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杰斯:美对华新政策 世界需选边站

人气 1390

【大纪元2020年07月26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采访报导)美国7月21日勒令中共72小时内关闭驻休斯顿总领事馆,震惊国际。与此同时,国务卿蓬佩奥23日在加州发表题为《共产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的演说,被视为讨共檄文。美中关系陡然剧降。

香港时事评论员、D100电台主持人杰斯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美国已出台了一套全新的对华政策,不再信任中共。此外,已与英国结盟的美国,向欧盟及世界各国,释放强烈信息:反制中共,美国已经不再等待,“我(美国)就开始做事了,你们自己选择吧。”他说,中共与世界核心价值南辕北辙,世界各国终将离弃中共,选择英美自由阵营。

“(美中)口水战已经差不多进入到另一个阶段了,就会有一个实际的行动出来,新冷战也在慢慢地形成了。”即使如此,杰斯说,美国勒令关闭中共驻休斯顿总领事馆还是让中共震惊,也令全世界惊讶不已。

此外,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3日的演讲,重提前美国总统尼克松考量与中共建交时曾说,“他(尼克松)担心,他把这个世界向中共开放,创造了一个‘科学怪人’。而这就是我们所处的局面。”

蓬佩奥还提及,里根总统对待中共的态度是Trust but verify(信任但要认证),而今美国对中共的态度转变成:Distrust and verify(不信任并验证)。杰斯说,“美国历任政府都不会这么说的。所以是很清晰的,美国将会有一套全新的对华政策。”

他说,即使中共正盘算拜登赢得11月的美国总统大选,对华政策仍会有所改变。“共产党到目前也不可能再自己骗自己,都要面对这个现实,就是美国对华政策即将改变,这将会令全世界可能都(发生)改变。”

而蓬佩奥在演讲中还呼吁西方自由世界,相同理念的国家要走在一起。杰斯认为,蓬佩奥旨在向德国为首的欧盟释放强烈信息:与英国结盟的美国,反制中共,已不再等待,将付诸行动。“我(美国)再也不能等你们了,如果你们要继续和中共走在一起,你认为到今天,还可以首鼠两端(犹豫不决)的话,那你就继续。”

“过往至少20年,不只是美国,整个世界,特别因为经济的利益、对华的贸易,而去奉迎中国(中共),闭上眼睛,所有事就当看不到。”杰斯说,香港过去一年的抗争唤醒了世界,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后,也让全世界人民觉醒,认清中共面目。

而且他认为,民主体制拥有选举制度,以人民为主人,政治人物的政策主张终将回归民意,例如对中共究责疫情及港版国安法问题上,态度温和的默克尔,在选举前也得顺应德国的民意声音。“比如德国社会,反共的声音,(对中共)负面观感也在一直增长,这些说到最后,还是要看人民。”

杰斯预料,随着局势发展与美国做出的效应,届时世界各国都需在美中之间“选边站”。他说,“我想大部分人都会站在英美那边阵营”,与世界核心价值南辕北辙的中共,“在这个地球上很难找到一个真正的盟友。”

而施行近一个月的港版国安法,随着一波波的国际制裁,似乎显得有些消停。杰斯则认为,港人不能掉以轻心,还得无时无刻做好准备,因为国安法“始终是(人们)头上的一把刀,问题是看什么时候、找什么人去动这把刀。”

“共产党这一年经常说,香港人和它揽炒(同归于尽),但是,如果说揽炒(同归于尽)能力,谁能比的上共产党厉害?”

杰斯说,港人以良知及固有的核心价值,如常地面对生活,“今天的游行、今天的集会,及今天的言论,和我今天坐在这里接受采访,我们坐落在香港,我们之前做过什么就继续做什么。”

“我们要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就算是输了,我们也对得起自己的。打好这场仗,对得起自己就行了。”

杰斯说:“不能让它们(中共)看到我们害怕了、我们退缩,那么它就会觉得已经得逞,它就会继续变本加厉,它不会停的。”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美关中领馆中共震惊 走形式“反制”

记者:中共驻休斯顿使馆已经关了,中共有什么反制措施?

