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袁弓夷:南海硝煙起 美或石油禁運

人氣 2636

【大紀元2020年07月16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黃采文、梁珍採訪報導)近日美中關係再度緊繃。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宣布中共在南海大部分海域的擴張性海事主張「完全不合法」。此外,國際媒體曝光中共與伊朗簽訂祕密協議,以投資4000億美元換取伊朗的石油供應。香港實業家袁弓夷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目前火藥味濃的南海問題將是美中對抗的新焦點,他預料美國將以禁運石油的方式制裁中共,「石油禁運打擊了中共,也打擊了伊朗,又可以制裁(中共)南海的軍事設備。」

人在美國首府華盛頓的香港實業家袁弓夷表示,已獲知訊息,由於美國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持反對態度,美國將不會對香港施以金融制裁。

「因為美國的金融體系,是全世界都享用的一個系統,一旦有什麼破壞,會影響到整個美國,也將影響將來全世界金融的穩定性。」暫且排除了金融制裁,袁弓夷認為,目前美國強硬反擊中共對南海的主權擴張,而近日中共被爆與伊朗祕密簽訂石油合約,他預料美國對中共施以禁運石油制裁的可能性很大。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7月13日發表措辭強硬的聲明指,中共對南海區域的主權聲索已經過度,許多國際公認的領海以外的主權聲索,都是非法的。與此同時《紐約時報》披露,中共與伊朗簽署為期25年的合作協議,以在伊朗投資4000億美元,換取伊朗優惠的石油提供。而這已違反了美國對伊朗石油實施的全球禁運。

倘若美國採取禁運石油制裁,他說,如此既打擊了中共,也打擊了伊朗,「美國可以達到很多目的,如果可以清除(中共)在南沙的軍事設備,那整個南海就可以變回一個公海,作為航運的公海。」

他預估,中共的石油儲備約一個月左右。「如果禁運石油成功的話,有機會禁止兩三個月,它(中共)就要跪下了,那做什麼事都可以談判了。」「當然我是樂觀一些,希望同時可以搞定香港的事情。」袁弓夷說。

而近日中共為反擊美國制裁中共迫害新疆人權的四名官員,宣稱要制裁美國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和泰德·克魯茲(Ted Cruz),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以及國際宗教自由大使山姆·布朗巴克(Samuel Brownback)。

「人家沒有做錯什麼,中共是犯了罪被人懲罰,它拿幾個人出來罰就說是對等。」袁弓夷說,中共無理的制裁將惹怒美國會議員,反倒幫助他推動由美國國會定性中共為犯罪集團,「我希望在7月内可以說服他們(議員),8月他們放假,希望可以啟動這個事。」

而目前香港爆發第二波中共病毒(俗稱武漢肺炎)疫情,袁弓夷認為,與此前北京的疫情息息相關,「香港的病毒(疫情),可以肯定是從北京傳下來的,不會無緣無故發生的。」他表示,中共瞞報了北京疫情,確診人數應該超過數萬,且病毒已發生變異,傳染力更強。

關於中共病毒的起源,袁弓夷談及了一件事。去年10月,第一輪美中貿易談判進行期間,美國準備對中國課以高關稅,中共外交部長王毅曾對美方說了這麼一句話,「你們這樣下去,最終會導致潘多拉盒子打開。」

「那時還沒有疫情,他已經這麼說了,當時個個聽到,都楞了,他怎麼會冒出這麼一句?」疫情發生後,讓人有了聯想,「一進到(武漢P4實驗室)大堂,有個潘多拉盒子雕塑在地上,這事件非常有問題,非常有問題。」

除了隱而未報的疫情,中國大陸27省遭遇水災,南京水位已經破了歷史高位,人民生命財產遭受威脅,袁弓夷說,對中共而言,「真是雪上加霜,內憂外患」。外國對中國經濟封鎖,「使得工廠都關閉了,失業情況是一塌糊塗,現在農業產品也種不了,這樣被水淹後,工廠、農業、養豬的,全部沒了。」

