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鄉村推「工分寶」 專家:數碼管控農民

人氣 3339

【大紀元2020年08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導)近日,杭州蕭山區為有效管控鄉村,推出「工分寶」數字治理模式。評論表示,在整個經濟大環境不好的情況下,中共引入早前農村的「工分制」,與現代網路控制技術相結合,達到控制人員流動,同時對村民進行洗腦和思想管控的目的。

杭州日報11日報導,8月9日上午,蕭山區戴村鎮佛山村和大石蓋村舉行了「戴村工分寳」上線動員會。報導說,自2019年7月在大石蓋村開展試點以來,戴村鎮的映山紅鄉村數字治理計劃進入了2.0時代,升級為「戴村工分寳」,並擴展到佛山村。

所謂「工分寳」,源自農村早前的「掙工分」,它是微信裡的一個小程序,用工分和信用值為底層數據,記錄村民參與的各項活動。每個註冊「工分寳」的用戶,都可通過參與鎮、村發布的各項活動來賺取工分和提高信用值,而工分可折算成現金在村裡使用,參與越多,最後得到的收益也就越高。

「工分寳」設計的活動內容包括初心課堂、平安學堂、鄉賢講堂、平安家庭、志願服務、生產勞動、公共事務、文體活動、榮譽申報等。

而信用分以工分為依托,並納入政府管理的工商稅務、權屬登記和戶籍等信息,參考銀行、保險、電商等第三方數據,建立基於失德失信、治安違法、行政處分等行為和結果的負面清單。信用分通過演算法動態管理,應用於村民的經濟發展,包括推薦就業、社工和小微工程發包、小額貸款等和社會發展,包括入黨、入學、入伍、評比和後備幹部選拔等。

報導說,註冊「工分寳」的用戶必須是實名登錄,而沒有智能手機的村民,會得到一個集村民個人專屬二維碼、個人信息和親情號碼在內的《工分卡》,通過掃碼同樣可以參加活動和兌現工分。

對當局在鄉村推出「工分寳」,浙江杭州的魏先生對大紀元表示,現在整個大環境經濟不好,當局要搞內循環,杭州蕭山搞個試點,可能想要回歸到以前6、70年代工分制的時代,以這種形式達到控制人員流動的目的。

「杭州蕭山鄉鎮企業很多,是鄉鎮企業重鎮,但是現在,由於整個大環境不好,包括貿易、出口都在下降,私有企業、民營企業全都在倒閉,很多人回到自己的老家鄉村,搞這個『工分寳』,目的是想控制流動,把這些人再組織起來,恢復到6、70年代計公分的形式,對失業農民進行控制。」

「與網上信用掛鉤,目的還是促使農民去按照當局的意圖去做,如果不去做,就說這個人沒信用,連工作績效也被視為信用來評比。」魏先生說,但我認為還是為了宣傳,「停留在形式上的,沒有實際效果。

大陸經濟學者何軍樵對大紀元表示,「工分寶」是為了鄉村治理搞出來的,「它把以前農村的工分制和騰訊QQ登錄積分制相結合,給你一些虛幻的特權,並不是回歸改革前農村生產隊的工分模式,只是採用這個名稱,通過網際網路,用有償的形式對農村居民進行綜合治理,達到管控的目的。」

「比如,參加了村裡組織的活動讀黨刊黨報,或習近平思想學習等獲得積分,包括填一些計劃生育的問卷等等得到不同的分值,每個月最高分值是100分,最後換成錢。即通過有償的形式對村民的思想、行為,包括積極參與政府的活動進行有效的管理,也包括洗腦。」

目前一分等於多少錢還不知道,何軍樵說,問題是到底能給多少錢,「如果說沒有多少錢,慢慢興趣就會下來,所以,效果有多大,有待觀察。」

何軍樵認為「工分寶」的信用體系不是通常理解的信用,「不是欠款不欠款的問題,它是屬於黨的標準的信用,真正的目的是進行行為控制和思想改造。」

所以,在網路上看到的很多這種行動其實都是組織的,沒有私人搞的,「比如拿著毛像遊行、唱紅歌等都是政府組織的,是給錢的,舉毛像遊行給兩代大米、唱紅歌一次獎勵一件衣服等。現在就是在自欺欺人。」

何軍樵表示,在中國地方政府專門有一批體制內幹部在挖空心思、想辦法搞各種各樣的治理,「在現在的形勢下,當局在想一些辦法,利用微信等網際網路形式盡量多控制人,搞得最成功的就是監控鏡頭,全中國各地方各小區全是監控器,人均每人十幾個監控器,成本代價很大,可社會治安案件沒有下降。」

今年2月疫情期間,杭州與阿里巴巴旗下支付寶合作率先推出「健康碼」,該碼被人權觀察組織研究員認為是「中國開展大規模監控歷史上的里程碑事件之一」。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大陸民眾批中共央視抗疫劇背離實情 呼籲停播
中共西藏設再教育營 藏民須參加軍訓穿軍裝
上海74歲法輪功學員林秋芃被構陷到檢察院
中共被曝以扶貧為名 強制數十萬藏人進訓練營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中共管控黨員怕分裂 緊盯境外提款
【西岸觀察】誰會是川普的大法官人選?
【重播】川普聯合國講話 對中共發重話
【有冇搞錯】中共不承認的台海中線
【重播】白宮簡報會:川普有權提名大法官
【薇羽看世間】一進一退聯合國?何謂「一中」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