杰斯:我想过去24小时应该是正在头疼应该关哪一间(美国)领事馆,过去所谓的反制措施无论对英国或者美国其实都是很被动的,性质未必一样。举一个例子,早一些时候(美国)根据《马格尼茨基人权法案》、《维吾尔人权法》去制裁四个中国官员,它(中共)又反过来制裁美国包括美国共和党国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等人,给世界看到其实是有些儿戏、有些搞笑吧。有很多人即刻会问卢比奥会不会有房子在大湾区?会不会有个老婆在深圳?不可能的嘛。这些所谓的反制措施有没有用呢?是否是一个形式呢?或者是共产党要对国内针对民族主义、五毛或者比较极左的一些人的交代?有没有效用是值得思考的。

中共接招接不下 美出新对华“不信任”政策

记者:美国关闭休斯顿使馆,使中共非常震惊,他们(中共)之前没有预计有这个风险?中共使馆是不是间碟中心?做了一些什么事呢?

杰斯:第一,不只是休斯顿馆长感到震惊,我想我们都某种程度都觉得震惊。或者共产党都会觉得:你(美国)不会玩这么大吧!休斯顿的领事馆关馆,共产党都要认真想想,美国是不是有一套全新的对华政策出来?我想思考几个问题第一,是不是共产党酝酿一段时间都是这样,包括习近平:我不相信你会这样做的,大家都在台面上好像玩纸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不觉得你会没有我,是不行的。我想全世界都要看看,特别是过去这个星期(美国)出了很多招数,数都数不完,共产党接都接不住。

我们能看到的就是,美国很明显已经有了一套全新的对华政策出台,包括蓬佩奥(Pompeo)都出来演讲,一次比一次说得很清楚、很明白。譬如昨晚的演讲再将历史拿出来讲,提到尼克森,过多两年就是中美建交50周年,他都说回到这段历史,但是有一句话,他以前一定不会说的,他说当年尼克森考量中美的关系,再重新去建立的时候,他都担心过,会不会帮这个世界制造多一个科学怪人出来?这是以前美国历任政府都不会这么说的。

还有他也有提里根总统,以前说过的,对待中国要有一个trust but verify(信任但要认证),可以和中共建立一个信任,但是时刻要清楚,要核实,抱住一个怀疑的态度。蓬佩奥今天再更改一下,今天对华态度是一个Distrust and verify(不信任并验证)。所以是很清晰的,美国将会有一套全新的对华政策。

第二个问题,我想要问的是,共产党要盘算的就是,过了11月,如果美国总统有轮替,究竟对华政策会不会变?这也是全世界对中美关系所关注的,都要思考这个问题。如果拜登上台,民主党上台,对华政策会不会有一个大的改变呢?共产党到目前也不可能再自己骗自己,都要面对这个现实,就是对华政策即将会改变,这将会令全世界可能都改变。

同时有一件事就是,美国已经不再等待,去到这个地步。蓬佩奥(7月23日)的演讲,都呼吁西方自由世界,或者相同理念的(国家),要走在一起。很明显的一件事情就是,历史是重复又再重复的。美国到这一刻,已经告诉世界,特别释出一个很强烈的讯息给以德国为首的欧盟听,我再也不能等你们了,如果你们要继续和中共走在一起,你认为到今天还可以首鼠两端(犹豫不决)的话,那你就继续。但是英美已经是走在一起。然后,我想他们慢慢会使大家明白,我就开始做事了,你们自己选择吧。这就和之前一直酝酿着,可能等待一些联盟走在一起的那种态度,有变化。

料港局势如东柏林 面对黑暗不放弃

记者:可以见到英美已经联手去反制中共,而且香港角色也是十分重要的。怎样看现在香港的形势?香港是不是处于中美新冷战的最前线?局势会怎样发展?

