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鄺士山:疫情是警訊 地球正在養生

人氣 2689

【大紀元2020年04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黃采文、梁珍香港報導)日前世界衛生組織官員建議,除非確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或照顧確診者,其他人都不要戴口罩。對此,「香港化學教父」前香港中文大學講師鄺士山博士(Dr. K Kwong)接受《珍言真語》節目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世衛的發言基於政治因素,為全球的口罩荒找藉口,防止民眾搶購口罩。

世衛於3月30日舉行的記者會上還強調,沒有具體的證據表明,大眾佩戴口罩有任何潛在的好處。鄺士山說:「如果叫人不要戴口罩,原因是因為有益但你沒有東西支持,那你講原因出來,你就叫人找代用品,你不能說是沒用的。」

鄺士山表示,為防止中共病毒透過飛沫傳染,建議民眾出門配戴口罩。他還說,人人都需有高操守與強烈的道德感,從自身做起,才能防堵病毒傳播。

鄺士山成功研發可重複使用、更換紙巾濾芯、效果堪比外科口罩的「Hong Kong Mask」。並無私分享口罩的製作版型,期望能緩解全球口罩荒

此外,他一直在做不同牌子口罩的測試,目前已累積了1000隻口罩的測試經驗。近一個月,他發現測試的口罩中有高達一半,口罩內層的熔噴布出現肉眼難以辨識的洞孔,「我自己都怕!病毒細菌是否會通過飛沫穿過去,這個是不知道的。」鄺士山建議民眾若發現這類口罩,在口罩裡加上一層紙巾以阻隔病菌。他說有些不合格的熔噴布來自大陸。

另外他也提醒民眾,大陸進口酒精很多由工業用途的甲醇混充,他建議民眾到大型連鎖店購買,「它(大陸)並不是做不了好東西,但是太多人想怎麼偷工減料。」

擁有信仰的鄺士山表示,如果宇宙存在主宰者,這次疫情即是大自然的反撲與警訊。他說,從NASA拍攝的照片看來,這幾個月地球健康了很多,「人類經濟活動停頓了,地球就可以養生。」

「人們要有一個反思,我們做太多日常的事情可能對地球傷害很大。大家嘗試一下不出去,儘量少用地球的資源,儘量生活平淡一些。」鄺士山說。

以下是訪談內容整理。

全球口罩荒 世衛政治原因叫人不戴口罩

記者:上次節目出來後,很多人留言多謝你,因為你預料全球都需要口罩,現在很多國家沒有口罩了。另外世衛3月30日說,不建議大家戴口罩,怎麼看?

鄺士山:這一,我覺得口罩應該是不夠用。世衛要安撫民眾,讓你們不要爭口罩用。如果口罩很多無限量供應,問世衛專家是否鼓勵市民戴口罩,如果回答不鼓勵,反問他那為什麼醫護要戴?(所以世衛)不鼓勵戴是基於一個政治原因,是口罩不夠才這麼說的,這就不是科學。科學是客觀的,沒有任何可以干擾你的決定,這才叫科學。如果叫人不要戴,那你講原因出來;(如果是因為不夠用)你就叫人找代用品,你不能說是沒用的。

人人道德操守要強 別成無形殺手

記者:口罩不離口?

鄺士山:上街是應該戴的,防止飛沫傳染是很重要的。這是數學,這個疫情很嚴重,但這個數學很簡單。

你肯定聽過艾滋病,一定聽過埃博拉,源於非洲。為什麼埃博拉、艾滋病在一段時間沒有離開過非洲呢?很簡單的道理,罹病的全死了,沒病的或感染的傳不出去。是否能傳出去數學上是可以計算的?假如我們人類一個人感染一個人,那麼這個疫情是可以持續的。但如果人類感染是少於一個人的話,經過一代一代傳,就越傳越少,如果感染大於一個人,就越來越大。

現在來說就很麻煩了,在數學上武漢病毒或世衛講的COVID-19,它的RO就是傳染數目接近3,就是一個正常人可以傳染給三個,這肯定會全球大爆發。我們要降到只有零點幾就行了,那怎麼才能降到零點幾呢?自己個人的操守要好,自己染病不要上街,即使自己沒病上街也要小心一點,比如要戴口罩。

記者:現在是否還沒有到高峰或有一些隱形的帶菌者?

鄺士山:一定有,因為這個病毒是人類沒有接受過的,我們的身體造不出抗體與它打。既然我們沒有與它打的機制就不會發燒,因為發燒就是一個症狀給我們看到我們的身體正在作戰,製造抗體去對付它,但我們都不會打,就是不知道這是一個問題。這樣就繼續將這個病毒傳下去。

簡單的例子等於你家的電腦中了病毒,你不會電腦,你都不知電腦中了病毒,只覺得電腦慢,其實專家一看就知道是中了毒。

記者:是不是還沒有到高潮?

