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西班牙染疫深重的背後原因

人氣 984

【大紀元2020年05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舒華綜合報導)近日來,西班牙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確診病例總數超過意大利,成為歐洲疫情最嚴重的地區。染疫人數在西方世界排名第二。截至5月4日,西班牙確診總感染人數達248,301例,死亡25,428人。按其總人口4,694萬計算,每10萬個人中確診染病人數高達529例。

大紀元特稿「越親中共疫情越重 防疫有良方」一文指出,「這次中共病毒的擴散之勢,清晰地勾勒出它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西班牙的疫情發展印證了這一論點。在大紀元文章「西班牙與中共的親密關係」一文中已在多方面對此論述,本文再從另外兩個角度進行補充。

在經濟方面,在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以及歐元危機雙重打擊下,西班牙處境艱難,中共利用這個機會趁虛而入,導致西班牙經濟嚴重依賴中共;在思潮方面,曾導致60多萬西班牙人死亡的共產主義思潮雖然失敗,但共產黨改頭換面、捲頭重來;並為中共滲透西班牙暗中搭橋。

趁虛而入 中共抄底賤買西班牙戰略資產

2008年世界性金融危機令經濟最脆弱的幾個歐洲國家陷入困境,並波及整個歐盟進而導致歐元危機,除了希臘、愛爾蘭、葡萄牙,西班牙也處境艱難。

中共政權看到這個機會,打著幫西班牙擺脫經濟和金融困境的幌子,用抄底價大批購買西班牙戰略性港口、企業等,擴大在西班牙的投資。從2010年開始,中共合計購進了西班牙約20%的國債。

這裡舉一個中資以超低價購買雷阿爾城機場的例子。雷阿爾城中央機場位於馬德里以南大約200公里處,建造成本數億歐元。機場跑道長度足以降落目前世界最大的空客A380客機,航站樓每年可接納旅客1000萬人次。但該機場2008年剛開始就遭遇運營經濟危機,最終申請破產並於2012年關閉。2015年7月,在當地拍賣會上,一個名叫扎嫩(Tzaneen)的由中資為主體的國際投資集團以1萬歐元收購了雷阿爾城機場,這個價格比雷阿爾城機場原本造價低了約10萬倍。

據彭博社報導,過去十年間,中共在西班牙的36個交易總值超過70億美元。其中包括中國蘇交科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4015萬美元收購了西班牙工程技術公司Eptisa。

另一個大手筆收購的買家是中共國有企業中遠海運港口公司,2017年中遠海運以2億歐元收購了西班牙諾阿圖姆港口控股公司(Noatum Ports)51%的股權,從而取得了西班牙多個重要港口和貨運站的控制權,如其中瓦倫西亞集裝箱碼頭和畢爾巴鄂集裝箱碼頭兩個港口是西班牙重要港口,馬德里貨運站和薩拉戈薩(Zaragoza)輔助性鐵路場站公司都是西班牙的交通樞紐。

中國投資者還大量投資購買西班牙建築物、旅館和高爾夫球場,甚至足球俱樂部。2015年,億萬富翁王健林購買了馬德里足球俱樂部20%的股份。

中國電商京東(Jd.com)也大規模進入西班牙市場,許多西班牙品牌如伊比利亞火腿都紛紛在京東開店,據京東統計數字,在過去兩年中伊比利亞火腿在中國的銷量增長了700%。

深度依賴 西班牙被中共抓住經濟要害

與此同時,中西雙邊貿易額不斷提升。以幾個時間節點為例,2004年的總貿易額為72億美元,在2008年提升至227億美元,2013年提升為249.1億美元,2018年增長至340億美元。中國成為西班牙在歐盟外的第一大貿易夥伴。

