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載:明慧診間
一位40歲家庭主婦,家管,生得一雙盈盈秋水,雙瞳剪水的眼睛,眉飛眼笑,個性開朗,人緣很好。有一天,買菜回來,右眼睛痛到睜不開,趕緊去看眼科,醫生說眼角膜破損。
衣服的功用是什麼?穿衣的藝術,代表的是人心的寫照嗎?古代以衣為蔽體,衣輕乘肥,錦衣玉食,衣錦還鄉,彈冠振衣,衣冠楚楚,天衣無縫。講究的是佛要金裝,人要衣裝。
幾天以後,才飽嚐到大漠獨特的氣候,白天熱呼呼,夜晚冷颼颼,日夜溫差竟高達40度C。強勁的風,伴著攔路虎,就把年輕人絆個翻筋斗。
一位35歲小伙子,是中草藥研究愛好者,隨著野地認識藥用植物的樂趣,穿梭錦繡河山,漸成登山愛好者。假日總徜徉在崇山峻嶺,綠水青山,遠山含笑之美,空山不見人之廣,雲深不知處之幻,坐看眾鳥高飛盡,但看孤雲獨去閒之幽閒。隨著登山次數的累積,從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到見山是山,心靈境界與高山一起參天,脫離「一葉障目,不見泰山」的困境。
一位47歲,從事會計工作的女士,近視1200度,每天要看很多數字,上班都在盯電腦,一天下來,晚上幾乎無法使用眼睛,眼睛脹痛酸澀,只能閉目養神。冬天天黑的早,下班時騎機車回家,視力模糊到膽戰心驚,如臨深淵薄冰,只能騎時速20公里。到了這種地步,再忙再累,也要去看醫生了。會計人看了眼科醫生,眼藥點了半年,時好時壞,經友人介紹用針灸治療。
一位30歲女性工廠作業員,結婚2年未懷孕,男方父母急著抱孫子,小倆口同來調治不孕症。調了半年,小婦人有一天愁眉苦臉的告訴我,生孩子的事先放著,當前經濟緊,等存一些錢再說,養小孩的負擔真重啊!
凡事都有個「度」,人體運作更是如此,機體有個運作法度,超過或不及「度」的範圍,就會出問題。例如內分泌的濃度失序,外邪入侵,可能招膿,使機體遭風霜雨雪亂飛,雪泥霜爪浸淫,在窘境中,誰能傲雪凌霜?
人生走到盡頭,要選擇什麼方式回老家?命如果不可改,運是否可做選擇?是個性剛烈易得肝病?還是患肝病的人,易性格剛烈?個性也是一種選擇嗎?
誰不喜歡聰明?自作聰明,自達自通,聰明絕頂,聰明一世。但聰明與智慧之間,有多少距離?聰明與幸福之間,又有多少距離?
一位49歲擔任公司中級管理主管的男士,是早產兒,在子宮住了7個多月,以為人間好玩,就迫不及待的破門而出。4歲時父母車禍雙亡,留下他孤苦伶仃,與阿嬤相依為命。18歲時阿嬤駕返瑤池,從此無親無戚,自己打工養活自己,半工半讀的,熬過了大學畢業。
店長一聽,搥胸頓足問蒼天:怎麼會這樣?怎麼會是我?生活起居都很正常,飲食很節制,做人還可以,從沒害過人,為什麼?為什麼?無奈問天,天不語!只剩眼前乳癌鐵證如山,在社會打滾過的人,知道不論如何,終究要面對現實。
退休後半年,長官人陸續出現頭昏,頭脹,胃脹,有時睡不好,全身酸痛,精神怎麼就一落千丈?腦筋好像也不靈光了?怎麼會差那麼多?一線之隔,人體就衰退那麼快?不會吧!子女催促他去看醫生。
30歲初為人父的工程師,手抱著小嬰兒,聽她甜美的笑聲,樂不可支啊!可就不知怎麼的,手指好像不靈光。過幾天,接著整肢手臂不靈活。因為夜裡和太太輪班,給小寶貝泡牛奶,換尿布,常睡不好,頭痛,失眠,倦怠。不久之後,腳有點麻,最後使不上力。
一位38歲的女士,在公家機關擔任科員,身體強健,做事勤快,每天如沐春風,快樂過日子。有一天,一如往常一樣,太陽升起,一樣的抱起小女兒喝奶,竟不一樣的抱不起女兒?每日向佛祖上香,簡單的打火機點火,竟點不起來。洗臉準備上班,竟擰不動毛巾?甚至連內衣鈕扣也扣不起來,還有嗎?
一位42歲創發工作者,自行成立一個工作室,顧客穩定,案件接不完,算小有成就。成功的代價就是犧牲夫妻感情,以致勞燕分飛。這位創發工作者,擁有一頭烏溜溜的飄逸秀髮,身材姣好修長,配上明眸皓齒,雖已是2個孩子的媽,仍見女人魅力,隨時有護花使者,隨侍在側。
老先生近半年,腸胃脹,胃堵,噁心,心下灼熱感,食少,甚至毫無胃口,越來越瘦。兒子已成家,在外地工作,事業繁忙。女兒已出嫁,雖住同一城市,也不好意思去打擾。喪偶的悲傷,沒有隨著時光飛逝而變淡。
一位正值52歲壯年男士,身高178公分,體重71公斤,一表人材,渾身是勁,開了一家商行,事業正衝刺,蒸蒸日上,視死如歸,交際應酬,夜夜笙歌,杯觥交錯,變成家常便飯。近期吞嚥食物好像不順利,常卡卡的,容易嗆到,以為是菸抽多了,不以為意。做生意仍乘長風衝破浪,一往直前。直到有一天,吞食物時胸口有點痛,並放射到胃口,這是怎麼回事?一直都身壯如牛,以前喝酒也不會這樣...
