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袁弓夷:圍剿中共正式開始

人氣 1571

【大紀元2020年07月27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林慧真、梁珍採訪報導)針對近日新的形勢,在美國華盛頓的香港電子工業實業家、時事評論員袁弓夷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連線採訪時表示,川普總統對中共的所作所為非常生氣,他已經不在乎貿易協議,美國反擊中共的大戲開始了。接下來將會有更多實質的行動,中共內部主戰派退縮,主和派占上風,習近平在死頂,香港人要想自由、法治、民主,一定要爭取自主權。

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代表美國政府,在尼克松圖書館發表「共產中國和自由世界的未來」重磅演講,直截了當地指出「自由世界必須戰勝中共這個新暴政」,「我們永遠也不能回到過去」。24日,被指是間諜與盜竊知識產權中心的中共駐休斯頓總領事館,被勒令關門走人,由美方進駐接管。這兩個歷史性事件,標誌著美國過去幾十年實施「與中共接觸政策」的舊時代徹底完結,拉開了美國與自由世界正式圍剿中共的序幕。

袁弓夷介紹說,美國休斯頓是全世界鑽油技術的中心,發明的技術鑽下去可以90度轉彎,把藏在石頭裡面的半成熟的油抽上來,而中共沒有這個技術。休斯頓中領館間諜活躍成群,有人告密指其派人偷美國鑽油技術和疫苗,川普得知後非常生氣,因此才一下子和蓬佩奧決定關閉領事館。

「這麼著急關閉肯定是有某些突發事件,你知道啦,否則怎麼會突然下午四點通知72小時內(撤離),這些肯定是突發事件。」

「它偷這個技術,把這個技術偷回中國,有很多中國的油井,那些老的油井,就可以重新拿出來開,可以做撞擊,可以橫向鑽,這就可以多產很多油了,這樣老的油井就可以恢復了。這是美國最有價值的技術,中共拚命想抄想偷。」

據班農說,休斯頓中領館還資助了美國的暴動,前一段時間美國有很多暴動分子,和平示威不是問題,但很多真的是去搶,全部事情同時發生。袁弓夷說,哪有那麼巧的,控制美國暴動的那幫人,出錢出力,中心就在那裡,「因為華盛頓和紐約,它們知道那裡有很多美國情報人員,所以它們用休斯頓來做中心,那裡很少人注意。」

現在有傳言説,中共想繼續關閉美國駐武漢領事館,是因為美國領事館的人來到中國要有14天隔離期,感覺不滿,覺得可以在使館內隔離,但是中國不同意。袁弓夷表示,這是藉口,雖然病毒的證據已經被中共全部銷毀,但是還有證人,如果開武漢領事館,那些證人就可以跟美領館的人說發生了什麽,平時在街上就可以講,就會知道很多事情。全世界都知道是中共幹的,是武漢出來的,不久前爆料的閆麗夢雖然不在武漢,但她在香港認識很多人的,她講的很多話人們就會相信。

袁弓夷指出,舊金山和硅谷有關,中共偷的很多有價值的東西都記錄在那裡,甚至比休斯頓還要重要。如果美國關閉舊金山中領館,中共為了報復可能關閉香港美領館,那香港所謂的金融中心就立即完蛋了。因為基金投行都是美國公司,他們需要領館的外交保護,否則出什麼事風險太大,總公司一定會逼他們回去,人和公司是美國的,美國政府也有責任保護他們。

「(香港)如果沒有了(美國)領事館,是一件很大的事情,完全有可能的,你不要以為不可能。我可以這麼說,有六成機會(發生),因為三藩市,舊金山那就是下一個目標。」

這次蓬佩奧去英國見約翰遜,自然商量了制裁的事,還有五眼聯盟、歐盟、日本、韓國,被制裁者都可能去不了。袁弓夷舉例說,像《星島日報》的何柱國這些人,都是拿美國護照的,公開支持《港版國安法》,廣告都登了,這幫人大禍臨頭了,現在比抗爭人士更睡不著覺。整個香港都安靜下來了,沒有人說要打壓,連警察也開始斯文了好多,他們不敢了,《香港自治法》真的是很厲害。「不制裁它就很乖,因為他們不知道制裁什麽時候會下來。」

英國表示BNO海外護照的持有者,明年1月1號可以開始申請特別簽證,中共外交部搞笑地回應稱:它們以後可能不承認BNO護照是旅行證件。袁弓夷說,你不承認不重要,航空公司承認就好了,離開香港的時候是看身分證,不需要護照,護照是到了別的國家才需要,這些外交部的人不是香港人,它們不知道香港這套系統是怎麽樣的。

最近中共外交部換了人,那麼之前的戰狼式外交,是不是也會改變呢?袁弓夷表示,現在還不知道,要等北戴河會議的結果。美國出的這幾招實際就是讓它們內鬥,那些有地位的人個個在海外都有財產,據說韓正有幾百億,因此個個都受到了威脅。現在北京主和派的聲音上升得很厲害,主戰派個個都在打退堂鼓,「以前吹牛就說夠人家打的,現在人家真的打到門口了就不這麽講了,怎麽回事?會全軍覆沒的,真的會全軍覆沒的。」

