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邝士山:疫情是警讯 地球正在养生

人气 2689

【大纪元2020年04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香港报导)日前世界卫生组织官员建议,除非确诊中共病毒(俗称武汉病毒)或照顾确诊者,其他人都不要戴口罩。对此,“香港化学教父”前香港中文大学讲师邝士山博士(Dr. K Kwong)接受《珍言真语》节目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世卫的发言基于政治因素,为全球的口罩荒找借口,防止民众抢购口罩。

世卫于3月30日举行的记者会上还强调,没有具体的证据表明,大众佩戴口罩有任何潜在的好处。邝士山说:“如果叫人不要戴口罩,原因是因为有益但你没有东西支持,那你讲原因出来,你就叫人找代用品,你不能说是没用的。”

邝士山表示,为防止中共病毒透过飞沫传染,建议民众出门配戴口罩。他还说,人人都需有高操守与强烈的道德感,从自身做起,才能防堵病毒传播。

邝士山成功研发可重复使用、更换纸巾滤芯、效果堪比外科口罩的“Hong Kong Mask”。并无私分享口罩的制作版型,期望能缓解全球口罩荒

此外,他一直在做不同牌子口罩的测试,目前已累积了1000只口罩的测试经验。近一个月,他发现测试的口罩中有高达一半,口罩内层的熔喷布出现肉眼难以辨识的洞孔,“我自己都怕!病毒细菌是否会通过飞沫穿过去,这个是不知道的。”邝士山建议民众若发现这类口罩,在口罩里加上一层纸巾以阻隔病菌。他说有些不合格的熔喷布来自大陆。

另外他也提醒民众,大陆进口酒精很多由工业用途的甲醇混充,他建议民众到大型连锁店购买,“它(大陆)并不是做不了好东西,但是太多人想怎么偷工减料。”

拥有信仰的邝士山表示,如果宇宙存在主宰者,这次疫情即是大自然的反扑与警讯。他说,从NASA拍摄的照片看来,这几个月地球健康了很多,“人类经济活动停顿了,地球就可以养生。”

“人们要有一个反思,我们做太多日常的事情可能对地球伤害很大。大家尝试一下不出去,尽量少用地球的资源,尽量生活平淡一些。”邝士山说。

以下是访谈内容整理。

全球口罩荒 世卫政治原因叫人不戴口罩

记者:上次节目出来后,很多人留言多谢你,因为你预料全球都需要口罩,现在很多国家没有口罩了。另外世卫3月30日说,不建议大家戴口罩,怎么看?

邝士山:这一,我觉得口罩应该是不够用。世卫要安抚民众,让你们不要争口罩用。如果口罩很多无限量供应,问世卫专家是否鼓励市民戴口罩,如果回答不鼓励,反问他那为什么医护要戴?(所以世卫)不鼓励戴是基于一个政治原因,是口罩不够才这么说的,这就不是科学。科学是客观的,没有任何可以干扰你的决定,这才叫科学。如果叫人不要戴,那你讲原因出来;(如果是因为不够用)你就叫人找代用品,你不能说是没用的。

人人道德操守要强 别成无形杀手

记者:口罩不离口?

邝士山:上街是应该戴的,防止飞沫传染是很重要的。这是数学,这个疫情很严重,但这个数学很简单。

你肯定听过艾滋病,一定听过埃博拉,源于非洲。为什么埃博拉、艾滋病在一段时间没有离开过非洲呢?很简单的道理,罹病的全死了,没病的或感染的传不出去。是否能传出去数学上是可以计算的?假如我们人类一个人感染一个人,那么这个疫情是可以持续的。但如果人类感染是少于一个人的话,经过一代一代传,就越传越少,如果感染大于一个人,就越来越大。

现在来说就很麻烦了,在数学上武汉病毒或世卫讲的COVID-19,它的RO就是传染数目接近3,就是一个正常人可以传染给三个,这肯定会全球大爆发。我们要降到只有零点几就行了,那怎么才能降到零点几呢?自己个人的操守要好,自己染病不要上街,即使自己没病上街也要小心一点,比如要戴口罩。

记者:现在是否还没有到高峰或有一些隐形的带菌者?

邝士山:一定有,因为这个病毒是人类没有接受过的,我们的身体造不出抗体与它打。既然我们没有与它打的机制就不会发烧,因为发烧就是一个症状给我们看到我们的身体正在作战,制造抗体去对付它,但我们都不会打,就是不知道这是一个问题。这样就继续将这个病毒传下去。

简单的例子等于你家的电脑中了病毒,你不会电脑,你都不知电脑中了病毒,只觉得电脑慢,其实专家一看就知道是中了毒。

记者:是不是还没有到高潮?

