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新:撕去「現代哲學」的偽裝(五)

人氣 151

【大紀元2020年07月22日訊】

五、馬列哲學是瞞天過海的「『幌褶』學」 飾事囚是

極左組織「安提法」(Antifa)主導的「黑命貴」運動,造成美國暴力騷亂。其暴力奪權、打壓白人(「對剝削階級實施專政」)、摧毀教堂和傳統雕像等手段,與中共文革極為相似。運動發起人之一卡洛斯(Patrisse Cullors)直言自稱是「訓練有素的馬克思主義者」。可是,公開力挺該運動的中共黨媒《環球時報》,當美國駐廣州總領館7月18日舉辦由兩名參與該運動的美國人主講「黑命貴(Black Lives Matter,BLM)」講座時,立即變臉,跳腳指責美國「想搞事」。

美方有關講座的通知發布後,很快收穫微博萬次點讚,但評論區多是批評:「廣州不歡迎,別想在廣州搞顏色革命」,「黑人朋友在廣州甚至是其他城市都很安全」,云云。這顯示,可能又被五毛和微博管理員「聯合洗版」。《環球時報》也轉載文章,指責美領館「不懷好意」,「跑到廣州輸出政治運動」。

在廣州這個中國非裔人口最多的城市,今年4月疫情中,許多非裔居民未被確診即被趕出家門,強制檢疫,遭到抓捕或沒收護照。因此,非洲聯盟及多個非洲國家強烈譴責廣州對非洲人的歧視和不人道待遇。

網友指,對「黑命貴」黨媒持「雙重標準」:在美國是 「反抗種族歧視的正義之舉」,在廣州則成了「反華勢力搞破壞」。

所謂「雙重標準」,其實是沒有標準,隨意胡來。而這並非特例,共產黨一直這樣。因為其立場原則雖然不斷變換,「但無論如何改變,共產黨的目標明確,那就是奪取和維持政權,以及享受社會權力的絕對壟斷。」 (《九評共產黨》之一)所以,其歷史充滿荒誕。「共產黨從沒有祖國,建立全球大同,到今天的極端民族主義;從剝奪所有私有財產,打倒一切剝削階級,到今天的吸引資本家入黨,其基本原則南轅北轍自不必說。在其發跡和維持政權歷史上,昨天堅持的原則今天放棄,而明天又再改變的事情比比皆是。」 (同上)

誰曾料到過:
中共三、四十年代的社論、評論、聲明彙編——《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莊嚴承諾》一書(《南方週末》評論員笑蜀編輯),九十年代由汕頭大學出版社出版後很快被中共列為禁書。

「2001年中共江西省委把一本減輕農民負擔的中共中央文件集,宣布為反動刊物,下令全部收繳銷毀。其原因十分簡單,因為這些文件不利於江西省地方政府欺壓農民政策的執行。」(《解體黨文化》之一)

而今天,打印中共公安部公通字【2000】39號和【2005】39號兩個文件(兩文件認定的14種邪教名單中沒有法輪功),中共《國務院公報》2011年第二十八期中同年3月1日中國新聞出版總署令第50號文件,即《新聞出版總署廢止第五批規範性文件的決定》[該決定明確廢止兩個1999年發布的、對法輪功書籍的出版禁令:(1)第99項「關於重申有關法輪功出版物處理意見的通知」(新出圖[1999]933號);(2)第100項「關於查禁印刷法輪功類非法出版物,進一步加強出版物印刷管理的通知」(新出技[1999]989號)],竟然被六一零當成法輪功學員的「新罪證」。而從法律上講,即使沒有這一決定,擁有和發放法輪功書籍、資料也是合法的,何況現在查禁文件已明文廢除。

就連中共《黨章》、紅朝《憲法》,也不斷修改。在這方面,大陸人感受最深的是:奪權,它大叫「造反有理」,「天翻地覆慨而慷」。保權,它高喊「穩定壓倒一切」,「把一切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

可是,人們更難想到的是,這正是其奉行的邪惡「哲理」,正是馬列哲學的精髓所在。這套思路,正是其刻意設計和為之的。

「血淋淋的共產革命,看似亂鬨鬨無序,實則是邪靈處心積慮的安排。邪靈的目標就是『中心之國』——中國。邪靈知道,搞定中國就能搞定世界。但是,中國五千年的文化底蘊和民族精神不可能容納如此仇視神佛和崇尚暴力的共產主義。所以,共產邪靈的迂迴陰謀就這樣開始了」:
「第一步:在歐洲發端」;
「第二步:在蘇俄試驗」;
「第三步:在中國生根」;
「第四步:美蘇對峙 中共關起門來剿滅傳統文化」;
「第五步:蘇聯解體 中共上位」;
「第六步:經濟暴發 道德崩潰」;
「第七步:中共用經濟捆綁『全世界的道德』」。(《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二章 紅魔陰謀 毀滅人類)