杰斯:一定是这样的。首先多谢罗冠聪(前“香港众志”创党主席)的努力,在英国见了蓬佩奥。蓬佩奥7月23日的演讲现场都见到罗冠聪,也都见到澳洲一些政要人士,都是在帮我们这个家(香港)做事。

第二,香港固然一定是重要,正如,不只美国讲了,在国安法之前,发过声的包括比较温和的德国,还有邻近的日本,还有我们的前宗主国英国,这次暂时表现都很好,很负责任地做应该做的事。(他们)都讲过,都发出信息,讲给今天的中共听,香港在地理上可能是你的,但这里有不同的持份者,他们是讲道理,虽然共产党从来都不会讲道理,总是觉得一说到香港,就是别人干预它国内政。但是,这里的现实是,大家都有持份,你现在影响到的是德国、日本、英国,法国、美国,全世界很多国家在香港的利益。所以,如果从这个角度去看,他们只是争取他们在香港以往那些持份而得到的利益。所以,这里(香港)当然是绝对重要。

在可见的将来,大家都能看到的,这国安法设立了,大家就要把原来在香港的持份要搬走。但是,道义上,每一个国家对香港的感情仍在,或者在过去的一年,香港人很争气,被人看到,我们是值得别人去帮助的。所以毫无疑问,香港一定是一个桥头堡,但香港人要做好一个准备,如果你相信新冷战即将形成的话,一定要做好面对一个长期很黑暗的岁月的准备,如果说今天的香港是当年冷战的柏林的话,绝对是在东柏林那一边。这有一点不幸,但是,不要放弃,继续坚持下去,继续做我们自己相信的事,这一次不能跪下。同时,我们影响到别人,过去的一年都看到了。

记者:国安法已经在香港实施三个星期,国安法的威力是否变小了?

杰斯:这真的很难说,因为主动不在我们手上,在共产党手里。根据共产党以往的历史,共产党这一年经常说,香港人和它揽炒(同归于尽),但是,如果说揽炒(同归于尽)能力,谁能比得上共产党厉害?如果研究共产党的历史,它其中的恐怖之处就是,当它被人逼到墙角时,就会横着来,即所有东西不按本子办事,就像习近平的偶像、老祖宗毛泽东那样。就像我经常讲的那一句,简单说,它制造的问题,就由14亿人去买单。今天其实都是用这些方法,即受苦的都是老百姓。

所以香港人是要无时无刻地做好这个准备。国安法,究竟我们还害怕吗?始终是头上的一把刀,问题是看什么时候、找什么人去动这把刀。不可以太乐观地去看,还是那句话,我们要做好这个准备,但不能放出这个信息告诉它,国安法把我们吓住了。很简单,我们只是拿出良知来做我们应该去做的事情而已。香港人固有相信的是什么样的核心价值,我们就继续去做吧。今天的游行,今天的集会,及今天的言论,和我今天坐在这里接受采访,我们坐落在香港,我们之前做过什么就继续做什么,不能让他们看到我们害怕了、我们退缩,那么它就会觉得已经得逞,它就会继续变本加厉,它不会停的。

记者:是呀,这个很关键,就当国安法不存在,继续做该做的事情。

杰斯:是呀,这里是香港。昨天(7月23日)蓬佩奥的演讲,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讲,他呼吁中国人起来,将中国人和中国共产党分开。虽然我经常想,他们是否可以分得开呢?这是否是美国人的一种浪漫呢?但是我想他们都有很强的智囊余茂春,这些厉害的人,我想不是一种只是天真和浪漫的。回头来看,究竟美国人知道多少中国人,在他们的眼中,可能他们接触过“709律师”,或者敢言的许志永(北京维权人士)、许润章(清华大学法学教授)等等,但是14亿人,到底有多少中国人觉醒?我想蓬佩奥应该呼吁中国人要学习香港人,我们会继续不认命不认输的,同这个邪恶的政权继续去抗争,哪怕我们看不到结果,但是我们要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就算是输了,我们也对得起自己的。打好这场仗,对得起自己就行了。

口水战将变实战 美国灭共会到哪个地步?

记者:最近就有风声说,包括班农(美国白宫前首席策士)提出,要全面灭共,要消灭了共产党为止,包括香港的袁弓夷的“天灭中共”行动,郭文贵的灭共,虽然他们两个对制裁中共党员意见不同,但是现在的民意,都是要消灭共产党为止,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杰斯:这个问题很有趣,我昨晚(7月23日)看蓬佩奥演讲时,他继续强调,呼吁中国人要走出来,带着有创意的抵抗,去和共产党抗争。但我经常都会问一个问题,今天是不是已经很清晰的划分了两个利益的集团:一个是人民,中国人民;一个就是共产党。我就觉得不只两个,其实是三个:就是中国人民,共产党和习近平。我觉得,这个时候都要想一想,究竟是天灭中共,还是先天灭习近平?或者美国也要想一想,天灭中共是一个游戏的结束呢?还是天灭到习近平就可以接受了?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

第一,比较容易地就是天灭习近平,而美国也可能会接受。然后就会去扶植一个比较亲美的共产党,而美国也可能会接受这是现实。但是我想很多人也未必马上会想到。无论是民主党、共和党两党,美国整体的对华政策,我想都有思考过这个问题的。对华政策都要考量的问题就是,是否那么容易可以消灭共产党?消灭共产党的定义在哪里?是用军事,由美国的军事力量去摧毁它?还是去扶植中国人在内部去推翻它?