而雨量最豐沛的7月底將至,接近潰堤邊緣的三峽大壩能否承受?一場大災難似乎正在醞釀。袁弓夷說:「如果再下去真是『天滅中共』。」而洪水退去後,往往是另一場災難的開始,「疾病就開始來了,夏天的病菌,下水道那些不乾淨的,病菌都被水沖上來了。」

以下是兩集《珍言真語》訪談內容。

川普說服不了白宮財長 暫不肯貨幣制裁

記者:美國制裁了四名新疆官員之後,中共外交部宣布對美國四個議員包括美國機構進行了制裁。怎麼看雙方之間的交鋒?

袁弓夷:實際上是三個議員,一個是國務院的官員,那三個議員: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和泰德·克魯茲(Ted Cruz),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我都認識,都與他們交談過的。國務院那個相當於副部長一樣,就是外交部副部長,宗教自由大使山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我來到美國後第一個就是與他交談。中共所說的對等,當然不是對等了,人家沒有做錯什麼,中共是犯了罪被人懲罰,它拿幾個人出來罰就說是對等。

不過這事對我來說是有利的,為什麼呢?議員是很少被人制裁的,它(中共)制裁了這三個議員,整個議會肯定會生氣的。你無緣無故制裁我們議員,我們是代表人民的,你制裁我就等於制裁我背後的人們,就是主人了,那肯定會生氣的。我就是想議員通過決議,定性中共是犯罪集團,那就給了機會他們議員洩憤,就變成對我的這個工作就非常順利,我希望在7月内可以說服他們,8月他們放假,希望可以啟動這個事。

有一個比較不好的消息,白宮已經爭執了一個月了,班農跟我說,川普下不了手,說金融制裁,也就是貨幣制裁。他怕倫敦與香港的股市會倒,這樣華爾街的人就會找他算帳。白宮的財長姆欽(Steven Mnuchin)就是華爾街出來的,他與華爾街的人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也就是與大陸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他反對,但沒有人能與他辯駁,沒什麼人懂金融這方面的。這次美國疫情,在國會上談到可以拿到6萬億美金回來救災,所以也是功不可沒,如果他不做事沒人可以做的了。你(川普)要制裁銀行、制裁貨幣,一定要經過他那個(財政)部門,他那個部門要與你頂著,除非把他炒了,但是如果炒了他,川普那裡也不行,因為美國的疫情又開始了,又要向國會拿多點錢,也就是要印多點鈔票出來,每次都要找他的,他就找國會講,錢是國會控制的,他能說服國會,也能說服川普,所以這次金融貨幣制裁就不會發生了,這是今天傳出來的消息。

我們也在研究他的問題,那怎麼辦呢?川普不做事民望會下降得很快,所以他也在想怎麼去做。當然武漢那件事的證據一直在提升,這次閆博士她出來講了之後,接著還有另外一個證人,他們會爆一些料出來,還有動作這樣會把溫度升高。

中共與伊朗私簽石油合同 違反國際規定

《紐約時報》有一個很大的新聞,說中國和伊朗有個4000億美金的合同,主要是中國購買伊朗的石油,伊朗有很多石油,中國主要提供武器和日用品。伊朗是受到聯合國制裁的,提供武器(給伊朗)就是犯規了,購買伊朗的石油也是犯規的(美國對伊朗石油實施全球禁運)。所以我的看法是,美國會一步步地收緊,有可能是石油禁運。

南海火藥味重 美下一步或禁運石油

中國現在超過一半的石油還是經過從中東過來的,從中東經過馬六甲,從南海過來。我覺得禁運的可能性很大。石油禁運打擊了中共,也打擊了伊朗,又可以制裁(中共)南海的軍事設備,所以有幾個方面都是有用的。如果禁運石油的話,第一,打擊伊朗,打擊中共,又可以藉此機會逼迫中共放棄和撤走在南海的軍事設備,在南沙那邊。當然我是樂觀一些,我希望同時可以搞定香港的事情。南海最容易發生事端,美國可以達到很多目的,如果可以清除在南沙的軍事設備,那整個南海就可以變回一個公海,作為航運的公海。