這七步走過來,我們看到的是: 「中共的思想,從最早的馬列主義,加上了毛思想,再加上鄧理論,最後又有三個代表。其中,馬列毛的主義和思想,和鄧理論及江代表可以說是風馬牛不相及,其背道而馳以至相差萬裡,也居然可以被中共擺在同一張神台上加以膜拜,實在是古今一大奇觀。」 (《九評共產黨》之一)

後來,又添加了胡「科學發展觀」、習思想(「新時代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在習近平67歲生日(6月15日),黨刊《學習時報》又把習思想稱為21世紀馬克思主義。中共大外宣稱習思想「比肩馬列」。

這是幹什麼?西諺有云:真理需要堅持,而謊言永遠變化。

真理是永恆的。「正統信仰具有穩定的特性。耶穌說『天地要廢去,我的話卻不能廢去』,中國人則講『天不變,道亦不變』。因此有正教信仰的人會根據其經典來判斷對錯,這種是非標準是穩定的。而共產黨卻需要根據其政治需要,不斷改變或推翻它剛剛還在宣傳的是非標準。」 (《解體黨文化》之一)

事實是,馬克思關於社會主義革命在多國同時實現的「預言」是妄語,不久就被列寧「在薄弱環節首先取得勝利」之說取代了。列寧「中心城市奪權論」難再推開,被毛澤東「農村包圍城市論」頂替了;毛澤東「階級鬥爭為綱」玩砸了,被鄧理論否定了;鄧理論難以為繼,又被江代表「代表」了;江代表臭了,就被胡發展觀替換了;胡發展觀過時了,習思想又出來了。

值得指出的是,這表明,共產黨不僅給自己不斷編制變色龍外衣,而且還把它當作旗幟打了出來,並高高舉起。但這卻不僅僅是因為需要給每代黨魁打造旗幟為幌和「百褶裙」遮羞,更主要的是通過這些不斷變換的「大王旗」,保持邪靈的附體地位。「共產黨是一個活的生命:黨組織,也即邪教的世間表象,是它的肌體;從根本上主宰著共產黨的,是最早注入的那個邪靈,它決定著黨的邪教本質。」(《九評共產黨》之八)

這當中,也掩蓋著其一次次的失敗。明明撞了南牆,不得不拐彎或向後轉。但它不承認撞牆,叫作「探索」;而把拐彎或向後轉,叫作「新的開拓」。而馬列哲學的任務,就是不斷為其立場和原則的改變包裝、塗漆。從這個角度上看,馬列哲學則成了「『幌褶』學」,為其不斷更換的百褶裙式幌子選料、剪裁、縫製、修補。為此,它生造出兩個「名詞」:「時代真理」和「特色主義」(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習近平思想——新時代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思想,就是這兩個「名詞」的聯合詞組。其來源,是列寧的歪理「具體真理論」。

他說,「真理總是具體的」,旨在否定真理的普遍性,否定普世價值。「時代真理」和「特色主義」,則是其在時、空兩個方面的展現。後經毛澤東等人「再加工」,使此邪靈思路形成了邪黨的思想路線。其基本套路是:
其一,以「具體問題(情況)具體分析」為邪惡靈魂
「在這裡所考察的只是很小的範圍或很短的時間。」 前邊引過的恩格斯這句話是說,古典哲學所考察的「時空」很小,以示馬列哲學所考察的「時空」特大。多大呢?沒說,反正比別人都大。至於能不能考察得過來,怎麼考察的,更沒說。——反正不會真的考察。但這並非意味著馬列哲學只是個「大眼眶子」。它是魔鬼,「魔鬼在細節上」。其魔性在哲學上集中體現為「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它稱之為「馬列主義活的靈魂。」什麼意思呢?從其做法是,無論何時何地何事,哪怕是天災人禍,都要分析出「偉光正」來,都要得出「真理永遠在黨手裡」的結論,即「禁止群體反思辨析,強姦個體獨立分析」。

其二,以所謂「實事求是」作為思想路線
中共將其思想路線概括為「實事求是」。其《黨章》的表述是,「一切從實際出發,理論聯繫實際,實事求是,在實踐中檢驗真理、發展真理。」