西班牙旅遊業發達,是世界上第二大旅遊大國,每年接待7530萬遊客,年旅遊業收入達770億歐元(2016年),收入占據其國民生產總值的5%(2015年)。中國遊客的湧入,給西班牙帶來巨額利潤。據中西旅遊協會(ACTC)統計,2017年有近72萬中國遊客到西班牙旅遊。相比其它國家遊客,中國遊客在酒店、景點、購買奢侈品上花更多的錢。香港遊客在西班牙平均每人消費1059歐元,中國大陸遊客平均每人消費894歐元。

西班牙在經濟上越依賴中共,中共的迷魂湯就越起作用。為實行全球擴張,中共推行「一帶一路」,西班牙政府因看不清其背後的真實意圖,而積極支持。西班牙是亞投行的創始成員國之一,亞投行是為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專門提供資金的機構。

2014年11月,首趟浙江義烏到馬德里的直通貨運鐵路開通。這個班列是中國到歐洲火車綫路線最長的,連接被稱為「世界超市」的義烏和歐洲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馬德里,15天就可到達馬德里。西班牙有9個自治區參與了義烏—馬德里中歐班列合作項目。

2017年5月,西班牙時任首相拉霍伊(Mariano Rajoy)赴華參加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2018年,西班牙政府發布《西班牙的亞洲戰略願景:2018—2022年》將「一帶一路」稱為「洲際互聯互通的大項目」,認為其中蘊含巨大商機,有助於西班牙企業從亞洲的基礎設施市場中獲益。

2019年,西班牙外長馮特勒斯(Josep Borrell Fontelles)出席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第二屆峰會,表示「一帶一路」倡議反映出中國已不再是發展中國家,而是躋身世界強國地位。

西班牙政府內債壓力一直沉重,如2018年的前三個月內債已經升到GDP的98%,超過歐盟委員會規定的內債標準,債務絕對值已增至11.61億歐元。來自中共的對基礎設施建設、高科技及農業部門的投資,能填補西班牙政府資金的不足,急需資金的西班牙政府情急之下飲鴆止渴。

豈知,被中共控制債務、經濟要害之後,面對中共惡行,西班牙為了利益而裝聾作啞,一步步偏離了倡導民主、人權的普世價值的軌道。

利益前屈膝 西班牙撤回捕江令

西班牙是全球很少真正在法庭上實行「普遍管轄原則」的國家,即不管什麼人在世界任何地方犯下反人類罪,都可以超越國界被起訴。西班牙最高法院曾對犯下「反人類罪」的前智利軍事獨裁者皮諾切特,簽署首個全球通緝令。

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在位期間,因妒忌而發起對法輪大法學員的殘酷迫害,在全中國各地犯下侵犯人權、反人類罪的纍纍罪行。也是依照這個普遍管轄原則條例,江澤民兩次在西班牙被起訴並被發出逮捕令。

2009年11月,西班牙國家法庭決定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江澤民。一起被起訴的還有迫害法輪功的重要江派爪牙羅干、薄熙來、賈慶林和吳官正四名中共高官。國家法庭分別致信幾人,要求就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指控提出說明。若6週內未回覆,法官可以下令通緝。

2014年,西班牙最高法院再次判定中共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前總理李鵬等涉嫌對西藏犯下種族滅絕等罪行,大法官伊斯梅爾·莫雷諾命令國際刑警組織以種族滅絕、酷刑和反人類罪的罪名,發布對江澤民的逮捕和監禁令。

中共外交部對此瘋狂反彈,要求西班牙當局阻止這一判決。在利益的誘惑下,西班牙政府放棄原則,修法取消普遍管轄原則。此事引起轟動,各國媒體紛紛報導,不乏指責之聲。

如德國《商報》就發表文章《西班牙在新的世界強權前瑟瑟發抖》描述了此事的過程:先是西班牙司法部長試圖阻止這個判決未果,最後西班牙政府採用迂迴策略修法取消「普遍管轄原則」的經過。