一位37歲家庭主婦,整天忙裡忙外,送了小孩上學,又送夫君上班。終於小孩上國中了,很多事可以自理了,才有時間去看牙醫,處理困擾她已久的牙齒問題,她的3顆乳牙至今未換恆牙,有點搖晃。多年來為維護她的乳牙,煞費苦心,但乳牙還是慢慢的動搖。
一位32歲年輕女性,擔任資訊工程師,是單身貴族,工作努力,想賺錢過好日子,享受人生,每年都出國旅遊。工程師聽說韓國料理別有風味,飲食文化少油膩,多麻辣。五味的鹹甜酸苦辣,伴著五色紅綠白黑黃,把食材做成繽紛的佳餚,秀色可餐,令人垂涎三尺,聞香下馬。
一位3歲小男孩,正是黏媽媽黏得很緊的時期,突然一覺醒來,媽媽已離家出走,並改嫁他人。遊手好閒的爸爸,脾氣暴躁,常打罵孩子,這下子避風港、安全港全垮了!家貧如洗,好吃懶做的爸爸,拉家帶口,回老家投靠阿嬤。
老天是最偉大的藝術家,千古以來,在空中彩繪,從來沒有重複的畫像,瞬息萬變,目不暇給,美不勝收。地上庸庸碌碌的蒼生,只看路上紅綠燈,不看天上彩雲飛。而地球上的每一個人,也都是老天獨一無二的創作,沒興緻翹望天空的人,欣賞一下人體精品,來來往往千萬人,誰能引起注目?
做父母的,總希望子女,上學上班,都是快快樂樂的出門,平平安安的回家。馬路如虎口,不論如何虎視眈眈,每天在虎口上,生死離別,遺憾終生的事,都在不斷的上演著,為什麼不幸的事總是重複發生?慘痛的教訓,似乎難以發聾振聵?是僥倖的心嗎?
才子快快樂樂的上學,不久發現,怎麼年齡不到40歲,就視茫茫,髮蒼蒼!哲學竟這麼艱深澀苦,不是想像中的生命之學!莫非自己愚痴傻,一廂情願,學習一年了,還摸不著邊際,前途茫茫!更慘的是,左眼突然出現飛蚊,有時像蜘蛛網,像雲狀斑,遮住部份視野,視物扭曲變形,色澤改變,還伴有閃光。真嚇人!這是怎麼回事?趕快就診大醫院,醫生診斷是:視網膜剝離。
寬恕是最強的武器。揮一揮衣袖,不帶走半片雲彩。但櫃檯小姐除了個人衣物,什麼都沒帶走,也沒有任何要求。撒滿一地破碎的離別,一寸離腸千萬結!
愛拚才會贏,農家漢埋頭苦幹,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事業飛黃騰達,小工廠變大工廠,一柱擎天,光宗耀祖,在村裡有口皆碑。有一天,農家漢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迎面而來的不是愛妻的擁抱,而是牽手的真情告白:結髮人有了新歡,琵琶別抱。
一位43歲美容師,身材修長,鳳眼柳眉,櫻桃小嘴,明眸皓齒,加上一頭烏溜溜的長髮飄飄,閉月羞花,沉魚落雁,美啊!她和心儀的男朋友相戀十年,有情人終成眷屬。難得的是,夫妻倆都熱愛馬拉松,夫唱婦隨,跑完全馬42公里,第2天照常上班。他倆常到各地去參加馬拉松跑步,雙進雙出,比翼雙飛,羨煞多少小冤家。
一位19歲大學生,和同學相載,騎機車出遊,乘風呼嘯飛馳,啍著青春的歌,痛快加爽快,多逍遙!大地一聲響起,不是春雷,是撞車碰碰聲,還沒來得及反應,到底是怎麼回事?被載的大學生已倒地,當場昏迷,急送醫院。
弟弟生長發育一切正常。不知道哥哥是不是出生時衝得太快,衝得太急,到一周歲學走路時,動作很不協調,步態不穩常跌倒。弟弟視力正常,沒近視。哥哥眼球會顫動,看東西不是歪著頭,就是斜著眼看。弟弟早已會走路了,哥哥還是笨手笨腳的,好像不對勁,媽媽帶哥哥到醫院去檢查。
半年後,老天送來喜訊,喜獲麟兒,固然是皆大歡喜。妊娠時期常感冒,孕媽也沒時間去看醫生。隨著時間成長,出生6個月大的寶貝兒子,卻面無多大表情,太乖了,好像有點不對勁。小倆口忙生意,也沒多想。但兒子2歲了,動作遲緩,反應慢半拍。小夫妻的憂心,在殘酷的現實下,默默的承受著。
每個人都有一個念頭死角,自己走不出去,別人也走不進來,必須等待自己轉彎轉念,才有轉機。有人卻像刺蝟一樣,豎起尖刺,刺傷自己,也刺傷別人。
共有約 166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