「實事求是」,語出《漢書•河間獻王劉德傳》:「修學好古,實事求是」。大意是,修為學習,崇尚古典、古人、古代聖賢;為人處事,講求明辨是非。但已變成黨話,意思就反了。毛澤東是這樣歪解的:實事,即客觀事物。求,就是研究。是,即客觀規律。實事求是,就是研究存在於客觀事物之中的客觀規律。真理是現成的,先天的。沒有人類以前就有了。人對真理的追求,其實只是對真理的找尋。把「(追)求」歪解成了「研究」之後,真理就好像成了人「研究」出來的東西了。其實,不過是給共產黨編造邪說冒充真理製造「藉口」。它不僅要獨霸真理的解釋權,還要「創造」並獨霸真理的發明權。

所以,經過長期灌輸教育之後,鄧小平就直白地說,堅持實事求是,就是堅持馬克思主義同中國實踐相結合。這等於說: 「一切從實際出發」,就是只能奔馬克思主義而去;「理論聯繫實際,」就只能使馬克思主義的普及、普及、再普及;「在實踐中檢驗真理、發展真理」,就只能是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的「與時俱進」。「研究」什麼呀?根本用不著。從文革到現在,大學生自發成立的各種「馬列研究會」竟然均被取締。那些當事人怎麼都沒想到:怎麼會這樣?就是因為不知道自己一直被蒙在這面鼓裡。

所以,「實事求是」展現的完全是另一回事:「『飾』事『囚』是」,即嚴控信息渠道、強制輿論導向、推行囚禁式「一言堂」教育、圍堵滅絕異議、打擊囚禁異議人士、剷除異議土壤。「共產黨的價值觀最核心的一點是權力和利益,如果不在共產黨權力控制之下,或者不符合其哪怕是臨時的利益,都會被冠以『反動』而加以剷除。」 (《解體黨文化》之一)具體表現有:
1. 「實事求(掩)飾」:欺上瞞下,數字造假,報喜不報憂,謊報成績,大搞面子工程、政績工程,粉飾太平等。為了一黨的政權穩定,甚至置人類生命與不顧,連非典、武漢肺炎(中共病毒)這樣的疫情都一瞞再瞞,無異於謀殺。

2. 「飾事求(優)勢」:壟斷信息,堵塞言路,掩蓋真相,打擊異議,喪事喜辦,變事故為故事等,高壓維穩,以證形勢永遠大好。即使在當前這場大瘟疫給全世界帶來巨大災難的境況下,依然連續出了《大國戰『疫』》、《戰『疫』兵法》和《抗疫白皮書》三本書自吹自擂。「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早就成了中共的口頭禪。可是,當北京新發地再次爆發疫情的時候,什麼情況都沒弄清楚,就火速「聲明」,「『病源』是進口三文魚」了,責任全推給那幾個馬上撤掉的「替罪羊」了。而這套「推責術」,卻成了黨堅持「實事求是」的「英明」表現。

3. 「恃勢求實(惠)」:依仗權勢,尋租謀私;橫徵暴斂,巧取豪奪;賄賂公行,大肆貪污;官帽軍銜,明碼標價;花錢買命,收錢減刑,等等。維穩經費早已超過軍費,昔日的「清水衙門」變成了「暴富的肥差」,因而活摘器官得以成為新興產業等等。

4. 「是事求實(惠)」:「一切向前看」;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假貨泛濫,毒品流行,等等。因為都為實惠,「穩定壓倒一切」暢行,民主理念在「六四」後很快泯滅,對鎮壓信仰真善忍者的不解逐漸淡化,以至黑白顛倒,正邪不分。例如,一個五年級女學生《三打白骨精》觀感作文中斥責歪風邪氣的內容,竟被老師批評為「負能量」,並因此要求重寫,致使這個天真可愛而性格倔強的孩子怎麼也想不開,一氣之下,跳樓自殺了。這個悲劇具有象徵意義:馬列哲學,「實事求是」,是扼殺靈魂的屠刀。

其三,以「實踐(既成事實)」為「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真理標準」, 實質上是「道義水準」、「道德標準」。自古以來,「中國人非常重視『道』。古時暴虐的帝王被稱為『無道昏君』,做事不符合公認的『道德』標準叫做『沒道理』,就連農民造反還要打出『替天行道』的大旗。」(《九評共產黨》之四)也就是說,真理人心,原本相通,正所謂「人人心裡有桿秤」,用不著過多的解釋。「有理走遍天下」。

就是說,「真理標準」的本來意義是,「以真理為標準」,即用真理(天理)來衡量人心,衡量言行(實踐)。

可是,馬列哲學所講的「真理標準」,完全反過來了,它要用人的「實踐」來衡量「真理」,還曾把不少人給蒙住了。靠什麼蒙的人呢?兩條:一條是上面提到的恐怖的「黨文化環境」;另一條是挖邏輯陷阱,把人帶進其假哲學概念的迷宮,主要是以假道理冒充不言而喻的「大前提」。怎麼說呢?

