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常德強徵強拆 法院淪為政府洗地工具

人氣 1398
標籤: , ,

【大紀元2020年05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北採訪報導)從2015年起,中共湖南省常德市政府對當地武陵區的一塊地以所謂「棚戶改造」的名義進行非法徵收。為達目的,政府篡改房屋建造時間以偽造「合法徵收」假象,還僱用黑社會成員破壞住宅區基礎設施,甚至撬門入室、打砸私人財產,以逼迫住戶搬離。幾年來,不願離開的居民被打、被截訪、被構陷拘留。

篡改房屋建成時間 非法徵收土地

2013年,湖南省常德市政府劃出一小塊地進行「棚戶改造」,涉及300多戶。2015年,他們又決定「擴大徵收範圍」,加徵附近9000多平方米的區域,所涉住戶也再增440多戶。

當地居民朱振(化名)向大紀元反映,查閱所有審批文件,所謂的徵收和棚改沒有經過任何調研等手續,只有開發商打的一個簡短報告,理由僅「擴大效果」四字,政府就批了。

他表示,政府這麼做只為了增加收入。「又沒有企業,現在經濟又不好,收不到稅,政府的收入從哪裡來?他只有賣土地。」他說,「所謂的收入就是這樣來的。」

根據湖南省城鎮棚戶界定標準,原則上使用年限在30年以上的危舊房、存在設施不健全、使用功能不完善等現象的住宅區才屬於棚改對象。然而,武陵區不少被加徵的樓房是2002到2003年間蓋的,即使處於棚改區,也不能被列入棚改對象。

為順利徵收,當地政府開始在房屋建成時間上做手腳。朱振說,「我們的房產證、土地證上寫得很清楚,房子是2002年和2003年修建的新房子,但是他們私下在文件裡面把我們房子年代改成了80年代的危舊房屋,就納入了徵收。」

強拆前的樓貌(受訪者提供)
強拆後的廢墟(受訪者提供)

朱振說,「我覺得很有意思,(中共)以前把地主的土地給搶了,說分給老百姓,叫土改;現在把老百姓的土地搶了,交給開發商,叫棚改。(中共)就是這樣無法無天,就是這樣搞的。」

極力壓低土地賠償金

朱振說,常德市政府極力壓低土地賠償金,他們自己指定評估機構,自己決定賠償價格。

其次,由於房屋落成時間被篡改,2002年的房子被按照80年代磚瓦房的價格低價賠償。

此外,朱振表示該塊地原屬於農村集體土地,並非國家劃撥土地,湖南省政府的湘政法函【2006】27號及湘國土資辦函【2007】156號文件都已說明此問題。然而,常德市政府強說該土地在1996年就改變性質「轉為國有」,被拆遷戶要求他們出示相關證據也被無理拒絕。這樣一來,土地被悄然歸為國有,政府又免了一筆徵用賠償款。

「明明是我們大家集體的土地,他現在什麼手續都沒給我們辦,也沒給我們錢,也沒進行徵收,莫名其妙地變成了國有土地。」朱振說,「(政府)就把你老百姓耍得團團轉。」

斷電 挖水管 入室打砸 政府強逼住戶搬離

由於當地政府非法強徵,許多住戶拒簽協議,也拒交土地證、房產證。而政府則僱用黑社會人員,暴力騷擾拒遷的住戶。

「政府請了黑社會搞彈弓,挨家挨戶打人家的玻璃,威脅你;剪你家電線,挖你家水管,撬你家的鎖,各種方法來威脅逼迫搬遷。」朱振說,「還有的甚至入戶打砸,趁你不在家,把你家房子撬了,進去一頓打砸,拿刀子把沙發砍成一條一條的。你不搬不行,把你家窗戶門什麼全拆走,有很多家都經歷了這樣的遭遇。」

