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傑斯:美對華新政策 世界需選邊站

人氣 1390

【大紀元2020年07月26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黃采文、梁珍採訪報導)美國7月21日勒令中共72小時內關閉駐休斯頓總領事館,震驚國際。與此同時,國務卿蓬佩奧23日在加州發表題為《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的演說,被視為討共檄文。美中關係陡然劇降。

香港時事評論員、D100電台主持人傑斯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美國已出台了一套全新的對華政策,不再信任中共。此外,已與英國結盟的美國,向歐盟及世界各國,釋放強烈信息:反制中共,美國已經不再等待,「我(美國)就開始做事了,你們自己選擇吧。」他說,中共與世界核心價值南轅北轍,世界各國終將離棄中共,選擇英美自由陣營。

「(美中)口水戰已經差不多進入到另一個階段了,就會有一個實際的行動出來,新冷戰也在慢慢地形成了。」即使如此,傑斯說,美國勒令關閉中共駐休斯頓總領事館還是讓中共震驚,也令全世界驚訝不已。

此外,美國國務卿蓬佩奧23日的演講,重提前美國總統尼克松考量與中共建交時曾說,「他(尼克松)擔心,他把這個世界向中共開放,創造了一個『科學怪人』。而這就是我們所處的局面。」

蓬佩奧還提及,里根總統對待中共的態度是Trust but verify(信任但要認證),而今美國對中共的態度轉變成:Distrust and verify(不信任並驗證)。傑斯說,「美國歷任政府都不會這麼說的。所以是很清晰的,美國將會有一套全新的對華政策。」

他說,即使中共正盤算拜登贏得11月的美國總統大選,對華政策仍會有所改變。「共產黨到目前也不可能再自己騙自己,都要面對這個現實,就是美國對華政策即將改變,這將會令全世界可能都(發生)改變。」

而蓬佩奧在演講中還呼籲西方自由世界,相同理念的國家要走在一起。傑斯認為,蓬佩奧旨在向德國為首的歐盟釋放強烈信息:與英國結盟的美國,反制中共,已不再等待,將付諸行動。「我(美國)再也不能等你們了,如果你們要繼續和中共走在一起,你認為到今天,還可以首鼠兩端(猶豫不決)的話,那你就繼續。」

「過往至少20年,不只是美國,整個世界,特別因為經濟的利益、對華的貿易,而去奉迎中國(中共),閉上眼睛,所有事就當看不到。」傑斯說,香港過去一年的抗爭喚醒了世界,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也讓全世界人民覺醒,認清中共面目。

而且他認為,民主體制擁有選舉制度,以人民為主人,政治人物的政策主張終將回歸民意,例如對中共究責疫情及港版國安法問題上,態度溫和的默克爾,在選舉前也得順應德國的民意聲音。「比如德國社會,反共的聲音,(對中共)負面觀感也在一直增長,這些說到最後,還是要看人民。」

傑斯預料,隨著局勢發展與美國做出的效應,屆時世界各國都需在美中之間「選邊站」。他說,「我想大部分人都會站在英美那邊陣營」,與世界核心價值南轅北轍的中共,「在這個地球上很難找到一個真正的盟友。」

而施行近一個月的港版國安法,隨著一波波的國際制裁,似乎顯得有些消停。傑斯則認為,港人不能掉以輕心,還得無時無刻做好準備,因為國安法「始終是(人們)頭上的一把刀,問題是看什麼時候、找什麼人去動這把刀。」

「共產黨這一年經常說,香港人和它攬炒(同歸於盡),但是,如果說攬炒(同歸於盡)能力,誰能比的上共產黨厲害?」

傑斯說,港人以良知及固有的核心價值,如常地面對生活,「今天的遊行、今天的集會,及今天的言論,和我今天坐在這裡接受採訪,我們坐落在香港,我們之前做過什麼就繼續做什麼。」

「我們要做我們應該做的事情,就算是輸了,我們也對得起自己的。打好這場仗,對得起自己就行了。」

傑斯說:「不能讓它們(中共)看到我們害怕了、我們退縮,那麼它就會覺得已經得逞,它就會繼續變本加厲,它不會停的。」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美關中領館中共震驚 走形式「反制」

記者:中共駐休斯頓使館已經關了,中共有什麼反制措施?

