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明慧诊间
一位38岁的女士,在公家机关担任科员,身体强健,做事勤快,每天如沐春风,快乐过日子。有一天,一如往常一样,太阳升起,一样的抱起小女儿喝奶,竟不一样的抱不起女儿...
一位42岁创发工作者,自行成立一个工作室,顾客稳定,案件接不完,算小有成就。成功的代价就是牺牲夫妻感情,以致劳燕分飞。这位创发工作者,拥有一头乌溜溜的飘逸秀发,身材姣好修长,配上明眸皓齿,虽已是2个孩子的妈,仍见女人魅力,随时有护花使者,随侍在侧。
老先生近半年,肠胃胀,胃堵,恶心,心下灼热感,食少,甚至毫无胃口,越来越瘦。儿子已成家,在外地工作,事业繁忙。女儿已出嫁,虽住同一城市,也不好意思去打扰。丧偶的悲伤,没有随着时光飞逝而变淡。
一位正值52岁壮年男士,身高178公分,体重71公斤,一表人材,浑身是劲,开了一家商行,事业正冲刺,蒸蒸日上,视死如归,交际应酬,夜夜笙歌,杯觥交错,变成家常便饭。近期吞咽食物好像不顺利,常卡卡的,容易呛到,以为是烟抽多了,不以为意。做生意仍乘长风冲破浪,一往直前。直到有一天,吞食物时胸口有点痛,并放射到胃口,这是怎么回事?一直都身壮如牛,以前喝酒也不会这样...
一位37岁家庭主妇,整天忙里忙外,送了小孩上学,又送夫君上班。终于小孩上国中了,很多事可以自理了,才有时间去看牙医,处理困扰她已久的牙齿问题,她的3颗乳牙至今未换恒牙,有点摇晃。多年来为维护她的乳牙,煞费苦心,但乳牙还是慢慢的动摇。
一位32岁年轻女性,担任资讯工程师,是单身贵族,工作努力,想赚钱过好日子,享受人生,每年都出国旅游。工程师听说韩国料理别有风味,饮食文化少油腻,多麻辣。五味的咸甜酸苦辣,伴着五色红绿白黑黄,把食材做成缤纷的佳肴,秀色可餐,令人垂涎三尺,闻香下马。
一位3岁小男孩,正是黏妈妈黏得很紧的时期,突然一觉醒来,妈妈已离家出走,并改嫁他人。游手好闲的爸爸,脾气暴躁,常打骂孩子,这下子避风港、安全港全垮了!家贫如洗,好吃懒做的爸爸,拉家带口,回老家投靠阿嬷。
老天是最伟大的艺术家,千古以来,在空中彩绘,从来没有重复的画像,瞬息万变,目不暇给,美不胜收。地上庸庸碌碌的苍生,只看路上红绿灯,不看天上彩云飞。而地球上的每一个人,也都是老天独一无二的创作,没兴致翘望天空的人,欣赏一下人体精品,来来往往千万人,谁能引起注目?
做父母的,总希望子女,上学上班,都是快快乐乐的出门,平平安安的回家。马路如虎口,不论如何虎视眈眈,每天在虎口上,生死离别,遗憾终生的事,都在不断的上演着,为什么不幸的事总是重复发生?惨痛的教训,似乎难以发聋振聩?是侥幸的心吗?
才子快快乐乐的上学,不久发现,怎么年龄不到40岁,就视茫茫,发苍苍!哲学竟这么艰深涩苦,不是想像中的生命之学!莫非自己愚痴傻,一厢情愿,学习一年了,还摸不着边际,前途茫茫!更惨的是,左眼突然出现飞蚊,有时像蜘蛛网,像云状斑,遮住部分视野,视物扭曲变形,色泽改变,还伴有闪光。真吓人!这是怎么回事?赶快就诊大医院,医生诊断是:视网膜剥离。
宽恕是最强的武器。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半片云彩。但柜台小姐除了个人衣物,什么都没带走,也没有任何要求。撒满一地破碎的离别,一寸离肠千万结!
爱拼才会赢,农家汉埋头苦干,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事业飞黄腾达,小工厂变大工厂,一柱擎天,光宗耀祖,在村里有口皆碑。有一天,农家汉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迎面而来的不是爱妻的拥抱,而是牵手的真情告白:结发人有了新欢,琵琶别抱。
一位43岁美容师,身材修长,凤眼柳眉,樱桃小嘴,明眸皓齿,加上一头乌溜溜的长发飘飘,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美啊!她和心仪的男朋友相恋十年,有情人终成眷属。难得的是,夫妻俩都热爱马拉松,夫唱妇随,跑完全马42公里,第2天照常上班。他俩常到各地去参加马拉松跑步,双进双出,比翼双飞,羡煞多少小冤家。
一位19岁大学生,和同学相载,骑机车出游,乘风呼啸飞驰,啍着青春的歌,痛快加爽快,多逍遥!大地一声响起,不是春雷,是撞车碰碰声,还没来得及反应,到底是怎么回事?被载的大学生已倒地,当场昏迷,急送医院。
弟弟生长发育一切正常。不知道哥哥是不是出生时冲得太快,冲得太急,到一周岁学走路时,动作很不协调,步态不稳常跌倒。弟弟视力正常,没近视。哥哥眼球会颤动,看东西不是歪着头,就是斜着眼看。弟弟早已会走路了,哥哥还是笨手笨脚的,好像不对劲,妈妈带哥哥到医院去检查。
半年后,老天送来喜讯,喜获麟儿,固然是皆大欢喜。妊娠时期常感冒,孕妈也没时间去看医生。随着时间成长,出生6个月大的宝贝儿子,却面无多大表情,太乖了,好像有点不对劲。小俩口忙生意,也没多想。但儿子2岁了,动作迟缓,反应慢半拍。小夫妻的忧心,在残酷的现实下,默默的承受着。
每个人都有一个念头死角,自己走不出去,别人也走不进来,必须等待自己转弯转念,才有转机。有人却像刺猬一样,竖起尖刺,刺伤自己,也刺伤别人。
一位47岁的男士,一张苦瓜脸,眉头深锁,双唇紧闭,双手紧握,满脸失落的样子,坐在诊椅上,一语不发。我问:“先生,你哪里不舒服?”他好像才从恍神中回神,回答:“我每天晚上都无法入睡,吃了安眠药,还是睡不好。”为什么会难以入眠,一定有原因。年幼,青少年时期,多是倒头就睡着了。为什么长大了,就有失眠的问题?我又问:“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不能入睡?当时发生了什么事?”
