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何啟明:堅持抗爭 與極權比壽命

人氣 405

【大紀元2020年07月10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林慧真、梁珍報導)9月的香港立法會選舉僅剩不到兩個月時間,在港版國安法上路、駐港國安公署掛牌,中共假「國安」之名步步進逼侵吞香港人權與自由的時刻,此次選舉結果攸關香港未來的走向。民主派初選將於7月11日至12日舉行,由全港市民投票。民協副主席、深水埗區議員,首次參選立法會議員的泛民候選人何啟明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立法會選戰對抗極權」欄目採訪時表示,此次初選是展示香港民主派團結一致、對抗極權,讓全世界看到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的決心。他呼籲大家支持民主派初選,出來投票。

眼看赤禍襲港,許多港人紛紛選擇移民走避,然而何啟明沒有灰心,甚至更堅信持續抗爭、和極權比壽命,最終必定是光明。「國安法並不會讓香港人更加黑暗,而是讓共產黨自己在人們眼中更加黑暗。你看得到更多的人走出來反抗,更多國家出來發聲,令共產黨的管治、它的地位是更加黑暗的。」

從2013年加入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經歷2014年的雨傘運動,何啟明深切認識到,要對抗極權,就要有打持久戰的準備。他開始踏實做地區工作,遊說社區民眾支持抗爭。「我們見得到,極權是不會理市民的生死,它不會處理那些民生的問題。」沒有民主就沒有民生,「很多香港人走出來抗爭,都是希望香港成為一個更公平、更公義的社會,一個更適合人居住的地方。」

此次國安法帶給香港空前的恐怖氛圍,他鼓勵港人:「我們不需害怕,化整為零、遍地開花,與中共打持久戰」,「把抗爭融入到你的日常生活中,在你的工作崗位上堅持信念,大家把每一天的生活都變成抗爭,這就是極權最害怕的事。」

從港版國安法不惜一切要箝制全世界所有的人,何啟明看穿中共「其實已經沒招可使,害怕膽怯甚至是抓狂」。中共想用處理新疆、西藏的那套手段來對付香港,他指出,香港不是大陸,中共要亂來,全世界都看得清清楚楚,就會受到制裁,香港將成為壓倒中共極權的最後一根稻草。

借鑒歷史,當一個王朝衰落之際,一定有很多天災人禍,「現在長江三峽大壩的水災,甚至會倒下來了,又或者北京六月飛霜,下的冰雹好像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的形狀那樣。」他之所以對將來抱持希望,正是因為看見中共是已走到末路,「所以我覺得,將來其實根本就不需要跟共產黨打交道。現在要就是繼續反抗。」

此次參選香港立法會議員選舉,何啟明希望市民能夠更堅定認知:每一個人都是反抗極權的重要一員。因為抗爭,是擊潰中共的唯一出路。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向世界展現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的決心

記者:和我們觀眾先介紹一下自己?

何啟明:大家好,我是民協何啟明,是深水埗區議員,接下來會參與立法會選舉的民主派初選。我們都希望能夠透過初選,協調出最強的組合,才有能力去對抗這個極權。所以希望大家記得支持民主派初選,在7月11及12日記得出來投票。

記者:民主派初選總共有52個候選人,你覺得這次選舉意義在哪裡呢?

何啟明:我覺得這次初選,最重要就是要顯示我們民主派是團結一致來對抗極權。有很多人都說,其實當大家真的看到「港版國安法」都立了的時候,大家還出來選什麼呢?但是其實選舉是一個民意的展現,就是我們看到在過去的11月,當我們區議會民主派是大勝的時候,川普就立刻簽署《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你就能看得到自助人助,你自己願意出來抗爭的時候,你才能夠吸引更多的人來和應你支持你。

所以其實這次的選舉,就是一個民意的展示,就是要告訴這個極權,以至告訴全世界,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的決心是有多麼大,也要說給這個極權聽,香港人就是不要這個獨裁管治的決心,同樣都是那麼大。

國安法令共產黨的地位更加黑暗

記者:說回到「港版國安法」,和你所預計的是否一樣辣呢,還是更加辣?現在的挑戰是什麼?