傑斯:我想過去24小時應該是正在頭疼應該關哪一間(美國)領事館,過去所謂的反制措施無論對英國或者美國其實都是很被動的,性質未必一樣。舉一個例子,早一些時候(美國)根據《馬格尼茨基人權法案》、《維吾爾人權法》去制裁四個中國官員,它(中共)又反過來制裁美國包括美國共和黨國會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等人,給世界看到其實是有些兒戲、有些搞笑吧。有很多人即刻會問盧比奧會不會有房子在大灣區?會不會有個老婆在深圳?不可能的嘛。這些所謂的反制措施有沒有用呢?是否是一個形式呢?或者是共產黨要對國內針對民族主義、五毛或者比較極左的一些人的交代?有沒有效用是值得思考的。

中共接招接不下 美出新對華「不信任」政策

記者:美國關閉休斯頓使館,使中共非常震驚,他們(中共)之前沒有預計有這個風險?中共使館是不是間碟中心?做了一些什麼事呢?

傑斯:第一,不只是休斯頓館長感到震驚,我想我們都某種程度都覺得震驚。或者共產黨都會覺得:你(美國)不會玩這麼大吧!休斯頓的領事館關館,共產黨都要認真想想,美國是不是有一套全新的對華政策出來?我想思考幾個問題第一,是不是共產黨醞釀一段時間都是這樣,包括習近平:我不相信你會這樣做的,大家都在枱面上好像玩紙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不覺得你會沒有我,是不行的。我想全世界都要看看,特別是過去這個星期(美國)出了很多招數,數都數不完,共產黨接都接不住。

我們能看到的就是,美國很明顯已經有了一套全新的對華政策出台,包括蓬佩奧(Pompeo)都出來演講,一次比一次說得很清楚、很明白。譬如昨晚的演講再將歷史拿出來講,提到尼克森,過多兩年就是中美建交50周年,他都說回到這段歷史,但是有一句話,他以前一定不會說的,他說當年尼克森考量中美的關係,再重新去建立的時候,他都擔心過,會不會幫這個世界製造多一個科學怪人出來?這是以前美國歷任政府都不會這麼說的。

還有他也有提里根總統,以前說過的,對待中國要有一個trust but verify(信任但要認證),可以和中共建立一個信任,但是時刻要清楚,要核實,抱住一個懷疑的態度。蓬佩奧今天再更改一下,今天對華態度是一個Distrust and verify(不信任並驗證)。所以是很清晰的,美國將會有一套全新的對華政策。

第二個問題,我想要問的是,共產黨要盤算的就是,過了11月,如果美國總統有輪替,究竟對華政策會不會變?這也是全世界對中美關係所關注的,都要思考這個問題。如果拜登上台,民主黨上台,對華政策會不會有一個大的改變呢?共產黨到目前也不可能再自己騙自己,都要面對這個現實,就是對華政策即將會改變,這將會令全世界可能都改變。

同時有一件事就是,美國已經不再等待,去到這個地步。蓬佩奧(7月23日)的演講,都呼籲西方自由世界,或者相同理念的(國家),要走在一起。很明顯的一件事情就是,歷史是重複又再重複的。美國到這一刻,已經告訴世界,特別釋出一個很強烈的訊息給以德國為首的歐盟聽,我再也不能等你們了,如果你們要繼續和中共走在一起,你認為到今天還可以首鼠兩端(猶豫不決)的話,那你就繼續。但是英美已經是走在一起。然後,我想他們慢慢會使大家明白,我就開始做事了,你們自己選擇吧。這就和之前一直醞釀著,可能等待一些聯盟走在一起的那種態度,有變化。

料港局勢如東柏林 面對黑暗不放棄

記者:可以見到英美已經聯手去反制中共,而且香港角色也是十分重要的。怎樣看現在香港的形勢?香港是不是處於中美新冷戰的最前線?局勢會怎樣發展?