上週中共(表現得)非常壞(衰格)的,還說要把天空納入自己的領空。所以這樣就把美國越來越推向採取禁運方式去制裁,同時在整個南海採取行動。美國有幾架航空母艦都在南海駐守了,在南中國海。所以現在在那邊火藥味很重。我看那裡是下一個焦點。

《香港自治法》出台中共必定死撐

《香港自治法》有銀行的問題在裡面,譬如在香港制裁20個官員,他們的銀行戶口要怎麼辦呢?中共肯定是要死撐的,不讓那些銀行關閉,譬如林鄭月娥的戶口,中共肯定是說不准許關閉,那銀行就很難辦,到底關還是不關,關的話就得罪中共,不關的話就被美國制裁。這個問題會發生很大的矛盾,我只是拿林鄭月娥作為例子,還有很多人,每個人都涉及不同的銀行。所以金融這些方面,也不可以完全怪財長,因為美國的金融體系,是全世界都享用的一個系統,一旦有什麼破壞,三長兩短的話,會影響到整個美國,美國絕對是(全球)金融(支柱),所有金融的框架都是她支撐著,一旦有什麼傷害,就會影響美國的信譽,影響將來全世界金融的穩定性。

記者:禁運石油對中共的影響有多大?

袁弓夷:哦,這個很厲害的,看看歷史,當年德國希特勒為什麼去打仗?他沒有油,德國是沒有油的,只有煤。那日本也是,當日美國也是制裁它,也是禁運,不運油給它,那它沒有辦法就去炸珍珠港,炸完珍珠港,去侵略印尼。因為打仗需要能源。

中國的石油的儲備是差不多一個月左右。那如果砍了,它自己的油、加上俄羅斯那邊的油,都不夠一半,還有一大半都是由中東那邊進來的,如果真的是封了的話,日本、台灣、韓國都要靠那些油路去,美國可以供,太平洋那邊一路供過來,也包括台灣,所以那邊是沒有問題。反而中共擔心。

國內兩間公司,一間叫神話,是上市公司,一間叫做兗煤,幾間上市公司,澳洲也上市,到處都上市的,兩間公司是專門做煤鑽油的,被禁運的時候,它有準備的,這些肯定給軍用的了,做出來給軍隊用,不會給普通的車,所以中共這件事是致命的,捱到一個月就很慘了,迫著要打仗的了。

上海幫掌香港擁財力 習收不回來

記者:石油是江派控制的企業,跟江家很大密切關係?

袁弓夷:炒股票、炒指數、炒油全部都是這幫人來的,這幫人賺了很多錢,江派當權,由1989年開始,江澤民開始當權,當然那時開始時沒有這麼大權力,鄧小平死了之後,他就大權在手,他周圍的人得益了,貪官那幫權貴,就由江家支持,那幫人全部跟江家有關係,江家、曾家、朱家、黃家全部跟著,這邊老的還有鄧家,全部都是這幫人,最厲害就是上海幫這班人。

袁弓夷:炒得最厲害,又會炒,他那幫人在外國,在美國,全部在投行、交易所做習慣了,上海那班人,它不是金融中心,但是他會炒,那班是炒家來的,賺很多錢的。

記者:江家在香港的利益是不是很大?