袁弓夷強調,他是絕對主張那九千萬共產黨員,一定是斬釘截鐵地定性為犯罪分子,你可以退黨。即使退了黨,幹過的壞事也要面對法律,沒有幹壞事的當然就沒事。

「你如果還在那個制度裡面,你只會繼續鞏固你的權力,然後下面的人就會自動幫你做壞事。就算你有一個好的想法出來,到下面因為底下的人貪污、或者是想邀功,一樣會變成壞事。」他強調,中共的制度就是製造邪惡,製造犯罪,傷害人民的制度,用這批共產黨員打倒那批共產黨員,變成自由民主是不可能的,一定要連根拔起,「因為它的罪惡太深重了,它沒有其它辦法的了。」

對於藏在美國的共產黨員,還有他們的老婆、兒女、情人,袁弓夷表示,將來舉報這些人會有獎金的。美國追捕那些納粹分子,追到九十幾歲都要抓回去審判。而共產黨員名冊其實不是祕密,以前幾個總統與中國和好,都裝看不見。現在整個不同了,Trump(川普)要重選成功,就是要靠打擊中共。

如果沒有了共產黨,中國的未來是怎麽樣,香港的未來會怎樣,會不會亂呢?袁弓夷以蘇聯為例說,歷史是不會假的,雖然普京很獨裁,但現在俄羅斯人民的自由、生活水平、精神面貌、選舉,比起蘇聯時期是天壤之別,互聯網也是公開的。東歐很多國家原來是共產國家,捷克、匈牙利、波蘭,現在好得不得了,人民開心,還參加了歐盟、北約,有足夠的安全感。

而中共對香港從頭到尾卻只有破壞,沒有建設。最近大灣區發了招聘啟事,歡迎香港人去大灣區做事,效忠中共社會主義,袁弓夷開玩笑說,這個是好事,那些建制派全部去就好了,香港留給我們,「你看著,到底最後是誰對了,這樣的主義一定會死的。」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休斯頓是中共間諜中心 中領館竊取美國技術被告密

記者:我們現在又有了新的形勢。我們先來關注美國發生的事。我前天才和你做了節目,今天加個直播,就因為中美領事館的諜報大戰就開始了,從休斯頓燃燒到三藩市,說三藩市那裡藏了一個隱瞞自己是中共軍醫的一個叫唐娟的女子。袁爸爸怎麼看?關閉使館潮會如何蔓延,前因後果是為了什麼?

袁弓夷:原本就不是「潮」,我不想說太多,免得說我洩露美國國家機密,但有人告密說休斯頓中共領事館派人去偷竊。主要第一是偷美國鑽油的技術,美國有一些鑽油技術,英文叫Fracking。第二是(偷)疫苗,在休斯頓有一家很出名的醫院叫Anderson,Anderson中心,我以前去那裡檢查身體,我爸爸70年代在那裡做(心臟)搭橋手術,第一個發明(心臟)搭橋的(醫院),這家醫院非常出名,他們現在也在研究疫苗。這群人,我說中共領事館那群間諜活躍,有人去告密。告密之後,川普當然生氣了,一下子就和蓬佩奧決定,要關閉(這個領事館)。這麼著急關閉肯定是有某些突發事件,你知道啦,否則怎麼會突然下午四點通知72小時內(撤離),這些肯定是突發事件。

美國休斯頓是全世界鑽油技術的中心。美國發明鑽油技術,鑽下去可以打彎的,可以下去之後鑽頭可以90度轉彎。原來鑽油就是一點的,一條線的,一直鑽鑽鑽,然後把油泵上來。現在變成落下去如果可以轉彎的話,那豈不是可以走360度,變成一個圓拱形的,圓桶一樣的,就是那幅地一個圓拱形的下去他都可以壓出來。美國叫fracking,就是撞擊,裡面用水和石頭,用很大的壓力撞擊那些石頭和沙子,藏在裡面的油呢,石頭裡面有油的,那些半成熟的油被壓出來,壓出來不就可以抽上來了嘛。所以為什麼美國現在不需要進口任何中東的石油呢,因為美國搞定了,美國差不多有十處這樣的油田。中國油田也不少啊,但中國還沒學會這樣的技術,這個技術美國差不多(發明)有20年了,不過很久以前就發展了,後來油價貴就發展(這個技術)。因為我做這個生意的,我在美國以前是做這個生意的,好熟悉的。我在North Dakota(北達科他州)那邊和紅印第安人做這個生意。

它(中共領事館)偷這個技術,把這個技術偷回中國,有很多中國的油井,那些老的油井,就可以重新拿出來開,可以做撞擊,可以橫向鑽,這就可以多產很多油了,這樣老的油井就可以恢復了。這個技術是美國最有價值的技術,中共拚命想抄想偷。