傑斯:一定是這樣的。首先多謝羅冠聰(前「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的努力,在英國見了蓬佩奧。蓬佩奧7月23日的演講現場都見到羅冠聰,也都見到澳洲一些政要人士,都是在幫我們這個家(香港)做事。

第二,香港固然一定是重要,正如,不只美國講了,在國安法之前,發過聲的包括比較溫和的德國,還有鄰近的日本,還有我們的前宗主國英國,這次暫時表現都很好,很負責任地做應該做的事。(他們)都講過,都發出信息,講給今天的中共聽,香港在地理上可能是你的,但這裡有不同的持份者,他們是講道理,雖然共產黨從來都不會講道理,總是覺得一說到香港,就是別人干預它國内政。但是,這裡的現實是,大家都有持份,你現在影響到的是德國、日本、英國,法國、美國,全世界很多國家在香港的利益。所以,如果從這個角度去看,他們只是爭取他們在香港以往那些持份而得到的利益。所以,這裡(香港)當然是絕對重要。

在可見的將來,大家都能看到的,這國安法設立了,大家就要把原來在香港的持份要搬走。但是,道義上,每一個國家對香港的感情仍在,或者在過去的一年,香港人很爭氣,被人看到,我們是值得別人去幫助的。所以毫無疑問,香港一定是一個橋頭堡,但香港人要做好一個準備,如果你相信新冷戰即將形成的話,一定要做好面對一個長期很黑暗的歲月的準備,如果說今天的香港是當年冷戰的柏林的話,絕對是在東柏林那一邊。這有一點不幸,但是,不要放棄,繼續堅持下去,繼續做我們自己相信的事,這一次不能跪下。同時,我們影響到別人,過去的一年都看到了。

記者:國安法已經在香港實施三個星期,國安法的威力是否變小了?

傑斯:這真的很難說,因為主動不在我們手上,在共產黨手裡。根據共產黨以往的歷史,共產黨這一年經常說,香港人和它攬炒(同歸於盡),但是,如果說攬炒(同歸於盡)能力,誰能比得上共產黨厲害?如果研究共產黨的歷史,它其中的恐怖之處就是,當它被人逼到牆角時,就會橫著來,即所有東西不按本子辦事,就像習近平的偶像、老祖宗毛澤東那樣。就像我經常講的那一句,簡單說,它製造的問題,就由14億人去買單。今天其實都是用這些方法,即受苦的都是老百姓。

所以香港人是要無時無刻地做好這個準備。國安法,究竟我們還害怕嗎?始終是頭上的一把刀,問題是看什麼時候、找什麼人去動這把刀。不可以太樂觀地去看,還是那句話,我們要做好這個準備,但不能放出這個信息告訴它,國安法把我們嚇住了。很簡單,我們只是拿出良知來做我們應該去做的事情而已。香港人固有相信的是什麼樣的核心價值,我們就繼續去做吧。今天的遊行,今天的集會,及今天的言論,和我今天坐在這裡接受採訪,我們坐落在香港,我們之前做過什麼就繼續做什麼,不能讓他們看到我們害怕了、我們退縮,那麼它就會覺得已經得逞,它就會繼續變本加厲,它不會停的。

記者:是呀,這個很關鍵,就當國安法不存在,繼續做該做的事情。

傑斯:是呀,這裡是香港。昨天(7月23日)蓬佩奧的演講,這也不是他第一次講,他呼籲中國人起來,將中國人和中國共產黨分開。雖然我經常想,他們是否可以分得開呢?這是否是美國人的一種浪漫呢?但是我想他們都有很強的智囊余茂春,這些厲害的人,我想不是一種只是天真和浪漫的。回頭來看,究竟美國人知道多少中國人,在他們的眼中,可能他們接觸過「709律師」,或者敢言的許志永(北京維權人士)、許潤章(清華大學法學教授)等等,但是14億人,到底有多少中國人覺醒?我想蓬佩奧應該呼籲中國人要學習香港人,我們會繼續不認命不認輸的,同這個邪惡的政權繼續去抗爭,哪怕我們看不到結果,但是我們要做我們應該做的事情,就算是輸了,我們也對得起自己的。打好這場仗,對得起自己就行了。

口水戰將變實戰 美國滅共會到哪個地步?

記者:最近就有風聲說,包括班農(美國白宮前首席策士)提出,要全面滅共,要消滅了共產黨為止,包括香港的袁弓夷的「天滅中共」行動,郭文貴的滅共,雖然他們兩個對制裁中共黨員意見不同,但是現在的民意,都是要消滅共產黨為止,你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傑斯:這個問題很有趣,我昨晚(7月23日)看蓬佩奧演講時,他繼續強調,呼籲中國人要走出來,帶著有創意的抵抗,去和共產黨抗爭。但我經常都會問一個問題,今天是不是已經很清晰的劃分了兩個利益的集團:一個是人民,中國人民;一個就是共產黨。我就覺得不只兩個,其實是三個:就是中國人民,共產黨和習近平。我覺得,這個時候都要想一想,究竟是天滅中共,還是先天滅習近平?或者美國也要想一想,天滅中共是一個遊戲的結束呢?還是天滅到習近平就可以接受了?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問題。