邝士山:我个人觉得香港是未到,因为接着有另一批人来香港,问题是另一批人是来自哪里,如果是来自中国大陆,就有些难题了。我们市民可以做到个个戴口罩,中国大陆部分人士未必想得那么深。人自私是不好的,有人觉得我健康、我强壮、我感染到也不会有事。但问题是你感染后你不会传染给别人吗?你自己没事,但传给别人那就大件事了!别人如果本来是有病的,这样会被你害死。所以要个人的操守、道德感要很强,因为有可能无意间杀死人。

大陆口罩一半不合格 熔喷布发现很多小孔

记者:大家都意识到要戴口罩,中共现在开展“口罩外交”,被荷兰说口罩不合格。

邝士山:我们“伟大的祖国”有一样东西是比较难搞的,它并不是做不了好东西,一定可以做到好东西,但是太多人想怎么偷工减料,广东话讲是“缩骨”。比如我觉得一样东西是不行的,但是他想办法不管它了,这样就卖了出去。

最近我发现一个隐忧:我做不同牌子口罩的测试,大概一个月前见不到一些假的口罩熔喷布出事,通常假口罩是口罩那层物料不是熔喷布,但现在可以说高科技了,口罩里面的是真的熔喷布,是真是,一般的市民是感觉不到的。但其实是穿了孔的。

记者:这个月才发觉?

邝士山:这个月特别多,平均两个就有一个是这样。

记者:哇,那么恐怖!

邝士山:是,我自己都怕!因为我不可能每个口罩验一下才戴,那就要剪烂口罩,我每次回家都做一样事情,如果那个口罩来源不稳妥,我用完后回家会剪烂它,看一下口罩是否有洞,没事才放心,如果发现口罩是有洞的,我就要隔离一段时间。

记者:肉眼可看到吗?

邝士山:如果自己本身没有经验是很难看到的,因为很多块布是差不多一样的。其实我本身是没有经验的,只是教训太多,我已经见过1000个不同的口罩,累积了一些经验,多数一看就知道了,但如果一般人看的话,除非那个口罩的陷阱是很明显的,才会看到。

昨天我拿到一个口罩是记者给我的,来自武汉,最近我看到武汉的口罩很多,大部分是高质量的,记者也感到满意的,但我对他说,觉得这个口罩有一、两个洞,但他看不见,很难看到的,因为洞很小,用镭射光可以看到。用镭射射过去再小的洞,正常的熔喷布是穿不过去的,如果有一个很小的洞慢慢移到那里是可以穿过的,只有一个位置,移一点就穿不过,镭射光射过去的时候,发现背后的白纸有的位置是一闪一闪的,这就说明有不均匀的洞,当然这些不均匀的洞是不用怕的,为什么呢?因为洞不大,但问题是病毒细菌是否会通过飞沫穿过去,这个是不知道的。但解决的方法很简单,如果这样的口罩还是可以用的,只是要多加一个纸巾,就可以隔绝了,它不会穿过纸巾,纸巾是很稳妥的,其实纸巾比熔喷布还好。

对熔喷布的需求增大 次货照卖给口罩厂商

记者:为什么熔喷布会出事?熔喷布是哪里来的?

邝士山:全部是大陆来的,现金买的。熔喷布就像我们的喷墨打印机,将一条条的丝喷到布面,喷得越厚丝就越密,过滤效果越高,但喷的过程可能某些原因,可能温度的差异不好或喷嘴就好像喷墨机有个位置不行,喷出来就会有洞出现。那些孔很细,我之前没有想过可能有这问题。

就像你要煮一个大的菜,很多很好的材料,但有一个材料不行,你没有理由混在一起,做出整批不好的菜出来。

记者:这是正常人的想法。

邝士山:是的,我觉得不会这样做的。我们香港人其实都重视商誉,如果这样东西不行,你的损失很大的,确定没有问题,你才够胆拿出来做的。我跟做口罩的商人都比较熟,他有些惨况,惨到难以想像,跟我讲说:“先生,其实我们不想做些次货出来,我们自己被人骗的。”我问为什么,他说:“给我那批(熔喷布)前面那段很好,后面那段是不行的,穿孔的,我通常都是拿几个样本,做了做了拿几个样本出来,不会全批每一个都拿来做样本的,试了几个都没有事,就当整批都没有事,但怎知道原来有一批有事。”

记者:有没有得赔偿?