然後,Anderson(安德森)是全世界很出名的(醫院),尤其是cancer(癌症)方面。我爸爸1975年自己飛過去,我們當時都不知道,什麼是心臟搭橋手術,他自己從香港飛去美國,做了三條半搭橋,回到香港我們才知道情況這麼嚴重,隨時可能沒命的。那時候那個技術剛出來成功率還沒這麼高,但這家醫院醫療很出名的,他們現在在研究疫苗。你也知道的,中共用黑客,用什麼,賄賂別人,又叫華僑幫忙一起偷,當然美國人一直都盯住他們,然後有人去告密,一告密就是有證據,告密就是有證人啦,(美國政府)馬上就決定關閉領事館了,很大的事件。

中領館被指資助美國暴動 貿易協議已不重要

袁弓夷:班農還說它還在資助美國的暴動,前一段時間美國不是有暴動分子嘛,暴動那裡那些當然有,和平示威不是問題,但很多真的是去搶,全部事情一起發生,哪有那麽巧的,那些錢那個控制中心就在那裡,就是控制美國暴動的那幫人,出錢、出力,在背後控制就在那裡。因為華盛頓和紐約,它們知道那裡有很多美國情報人員,所以它們用休斯頓來做中心,那裡很少人注意,所以這樣做是對的。你知道啦,我們看到川普對中共是多麽生氣,做出這樣的事情是非常生氣的,怎麽還會顧得上買大豆、買小麥的事,那些已經不是主題了,領事館都要你72小時關閉,你説怎麽還會去想傷害到貿易的事,他老早不看貿易了。不過現在老實講,中共大陸現在這樣的災情,它比美國更需要這些100倍,根本就是今年全年失收,能收成一半就很幸運了,那你説誰需要誰。

中共不開武漢美領館 為阻止洩漏病毒相關證據

記者:所以現在中國有一些反制措施,可能會關閉在武漢的美國領事館,現在就説,其中一個原因對外就說,是因為美國領事館的人來到中國要有14天隔離期,感覺到不滿,覺得可以在自己使館隔離,可以做這些服務,但是中國不同意,你覺得其實中共有沒有什麽反制措施,針對美國關閉(中共)大使館?

袁弓夷:武漢這個是藉口,你想一下武漢,雖然證據已經被它們中共全部銷毀,武漢病毒的證據。但是有證人的,那些證人是可以跟他們說的,發生了什麽、什麽,怕那些證人……如果開武漢領事館,那些人可以跟他們說,平時在街上可以跟他們講,武漢這麽大一件事情,習就是搞這樣的事。所以首先關了武漢,不給美國領事館的人回去,回去之後會知道很多事情,所以其它你知道全部都是做戲,關鍵就是這個事不能給別人拿到證據,全世界都知道是它幹的,是武漢出來的,但不能有證據、有證人,因為如果有證人,好像那個叫閆麗夢。閆麗夢她雖然不在武漢,但她在香港認識很多人的,她講的多人們就會相信,你明白不明白,她公開講,但她說的是事實,我不是説她造謠,是事實來的。她說家裡人被威脅,老公不願意跟她走,這些事有些祕密,我也不好講,甚至她懷疑她老公有問題。但是這個事紙是包不住火的,現在你看到全世界都在説這事,根本沒得賴的。所以我一直説,如果要中共賠錢,哪怕賠一塊錢也好,你不打它,它是不會賠的,一定要把它打到趴在地上才行,它才會賠,不然它一塊錢都不會賠。

中領館人員把機密文件燒成灰

記者:現在那個休斯頓不是説火燒文件嘛,其實它們搞到火災一樣,其實它們在擔心什麽呢,現在是否已經解決了文件的問題了,你覺得中共現在它們有什麽應對措施。

袁弓夷:説到碎紙機,現在用那個AI的技術,不管碎到什麽程度,它都有辦法拼回來,不是用人去拼,用AI去拼。AI你知道的,什麽可能性都可以拼回來,所以碎紙機是靠不住的。燒就是唯一靠得住的,變成粉末、變成灰,灰是沒辦法拼的。所以一定是要燒的,最高級的機密文件是要燒的。

美國要多抓中共間諜只能關領館

記者:但現在如果它們毀滅全部證據,美國有什麽辦法公開她的指控,還有現在舊金山使館把那個間諜唐娟藏在裡面,美國是否可以拿搜查令去搜查。

袁弓夷:不行的,只能再關閉多一間使館,一間一間關閉,現在已經有很多事爆出來,現在是不客氣的了。你見到了,現在南沙那邊準備打仗了,還講什麼客氣,為什麽我經常說得好像很有信心,因為我就早知道她(美國)在走這條路,不是我厲害,只不過是我早一些就收到了情報罷了。

舊金山與休斯頓間諜有關 是美國下一個目標

記者:是的,其實,你有沒有留意到,袁爸爸,早些時候美國的運輸機也到了香港,據聞已經把香港領事館的一些文件運走了,所以《環球日報》做了一個調查,如果大陸一些人想關掉哪個美國駐中國的領事館,他們都是說,關香港的。如果這樣推論,香港領事館要被中共反制,關掉的可能性怎麼樣?