鄺士山:我個人覺得香港是未到,因為接著有另一批人來香港,問題是另一批人是來自哪裡,如果是來自中國大陸,就有些難題了。我們市民可以做到個個戴口罩,中國大陸部分人士未必想得那麼深。人自私是不好的,有人覺得我健康、我強壯、我感染到也不會有事。但問題是你感染後你不會傳染給別人嗎?你自己沒事,但傳給別人那就大件事了!別人如果本來是有病的,這樣會被你害死。所以要個人的操守、道德感要很強,因為有可能無意間殺死人。

大陸口罩一半不合格 熔噴布發現很多小孔

記者:大家都意識到要戴口罩,中共現在開展「口罩外交」,被荷蘭說口罩不合格。

鄺士山:我們「偉大的祖國」有一樣東西是比較難搞的,它並不是做不了好東西,一定可以做到好東西,但是太多人想怎麼偷工減料,廣東話講是「縮骨」。比如我覺得一樣東西是不行的,但是他想辦法不管它了,這樣就賣了出去。

最近我發現一個隱憂:我做不同牌子口罩的測試,大概一個月前見不到一些假的口罩熔噴布出事,通常假口罩是口罩那層物料不是熔噴布,但現在可以說高科技了,口罩裡面的是真的熔噴布,是真是,一般的市民是感覺不到的。但其實是穿了孔的。

記者:這個月才發覺?

鄺士山:這個月特別多,平均兩個就有一個是這樣。

記者:哇,那麼恐怖!

鄺士山:是,我自己都怕!因為我不可能每個口罩驗一下才戴,那就要剪爛口罩,我每次回家都做一樣事情,如果那個口罩來源不穩妥,我用完後回家會剪爛它,看一下口罩是否有洞,沒事才放心,如果發現口罩是有洞的,我就要隔離一段時間。

記者:肉眼可看到嗎?

鄺士山:如果自己本身沒有經驗是很難看到的,因為很多塊布是差不多一樣的。其實我本身是沒有經驗的,只是教訓太多,我已經見過1000個不同的口罩,累積了一些經驗,多數一看就知道了,但如果一般人看的話,除非那個口罩的陷阱是很明顯的,才會看到。

昨天我拿到一個口罩是記者給我的,來自武漢,最近我看到武漢的口罩很多,大部分是高質量的,記者也感到滿意的,但我對他說,覺得這個口罩有一、兩個洞,但他看不見,很難看到的,因為洞很小,用鐳射光可以看到。用鐳射射過去再小的洞,正常的熔噴布是穿不過去的,如果有一個很小的洞慢慢移到那裡是可以穿過的,只有一個位置,移一點就穿不過,鐳射光射過去的時候,發現背後的白紙有的位置是一閃一閃的,這就說明有不均勻的洞,當然這些不均勻的洞是不用怕的,為什麼呢?因為洞不大,但問題是病毒細菌是否會通過飛沫穿過去,這個是不知道的。但解決的方法很簡單,如果這樣的口罩還是可以用的,只是要多加一個紙巾,就可以隔絕了,它不會穿過紙巾,紙巾是很穩妥的,其實紙巾比熔噴布還好。

對熔噴布的需求增大 次貨照賣給口罩廠商

記者:為什麼熔噴布會出事?熔噴布是哪裡來的?

鄺士山:全部是大陸來的,現金買的。熔噴布就像我們的噴墨打印機,將一條條的絲噴到布面,噴得越厚絲就越密,過濾效果越高,但噴的過程可能某些原因,可能溫度的差異不好或噴嘴就好像噴墨機有個位置不行,噴出來就會有洞出現。那些孔很細,我之前沒有想過可能有這問題。

就像你要煮一個大的菜,很多很好的材料,但有一個材料不行,你沒有理由混在一起,做出整批不好的菜出來。

記者:這是正常人的想法。

鄺士山:是的,我覺得不會這樣做的。我們香港人其實都重視商譽,如果這樣東西不行,你的損失很大的,確定沒有問題,你才夠膽拿出來做的。我跟做口罩的商人都比較熟,他有些慘況,慘到難以想像,跟我講說:「先生,其實我們不想做些次貨出來,我們自己被人騙的。」我問為什麼,他說:「給我那批(熔噴布)前面那段很好,後面那段是不行的,穿孔的,我通常都是拿幾個樣本,做了做了拿幾個樣本出來,不會全批每一個都拿來做樣本的,試了幾個都沒有事,就當整批都沒有事,但怎知道原來有一批有事。」

記者:有沒有得賠償?

