山住,今天我瘸著腿這麼遠來,也是讓我等著,等到啥時候也不知道。」

她介紹:「我原來在一個全國連鎖的餐飲公司上班,去年9月份在冷庫搬東西時摔了,腿骨折了,老闆就給了2萬塊錢的醫藥費,現在疫情鬧的,餐飲行業這樣,更是一分錢也要不來了。現在我腿上還打著鋼釘呢,還要再做第二次手術,人家問我為什麼這麼晚才來,我來不了啊,在北京我就一個人,才能走路我就來了。我爸有癌症,我老公也有病只能在家幹一點輕活,兩個孩子,一個上初中,一個上高中,都指望著我掙錢了,能有什麼辦法呀!」

門外一保安對她說:「大妹子,你這種情況得去上訪,仲裁解決不了事,公司都有錢,有關係,咱們平頭老百姓的,鬥不過他們,這種事我見得多了,拖拖拖,就是不給你錢,就是打了官司你也拖不起。上訪!這不快兩會了嘛,趕在這時候上訪。」

2020年4月17日,北京豐台仲裁所內一拄拐女子前來仲裁。(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豐台仲裁所內一拄拐女子前來仲裁。(大紀元)

東城區仲裁所

東城區企業較少,但如今案件大幅度增多,安檢也升級,民眾需在門口掃健康碼,並在大廳電子實名登記才可進入。

據保安介紹:「現在是淡季,往年這時候一天也就是三五個人,現在一天一二百人,比年底的旺季都多得多。最近這兩個星期突然要求我們嚴了,必須得掃2道碼才能讓進。」

大廳內工作人員表示:「現在已經排了700多個官司了,疫情期間不開庭,什麼時候開庭得聽上面命令。」

一前來仲裁的企業主因缺少身分證原件而被拒絕受理,他情緒激動地告訴工作人員:「我只求你們接收一下材料,就不行嗎?疫情期間,我跑哪哪不開,哪都不接收,你們都相互推諉。身分證我可以給你發照片,我這個時間馬上就截止了,我都親自到這裡來了,還不行嗎?」工作人員表示:「不行,沒有你叫破天來也沒用,就瞅你這麼跟我說話,我能管嗎?」

東城區仲裁所附近路口警車警察較多。

2020年4月15日,北京東城區仲裁所附近的警車。(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東城區仲裁所附近的警車。(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東城區仲裁所附近的輔警。(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東城區仲裁所大門。(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進入東城區仲裁所大門需要掃碼。(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進入東城區仲裁所大廳需要電子實名登記。(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東城區仲裁所內。(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東城區仲裁所內。(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東城區仲裁所工作人員訊問民眾。(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東城區仲裁所內等待辦理業務的民眾。(大紀元)

東城區法院

疫情期間,東城區法院的線下業務全部暫停,民眾無法入內,只能申請網上立案,工作人員表示:「網上受理但不會開庭,所有的案件都拖著呢,都得等全面恢復之後才行。」

法院北門所在街道已封管,需要掃碼才能進入。有等待案件受理的民眾在門外遲遲不願離去。

2020年4月15日,北京東城區法院封閉。(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東城區法院大門封閉,可網上申請,但無法開庭。(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東城區法院北門所在街道封管,需掃碼進入。(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東城區法院北門封閉。(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東城區法院北門上都封閉通知。(大紀元)
2020年4月15日,北京前來辦理業務的民眾在東城區法院外不願離去。(大紀元)

大興仲裁所

大興仲裁所安檢升級,沒有身分證原件不能入內。工作人員表示:「前兩個月人比較少,這個月一下多起來了,每天得有300人,多數都是年輕人,餐飲、旅遊行業的較多。」

大廳的諮詢台已撤掉,工作人員介紹:「現在改成網上立案了,所以線下諮詢人員撤了,這一天啊,經常有人和大廳工作人員發生爭執,他們不是專業諮詢的,事也多,你老問他他也急啊。不過線上辦理等待的周期肯定要長了。」

工作人員估計:「現在還沒到真正多的時候,很多人不懂網上立案,這邊安檢嚴,大數據健康碼的,多數人來不了這辦。但企業倒閉這麼多,等到一解封,一定得有一個井噴。」

大興仲裁所周圍宣傳欄上,貼了不少招聘保安的啟事,大興勞動保障監察隊仍沒有開門。

2020年4月17日,北京大興仲裁所。(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大興仲裁所外的安保人員。(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大興仲裁所安檢升級必須刷身分證才能進。(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大興仲裁所保安阻止民眾入內。(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大興仲裁所安保人員。(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大興勞動保障監察隊沒有開門。(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大興勞動保障監察隊沒有開門。(大紀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大興仲裁所周圍宣傳欄上,絕大多數招聘啟事是招保安。(大紀元)

石景山仲裁所

石景山仲裁所安檢嚴格,除立案外,其他人不准進入。有人向門口工作人員諮詢仲裁問題,工作人員表示:「我們這裡不讓諮詢問題,自己打電話問12333問。」但撥打12333電話,一直無法接通。

一位前來仲裁的「金寶貝早教中心」保潔員工表示:「我2月份工資只給了一半,3月的一分沒給,機構開不了課,除了老師外的人都不給了。我一個月工資就1500,他還不給。電話也打不通。聽說仲裁之後要半年才能給解決呢,特麻煩。我沒了工資怎麼生活啊。」

2020年4月14日,北京石景山仲裁所。(大紀元)
2020年4月14日,北京石景山仲裁所外保安不讓諮詢者入內。(大紀元)
2020年4月14日,北京石景山仲裁外律師所和複印店生意很好。(大紀元)
2020年4月14日,北京石景山仲裁外其它門店生意慘淡。(大紀元)
2020年4月14日,北京石景山區人力資源公共服務中心無人問津。(大紀元)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南海仲裁  台立院共同聲明:一概不承認
南海仲裁 台立院聲明:一概不承認
港特准處理六宗仲裁 議員憂利益衝突
組圖:北京公司蕭條 一些商鋪面臨倒閉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天花疫苗正量產 習頭銜有兩變化?
【財商天下】中共重提上海金融戰 二十大有變數?
【秦鵬直播】美六大招對抗中共 北京2招回應
【十字路口】出兵台海鬥中共 拜登玩真的?
【橫河觀點】拜登說軍事介入保衛台灣是口誤?
【百年真相】豪擲驚國際 曾慶紅兒子的斂財內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