袁弓夷:這次不關,下次如果關掉三藩市(舊金山)的(中領館),它分分鐘會關你香港(美領館)的。三藩市非常重要的,因為那裡和硅谷有關,他們偷的很多有價值的東西都記錄在那裡。那裡是他們的重點,甚至比休斯頓還重要。因為硅谷嘛,所以你想想,一步一步來的,一定要做好準備啦。所以,香港美國公民的所謂危險度,我看最近會改的了,上次沒改但出了一個警告:也就是說可能隨便被抓,有可能隨便被扣留,有可能看你電腦手機裡的祕密,上次已經警告過了。她(美國)那次就不想公開警告,但如果,你關我的(領事館),我關你的(領事館),慢慢這樣就會被逼,因為沒人保護,香港領事館又關了,那八萬五千美國公民就沒有人保護了,他就要逼你走。如果關了香港的(美領館),可以這麼說,香港所謂的金融中心立即完蛋了。基金投行都是美國公司嘛,他們需要領館的保護,需要外交保護。出什麼事沒有保護,他們變得風險太大了。他們的總公司一定會逼他們回去,不可以這樣的,人和公司都是美國的財產,美國政府有責任保護,(香港)如果沒有了(美國)領事館,是一件很大的事情,完全有可能的。你不要以為不可能。我可以這麼說,有六成機會(發生),因為三藩市,舊金山那個就是下一個目標。

記者:你估計下一個她會關掉三藩市那個領事館,因為突然間除了休斯頓,又爆出三藩市這件事,他們兩者之間是不是有關係?

袁弓夷:肯定有關係啦,他們實際上全部都是共產黨在背後操作,它(中共)外交部都沒有權力的,它國安啊!諸如此類的,即間諜情報部門,他們自己是一個系統,雖然在一個領事館裡,但不聽大使的,他們這夥人非常傲慢,一個領事館裡,分很多派人。比如,有陸軍參贊,海軍參贊,空軍參贊,個個都派了自己的人,還有國安,還有統戰(部),個個都各自為政,個個都是老大,裡面的人事問題,很恐怖。我以前也有認識的人在裡面,裡面很恐怖,簡直是恐怖。它沒有一套系統的,個個都是自己說了算。

支持國安法的香港企業家大禍臨頭

記者:那如果美國領事館被關的話,你知道,香港八萬多的美國人。其實,很多企業家都是拿的美國護照,包括最近我們看到《星島日報》的何柱國,開始賣盤,將星島(日報)套現,這其實透露一個信號,這些企業家都有美國護照的,他們是選擇走還是選擇留呢?

袁弓夷:這幫人有得震冇得瞓了(大禍臨頭)。之前有一期節目我是用這個做過標題。真的是有得震冇得瞓,這幫人慘了。因為他們支持了國安法,都是有記錄的,廣告都登了。你說這夥人慘不慘。他們比我們這些抗爭的人士更睡不著覺。我們這些抗爭人士最多也就是被它抓進去關幾年,但是他們那夥人真的大禍臨頭了。你看現在整個香港都安靜下來了,沒有人說要打壓那些人(抗爭者)或者是叫我們蟑螂,又説這些、那些的。你看這段時間這些事都沒有了。連警察也開始斯文了好多,就像你們現在出來訪問也可能(比以前)安全很多,他們不敢了。

所以這條法令真的是很厲害,還未制裁比制裁了更嚴重。不制裁它就很乖,因為它不知道制裁什麽時候會下來。所以這次蓬佩奧去英國和英國商量好了是要制裁的,但是實際不需要制裁很多,嚇都嚇死他們了。又是英國,又是五眼聯盟,還有歐盟,還有日本、韓國。哪都去不了了。

中共外交部不承認BNO護照鬧笑話

記者:是啊!所以袁爸爸您看到蓬佩奧現在去了英國那邊,然後英國就表示BNO海外護照的持有者,明年1月1號可以開始申請特別簽證。中共外交部的回應就很搞笑,它說:它們以後就不承認BNO護照是旅行證件。對這一招您有什麽看法?

答:我們旅行多的都知道,你不承認不重要,航空公司承認就好了。我今天離開香港,我把BNO護照給航空公司看,我要去哪裡哪裡,人家承認就可以了。航空公司說沒所謂,不用送回來就好了。到了那裡就不用送回來,再送回來他是要賠的。那離開香港的時候是要身分證,看看身分證就出去了,不需要護照,護照只不過是到了別的國家那邊才需要。香港出境、入境都只需要我們那個身分證就可以過了。那些傳媒都是亂說的,他們不明白。它們講到最後,現在這些外交部的人,因為它們不是香港人,它們不知道香港這套系統是怎麽樣的。我一看就明白了,因為我時常在飛機。

中共主戰派退縮 主和派占上風 習近平死頂

記者:所以它們現在外交部都開始換人了。它們之前那種戰狼式的外交,是不是也要改變一下態度了?