袁弓夷:當然是了,整個廣東、香港都是江家的,現在習近平才開始派人回來,國安法才開始派人進來,但是他自己又沒有人,因為會講廣東話的那些跟習沒有關係的,習的那些(人馬)不會講廣東話,所以現在又迫著國安找廣東人下來。

實際習近平想經過香港,拿回整個金融的權,因為金融的權,就在上海幫手裡。大陸的信用卡,或者現在香港用的信用卡很多用銀聯的,銀聯是所有錢幣的交換中心,銀行與銀行,和所有卡,和現在手機支付,那個中心就在上海,就在上海銀聯,上海控制著,股票市場也在上海,什麼證監、保險監什麼都在上海。

所以他(習)現在沒有控制到那裡,個個以為習近平很大權,他不是很大權,現在那些老人在迫他了,他又迫他們把錢拿回來。總之,一塌糊塗,共產黨內部鬥爭嚴重到不得了,從來沒有好過,但是現在是非常激烈,因為現在是鬥錢。軍隊他(習)拿到了,公安也拿到了,武警算是搞定了,現在就是金融這關,他不惜搞壞經濟,都要搶回金融的權。

記者:如果這次美國對石油禁運的話,對江家的影響是最大?

袁弓夷:不是,江家賺夠錢的了,隨時拍拍屁股走人了,它知道習近平長期都要拿回這個權,但我看不見共產黨會維持這麼久。因為這個鬥爭都要一、兩年的,要兩、三年的,你要拿回這個權,但它能不能維持到這麼久,真成問題。

現在看樣子,每件事都很大,沒有一件事是好的,這段時間更壞,因為跟印度吵架,那個亞洲基本建設銀行,金磚銀行全部倒閉,印度一退出全部倒閉,所以阿習真是一事無成,樣樣事最後都是爛尾。

袁弓夷:我的看法是如果真是禁運石油成功的話,有機會禁止兩三個月,它(中共)就要跪下了,那做什麼事都可以談判了,那美國就不客氣了,城下之盟。我覺得石油這一招可能性很大,這是很厲害的啊,都是逼你跪下。美國有幾招的,這是其中一招逼你跪下,它封鎖馬六甲,再封波斯灣。

暴雨再不停 「天滅中共」至

記者:中國現在27省水災,南京水位已經破了歷史高位,香港開始爆疫情,萬人上去大陸避疫情。怎樣看南方水災到香港又爆疫情,中國是不是安全呢?

袁弓夷:現在水災還沒有到最高點,7月底下雨是最多的,這件事很厲害。那天我有聽大紀元評論員石山說,這麼大量的水重量是很厲害的,想想現在從頭到尾水浸是我們看到表面,這是重量,這麼大量水的重量壓到地球的殼上面,這樣就產生地震,這是很合理是科學。水很重,以前只是三峽上邊儲水已經夠重了,所以汶川地震到底是不是它造成的呢?現在都沒有人敢說,汶川那個時候就是它的上游,現在這水還要重,比那個時候重幾倍,下游也重上游也重,這樣壓在哪裡實在肯定有問題的,上游也壓著因為有個壩,下游也是那麼多水,所以我看真是不是這麼簡單,如果再下去真是天滅中共。雨這樣下這樣下真是「天時」。

「打開潘多拉盒子」 王毅意有所指?

袁弓夷:疫情也是很大事,林曉旭博士是病毒專家,他說這種病毒已經變異了,比開始的時候強最少幾十倍,傳染力很強。不只香港這麼嚴重,美國都很嚴重,他都不知道怎麼辦,現在突然之間又說有第二波,真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這東西(病菌)被中共放出來。王毅(中共外交部長),去年大概10月份,(中共)被美國貿易協議壓得很厲害的時候,他曾經說了這麼一句話,「你們這樣下去,最終會導致潘多拉盒子打開」。那時還沒有疫情,他已經這麼說了,當時個個聽到,都楞了,他怎麼會冒出這麼一句。武漢P4實驗室一進門口大堂的地上,雕刻了一個潘多拉的盒子,不是開玩笑,就說明,這件事是有問題的,是故意的。因為那時貿易協議時,川普加稅加到他們(中共)都沒了辦法,唯有用這個(病毒)反擊。