何啟明:其實當年習總都曾經年輕過,他年輕的時候,他也有時代革命的,不過他的時代革命就是「文化大革命」的時候,以至其實他下面的官員比如夏寶龍、駱惠寧,其實都是經歷這個年代。就是說他們年輕的時候,就是可能要經歷文革那種要篤灰,就是告密,又或者是大家要批倒批臭附近你身邊所有的人,包括你的朋友老師家人等等。但是我們香港人,年輕人這次的時代革命其實是學習怎樣去互相扶持,一起團結來對抗極權。

我們看得到,其實香港的年輕人,一定比習總時代的年輕人更加優秀,而我們經歷的時代革命一定會比他們的更加傑出。在這樣的情況下,即使這個極權做些什麼,其實我們都不會怕。「港版國安法」的訂立,不是令香港人更加黑暗,而是令共產黨自己更加黑暗,你看得到更多的人走出來反抗。

當「港版國安法」立了之後,香港人沒有被嚇倒,你看到在7月1日繼續有數以十萬計的人出來反抗極權。也因此,當「港版國安法」立了之後,很多國家都出來發聲,就說你中共是違反人權,有些外資說要撤資,甚至說要制裁等等。在天安門廣場有兩句說,除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之外,旁邊那句是「世界人民大團結萬歲」,現在共產黨真是做到了讓全世界的人民一起團結起來反抗這個極權的管治。所以我覺得其實「港版國安法」的訂立只不過是令共產黨的管治、它的地位是更加黑暗的。

中共沒招抓狂 最後鬥垮自己

記者:別人都覺得黑暗,你反而看到光明和希望,為什麼呢?

何啟明:其實,你看得到這個極權已經沒有招數了,它已經到了抓狂的地步。你想一下,它這個「港版國安法」是不惜一切、不顧後果地就是要批倒批臭它眼中的敵人。(香港前特首)梁振英還說,理論上「港版國安法」的訂立,連川普都是犯法的。它(中共)已經抓狂到這個地步,訂立一個法律要鉗制全世界所有人。你就會看得到其實這個極權的虛怯,這個極權就是覺得很害怕,所以它所有的敵人都要打。

用我剛剛的話說,現在(中共)掌權的那些人,他們年輕的時代就是在一個鬥爭的環境當中去成長,所以他們用鬥爭的思維去管治國家的時候,就是不惜一切就是批倒批臭自己眼中所謂的敵人。其實這個做法只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鬥到最後只會鬥垮自己。

做打持久戰的準備 化整為零遍地開花 與極權比壽命

記者:所以雖然很多人會選擇移民,而你不單選擇留在香港,還要參選。參選可能會被DQ(取消資格),DQ的第一道題可能會問你,是否支持「港版國安法」。你會怎麼回答?

何啟明:我覺得香港人如果選擇留下,你就要有個心理準備,跟這個極權打持久戰。我自己也是其中一分子,我們就是要和這個極權比壽命。要和它比力量,可能我們真的比不過,但是和它比壽命,這才是極權最害怕的。

其實極權最怕的就是大家化整為零遍地開花。如果大家都在日常生活中(堅持)抗爭,把抗爭融入到你的日常生活中,除了支持黃店,甚至在你的工作崗位上堅持信念,又或者平時有行動就出來和應,有人被警察SS(Stop & Search截停及搜查)的時候,你就站在旁邊監看,讓大家把每一天的生活都變成抗爭,這就是極權最害怕的事。所以香港人應該堅持下去,無論是參選還是做個普通市民,其實每個人都可以在自己的崗位上參與抗爭。

記者:你什麼時候決定參政的呢?什麼時候開始在政治上覺醒?

何啟明:如果要計算的話,其實我大概是2013年加入民協(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從那以後開始接觸政治,接觸一些議員的工作。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2014年的雨傘革命,我覺得要對抗極權,就要有打持久戰的準備。你要去思考,如何與極權「磨爛席」(賴死不走),如何與極權比長壽。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做地區工作,為什麼要每一天去遊說不同的鄰居(社區民眾)支持甚至認同抗爭的原因。這些都讓我更加堅定地在現在的崗位上繼續做下去。

打地區線 讓更多人支持或加入陣營

記者:你覺得在這麼多參選人裡,你的特點是什麼?

何啟明:我覺得,有人選擇去打國際線,同樣也應該有人選擇打地區線,對吧?大家各有特色各有崗位,我們每天都在地區裡面接觸不同年齡、不同階層的人。如果大家認同這個抗爭是要跨階層、跨世代,我們應該想辦法吸引更多人支持,甚至加入我們的陣營。所以地面戰就很重要了。

怎樣去遊說更多人加入我們,如何接觸更多人與他們建立關係,讓他們認同我們的信念,這就是我現在做的工作。

對抗極權 反抗是唯一出路

記者:在你接觸市民的過程中,你覺得他們的變化是什麼?特別是「港版國安法」之後,民眾有什麼變化?比如之前反送中的過程中,有些藍營變成了黃營;但是這次「港版國安法」出台後,民眾的表態有什麼變化嗎?