答:現在就不知道,要等到北戴河會議。你看到這次美國出的這幾招實際就是讓它們內鬥。老實說那些有地位的人個個在海外都有財產,個個都是這樣。那些人說韓正只有幾百億,太少了,説他太少,貪得太少。它們有財產不會放在國內,知道放在國內等於不是真錢,才放在海外。所以個個都受到了威脅。它們當然不會說是自己的利益的問題,所以個個都給你壓力。所以這次,就是那個北戴河會議,就是它們經常度假的地方,開不開得成都是個問題,它真的是想推遲。

但是現在國內整個形勢都在變:主戰派都在退縮,主戰派,你看到(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出來講話全部都在變,那個調在變,反而主和派就開始占上風了。當然習近平是死頂(硬挺)。問題是現在主和派的聲音,在北京主和派的聲音開始上升得很厲害。主戰派個個都在打退堂鼓,明知不夠人家打了。以前吹牛就說夠人家打的,現在人家真的打到門口了就不這麽講了,怎麽回事?會全軍覆沒的,真的會全軍覆沒的。

記者:《港版國安法》已經實行了差不多三個星期了,您覺得它的威力是不是已經弱了很多?還是它們過一些時候會反撲?

袁弓夷:一直都沒有,哪有什麼反撲。只不過它們現在講了出來,那只好在形式上做事。沒有了,這個事不用擔心,所以你們不用那麽擔心,真的。當然自己要保護自己,但是不要驚慌過度。就像你一樣,整個從6月30號到現在每天照常訪問,照常做,你看你現在有沒有什麽事?什麽事情都沒有。

我上個禮拜遇到一個很出名的,香港報紙有登的美國國務院的一個人,不講名字了,不要給人說我洩漏國家機密。他説如果是海軍的話,海上因為船比較慢,如果打起來,四個小時搞定。我得到信息,俄羅斯如果是用導彈來打,45分鐘搞定。就這樣一件事情。這個中共沒有理由不知道啊!它們比我們知道得更清楚。這個真的沒得打。確確實實沒得打。你看,封鎖,我上個禮拜用兩個字、用兩句話:一個就是封鎖,封鎖南中國海,我們叫南海,外國人叫南中國海;另外就是禁運馬六甲。今天馬六甲已經開始在那裡操練。你看到那個航空母艦開進去馬六甲,去印度洋然後再開回來,這些全部都是演習。印度已經開始加入了。印度、美國還有一個國家,就在馬六甲那邊開來開去。所以現在就是這樣了。希望它會投降,那麽就簡單點,美國開出一些條件,讓我們香港人又有好日子過。

美國隨時會不給中共芯片

記者:我們現在有四千多人上線,在聽您袁爸爸講。我們看一看這個星期有多少事情發生,我們總結一下:之前就說要禁止中共黨員和家屬入境(美國);那現在就落實的就是已經要關休斯頓的領事館。中共那方面,外交部說一定要反制,但是並沒有具體的回應。包括習近平到現在,這一個月都沒有出來回應。那您覺得之後美國還有什麽招?還有五眼聯盟在哪些方面會再配合?

答:我覺得再走下去,美國隨時會針對芯片,不會給它(中共),這些關鍵的東西不給它,不給中共。你知道的,沒有芯片,電飯煲都做不出來了,所以一路都會加深了。我剛才在自己的推特上面寫了一句,溫斯頓·丘吉爾講的:這個不是結束,也不是開始,這個是結束的開始。就是說正式的東西來了。The end of the beginning,開始的結束,Beginning是開始,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就是這場戲正式開始上演了,是這個意思。丘吉爾這句話講得很好。就是說要正式反攻的時候就是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中共今年可能讓步 北戴河會議很重要

記者:OK,袁爸爸我這裡呢,因為我們答應了網友提一些問題給您,這裡大概有幾條問題。如果我講得不清楚,煩請技術人員進行補充。第一個問題就是中共有沒有可能在川普的任期之內倒台?聽聽你的分析?

答:我看,這麼說,這次北戴河的會議很重要,他(習近平)可能已經要分權出去了,已經捱不住內部的壓力,捱不住內部的壓力。你叫我這麼估計,根本上是用我的名譽來賭博,無所謂了。我這樣說,倒台就不是很大可能,但是讓步就很大可能,就算是讓步他現在都找人來代他讓步,誰讓步都是代罪羔羊,對嗎?所以找不到人來代表,就逼他來讓步,這個可能性應該今年會發生。我相信這件事,逼他讓步,那讓多少呢?那就看美國的力度有多強,就是在軍事方面,在經濟方面,封鎖到什麼程度,但是你們看到這次對香港,她美國盡了力,真的毫無保留。你看到,香港是這麼一個很小的例子。香港實際不是整個中國。她在整個軍事,圍繞著中國海港的那個軍事行動,是做得非常厲害,現在美國做足了功夫,準備功夫,我就說它會讓步,所以這樣說的話,那我多加一句:就是說我們攬炒成功了,你要攬炒它才走到這個程度,去到這個程度之後才有機會(中共)讓步,你明白嗎?所以蕭先生的節目我都看的,他都說這次香港的攬炒派成功了,逼著美國接連針對中共來玩。

林鄭月娥快要被英美制裁

記者:第二個問題是網友他想問:林鄭,為什麼還沒有制裁她?