現在有很多人都說,這個病毒是故意放出來的。但是不是故意要把武漢傷得那麼嚴重呢?那就難說了,但是,(中共)一直都有這個計劃。這個病毒一定是他們那個實驗室傳出來的。建這個實驗室,用了500億人民幣,樓上是民用,樓下是軍用的,估計是樓下洩漏出來的。樓上是石正麗。

去年10月剛剛洩露時,石正麗恰巧去了上海,她一聽到洩漏消息,她馬上派人去查是不是自己實驗室洩露?發現不是自己(實驗室)洩漏出來的,那就是樓下(軍用)洩漏出來的。這個病毒原本給軍隊用的。這個實驗室原來法國人的設計是給一個實驗室用的,(中共)暗地裡樓下軍用,樓上民用商用,但一進到大堂,有個潘多拉盒子雕塑在地上,立在大堂,這事件非常有問題,非常有問題。

衝高GDP 中國各地爭蓋P4實驗室

袁弓夷:閆麗夢博士,實際講了很多的東西,但美國政府不想讓事情一次性地爆出來,這次只是說出了時間。她想講出去,但別人不讓她說,她又想講出去,別人還是不讓她說,幾次了。10月底她已經獲得疫情的相關信息了,她在香港大學,她知道這事一定要向世衛組織報告,她的上司是斯里蘭卡籍的,也不讓她爆料,她老公也不讓她報告,個個都不讓她報。有個姓潘(潘烈文)的香港大學的,不讓她講出來,因為北京方面不讓講出去。這屬欺騙,罪過很大的。到了1月22日封城,再到2月才公布這(病毒)會人傳人的,這是非常嚴重的大事。這時候,全世界才知道是會人傳人的,2月份,世衛才講出來,還表揚了大陸,說大陸防疫做得好,搞得個個都不怕。閆博士基本上是講了他們(中共)隱瞞,故意隱瞞,就是欺騙。隱瞞和欺騙是不同的,直接就說他們在欺騙,她還爆了許多料,直接說病毒是他們(中共)製造出來的。

記者:現在港大的聲明說,它沒有在這段時間進行她所說的病毒研究,否認了她在那個12月份到1月進行人傳人的研究。您怎麼解讀?

袁弓夷:中共教他(港大)說的,他們全部都知道,武漢實驗室用了500億人民幣建立的,是為了什麼?做了什麼出來?按照道理說,應該製造一些疫苗出來,為了人類好的話,但疫苗是看不到,卻搞了這個事情出來,就是做了(生化)武器,為什麼要花這麼多錢?就是因為要做(生化)武器,所以這麼明顯。

現在一共有40間P3、P4實驗室在全中國,以前都沒有這麼多,現在拼命建了很多,因為國家出錢,這根本就是武器。而且寧波都在搞,我的親戚在寧波和我說,以前寧波都沒有的,但現在寧波都建立了P4實驗室,因為國家付錢,一間實驗室就需要500億,所以那些(地方)政府一定爭取去建,建成之後就有錢花,經濟就可以搞好,GDP就會高,就是這樣的,到現在中共還是死性不改。

北京爆疫情 香港與美國受波及

記者:現在香港都爆發疫情,大陸的疫情的情況是怎樣呢?

袁弓夷:北京的情況,和香港情況一模一樣,北京的疫情是前幾個星期爆發的,中共就掩蓋了,說得很少,說只有幾百個個案,實際上是幾萬的,超過1萬的。就是從那裡帶給香港第二輪的疫情爆發,而且也帶給美國第二輪的爆發,實際上這個時間是差不多一樣的,基本上是在大陸先發生,接著就到了香港,香港和美國差不多是同一期間。實際上這有兩個可能,一個是病毒自己變異了之後有人帶了出來,就是傳染,這個傳染性是很強的;另外的可能性,如果我是美國總統,我會懷疑是不是中共種下的病毒,不管是否這樣,我都會有這樣的懷疑,我要防備要保護我的人民。所以我當面和美國政府的官員說,你一定要懷疑它(中共)的,這是我們中國人所說的,要防備它,「防人之心不可無」,不是為了賺錢,是為了保護你的人民。應該要有一套預防的措施,不論要用多少錢。