我們把問題倒回去,先審視其大前提,再看其問題本身成立不成立。
其一,真理還用檢驗嗎?需要檢驗的,能算真理嗎?按著科學的說法,假說提出來,經檢驗並證明無誤之後,才算得上科學學說、科學真理(其實也不能真的算真理。此系另題,下面展開)。事實是,共產邪惡主義一提出就冒充為真理,也根本不許檢驗。所謂「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大討論」,始終被置於「在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指導下」,目的在於「在實踐中提高辨別真假馬列主義的能力」。被檢驗的,不是「馬列主義真理」,也不是「文革實踐」,而是「人的腦筋」,「人的觀念」。就是,一味讓人自己檢驗自己的思想還符合不符合馬列主義。鄧小平叫「更新觀念」、「換腦筋」,共產黨叫「解放思想」、「一次新的思想解放運動」。實際呢?不外是「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更自覺的從思想上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致使「六四」想不到、提不出「反黨」口號。結果,一屠城,鄧小平擔憂的「與黨離心離德」之萌芽,大都被嚇回去了。想著等著共產黨平反,似乎就算是很不錯的「堅持」了。何以至此呢?

一個重要根由,就是馬列哲學對於「科學」的誤導及歪用。說到底,將「實證科學」視為「真理」,並把「真理」稱為「科學真理」,其實從一開始就走偏了。它雖非始於共產黨,卻是被它推向極端,並造成大謬誤的。因為這種大謬誤,正符合共產黨用其邪惡教義冒充真理的需要。假冒「科學」,對假冒「真理」而言,是一條最便捷的「盜路」跳板。而「科學學說」,不外是風靡一時的「地球村公論」。從長遠著眼,實質上都是「假說」(愛因斯坦「相對論」否定了牛頓「力學」,而現又被新學說否定了)。

其二,實踐具備「檢驗標準」的資質和資格嗎?「檢驗標準」,應具穩定性、普適性,就像尺子,何時何地,都是那種刻度,而不能跟橡皮筋似的。而「實踐」正好相反,是多樣性的,流動多變的,也沒法做統一的尺度性量化,並且它本身就有對錯之分,需要檢驗,怎麼能作為「檢驗標準」呢?賽跑,是跑表檢驗跑步(實踐)的速度呢?還是跑步(實踐)檢驗跑表呢?跳出其邏輯陷阱,一回到「日常生活」(恩格斯裝作不屑一顧),一正常思維,其荒謬性,就顯而易見了。其實,它弄這個,就是為了阻斷人們的正常思維,阻斷人們用真理去「檢驗」其胡作非為的「實踐」。

其三,「真理」(天理),人檢驗的了嗎?真理包涵的範疇,遠遠超出了人所能及的時空。真理有沒有檢驗的必要不說,就是真要檢驗的話,也是輪不到人的,人是沒有這種能力的。 說到底,只有魔鬼才會提出檢驗真理這樣大逆不道的問題,也只有魔鬼才會用這樣的魔法坑人。

而再觀其行,也可以識破它。武漢萬家宴導致中共病毒大傳播,武漢肺炎還在肆虐,烏魯木齊又搞起千人婚禮,招致疫情爆發。「實踐檢驗」,它當回事兒嗎?黃河三門峽已經廢了,爛尾尚存,實踐證明「反對意見」是對的,而長江三峽照樣強行上馬。鎮壓法輪功,全靠造謠,硬推不進。實踐證明大錯特錯。可是,卻不聽也不允許大法弟子這些「實踐」者申訴,還製造「假自焚」栽贓。明裡污衊法輪功是迷信,暗裡卻以「煉功人的器官質量沒有任何問題」為其活摘產業做廣告。它直接把進化論瞎說和共產主義胡說當成真理,已經說過。另外,蘇東社會主義陣營的解體實踐,明明證明共產主義學說的非「有效」,可是,中共仍然堅持一條邪路走到黑。可見,它並不真的把實踐當成什麼標準,只是一味地騙。

責任編輯:任慧夫

相關新聞
士子:上帝的歸上帝 撒旦的歸撒旦
【新聞看點】三峽庫區告急「黑天鵝」真來了?
【新聞看點】數萬港人上街 美制裁中共下一步?
美司法部:已起訴150起與暴亂有關案件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庫奇內利談移民 邊界 中國問題
【新聞大家談】關鍵一天 川普大戰兩州
【財商天下】脫貧「大躍進」 習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視頻】亞利桑那聽證會 賓州選舉人動議啟動
【直播】亞利桑那聽證會場外 制止竊選集會
【直播】亞利桑那議會舉行選舉誠信聽證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