袁弓夷:這次與英國談完之後就快了,這個制裁由英國提出最好,英國提出美國跟他一起做,接著最後就五眼聯盟一起制裁她,英國提出來最合理,因為她破壞了《中英聯合聲明》,破壞了《基本法》。所以由英國提出制裁,然後其他人跟著英國走,所以美國,我上次都說過了,對付香港的官員就英國出手,對付中共就應該美國出手。因為他們是上下聯手,正在做這些事情。

唐娟有外交豁免權 美方不能進中領館搜查

記者:那第三個問題,實際上我前面都有問過你,這個唐娟的女子,就說隱瞞自己中共軍醫的身分,現在藏在三藩市(中國)領事館。網友就問:美方可不可以拿到搜查令進去搜查?

袁弓夷:不合法的,這個有外交豁免權。所以外交部那些人,就算在街上停車被開罰單,都不需要付錢。紐約就很不高興,聯合國那裡那麼多外交人員,所以永遠收不到那些(罰單)的錢。不能進去的,別這麼講。還有休斯頓裡邊都有(這種人),他們這幫人72小時怎麼離開,都是問題,在那裡都藏著人的。上次不就是,你們有沒有看到,上次有一架中國航空來美國撤一些人走,當場有幾人在上飛機的時候被抓了,他們的護照是假的,名字是假的,出生年月也不對的,當場被美國人抓住。那次,在上飛機之前,那時不是說撤退一批學生,裡面有幾個假的,他們和中國大使一起,中國大使送他們上飛機的那個時候,被美國人員抓了,那個事件我還在追蹤,還是一個案件。美國有權扣留不讓你走,查清楚了才讓你走。所以各個領事館裡邊都可能有收藏了間諜在那裡,或者不是間諜,是逃犯,直接就是逃犯。美國已經在那裡追蹤(這些事情),你呼一聲藏在領事館裡邊,不離開沒有事情,走的時候就不客氣了。所以為什麼要燒一些文件呢?走的時候他們可以在機場那裡查你的文件,或者查你這些人。所以文件他燒毀了,人到時怎麼毀滅?不能毀滅的嘛,除非你讓別人自殺。都可能的,什麼事做不出來呢?

中共罪孽深重 一定要連根拔起

記者:第三個問題,問你跟班農是否還繼續合作,網友關心你跟郭文貴之間有矛盾,說要叫班農遠離郭文貴,我不知道你是否方便回答。

袁弓夷:不是的,相反,是郭文貴叫班農不要跟我談。因為我支持九千萬共產黨員都是犯罪分子。而郭文貴,你知道了,他很多關係、朋友、老領導都是黨員來的,而且他指望有一批共產黨員去推翻現在這批共產黨員。所以我們兩個(方法)的基本不一樣,我是絕對對那九千萬共產黨員是斬釘截鐵一定要(定性為)犯罪分子,你將來退黨,就算退黨,都要面對法律的,你以前做過那些壞事,如果沒有做壞事當然就沒事了,可以退黨的。但是因為郭文貴他的權力基礎,他今天的所謂成就,都是跟很多官員有關係的,你知道在中國跟中共做生意,不可能跟官員沒有關係的。沒有關係的那些,就是只能吃草了,真的就是草民了。那每個人大成就小成就都是靠官的,那官當然是共產黨員了,做官的99.9%都是共產黨員的。所以他就說了,99.999%都是好人,說那些共產黨員。這件事情,他只不過是在保護那些共產黨員。所以我們是兩條不同的滅共路線,我是不相信這些的,我不相信用這批共產黨員打倒那批共產黨員,會變成自由民主,這個是不可能的,一定要連根拔起,我跟很多法輪功的朋友都是這麼認為的。因為它的罪惡太深重了,它沒有其它辦法的了。

這個共產黨的所謂架構是很嚴密的,不是簡單的,它的組織、紀律是很嚴密的,你如果還在那個制度裡面,你只會繼續鞏固你的權力,然後下面的人就會自動幫你做壞事。就算你有一個好的想法出來,到下面因為底下的人貪污、或者是想邀功,一樣會變成壞事。所以現在老實說,很多壞事,不一定全部是習近平的(主意),是下面的人想要邀功,像張曉明那類,一看就知道,他比香港的那些何君堯還要凶狠,那些不就是打手嘛。那些打手,一個梁振英,想要邀功,他要做一些更加激烈的東西,那他就有機會升官了,等於那幾個外交部的那幾個人說話一樣,他說的話多離譜(極端),他的老闆聽到之後,「好啊,好啊」這個人支持我。這個制度就是製造邪惡,製造犯罪,傷害人民的制度。