第一,比較容易地就是天滅習近平,而美國也可能會接受。然後就會去扶植一個比較親美的共產黨,而美國也可能會接受這是現實。但是我想很多人也未必馬上會想到。無論是民主黨、共和黨兩黨,美國整體的對華政策,我想都有思考過這個問題的。對華政策都要考量的問題就是,是否那麼容易可以消滅共產黨?消滅共產黨的定義在哪裡?是用軍事,由美國的軍事力量去摧毀它?還是去扶植中國人在內部去推翻它?

最近共產黨也很擔心,不要說推翻了,僅僅是不給共產黨員去美國,共產黨就像發瘋了一樣。退黨,加上在內部,國內微博也醞釀了一段時間,老百姓也出來說了。當胡錫進(《環球時報》總編輯)說,如果(美國)不給9000萬黨員去美國,就是和14億人民過不去。很多人都在微博短暫留言:喂,不要把我們也拖下水,我不是黨員哦。這也是一個挺有創意的抵抗,蓬佩奧說明的這件事情。

其實我想說回來,究竟是要消滅哪一個?究竟要消滅到哪一個地步?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

我們看到,口水戰已經差不多進入到另一個階段了,就會有一個實際的行動出來,新冷戰也在慢慢的形成了。但是這個結局就很難(預測),我不覺得我有這個能力去預示究竟最後的結果是怎麼樣?以及美國會做到哪一步?因為始終中美的關係,真的是錯綜複雜,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得完的。

民主國家不再奉迎中共 港人喚全球覺醒

記者:有一點是比較清晰的,以前他們是中國和中共分不清的。但是現在包括美國的元首,或者其它國家,會刻意的去說Communist Party(共產黨),說這是一個共產黨制度,他們也多次強調這是神的旨意,他們是很信奉神的,不同於共產黨。他們用各種方法去批評共產黨。美國前幾任的元首,里根之後,在中美關係他們在意識形態上降低了。

傑斯:我想,不只是美國。過往至少20年,整個世界,特別因為經濟的利益,對華的貿易,而去奉迎中國(中共),閉上眼睛,所有事就當看不到,美國當然有責任,其實全世界都有(責任)。我想經過這一年的香港抗爭,喚醒了整個世界,還有疫情,全世界都覺醒。

我對每一個政府,從來都沒有信心,無論德國政府、法國政府、美國政府也好,什麽政府都好。我們要相信的是民主的體制,相信人民。舉個例子,如英國脫歐,共產黨也估計錯誤。共產黨覺得英國脫歐後更加要依賴中國,但現在回頭看卻不是。脫歐後的英國,它的政策制定和決策更加靈活,這是第一。第二是人民,因為最後還是要回到選票那裡,人民才是主人,而英國的社會,經過疫情之後,除了意識形態外,可能中國人的行為,給外國人的印象都很負面,有個反華的聲音在那裡,那政府就要跟著走。

回過來講,最重要的還是那套制度,可以有選舉,可以有輪替的時候,比如今天可能較溫和的默克爾,在選舉前也要看看德國的民意的聲音是怎樣的,都要留意的。比如德國社會,反華的聲音,負面也在一直增長,這些說到最後,還是要看人民。

我想隨著歲月,慢慢也是可以融合的,美國可以做出一個效應出來,大家都要選擇站隊的時候,最重要的是,可不可以站兩邊?如果不能選擇站兩邊,我想大部分人都會站在英美那邊陣營,因為,到最後都是核心價值很難南轅北轍的,這也是共產黨今天最吃虧的東西,沒有真的盟友,在這個地球上找一個真正的中國盟友好難。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文昭:港人非暴力抗爭三建議
【珍言真語】吳呂南:港人骨氣鼓舞英對中強硬
【珍言真語】Jane Poon:澳洲兩黨支持人權問責法
【珍言真語】陳家洛:9月6日 真相與謊言對決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中共無「芯」之窘
【一線採訪視頻版】武漢第5起訴訟案:女兒染疫死
車評:完美的油電混合 2020 Lexus RX450h F Sport
【西岸觀察】拜登兒子與葉簡明的關係匪淺
【時事縱橫】美大法官補位戰 深遠影響未來
【拍案驚奇】許家印逼宮中共 華為免死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