鄺士山:那間供應(熔噴布)的公司可能說,你怎樣證明這些東西是我的?很多這樣的。香港人最多就不跟他再合作,但是在現在的物料不夠的環境,你很慘的。那個生產商就覺得,算了,我都是要做的,都沒有辦法知道是哪裡不行,就照樣拿出去賣,所以就出事了。

記者:香港人想自救,很多的商家都生產口罩,他們成功的比率是幾多?

鄺士山:我見不少的香港做的口罩,暫時我是見到一間,我覺得是滿意一點的,我接觸過的已經有很多間。

記者:現在大概多少間生產口罩?

鄺士山:有兩種的,一種是自己生產的,大概6、7間左右;另一批就標榜是自己本土出,其實是在大陸買,買了一些口罩,加包裝盒。

他就寫明什麼本土口罩,什麼手足口罩,他可能都被別人騙,都很慘的。我自己接觸的那間,不方便講它的名字,它就是藥廠來的,不是小的,在元朗區,一直都做藥的。很坦白講,接觸過三個樣本,有一個完全沒有事的,有兩個有輕微孔,一個口罩有兩、三個孔左右。我個人覺得,如果一個孔,我都當合格。我自己暫時見到,就是元朗這間似乎好一點點。

但是有的口罩,一個有幾十個孔,即是那些(熔噴布)穿了孔,我最近見到很多都有孔的。

記者:在市面有賣嗎?

鄺士山:應該有,它不是零售的賣,它供應給其它的店鋪,都是叫本土的、香港的。其實我自己都有些手足在它那裡拿貨,他都很緊張地要我檢查清楚,我說我儘量了。其實我不管那些貨在哪裡來,我只會告訴你行或者不行,不行的話,是哪個做都是不行,我不會騙人,我做人的宗旨是這樣。

記者:你們之前設計了很多,可重複使用的口罩,現在還有沒有繼續做?

鄺士山:其實我沒有認真管的了,因為那個口罩,可以自己個人生產,店鋪生產。這個量有多少,我覺得一定超過了50萬個,其實很多人做了,但有個問題就出現了,就是濾芯。濾芯因為只有一間供應商,就是很大的問題,它供應的量是有限度。

他花了很多心思,讓我覺得,給他很多壓力。以我所知,4月頭就有得賣的了,零售都有,當然價錢就沒有想像中那麼便宜的了。但是,這間我們幫襯他訂濾芯的那間,他出來那個很高質量的,即是不同,全部香港做的,沒有一個部分是大陸的。

我就覺得貴,比之前答應的2元一個貴,多少錢我詳細不知道,因為零售那部分我不管的。他放了一些在店鋪裡賣,也有一部分供應給口罩供應商。但這口罩人人都能做到,你不會縫紉,一針一針縫,都能縫出來,不是那麼難。

酒精搓手液含有毒甲醇 要小心選購

記者:酒精質量如何呢?

鄺士山:最近酒精就好多了,但都是大陸過來的,大陸出產的。有問題啦。現在很多大陸的酒精,尤其是乙醇,都有一些甲醇在裡面,原本用途是工業的,不是給你來搓手的,這樣就有些問題了。

記者:有毒的嗎?。

鄺士山:甲醇是有毒的。但它裡面的含量不會超過10%,我個人覺得,因為10%已經很臭了,就不容易含量高。但其實都怕的。我自己有買一些口罩,買一些酒精。我自己都害怕,怕它的貨不安全,通常我自己會找人先檢驗過,覺得沒問題,如果我沒有用過,我不夠膽量給人的,會怕不小心害了人。

記者:但如何去分辨呢?

鄺士山:市民是分不清楚的。假的酒精或者不是假的,工業酒精冒充醫藥用酒精是分不清楚的。我自己都分不清楚。

記者:是否是去大的連鎖店比較放心?

鄺士山:是的。

我朋友認識很多朋友美容界的,就是幫人家做臉部美容。他們常常跟我講,幫你做免費療程。第一件事我會問,你擺上我臉的是什麼東西?我要很肯定的,她要講出牌子是哪裡出品。總之呢我就不要那些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東西。

記者:現在很多化學的東西不知道它的成分是如何?

鄺士山:是呀,其實你是害怕的。比如我買一些沙糖桔,我在香港吃了幾十年了,那些味道我是知道的,最近買回來是很甜的,甜到很難想像,我買完一次後我就不敢再買了,因為我覺得不是這樣的味道。它不是正常的感覺的,我覺得是很危險的。

記者:Hong Kong TV Mode的口罩怎麼樣?