最近共产党也很担心,不要说推翻了,仅仅是不给共产党员去美国,共产党就像发疯了一样。退党,加上在内部,国内微博也酝酿了一段时间,老百姓也出来说了。当胡锡进(《环球时报》总编辑)说,如果(美国)不给9000万党员去美国,就是和14亿人民过不去。很多人都在微博短暂留言:喂,不要把我们也拖下水,我不是党员哦。这也是一个挺有创意的抵抗,蓬佩奥说明的这件事情。

其实我想说回来,究竟是要消灭哪一个?究竟要消灭到哪一个地步?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我们看到,口水战已经差不多进入到另一个阶段了,就会有一个实际的行动出来,新冷战也在慢慢的形成了。但是这个结局就很难(预测),我不觉得我有这个能力去预示究竟最后的结果是怎么样?以及美国会做到哪一步?因为始终中美的关系,真的是错综复杂,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完的。

民主国家不再奉迎中共 港人唤全球觉醒

记者:有一点是比较清晰的,以前他们是中国和中共分不清的。但是现在包括美国的元首,或者其它国家,会刻意的去说Communist Party(共产党),说这是一个共产党制度,他们也多次强调这是神的旨意,他们是很信奉神的,不同于共产党。他们用各种方法去批评共产党。美国前几任的元首,里根之后,在中美关系他们在意识形态上降低了。

杰斯:我想,不只是美国。过往至少20年,整个世界,特别因为经济的利益,对华的贸易,而去奉迎中国(中共),闭上眼睛,所有事就当看不到,美国当然有责任,其实全世界都有(责任)。我想经过这一年的香港抗争,唤醒了整个世界,还有疫情,全世界都觉醒。

我对每一个政府,从来都没有信心,无论德国政府、法国政府、美国政府也好,什么政府都好。我们要相信的是民主的体制,相信人民。举个例子,如英国脱欧,共产党也估计错误。共产党觉得英国脱欧后更加要依赖中国,但现在回头看却不是。脱欧后的英国,它的政策制定和决策更加灵活,这是第一。第二是人民,因为最后还是要回到选票那里,人民才是主人,而英国的社会,经过疫情之后,除了意识形态外,可能中国人的行为,给外国人的印象都很负面,有个反华的声音在那里,那政府就要跟着走。

回过来讲,最重要的还是那套制度,可以有选举,可以有轮替的时候,比如今天可能较温和的默克尔,在选举前也要看看德国的民意的声音是怎样的,都要留意的。比如德国社会,反华的声音,负面也在一直增长,这些说到最后,还是要看人民。

我想随着岁月,慢慢也是可以融合的,美国可以做出一个效应出来,大家都要选择站队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可不可以站两边?如果不能选择站两边,我想大部分人都会站在英美那边阵营,因为,到最后都是核心价值很难南辕北辙的,这也是共产党今天最吃亏的东西,没有真的盟友,在这个地球上找一个真正的中国盟友好难。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文昭:港人非暴力抗争三建议
【珍言真语】吴吕南:港人骨气鼓舞英对中强硬
【珍言真语】Jane Poon:澳洲两党支持人权问责法
【珍言真语】陈家洛:9月6日 真相与谎言对决
最热视频
【大陆新闻解毒】时事小品:韭菜轮流当 今年到你家
【严真点评&外交部大实话】川普全面反击恶势力窃国
【思想领袖】约翰逊:拜登撒谎 媒体视而不见
【新闻大家谈】鲍威尔独立 川普变阵 大戏开演
【微视频】川普律师团出招 共和党的最后防线
【财商天下】刘鹤介入债市乱象 亡党危机逼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