在向中共政權屈膝後,2014年9月西班牙時任首相拉霍伊第一次訪問中國並簽訂大單。

《獨裁的外交政策》一書對此做了分析,「中國(中共)擁有西班牙20%的債權,是西班牙的第二大債權國。2012年中國(中共)成為西班牙第三大重要進口源。2005年,中國(中共)和西班牙簽訂了戰略夥伴合作協議,這個合作夥伴關係完全不同於歐盟與中國(中共)1998年簽訂的協議,因為在這個協議中,民主和人權都不重要了。

「這顯示出,一方面,中國(中共)與西班牙的雙邊戰略夥伴關係與歐盟多邊關係的不協調,另一方面,西班牙的對華出口和投資比促進中國的民主更重要。

「拉霍伊(時任西班牙首相)在2014年9月第一次訪華時充分展現了這一點,那次訪華他簽了價值31.5億歐元的14個協議,在能源、電影、農業等領域與中國(中共)展開合作。在那之前,馬德里政府在北京政府的壓力下,剛剛部分撤銷了普遍管轄原則,因此讓在西藏犯下種族滅絕罪行的罪犯逃離法網。」

死灰復燃 西班牙共產黨躋身執政黨

西班牙是西歐國家中遭共產主義意識滲透最嚴重的國家之一,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像毒瘤一樣潛伏在西班牙的肌體中,毒害西班牙人民。

西班牙共產黨不僅在該國是合法政黨,而且還以合作的方式躋身於現任政府的執政聯盟,在現任政府組閣中,有兩個部長來自西班牙共產黨。

西班牙曾經先後出現過二十多個共產主義政黨和組織,其中以西班牙共產黨力量最強、影響最大。而這個黨的特點是分化與重組頻繁,在從上世紀40年代到80年代,曾經出現過分裂近10次,分裂出不少新的左派黨,如西班牙工人共產黨。但只有西班牙共產黨保持了原來共產黨的名稱。

百年前,共產幽靈在西班牙這塊土地引發一場血腥的內戰,給西班牙人民帶來無盡的苦難。一場發生在1936-1939年間的內戰,起因就是意識形態上的強烈衝突,交戰雙方中一方是以共產主義為主導思想的左派團體,由西班牙共和軍和人民陣線等組成的左派團體等組成,另一方是以佛朗哥將軍為首的西班牙國民軍右翼陣營。

內戰最後以右翼陣營勝利結束。學者們普遍認為,左派陣營中內部整肅和自相殘殺是其最終失掉戰爭的主要原因。英國作家伯內特·博洛滕著作《革命與反革命》一書中詳細地闡述了這個觀點。

左派陣營中的主力西班牙共產黨成立於1921年,簡稱西共(PCE),曾在阿斯圖里亞斯指揮暴動,建立了非法的工農蘇維埃,但僅僅維持了20天。內戰期間共和政府中幾個部長的位子都是由西共黨員擔任的。內戰失敗後,西共主要領導人流亡國外,但仍然操縱了西班牙國內的游擊戰爭,長達11年之久。

其後西共多次改頭換面,重返西班牙。正如《九評共產黨》中所寫,「共產黨從來不在乎改換口號和招牌,因為這一切在共產黨看來都是手段,只要有利於共產黨的生存這個大目標,共產黨什麼都可以幹,因為它毫無道義原則可言。」

1977年3月,西共與意大利共產黨、法國共產黨在馬德里舉行會議,通過《在民主、自由中實現社會主義》的綱領,又稱《馬德里宣言》。提出了溫和的「歐洲共產主義」的模式,在「蘇聯模式」外另起爐竈。

同年,西共在西班牙成為合法政黨。在1979年大選中,西共成為西班牙議會第三大黨,在340個席位中占23個。

隨後其黨得票率逐年下降,為應對危機,能在大選中得到更多票數,西共一次次改頭換面,以與其它左派政黨聯盟的方式擴大勢力。

1987年4月,西共與其它一些左翼黨成立西班牙聯合左翼(西班牙語:Izquierda Unida,縮寫為IU)。這個聯合左翼一直由西班牙共產黨主導,曾長期保持西班牙第三大全國性政治勢力的地位。創始成員除西共外,還有共和左翼、西班牙人文主義黨、西班牙人民共產黨、社會主義行動黨等。1992年11月2日,聯合左翼註冊為政黨,但原來參加聯合左翼的各政黨仍保留著自己的組織。

