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案】兵敗如山倒

作者:溫嬪容 中醫師
荷花
白荷花(王嘉益/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82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一般白血球升高時,表示身體正遭受病邪入侵,人體立刻啟動自救機制,戰略佈局,依危急情勢,自衛隊派出大量白血球精兵出場應戰。當陣勢威猛,準備出擊時,卻找不到敵軍,這是怎麼回事?

一位38歲的女士,在公家機關擔任科員,身體強健,做事勤快,每天如沐春風,快樂過日子。有一天,一如往常一樣,太陽升起,一樣的抱起小女兒喝奶,竟不一樣的抱不起女兒?每日向佛祖上香,簡單的打火機點火,竟點不起來。洗臉準備上班,竟擰不動毛巾?甚至連內衣鈕扣也扣不起來,還有嗎?

這位女士膽戰心驚的,下一步還會有什麼事發生?如廁坐馬桶,坐下去竟起不來。做家事蹲下去,竟站不起來。一走路就小腿痛,胸部痛。上樓梯,腳竟抬不起來,無法踏上階梯。機車要加油,加油蓋竟打不開來。上班公文一疊,靈巧的手,竟拿不起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這樣?這一天簡直是烏雲密佈,山雨欲來風滿樓的驚慄!

第2天,女科員雙手完全無力。第3天,雙腳完全無力,坐地上後起不來,連日來有如兵敗如山倒。一向樂觀的她,嚇死了!適逢周末,女科員真鎮定,還真會忍,也沒想到去掛急診,傻傻的等周一門診。第5天,先生帶她去醫院檢查,赫然發現,白血球2萬,正常值4千到1萬。

醫生診斷為:敗血症。要她馬上辦住院,說病情危急,可能要住進加護病房治療。聽罷,敗血症像招魂令,把先生也嚇住了,一陣天旋地轉的驚慌。女科員竟一反常態,從愁雲慘霧中走出來,告訴醫生,她回家考慮一下,醫生聽了都傻住了,這傢伙是不是頭腦有問題?不知死活,不知病態很嚴重。

敗血症病因:

人類至今對其瞭解,尚在探究中。目前推測:是由於人體遭受到細菌、病毒、黴菌、寄生蟲的感染,引起全身性發炎的嚴重疾病。

敗血症所產生的症狀:

白血球上升1萬2千以上,或低於4千;發燒,發冷,體溫超過38度,或低於36度;心跳每分鐘大於90,呼吸次數每分鐘大於20次,甚至無力呼吸,呼吸衰竭,休克,嚴重時要靠呼吸器。

還會血壓下降,血小板減少,高血糖,排尿減少,腎臟衰竭,甚至要洗腎。情緒焦慮躁動,昏睡。病情在數小時,數日內,快速惡化,引發多器官衰竭。人類至今未能發展出有效治療藥物,死亡率七成以上,很嚇人的病。

女科員先在附近診所就醫2天,病情果然快速發展到昏沉嗜睡,吃不下。先生見狀不妙,立刻請假,帶妻子從南部來看診。女科員從精力旺盛,一下子變成四肢無力,病來得也太快了,一時無法接受,滿臉恐慌,慘白,眼睛一直盯著我,對我極渴望救治的期待。

通常病勢發展迅速,多與風有關。風為百病之長,風性急,風善行而數變。該病可能是風邪入絡腦,屬沒有腦溢血、腦栓塞的中風,又兼肝風內動所致骨牌效應。診察女科員的症狀,不是那麼符合敗血症的症情。算一算病發至今已第8天,為爭取黃金時間,不管她有沒有針灸過,害不害怕針灸,沒有給她選擇餘地,就是直接針灸。女科員曾陪先生來看過診,對醫生信任,悉聽醫命。

針灸處理:

採俯臥式。風邪入腦,針百會穴三針齊刺排刺;腰腳無力,針腎俞穴,用1.5寸針15角度,沿皮刺,加風市、委中、承山、崑崙穴;袪風邪,針風池、風府、曲池穴;食欲差,兼理腸胃,針合谷、公孫穴,請她自行按足三里穴。

白血球上升到2萬,不是發炎,就是訊息傳達失誤,沒有外敵,卻是自己打自己,調解免疫過亢,針合谷、三陰交、太衝穴,兼開通四肢關節。針灸完,除了臉色轉潤外,沒有任何改善。開處方,先調白血球問題,用龍膽瀉肝湯,白虎湯。

貼心的先生,雖然遠住在南部,連4天,一下班就帶妻子來看診,等到看完診,回到家已是午夜,次日晨又趕著上班,看了很是感動!患難見真(珍)情,夫妻困挫與共。第2天複診,針感加強,以中風論治,用頭皮針,以百會穴為中心,沿運動區,感覺區,左右各下6針,並留針至睡前;補腎精上注於腦髓:針湧泉穴,其他如前。

處方改小續命湯煎劑,其中重要關鍵藥,麻黃用1兩,用石膏1兩監制麻黃。針灸完後,回家後腳可抬高一些。

第3次針灸完,走路腳不會痛了。適逢周六,頭上的針,留3天。睡覺時頭部戴浴帽或絲巾,比較不會跑針,可睡得安穩些。出針時若有出血,讓血流到自然停,勿止血。有出血的區域類似穴位放血,血循會重新調整,有助於血液循環順暢。第4次針灸,手腳比較有力,坐椅子可以自己起身。