美國移民官考《九評》 川普連任靠打擊中共

記者:所以大紀元在2004年推出《九評共產黨》之後,也都設立了退黨熱線,包括退黨網站,幫助人們退出共青團、少先隊和共產黨組織,已經有三億六千萬人三退了。最近我們剛剛採訪了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的主席,在紐約的易蓉女士,她說,這個退黨潮,這幾天退黨潮真是很熱,人們排著隊去退黨。他們最要緊的是要拿那退黨證書,因為有了退黨證書,他們在美國簽證的時候,移民官會相信他們真的退了黨。同時他們還說,有些移民官還會考一下你,有的移民官,他不知道你是真退還是假退,要考一下你有沒有看過《九評共產黨》,同時會考你一下《九評》的內容,第一評講的是什麼,第二評講的是什麼……

袁弓夷:對啊!你們的退黨太容易了。人人拿著那張紙就是免死金牌了,當然不行!要看看你是真是假,要考試,考試,你們有沒有看那個叫《九評》的,是吧。大紀元的《九評》,有看,他問你,你回答出來,才讓你移民,否則沒得談。就是這樣,有的移民官就是要這樣問。所以這個還要搞很長時間,不是那麼容易來美國了,以後就越來越難,留在那裡的也越來越難了。

記者:如果他們隱瞞了自己共產黨員的身分,在美國藏匿的那些,你知許多中國高官是裸官,他們許多,自己的老婆、兒女、情人都在這裡,他們許多人都是有這種身分,這些人,如果被人舉報,是否會有風險?

袁弓夷:是啊,將來分分鐘會有獎金的,舉報分分鐘有獎金的。所以整件事情,不是那麼容易。你看美國追捕那些納粹分子,追到九十幾歲了,有的快一百歲了,都被抓回去審判。所以根本實際那個所謂共產黨員名冊就不是祕密,因為他覺得很榮耀,他覺得做黨員是榮耀,所以保密程度做得很普通。所以美國人全部有資料,新黨員加入,舊黨員如何如何,全部有資料,不是很難的。以前幾個總統與中國和好,就沒有追捕共產黨。你就算撒謊,他都裝看不見。現在就不是,現在,整件事情,Trump(川普)要重選,要成功,就是要靠如何打擊中共,老百姓就是要看他做什麼。你看,這陣子他完全變了,做的都是辣招的,以前就猶豫不決,現在就不同了。

因為他知道,再這樣下去,再拖下去,他選情會出事。他的民望直線下降,所以他一定要滅共。那拜登也假惺惺地說,他也要來搞滅共。個個都要「滅共」,變了我現在覺得我很流行,我這句話,「天滅中共」,很流行。(記者:你循天意而行嘛,你順著天意而行嘛,「天滅中共」)有人說我投機,順著天意,當然是投機,逆天意又算什麼呢?就是憨居(傻冒)。我用了一個英文字,香港人認得的,那郭文貴用了take down,班農教他用的,take down CCP,就是把它扯下來,take down,拉它下台,我就用put down。Put down怎麼講呢?比如你有一匹馬,有一隻腳斷了,要人工把它處理掉,人工處理就叫put down,有時候你看見馬斷了腳或者那隻狗不能醫治,就要人工處理掉,就叫put down CCP,記住它。

沒有了共產黨 國家會好得多

記者:是的,還有最主要是袁爸爸也反複提醒觀衆,「中共不等於中國的,國安法不是黨安法」,所以法輪功學員在街頭展示「天滅中共」橫幅,因為他們堅持是「天滅中共」,不等於滅中國,與滅中共是兩回事,是非常不同的。所以你怎麽看其實沒有中共的話,因為很多以前的共產黨就説現在中國那麽多人,如果沒有了共產黨,中國就會亂了,人們現在生活的很好,又是世界大國,你覺得共產黨其實它到底如果沒有共產黨,中國的未來是怎麽樣或者香港的未來會怎麽樣?

袁弓夷:我講你們可以不信,最好看看蘇聯俄羅斯的歷史,歷史是不會假的,而且它們走的那套路線,走了七十多年,就等於現在共產黨差不多,它們是從1912年開始走到1991年,1992年。你看一下這個歷史,現在俄羅斯的人民的自由、生活水平、精神面貌,選舉,他們是有選舉的,當然普京是很獨裁的,但比起以前那時候是天與地分別。可以説那個時候比如只有百分之五的自由,現在有百分之九十五的自由,可以這樣比較。俄羅斯我經常去的,我在那邊有很多生意,還有公司在那裡,那些人完全不一樣。當然美國制裁他之後,他很慘,當然你如果不想留在這裡,你隨時可以離開,互聯網也是公開的,非常好。自己去俄羅斯看一下就知道了,沒有共產黨的中國會是什麽樣,我們香港是知道的,它從頭到尾只有破壞沒有建設,是吧,哪有過建設。現在那幫建制派,你們聽好了,你們建制派看一下到底誰是對的,誰是錯的,他們罵我罵得像狗一樣,我無所謂。你看著,到底最後是誰對了,這樣的主義肯定會死的。有很多國家、東歐很多國家原來都是共產國家,你現在看多好,捷克、匈牙利,捷克分成兩個國家,個個東歐國家好得不得了,人民開心,還參加了歐盟,還參加了北約,有足夠的安全感。你看一下波蘭,波蘭好得不得了。

記者:是的,袁爸爸不知道你有沒有留意現在大灣區發了一些招聘啟事,歡迎香港人去大灣區做事,但是要效忠中國共產黨的制度與社會主義,你怎麽看會有什麽人去大灣區?