鄺士山:那我沒有認真地把那個口罩拿來試過,但是我看過他們的生產線一些視頻,我個人覺得那個生產線不是這麼強的。因為質素和強沒有關係,但是它的生產線不夠漂亮的話,就做不到他們的需要。就是說很可能人家訂的量太多,你做不到別人的需求,問題就會出現,正常的公司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呢?他就會找代工生產,但是找代工又有一個問題,那個質量如何保證呢?所以我有一些隱憂。就是生意太好了,這個有難度的。

我很崇拜一些日本的經營方式,日本的店鋪賣的食品肯定都是賣這麼多的,多一點都不賣的,另外一點買它的東西要在它那裡吃。因為他說你拿走了就不能保證我的產品的質素;好,你要想買多一點,我不賣給你。他說,我就做這麼多,我要保證那個質素。所以我覺得這個就比較純正。

記者:所以我們都要銘記一件事情,無論我們的環境怎麼變化,但是做人的原則不可以變。

鄺士山:還有一點,你始終都得對得起別人。即使那些壞人都有一樣事情沒有變,就是不會害自己的孩子,不會做出一些事情使自己的孩子有機會受害。如果你做了一些假的酒精、假的口罩,有可能你自己的孩子受到損害,或者你的親人或者親戚朋友受損害,你其實都不想的。

人有智慧改變逆境

記者:我總是見到你笑瞇瞇的,這段時間很多人都真的有一些些害怕,你怎麼在這種情況下還有這麼好的心情?

鄺士山:我有信仰,我是信神的。我小的時候,就發現自己有近視眼,自己總要戴眼鏡看東西也不方便,打籃球也不行啊,有些運動都做不了。我跟同校的老師說,很煩惱,戴著一付眼鏡,但是老師跟我說,「你看我都戴眼鏡的,但是我不會覺得不方便,我已經接受了我的眼睛是與生俱來的,這樣就行了。」就是當一件事情你接受了,是與生俱來的,你的心態就不會覺得這麼嚴重。還有一樣東西很重要,我們人類能在逆境裡製造方法去克服這個逆境,而很多生物見到逆境的時候解決的方案其實是逃亡。

NASA拍攝到地球正在自我養生

鄺士山:人可以嘗試去改變逆境。逆境改變有時候是大自然的力量,如果是很大的,你不一定那麼容易改變的了。譬如舉個很簡單的例子,你看到很大的颱風,吹到香港也好,吹到全世界也好。你覺得颱風吹過來的時候,我們改變不了,沒錯,如果形成吹過來的時候我們改變不了,但是颱風形成的時候背後有個客觀的因素,地球的溫室效應已經變嚴重了,這種情況每個人都能做得到的,你減少溫室效應的活動,做多一點天然的事情,坐少一點交通工具,用少一點電,那樣就可以改變這個颱風了。所以不要小看一個人,一個人影響不了一個颱風,但是很多人就可以影響這個颱風。

最簡單的例子就是什麼呢,這次疫情,如果用回NASA那些衛星拍攝到地球的照片,你看到一樣很神奇的事情,就是這幾個月地球健康了很多。

記者:天空又變藍了。

鄺士山:是的,健康即是污染少了,雖然這次全球可能有幾十萬人死亡。其實說回來,疫情出現了,地球的很多經濟活動停頓了,地球就可以養生。可能因此犧牲在空氣污染中的人,其實數字也差不多少的。

記者:很多人已經不重視道德,已經在物質化的社會裡沒有了對神的信仰,這個時候應該重新去反思一下。

鄺士山:如果你相信宇宙有一個主宰的話,這個疫情我個人自己覺得是大自然一個提醒人類,提醒你,你們做了某些事情,就觸發了一個大自然的反撲活動,要清除那些(不信宇宙有主宰的)人類,這個其實很殘忍,如果很宏觀地去看,只不過是大自然的一個警號。

記者:美國總統川普定3月15日為全國祈禱日。

鄺士山:其實都可以,有一個反思,我們做太多日常的事情可能對地球傷害很大,譬如大家嘗試一下不出去,大家儘量少用地球的資源,儘量生活平淡一些,這樣就算這次的疫情死了很多的人,但我們會得到另外的東西,最起碼受空氣污染而死掉的人數會少很多。#◇

責任編輯:王菫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吳明德:二次大蕭條將始於中國
【珍言真語】何俊仁:中共禍害世界 人民要覺醒
【珍言真語】潘東凱:敲響中共喪鐘 英澳美聯手與中共脫軌
【珍言真語】桑普:切割中共 世界形成民主陣營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弗洛伊德事件為何演變成暴力活動
【紀元播報】美國騷亂 川普劍指幕後煽動者
【拍案驚奇】美左派騎劫抗議 中共遭重拳有悔?
【直播】6.2疫情追蹤:美歐第1波高峰迴落
【現場視頻】六月的長白山漫天飛雪
【新聞第一現場】紐約宵禁 暴徒打砸搶襲警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