年節將至,公務繁忙,女科員第2天勉強去上班,手腳不俐落,動作笨拙又慢,提重物需同事幫忙,好不容易撐到下班。一周後,第5次針灸,工作情況改善,可以做比較多事。第6次針灸,逢周六,加針伏兔、足三里穴。

其中足三里穴,用1寸針,針到位後,提到天部,向下透刺,外用紙膠布貼著針,留針3天。洗澡時,只要不用手去搓針灸的針,淋濕了膠布自己會乾,如果針處會痛,表示跑針了,就拔針。可在針處噴天羅水,消炎、止癢。

這天回程坐公車,可以自己扶著扶手上車,以後就自行搭車來看診。次日在家裡,坐在地板上,用手撐著,可以自己起來。上樓梯扶著扶手,可以爬樓梯了。第7次針灸,睡不好,加針神門、神庭穴;心臟有點亂跳,針內關穴。針灸完回家後,可以自己扣內衣扣子。

看起來,病情改善很多,開處方用科學中藥收尾:用獨活寄生湯調腰以下肢節;黃耆五物湯調上肢經絡,最後畫龍點睛,加生薑袪風寒,化濕凝。

第8次針灸,幾近痊癒,鞏固療效又針了3次,前後歷時一個月又5天,針灸11次,不依敗血症論治,不受檢查數字的侷限和恐嚇。一場暴風雨,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剝繭。@

選自《六指醫手——為無明點燈》/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六指醫手
六指醫手 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溫嬪容醫案專欄】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荷花 蓮花 花卉 植物
    一位47歲的男士,一張苦瓜臉,眉頭深鎖,雙唇緊閉,雙手緊握,滿臉失落的樣子,坐在診椅上,一語不發。我問:「先生,你哪裡不舒服?」他好像才從恍神中回神,回答:「我每天晚上都無法入睡,吃了安眠藥,還是睡不好。」為什麼會難以入眠,一定有原因。年幼,青少年時期,多是倒頭就睡著了。為什麼長大了,就有失眠的問題?我又問:「你從什麼時候開始不能入睡?當時發生了什麼事?」
  • 半年後,老天送來喜訊,喜獲麟兒,固然是皆大歡喜。妊娠時期常感冒,孕媽也沒時間去看醫生。隨著時間成長,出生6個月大的寶貝兒子,卻面無多大表情,太乖了,好像有點不對勁。小倆口忙生意,也沒多想。但兒子2歲了,動作遲緩,反應慢半拍。小夫妻的憂心,在殘酷的現實下,默默的承受著。
  • 每個人都有一個念頭死角,自己走不出去,別人也走不進來,必須等待自己轉彎轉念,才有轉機。有人卻像刺蝟一樣,豎起尖刺,刺傷自己,也刺傷別人。
  • 弟弟生長發育一切正常。不知道哥哥是不是出生時衝得太快,衝得太急,到一周歲學走路時,動作很不協調,步態不穩常跌倒。弟弟視力正常,沒近視。哥哥眼球會顫動,看東西不是歪著頭,就是斜著眼看。弟弟早已會走路了,哥哥還是笨手笨腳的,好像不對勁,媽媽帶哥哥到醫院去檢查。
  • 蓮花
    一位19歲大學生,和同學相載,騎機車出遊,乘風呼嘯飛馳,啍著青春的歌,痛快加爽快,多逍遙!大地一聲響起,不是春雷,是撞車碰碰聲,還沒來得及反應,到底是怎麼回事?被載的大學生已倒地,當場昏迷,急送醫院。
  • 蓮花
    一位43歲美容師,身材修長,鳳眼柳眉,櫻桃小嘴,明眸皓齒,加上一頭烏溜溜的長髮飄飄,閉月羞花,沉魚落雁,美啊!她和心儀的男朋友相戀十年,有情人終成眷屬。難得的是,夫妻倆都熱愛馬拉松,夫唱婦隨,跑完全馬42公里,第2天照常上班。他倆常到各地去參加馬拉松跑步,雙進雙出,比翼雙飛,羨煞多少小冤家。
  • 蓮花
    一位30歲女性工廠作業員,結婚2年未懷孕,男方父母急著抱孫子,小倆口同來調治不孕症。調了半年,小婦人有一天愁眉苦臉的告訴我,生孩子的事先放著,當前經濟緊,等存一些錢再說,養小孩的負擔真重啊!
  • 蓮花
    凡事都有個「度」,人體運作更是如此,機體有個運作法度,超過或不及「度」的範圍,就會出問題。例如內分泌的濃度失序,外邪入侵,可能招膿,使機體遭風霜雨雪亂飛,雪泥霜爪浸淫,在窘境中,誰能傲雪凌霜?
  • 蓮花
    人生走到盡頭,要選擇什麼方式回老家?命如果不可改,運是否可做選擇?是個性剛烈易得肝病?還是患肝病的人,易性格剛烈?個性也是一種選擇嗎?
  • 蓮花
    一句「心肝寶貝」,充滿了多少寵愛、甜蜜、溫馨與重視。五行中,肝是木,心是火,木生火,肝是心臟的母親。怎樣的心,才能被肝當寶貝?將心比心,心心相印?還是心地光明,童心未泯?或是蕙質蘭心,佛眼佛心?怎樣的肝,才會讓心當寶貝?剖肝泣血,俠肝義膽?千萬別抓心抓肝,撲心撲肝。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