邝士山:那间供应(熔喷布)的公司可能说,你怎样证明这些东西是我的?很多这样的。香港人最多就不跟他再合作,但是在现在的物料不够的环境,你很惨的。那个生产商就觉得,算了,我都是要做的,都没有办法知道是哪里不行,就照样拿出去卖,所以就出事了。

记者:香港人想自救,很多的商家都生产口罩,他们成功的比率是几多?

邝士山:我见不少的香港做的口罩,暂时我是见到一间,我觉得是满意一点的,我接触过的已经有很多间。

记者:现在大概多少间生产口罩?

邝士山:有两种的,一种是自己生产的,大概6、7间左右;另一批就标榜是自己本土出,其实是在大陆买,买了一些口罩,加包装盒。

他就写明什么本土口罩,什么手足口罩,他可能都被别人骗,都很惨的。我自己接触的那间,不方便讲它的名字,它就是药厂来的,不是小的,在元朗区,一直都做药的。很坦白讲,接触过三个样本,有一个完全没有事的,有两个有轻微孔,一个口罩有两、三个孔左右。我个人觉得,如果一个孔,我都当合格。我自己暂时见到,就是元朗这间似乎好一点点。

但是有的口罩,一个有几十个孔,即是那些(熔喷布)穿了孔,我最近见到很多都有孔的。

记者:在市面有卖吗?

邝士山:应该有,它不是零售的卖,它供应给其它的店铺,都是叫本土的、香港的。其实我自己都有些手足在它那里拿货,他都很紧张地要我检查清楚,我说我尽量了。其实我不管那些货在哪里来,我只会告诉你行或者不行,不行的话,是哪个做都是不行,我不会骗人,我做人的宗旨是这样。

记者:你们之前设计了很多,可重复使用的口罩,现在还有没有继续做?

邝士山:其实我没有认真管的了,因为那个口罩,可以自己个人生产,店铺生产。这个量有多少,我觉得一定超过了50万个,其实很多人做了,但有个问题就出现了,就是滤芯。滤芯因为只有一间供应商,就是很大的问题,它供应的量是有限度。

他花了很多心思,让我觉得,给他很多压力。以我所知,4月头就有得卖的了,零售都有,当然价钱就没有想像中那么便宜的了。但是,这间我们帮衬他订滤芯的那间,他出来那个很高质量的,即是不同,全部香港做的,没有一个部分是大陆的。

我就觉得贵,比之前答应的2元一个贵,多少钱我详细不知道,因为零售那部分我不管的。他放了一些在店铺里卖,也有一部分供应给口罩供应商。但这口罩人人都能做到,你不会缝纫,一针一针缝,都能缝出来,不是那么难。

酒精搓手液含有毒甲醇 要小心选购

记者:酒精质量如何呢?

邝士山:最近酒精就好多了,但都是大陆过来的,大陆出产的。有问题啦。现在很多大陆的酒精,尤其是乙醇,都有一些甲醇在里面,原本用途是工业的,不是给你来搓手的,这样就有些问题了。

记者:有毒的吗?。

邝士山:甲醇是有毒的。但它里面的含量不会超过10%,我个人觉得,因为10%已经很臭了,就不容易含量高。但其实都怕的。我自己有买一些口罩,买一些酒精。我自己都害怕,怕它的货不安全,通常我自己会找人先检验过,觉得没问题,如果我没有用过,我不够胆量给人的,会怕不小心害了人。

记者:但如何去分辨呢?

邝士山:市民是分不清楚的。假的酒精或者不是假的,工业酒精冒充医药用酒精是分不清楚的。我自己都分不清楚。

记者:是否是去大的连锁店比较放心?

邝士山:是的。

我朋友认识很多朋友美容界的,就是帮人家做脸部美容。他们常常跟我讲,帮你做免费疗程。第一件事我会问,你摆上我脸的是什么东西?我要很肯定的,她要讲出牌子是哪里出品。总之呢我就不要那些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东西。

记者:现在很多化学的东西不知道它的成分是如何?

邝士山:是呀,其实你是害怕的。比如我买一些沙糖桔,我在香港吃了几十年了,那些味道我是知道的,最近买回来是很甜的,甜到很难想像,我买完一次后我就不敢再买了,因为我觉得不是这样的味道。它不是正常的感觉的,我觉得是很危险的。

记者:Hong Kong TV Mode的口罩怎么样?