我立即回答:“你是你自己最好的医生,你的坚强意志是特效药。下次要2度关开门时,先按合谷穴,等一下,告诉自己:我要作自己的主人,开了门直接走出去,关了门直接走进房间。要洗手,照平常洗法,要再洗时,等一下,按合谷穴,通关密语:我要作自己的主人,关上水龙头,就离开浴室。”少年仔傻了眼,这算什么治疗?
一位59岁面色暗沉的男士,来治疗右手右脚较无力的问题,调理一个月后,大致正常。有一天陪同的老婆突然问:“医生,我先生有个毛病已40年了,一直治不好,可以请你处理吗?”哇!40多年的病,那是什么病?怎么那么棘手?我回答:“你说说看。”
一对恩爱的夫妻,从相爱到结婚,每晚是他们促膝谈心的生命分享时光,巴山夜雨时,谈的都是爱的乐章。可是自从爱的结晶出世,巴山夜雨的情趣就无法再享受了,因为小宝贝一到夜晚,就有好戏登场,怎么会这样?
针灸完,我望着这个渴望被爱的小女孩,但愿她能早日重回妈妈温暖的怀抱。当晚我还特别为小女孩和她的妈妈祈祷,祈求上苍垂怜这对迷失的羔羊!
一位外表黝黑壮实,瘦而走路轻快的采药人,外表看去约50岁,实际竟已是68岁,单身无亲人。瘦瘦的,体重竟达60公斤,身高163公分。以采药维生,大都为疑难杂症的病人找药材,穿梭在高山峻岭、海边、沙地,甚至是坟场。风吹日晒雨淋,三餐不正常,常是馒头野果充饥。被树草割伤刺伤,只用胶布贴着,肿几天也不理睬,有碍工作时才随地找药草外敷。
一位88岁瘦长的老爹,平日喜欢运动。儿子很孝顺,每次带孩子就诊弱视和鼻子过敏,同时也把老爹带来针灸保养。几年来,孩子健康成长,鼻子过敏已痊愈,视力只有要看黑板时才戴眼镜。老爹更是老当益壮,可以做伏地挺身30下,身体偶有小恙,感冒,或是肠胃不舒服,针灸吃药很快痊愈,复原能力比年轻人还快。
在全球疫情肆虐的情况下, 各界医学专家束手无策,芸芸众生惶惑无主。就在此时,温嫔容医师第六本著作《为无明点灯》悄然问世,书中提供许多驱疫良方与保全养生之道,为人们带来了希望。
一位32岁小姐,鲜亮而红的月亮脸,像炸开的大气包,水牛肩,嘴翘翘的,坐下来,话一开口就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我拍抚她肩膀,握握她的手,拿手纸帮她擦眼泪。冷静下来后,大气包开始述说病情:“医生,我的脸烫到不能睡,不能见阳光。已经看病17年了,类固醇愈吃愈多,病也愈重,觉得自己是个废人,哪里也不能去,什么事也做不了,没有人敢爱我!我是不是得了不治之症?”她那眼睛含...
一位50岁的比丘尼到印尼去,短短住了3个月,回台湾之后,开始失眠,心悸。最困扰的是整个脸暗沉而黑,掩盖过了老人斑,而眉毛一下子变全白,满头削发过后的发根也全白,成了黑白脸,这是怎么回事?出家师父非常担心,被关心的信众问个不停,造成很大的困扰。看了几位医生,大家都傻眼了,怎么会这样?
一位长得甜甜的,眼神炯炯的17岁女生,喜欢拉中提琴,可是体重43公斤身高 156公分,身高配不上乐器所需的伸展度。每次练完琴就是颈臂肘腕酸痛,提琴手多么想长高,尽管西医已说明,她的骨垢板已完全愈合,就不可能再长高了。提琴手仍抱一丝希望,想试试。妈妈拗不过她,只好带提琴手来看长高的问题,山总不厌高。
在五月春晖灿烂的日子,大家都在庆祝母亲节,慈爱的光辉照耀在每一个孩子心上。早在古希腊就以康乃馨作为母亲节的谢礼,象征伟大,慈祥,温馨,永不求回报的母亲。尽管每个国家的母亲节不同天,母爱的光辉,举世称颂,还有的人把慈爱散射四周。
一位32岁女性音乐工作者,结婚一年半还在蜜月中,俩小口恩恩爱爱,想趁年轻体力好,有精力带小孩,早点生小孩,所以从结婚起就未避孕,但是俩小口每月抚摸那个音乐人的肚子,就是没动静!经由婆婆介绍,偕同夫婿一起来看诊,这位音乐人头圆、眼圆、脸圆、身圆,全身圆滚滚,真是可爱!
共有约 153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