2004年,西共加入由十幾個歐洲國家左派黨聯合成立的「歐洲左翼黨」。「歐洲左翼黨」總部設在布魯塞爾,是因應全球化進程而成立的。在全球化迅速發展過程中,為了擴大影響,一些國家的左派黨開始以不同形式組成左翼聯合。

為應對2016年西班牙大選,由西共主導的聯合左翼再次變身,又聯合多個其它左翼黨派「我們能」、「生態」等成立了「聯合我們能」(西班牙語:Unidos Podemos)。這個左翼選舉聯盟剛成立時,取名「我們能-聯合左翼」,後來把名字中的「聯合左翼」去掉,使得名字中的左派色彩更加隱蔽。

在2019年11月的西班牙大選中,西共靠加入聯盟「聯合我們能」在眾議院350個席位中取得了5個席位(「聯合我們能」共獲得35個席位)。現任政府由西班牙工人社會黨和「聯合我們能」聯盟聯合執政。2020年1月,首相佩德羅·桑切斯領導的聯合政府中有兩名西共黨員入選,分別擔任消費者事務部長和勞動、社會經濟部長。這是西班牙內戰結束後,西共第一次加入政府內閣。

值得一提的是,西共在2017年又重新認馬列主義為祖宗。在其開二十大時,在意識形態和組織原則上來了個大轉向,放棄了過去近40年所奉行的溫和政治路線,又重新奉行馬列主義。

在東歐共產陣營垮台後近三十年後,共產邪靈反而在西班牙得以在層層遮蔽下隱祕地落腳,合法地進入西班牙政府,侵蝕毒害西班牙人民。

中西共黨往來密切 互相吹捧切磋

由於都認祖馬列,源頭一處,西共對與遠在東方的中共互通往來,在各種場合讚美中共。

自1998年始,西共黨主席何塞·路易斯·森特利亞多次訪問中國,與中共「切磋」。以2010年4月的訪問為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紀委書記賀國強在人大會堂會見森特利亞,雙方互相吹捧。

2019年6月,森特利亞到重慶參加「一帶一路」陸海聯動發展論壇,為中共站台。他多次為「一帶一路」唱讚歌,讚美其是當今世界最具雄心的發展戰略之一。

2019年9月26日至28日,應西共邀請,中共中央編辦副主任吳知論帶團訪問西班牙,作為中共代表出席西共黨節。吳知論一行與西共總書記羅梅羅(Enrique Santiago Romero)等人會面,互換「經驗」,並向西共介紹所謂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結語

中共以暴力和謊言維持政權,在武漢爆發疫情初期,中共極力掩蓋疫情而致使瘟疫全球大爆發,給世界帶來災難。

歷史上被共產遺毒糾纏的西班牙,近年來更是被中共迷惑,在利益的誘惑下,對中共打開大門,結果瘟疫也隨中共惡魔而至。肅清共產主義、切斷毒瘤,重新找回對神的信仰,才是防疫的良方。只有遠離中共惡魔,才能平安走出瘟疫大災,西班牙才能再次煥發活力。

責任編輯:張潔#

相關新聞
「本福德定律」驗證中共疫情數據造假
【最新疫情5·3】庫默:醫療設備不能依賴中國
【全球疫情直擊】情報機構曝中共瞞疫毀證據
大眾旗下品牌取消進中國計劃 緊隨全球趨勢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袁弓夷:港府延選犯法 加速滅共
遠離甲溝炎 常喝2味養甲茶 指甲紅潤不易裂
【珍言真語】潘焯鴻:無懼權貴揭弊 替天行道
【重播】川普8.3新聞發布會:新增病例驟降
【薇羽看世間】轟炸黃岩島?美軍名將們的啟示
【新聞看點】TikTok命運?蓬佩奧:川普受夠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