袁弓夷:這個是好事,「留島不留人」,那些建制派全部去就好了,香港留給我們。現在是我們説「留島不留人」,不是共產黨的那套留島不留人,(建制派)趕快去,那邊有這麽好的前途。

《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靠不住 港人需爭取自主權

記者:但現在有一個網友問,如果共產黨讓步會怎麽樣,是否會變回香港人不能爭取那個民主呢?

答:它的讓步多數會走回鄧小平那一招,韜光養晦。但現在沒得談了,說白了,現在我們香港人要吸取教訓,那個韜光養晦是騙你的,就是蓋住,韜光養晦是騙你的,《中英聯合聲明》我們不能再回去了,因為這個東西是沒有保障的,已經證明了,是吧?所以中共說(它)是歷史文件,是對的,它説了老實話。已經對我們沒有保障了,《基本法》也是對我們沒有保障了,沒有保障,隨時可以改的,又白皮書,又國安法。所以今時今日我們的訴求已經沒有了袋住先(先接受)這個説法了,我們一定要有自決、自治、自主,一定要有這個東西,沒得談,不能再説袋住先(暫時接受),或者先順著他們,完全不能先順著。這次我們一定要堅決的得到自主。所以你看我今天在twitter那裡說的,我們的目標就要有自由、法治、民主的香港。雙普選都不夠,讓我告訴你,因為你說雙普選,又在《基本法》裡面,《基本法》它隨時都可以毀的,在上面加兩條法。已經講什麼五大訴求,五大訴求就是求它滿足我們五個要求,這個東西已經成為歷史。「雙普選」也成為歷史,《基本法》也成為歷史,《中英國聯合聲明》也都成為歷史。我們是需要一個新的香港,真的由我們香港人做主。

我不講笑話,我現在開始整個要改變,我自己都要改變,我以前說你遵守《中英聯合聲明》就可以了,不行,《中英聯合聲明》英國也保護不了我們,這次如果不是美國出手,英國怎麼會敢出聲的。就是說《中英聯合聲明》根本上被廢了,這個取消,我們一定要爭取(人民的)自主權、自決權,這才是真的,我們不會自己做壞事來傷害自己,對吧?這是最簡單的道理。所以自決什麼都好,都是對我們自己好,因為有自決權,今天就算是我做錯了,明天我可以矯正,所以不要緊的。一旦有了自決權比什麼都重要,比你獨立都重要,好像極權你根本什麼都可以做,人民喜歡什麼形式就什麼形式,對吧?可以用他的自己那張票來選擇。這個是我的一個手段,我再重複一次「手段」,就是怎麼樣達到這個目標,手段,就是跟美國合作,滅了中共;跟英國合作,拿回主權。我在Twitter那裡寫得很清楚。這個我們天天有很多事情發生,又這個又那個,看他們在打架,但是不要分散了我們的精神目標,我們的目的和我們的手段,要看得很清楚。

實際上很簡單的,我在twitter那講了兩句,很簡單的事情,目的就是我們在香港要自主,手段就是跟美國聯合和英國聯合,這兩個是跟我們密切相關的。昨晚我還講了一句話,我們一定自己有獨立的處理,不要跟大陸一起。大陸的人對所謂政治是落後了我們香港人100年,真的100年,我只是簡單這麼說,數字,至少三代人,起碼三代人。他們有的吃,有生活情趣,天天有這麼幾間房,好氣派,今年的收入多過去年,我的孩子可以去一家好學校,他就滿足了,你明白嗎,他們就滿足了。我們不是,我們那些都已經有了,我們要的東西是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不要被你(中共)破壞,這個是質量,我們要求的政治是質量。他們要求的政治呢,是靠那些所謂人治的領袖,一個仁政的領袖。所以這個東西,現在我的那個思維和我兩三個月之前在香港的思維完全改變了。所以你們,大家一定都要明白,是靠不住的,《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這些全部是靠不住的東西,唯一靠得住的就是自己。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文昭:港人非暴力抗爭三建議
【珍言真語】Jane Poon:澳洲兩黨支持人權問責法
【珍言真語】陳家洛:9月6日 真相與謊言對決
【珍言真語】傑斯:美對華新政策 世界需選邊站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 制裁中港官員 推倒中共防火牆
【新聞看點】胡編稱等著擦槍 中美衝突誰勝算
【珍言真語】袁弓夷:美國「淨網」可癱瘓中共
【新聞第一現場】唐娟潛逃中領館 聯邦訴隱瞞身份
【珍言真語】金鐘:美驅逐中記者 意識形態脫鉤
【紀元播報】疫情二次爆發 遠離中共的再選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