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遠:令人憤怒的網絡封鎖

人氣 1482

【大紀元2020年04月23日訊】你不能看,我不能説,所以,它必不能永恆。
——題記

我好久沒上微博,最近看的不少新聞都跟微博有關,所以我就去微博重新登錄了一下。然後,我也對最近的狀況有感而發寫了幾句關於什麽是愛國,和一些關於德國納粹的事情打算發出去。結果,根本發不出去。

我不斷地變換那些我覺得是敏感詞的詞,比如希特勒,比如納粹,比如習近平,結果還是發不出去。我只好把一條微博拆成三四條,還在一些敏感詞之間插入了很多標點符號,最後終於發出去了。

幾年前,我也許不會覺得太難受,大概習以爲常了。但是今天,我不但難受,而且憤怒。我甚至對過去對此習以爲常的我,和現在對此習以爲常的中國人感到憤怒。我們爲什麽能夠接受這種毫無遮攔地,對於我們作爲一個人的最基本的自由,對於我們作爲一個國民的最基本的權力的無恥而肆意地剝奪、踐踏?共產黨是憑著什麽,不允許我發這樣一條簡簡單單的微博,表達一些簡簡單單的觀點呢?爲什麽美國人可以在自己的國家這麽表達,英國人可以,德國人可以,法國人可以,韓國人可以,日本人可以,台灣人可以,中國人卻不可以?!

其實,我並不需要發問。任何一個體會過這種憤懣的人都清清楚楚地知道這是爲什麽。這是因爲掌控著中國政權的這群人,就是中國共產黨,他們既在歷史上,也在此時此刻,既在中國的國境之內,也在世界更大的範圍裡,做了不勝枚舉、無比醜陋、邪惡至極的事情。如果中國人有自由去瞭解這些事情,他們就會去思考爲什麽還要中國共產黨來管轄他們;如果少數先瞭解了這些事和先思考了這些事的人有自由去說出他們的想法,就會有多數人認同這樣的想法,如此一來共產黨的專政統治轉眼間就會灰飛煙滅。共產黨當然要動用一切權力,用無孔不入的監視,恐怖的懲罰,阻止會引起這一切的那種天經地義的自由。

當然,有些人可能接受了共產黨的宣傳,認爲共產黨的倒臺就意味著社會的動蕩,人民的不幸福。所以共產黨的穩固執政,在他們眼裡就變成了一件和人民的幸福綁定在一起的事情。這其實是徹頭徹尾的無稽之談,唯一的作用是麻痹中國人的正義感和鬥爭意識,是一個必須被去掉的滋養奴性的土壤,和轄制思想的枷鎖。首先,正是在共產黨的穩固執政中,才發生了那麽多大小人物們驚天動地,廣泛存在,持久不變的不幸。正是這些受壓之人的不幸,和共產黨專制的不義,才導致了信息公開、言論自由後人民們可能付諸行動的反抗。在這反抗中共產黨政權的灰飛煙滅,不恰恰就是它應當滅亡的證據,不就是沒有共產黨之後的新中國才是衆人心之所嚮往的證明?於此,在邏輯上毫無疑問地說,共產黨對於信息和言論的管制它本身就明明白白地昭示著,人民的幸福不但與共產黨的執政不但不是綁定的,反而恰恰是截然相對的。其次,政治的大變動,必然有它所要帶來的不安與不確定。但是,這不安與不確定一定是短暫的,一定是不那麽有害的。因爲自由的社會裡,政治的形態是最大限度地體現著最多數人的期盼的。我們明確地知道最多數人的期盼不是混亂,不是不安,不是不確定,那我們就一樣會明確地知道,一個能敏捷地,公正地被最多數人的期盼所模塑的政治,一個沒有了共產黨專制的民主政治,一定會快速地蕩回社會整體利益最大化的平衡點。

寫到這裡,我突然感到羞愧,也感到惡心。因爲這麽顯而易見的道理,這些在任何一個自由的社會裡十歲的孩子就能明白的道理,我現在竟然在這裡努力地把它當作一個深刻的,複雜的道理講出來。這是我的恥辱,也是我國民的不幸,更是共產黨專制政權之邪惡的又一無疑的確證。

中國共產黨早日滅亡在它自造的恥辱中!在那一天,我要和所有的中國人一起舉杯,敬自由!

責任編輯:蕭明

相關新聞
網絡封鎖升級 中共再出嚴控微博18條新規
對抗中共網絡封鎖 自由之家提供翻牆資源
【珍言真語】張燦輝:談政治講真話是社會良心
日刪萬條敏感言論 大陸刪帖員透露相關細節
最熱視頻
【重播】內華達法院「選舉欺詐」聽證會
【遠見快評】奪回美國避提中共?川普想做什麼
【大陸新聞解毒】混球時報:譏李毅胡編挖暗坑
【薇羽看世間】愛國者在行動 華盛頓三個預言
【拍案驚奇】川普重磅講話預警 周庭獄中談遭遇
【新聞看點】政變4大顯像 拜登背後中共黑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