那片區域的路燈也全被打壞,到了夜晚一片漆黑。「有很多人都熬不住了,被他們逼走了。」朱振說。

被彈弓打穿的玻璃。(受訪者提供)
被撬壞的鎖。(受訪者提供)
水管被切斷後住戶自接水管。(受訪者提供)

微博名為「報國軍刺」的網友也在網上爆料,常德市武陵區政府於2018年6月4日指使黑社會成員用工具撬壞他的家門鎖,被他當場抓住後,又招來另一個拆遷辦僱用的社會人員鄧某對他進行毆打,他向武陵區穿紫河派出所報警,但警察包庇黑社會,拒不處理。

上訪被刪記錄 紀委對於舉報走過場

朱振表示,強徵事件發生後,被拆遷戶不斷向常德市、湖南省和中共中央信訪局反映問題,但是他們被當地政府截訪,而且即使告到中央也「什麼結果都沒有」。

「地方可以到中央買通國家信訪局的人,他去刪你的記錄。我們去上訪甚至連記錄都沒有。」他說,「刪一條記錄幾千塊錢,這個在中國都是公開的祕密嘛。」

2019年4月1日至30日,中共中央掃黑除惡第16督導組進駐湖南,有村民向他們舉報常德市政府與黑社會勾結,在拆遷中進行涉黑涉惡活動。督導組讓地方自己調查,於是常德市紀委到強拆現場走了個過場,再沒有下文。

朱振說,「(紀委)就過來轉了一圈,看了一下,聽了一下。很多人聽說紀委來了,都跑過去訴苦,他登記了一個還是兩個,後面都不登記了,說『情況大同小異』。」

法院淪為政府洗白工具

行政走不通,上訪也走不通,當地村民開始尋求司法途徑,跟政府打官司。但是到法院之後,被拆遷戶發現法院不僅偏袒作為被告的政府,甚至幫助政府把有漏洞的「證據加工完善」。

網民「報國軍刺」反映,政府的「常德市棚戶區改造項目確認書」中寫的改造項目僅涉及「原經編廠宿舍」,而常德中級法院的判決書將範圍擴大到整個「賈家湖片區」。

(網絡圖片)

湖南省高院出具的二審判決書也自相矛盾。其一邊寫明當地政府在2015年5月29日發布關於拆遷區域的備選房地產評估機構告示,並於同年6月5日公示了選定評估機構的結果;另一邊,其又稱評估機構工作人員早在2015年5月22日已對房屋進行了入戶調查。

(網絡圖片)

此外,庭審同步錄像顯示,一審的審判長和審判員在開庭過程中睡覺、打瞌睡,完全不在意庭審內容。

(網絡圖片)

朱振也表示,中國的司法機構不受監管,怪象橫生。「我去找紀委,紀委說涉法涉訴的不管;找政法委,政法委也是說,行政不干預司法,也不管。」他說,「所以法院就可以無法無天,現在司法和所謂的法院就是政府洗白的一個工具,把所有違法的事情變成合法,把黑的變成白的。」

朱振還反映,由於疫情期間無法進北京,國家信訪局也不開門,全國很多地方的強拆更加肆無忌憚。他說,「地方政府就趁著疫情期間強拆百姓房屋,我說什麼樣的政府能做出這種事?全世界都在抗疫,就只有中國在抓緊強拆。我們這裡前幾天又被強拆一戶。老百姓真的很困難很困難。」

責任編輯:周儀謙#

相關新聞
疫情嚴重 大陸多地仍強拆 交警罰款賺錢
中共肺炎疫情下 副鎮長帶人入村強拆起衝突
疫情期間 武漢強拆戶上網求救遭警方威脅
江蘇無錫患絕症夫婦 老屋遭強拆求助無門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介紹病毒新測試系統:快速簡單
【直播預告】美大選辯論 新唐人全程直擊
【薇羽看世間】一代奸相周恩來(下)
張愛玲的上海
【新聞看點】美大選辯論 川普2招或擊拜登軟肋
【時事縱橫】蓬佩奧訪梵蒂岡 聚焦中國宗教自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