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王公園樹之韻 西澳野花和樹木背後的故事

人氣 11

【大紀元2020年06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安琪澳洲珀斯採訪報導)2019年9月3日週二上午,在一場雨水過後,珀斯國王公園的植物學家鄭永彬(Eng Pin Tay,英文名Pin)帶領參加普通話講解團的十餘名遊客,遊覽並介紹了國王公園栽培的西澳獨特野花和樹木背後許多有趣的故事。

地質學認為,幾億年前有一個存在於南半球的超大陸岡瓦那大陸(Gondwana),在那時,澳大利亞和南極、印度和非洲等地相連。岡瓦那大陸後來慢慢分裂漂流,造就了這些分裂出的大陸塊上的植物科屬在早期是相同的。

「比如說,猴麵包樹在澳大利亞有一個品種,在馬達加斯加有6、7個品種,在非洲有2個品種」,Pin介紹說,「還有澳洲的如桃金孃科、刺槐(金合歡)等植物,都和南非的植物很相近。」

國王公園共有15棵大小不同的猴麵包樹,最大的那棵被稱為巨人猴麵包樹(The Giant Boab)。11年前,這棵有750歲年齡的巨人猴麵包樹歷經3,200公里的旅程,從金伯利地區長途跋涉運送到國王公園。

西澳珀斯國王公園內的巨人猴麵包樹的根要用泥土做保護。(安琪/大紀元)

「從北部經過8天的時間移植過來,幾十噸重的樹在運輸過程中,在貨車上受到損傷,形成了洞,但慢慢會自愈。」Pin說。

此次運輸正常來講需耗費12萬澳元,但因很多本地公司和政府機構的捐助,幾乎沒產生費用。作為回報,國王公園承諾,一旦這棵樹「安頓」下來,工作人員會收集它的種子,目標是種植200棵猴麵包樹返還到金伯利。

然而這棵從熱帶氣候搬來的猴麵包樹要適應珀斯氣候,並非一件易事。「金伯利的氣候和珀斯剛好相反,珀斯的雨量在冬天,而金伯利的雨量在夏天,(樹)來到珀斯要慢慢適應。我們用泥土做保護,不要給太多水分,不然根會爛。」Pin說。

西澳珀斯國王公園內的露兜樹有形似菠蘿的果子但並不可食。(安琪/大紀元)

猴麵包樹附近另一種有趣的樹叫露兜樹,它有形似菠蘿的果子但並不可食。因其長在海邊的沼澤之地,泥土不穩定,樹以翹腳的氣根支撐在水面上。露兜樹的果子可以浮在水面,落下來後散播在水裡,被水帶走傳播到其它地方。

西澳珀斯國王公園內的桉樹花的花瓣演變成堅硬的蓋子。(安琪/大紀元)

桉樹是桃金孃科的代表植物,桉樹學名Eucalyptus,又名尤加利樹。拉丁文中,Eucalyptus的意思是「蓋得很好」。Pin笑曰,「若你能找到桉樹花的花瓣,我給你1000塊錢。」

「因其花瓣演變成一個堅硬的蓋子,包住花的雄蕊,當蓋子脫落後,雄蕊才出現。」Pin最後揭露出謎底。

 

責任編輯:周鑫

相關新聞
珀斯國王公園再現野花盛景
從難民到園藝展策劃者 澳越裔彼得的人生路
珀斯地標國王公園的簡史
珀斯國王公園植物學家講述「野花的故事」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組全球反共聯盟 王毅變臉求和?
【思想領袖】安東:美製造業外包帶來危機
【拍案驚奇】港初選登場 出逃病毒學家露面
【紀元播報】疫情與中共:紐約警局背後紅色因素
高鶚補續之年齡錯謬及深度削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