何啟明:這次香港人最大的反應是,他們覺得香港變成了大陸。當初所謂香港民主回歸時,大家就已經明白,大陸就是一個黑暗、恐怖,甚至封閉的地方。他們打開新聞看到很多冤假錯案,很多栽贓陷害的事情,他們明白內地就是人治的社會,是個極權的國度,所以他們不想香港變大陸,也就是當初為什麼要和大陸有分別。

這次「港版國安法」的訂立就是告訴大家,香港會變成大陸,香港也會變成一個人治的社會。你看看新疆、西藏,甚至大陸的教會,都在被迫害。在一個極權國度,連信耶穌也有問題的時候,我在香港如何能夠獨善其身?還要現在立了「港版國安法」,香港就要變成大陸了,其實這種情緒是令大家為什麼走上街頭反抗的(原因),甚至是越來越認同,要對付極權,反抗是唯一的出路。

沒有民主就沒有民生

記者:相對其他泛民的政黨和本土派,你覺得你們的定位是怎樣呢,有些什麼不同的地方?

何啟明:我很希望藉著今次的機會,或者今次的選舉,大家能夠重新認識民協,以前可能很多人覺得,我們只是做民生,或者只是做一些揼石仔(繁瑣工作)的事,但是其實我們越來越見到就是,沒有民主就沒有民生。我們見得到,極權是不會理市民的生死,它不會處理那些民生的問題。

為什麼我們要走出來爭取民主自由,其實很多香港人走出來抗爭,都是希望香港成為一個更公平、更公義的社會,一個更適合人居住的地方。走出來抗爭,因為真是很喜歡香港,大家都是因為這樣走出來反抗極權。所以很希望市民能夠明白,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反抗極權的其中一員。

記者:這段時間有沒有人勸你走?

何啟明:勸我走就沒有,不過都叫我要注意個人安全,因為的確這個極權不是善類,它隨時隨地都可以找個理由去抓你,所以很多人勸我要小心自己的安全。要繼續堅持,不要投降,但是同時都要用一個聰明巧妙的方法,怎樣可以繼續打持久戰。

香港可能成為壓倒中共的最後一根稻草

記者:如果未來香港越來越大陸化,包括現在派來香港的國安公署中共官員,你覺得怎樣對付共產黨?你有沒有跟中共打交道的經驗或者招數可以分享。

何啟明:那個國安公署署長,是當年處理烏坎村(鎮壓烏坎民主抗爭)那個幹部來的,它們就是用一個處理農村的手法,來處理這個國際城市,以為用處理新疆、西藏那套,套在香港就沒有問題的了。但是分別就是,香港還有很多國際記者在這裡,香港真是全世界都看著的。所以對付這個極權,就是告訴它,你要亂來可以,不過大家都看著你亂來,你要不顧後果,你會受到制裁。

甚至,香港真是會成為這個極權倒下的最後一根稻草。大家看歷史,當一個王朝的衰落,一定有很多天災人禍,現在長江三峽大壩的水災,甚至會倒下來了,又或者北京六月飛霜,下的冰雹好像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的形狀那樣。很多的天災人禍結合而成的一場災難。

所以為什麼我對將來抱持希望,其實就是因為見到了這個極權是已到虛怯、抓狂的狀態,而處理大量的天災的同時自己又不斷地犯錯。所以我覺得,將來其實根本就不需要跟共產黨打交道,就是繼續反抗,繼續抗擊這個極權。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楊健興:國安法嚴苛 傳媒風險增
【珍言真語】劉澤鋒:重拾港人尊嚴 愛國非愛共
【珍言真語】袁弓夷:團結滅共 香港才能重生
【珍言真語】梁家傑:國安法虛字多 是整人工具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大動作踩紅線 北戴河要翻騰了
【重播】川普8.7發布會:新增確診5.6萬死過千
【薇羽看世間】高調訪台 美禁微信推牆第一步
【拍案驚奇】一天四重拳 美中防長通話透火藥味
【西岸觀察】頻頻失言 拜登競選就怕講錯話
近視眼有救?按耳朵3個奇穴 迅速改善視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