在香港的病毒(疫情),可以肯定是從北京傳下來的,不會無緣無故發生的,這個世界的事情不會無故發生的,肯定是北京間接間接地傳下來,就是從大陸來的。

記者:有香港市民回去大陸(避疫),去到深圳灣,說那裡更加安全。

袁弓夷:他們真是傻的,他們回來後一定要隔離的,這班人,全部都要隔離。這真是很大問題。但是這些人回家隔離,是不可靠的,隨時他有可能會傳給家人。我上次在酒店隔離,真是一個人都沒有,這樣起碼不會傳給家人,但是你回家隔離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很容易傳開去。這個事情對香港是很麻煩的,很大顧慮。因為病毒變異這個問題是很嚴重的,現在我估計是剛剛開始,還會有很多麻煩事,不管怎麼樣,這個事情太嚴重了,這個病毒一旦變異了,客氣(保守)一點來說,厲害幾十倍,不客氣一點來說是幾百倍。

疫情加水災 雪上加霜 中共內憂外患

記者:所以疫情加上水災,中共的命運會怎樣?

袁弓夷:我也不想說太多,說了如果沒有發生,別人會說我吹牛,不過現在(中共統治)真是雪上加霜,內憂外患。外國對它中共(的經濟封鎖),它現在哪裡還有生意做啊?全世界都不買它的東西,沒有生意啊,很慘的,工廠都關閉了,失業情況是一塌糊塗,失業才是最嚴重的。現在農業產品也種不了,這樣被水淹後,農業全部完蛋了,今年都沒有收成了,全年啊,因為在長江下游種植農業,一年不只是一季(一造),一年有時是兩季、三季,種完這個,種那個,現在全都沒了,一整年都沒有了。食品、菜、農作物的價格貴的很。還有整個三峽的下游全是養豬的,可想而知現在的情況。還不止的,那些工廠的情況更糟糕,現在中共是保住市中心,市中心是圍起來的,但是城市外圍的農業和工廠是不被保護的,全被水淹了,地勢很低,沒有防護欄或者防水墻保護。比如武漢,市中心被政府保護起來了,但是周圍的工廠、農業、養豬的,全部沒了。

這一場災害,很嚴重的,不是說笑的,中共政府肯定不會宣傳這些的。我們的注意力是關注堤壩是否會崩潰,其實經濟損失才是最嚴重的。

記者:可能很多地方會變成空城,如果按照這樣的分析?

袁弓夷:是啊,簡直就是死城了,不是空城,全部都走了,沒有人留下來了。同時洪水退後,疾病就開始來了,夏天的病菌,下水道那些不乾淨的,病菌都被水沖上來了,雞啊、豬啊這些動物全部被淹死了,夏天陽光一晒,那些地方是絕對不能去的,那裡的人馬上就要離開去北方。我前三個星期就開始勸那些人,你們要去北方住幾個月,不要留在那裡,不知情況會怎樣(發展)。現在江西也被淹了,鄱陽的地方,接著洪水就到浙江,到浙江後就出海了,浙江那邊全部都是種植農業的,再往北上就是江蘇了。接下來被淹的就是江蘇和浙江。很嚴重的。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袁弓夷:團結滅共 香港才能重生
【珍言真語】袁弓夷:中共自曝其醜 引美英制裁
【珍言真語】林曉旭:閆麗夢曝中共瞞疫新證
【珍言真語】馬仲儀:疫情再爆發 港人日子艱難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重判任志強 習近平內外開戰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會主義古巴的老兵致辭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講:中共滲透美國
【薇羽看世間】金斯伯格去世 「遊戲」反轉
【有冇搞錯】中共治港四大失敗
【珍言真語】盧俊宇:匯豐涉洗錢醜聞 兩面受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