邝士山:那我没有认真地把那个口罩拿来试过,但是我看过他们的生产线一些视频,我个人觉得那个生产线不是这么强的。因为质素和强没有关系,但是它的生产线不够漂亮的话,就做不到他们的需要。就是说很可能人家订的量太多,你做不到别人的需求,问题就会出现,正常的公司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他就会找代工生产,但是找代工又有一个问题,那个质量如何保证呢?所以我有一些隐忧。就是生意太好了,这个有难度的。

我很崇拜一些日本的经营方式,日本的店铺卖的食品肯定都是卖这么多的,多一点都不卖的,另外一点买它的东西要在它那里吃。因为他说你拿走了就不能保证我的产品的质素;好,你要想买多一点,我不卖给你。他说,我就做这么多,我要保证那个质素。所以我觉得这个就比较纯正。

记者:所以我们都要铭记一件事情,无论我们的环境怎么变化,但是做人的原则不可以变。

邝士山:还有一点,你始终都得对得起别人。即使那些坏人都有一样事情没有变,就是不会害自己的孩子,不会做出一些事情使自己的孩子有机会受害。如果你做了一些假的酒精、假的口罩,有可能你自己的孩子受到损害,或者你的亲人或者亲戚朋友受损害,你其实都不想的。

人有智慧改变逆境

记者:我总是见到你笑眯眯的,这段时间很多人都真的有一些些害怕,你怎么在这种情况下还有这么好的心情?

邝士山:我有信仰,我是信神的。我小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有近视眼,自己总要戴眼镜看东西也不方便,打篮球也不行啊,有些运动都做不了。我跟同校的老师说,很烦恼,戴着一付眼镜,但是老师跟我说,“你看我都戴眼镜的,但是我不会觉得不方便,我已经接受了我的眼睛是与生俱来的,这样就行了。”就是当一件事情你接受了,是与生俱来的,你的心态就不会觉得这么严重。还有一样东西很重要,我们人类能在逆境里制造方法去克服这个逆境,而很多生物见到逆境的时候解决的方案其实是逃亡。

NASA拍摄到地球正在自我养生

邝士山:人可以尝试去改变逆境。逆境改变有时候是大自然的力量,如果是很大的,你不一定那么容易改变的了。譬如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你看到很大的台风,吹到香港也好,吹到全世界也好。你觉得台风吹过来的时候,我们改变不了,没错,如果形成吹过来的时候我们改变不了,但是台风形成的时候背后有个客观的因素,地球的温室效应已经变严重了,这种情况每个人都能做得到的,你减少温室效应的活动,做多一点天然的事情,坐少一点交通工具,用少一点电,那样就可以改变这个台风了。所以不要小看一个人,一个人影响不了一个台风,但是很多人就可以影响这个台风。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什么呢,这次疫情,如果用回NASA那些卫星拍摄到地球的照片,你看到一样很神奇的事情,就是这几个月地球健康了很多。

记者:天空又变蓝了。

邝士山:是的,健康即是污染少了,虽然这次全球可能有几十万人死亡。其实说回来,疫情出现了,地球的很多经济活动停顿了,地球就可以养生。可能因此牺牲在空气污染中的人,其实数字也差不多少的。

记者:很多人已经不重视道德,已经在物质化的社会里没有了对神的信仰,这个时候应该重新去反思一下。

邝士山:如果你相信宇宙有一个主宰的话,这个疫情我个人自己觉得是大自然一个提醒人类,提醒你,你们做了某些事情,就触发了一个大自然的反扑活动,要清除那些(不信宇宙有主宰的)人类,这个其实很残忍,如果很宏观地去看,只不过是大自然的一个警号。

记者:美国总统川普定3月15日为全国祈祷日。

邝士山:其实都可以,有一个反思,我们做太多日常的事情可能对地球伤害很大,譬如大家尝试一下不出去,大家尽量少用地球的资源,尽量生活平淡一些,这样就算这次的疫情死了很多的人,但我们会得到另外的东西,最起码受空气污染而死掉的人数会少很多。#◇

责任编辑:王菫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吴明德:二次大萧条将始于中国
【珍言真语】何俊仁:中共祸害世界 人民要觉醒
【珍言真语】潘东凯:敲响中共丧钟 英澳美联手与中共脱轨
【珍言真语】桑普:切割中共 世界形成民主阵营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张灿辉:活在真理里 恶魔不会长存
【直播】6·1白宫简报会 纽约疫情大幅下降
【有冇搞错】暴动与大选 美国两党一致反击中共
【直播】川普新闻会 吁各州立即制止暴力
【新闻看点】弗洛伊德事件为何演变成暴力活动
【纪元播报】美国骚乱 川普剑指幕后煽动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