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明慧诊间
94岁的阿公,瘦干巴,身高150公分,体重38公斤,瘦骨嶙峋,身体机能渐衰退,视茫茫的,踱步摇荡在人世茫茫中。老人谙寂灭,何处解凄凉?
老妈的足趾白天痛,晚上更痛,坐着痛,走也痛,这是最痛苦的糖尿病并发症。不止如此,脚的痛,使得老妈坐立难安,影响睡眠。而且,老妈的耳朵越来越重听,视力越来越模糊,人越来越瘦,这种煎熬的日子,要怎么过啊!
阿伯浑身发热,口干舌燥,胃常隐隐作痛,食欲差,患有糖尿病,夜尿4~5次,晚上睡不好,脸色惨白,唇色苍白,舌质淡有齿痕。诊察完,我先交代阿伯,少吃冰品冷饮瓜果类。我的话才刚落下,阿伯马上变脸,有点激动,眼神疑惑,带不屑的口吻说:“我都热到这样了,还不能吃瓜类,我每天都要吃半斤以上的苦瓜,苦瓜可以降血糖,我吃了苦瓜,血糖马上降。”
大姐头因为体弱多病,还要照顾弟妹和生病的姊姊。因此不敢结婚,为怕给夫家添麻烦,准备为家庭牺牲,打算单身终身。但是人想的,和天想的不一样。大姐头来调身体,觉得自己进步很多,有一天,她带一位年轻男士,来看疝气的问题,我以为是她弟弟。结果,大姐头介绍说是她先生,从事水电技师工作,哦喔!?
奉公守法的主管人,不知怎么的,常常要排便。尤其是正在紧要关头,就要跑厕所排便,一天3~4次。之后,每天慢慢增加排便的次数,而且大便越来越软,最后变成水泻,每次大便量不多,很是苦恼。
人的五脏六腑中,最能表达人的悲伤感情,是肠子。肠子背负着人间的悲情,所有用肠子表达的词句,大都蕴含曲折,或焦虑不安、狠毒、忧愁、悲伤等情绪。如:愁肠九转、腹热肠慌、翻肠倒肚、柔肠寸断、铁石心肠、机心械肠、呕心抽肠。只有少数称赞的词句:菩萨心肠、古道热肠、锦心绣肠、冰肌雪肠。
一位56岁房地产中介商,拼经济,茶饭不思,思业绩。从生涩到老练,已练就一身中介好功夫,小有成就。近期不知怎么的,刚吃饱就腹胀。不久后,连空腹时,肚子也在胀。之后那种腹胀,从腹部一直往上胀,最后胀到喉部。就觉得有一股气,怎么按摩也排不出去,很苦恼!
一位13岁住在欧洲的少女,天真活泼可爱,衣食无缺,过着无忧无虑,不知人间疾苦的日子。也许是媒体和资讯的过度发展,似乎迫使现代的小孩,提早成熟。懵懵懂懂的少女,情窦初开,春心萌动,青春何处安放?青春的贺尔蒙,悄悄的挑拨着感情线。
万物经过春天的生发之机,随芽可见。到了夏天,万物蓬勃茂盛,太阳也赤热得,叫人避之惟恐不及。只要一听到可以“凉”的,就觉得凉快!正值含苞绽放的年华,为何穿着棉袄度夏?
直到七个月后,才陆陆续续解套。阿婆终于尝到能睡觉的滋味,是多么幸福美好!心脏的高速公路,承载着阿婆,走着人生最后一段旅程。
大姊针灸很勇敢,第一次针灸完,有说不出的沁人肺腑,开胸舒坦的愉悦。
老板娘犹豫再犹豫,纠结再纠结,多年的亲情鸿沟,跨不出那个沉重的脚步,一步比一步痛,老板娘眼巴巴的看着父亲节沉寂而过!血浓于水,变成血淡于水!
有一天,清晨伴着东风,太阳一样升起,乡间的鸟儿,迎着东风一样吱吱叫。白发人伸个懒腰,准备起床,哎喔!一个不小心,撞到梳妆台,一向手脚俐落,怎 么会那么不小心?视线怎么好像对不准?白发人从地上爬起来,在梳妆台前一看,右眼皮紧紧黏着眼眶,竟张不开眼,变成独眼侠女!好难过哦!简直是人生一大挫折。
一位40岁家庭主妇,家管,生得一双盈盈秋水,双瞳剪水的眼睛,眉飞眼笑,个性开朗,人缘很好。有一天,买菜回来,右眼睛痛到睁不开,赶紧去看眼科,医生说眼角膜破损。
衣服的功用是什么?穿衣的艺术,代表的是人心的写照吗?古代以衣为蔽体,衣轻乘肥,锦衣玉食,衣锦还乡,弹冠振衣,衣冠楚楚,天衣无缝。讲究的是佛要金装,人要衣装。
几天以后,才饱尝到大漠独特的气候,白天热呼呼,夜晚冷飕飕,日夜温差竟高达40度C。强劲的风,伴着拦路虎,就把年轻人绊个翻筋斗。
一位35岁小伙子,是中草药研究爱好者,随着野地认识药用植物的乐趣,穿梭锦绣河山,渐成登山爱好者。假日总徜徉在崇山峻岭,绿水青山,远山含笑之美,空山不见人之广,云深不知处之幻,坐看众鸟高飞尽,但看孤云独去闲之幽闲。随着登山次数的累积,从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到见山是山,心灵境界与高山一起参天,脱离“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困境。
一位47岁,从事会计工作的女士,近视1200度,每天要看很多数字,上班都在盯电脑,一天下来,晚上几乎无法使用眼睛,眼睛胀痛酸涩,只能闭目养神。冬天天黑的早,下班时骑机车回家,视力模糊到胆战心惊,如临深渊薄冰,只能骑时速20公里。到了这种地步,再忙再累,也要去看医生了。会计人看了眼科医生,眼药点了半年,时好时坏,经友人介绍用针灸治疗。
一位30岁女性工厂作业员,结婚2年未怀孕,男方父母急着抱孙子,小俩口同来调治不孕症。调了半年,小妇人有一天愁眉苦脸的告诉我,生孩子的事先放着,当前经济紧,等存一些钱再说,养小孩的负担真重啊!
凡事都有个“度”,人体运作更是如此,机体有个运作法度,超过或不及“度”的范围,就会出问题。例如内分泌的浓度失序,外邪入侵,可能招脓,使机体遭风霜雨雪乱飞,雪泥霜爪浸淫,在窘境中,谁能傲雪凌霜?
人生走到尽头,要选择什么方式回老家?命如果不可改,运是否可做选择?是个性刚烈易得肝病?还是患肝病的人,易性格刚烈?个性也是一种选择吗?
谁不喜欢聪明?自作聪明,自达自通,聪明绝顶,聪明一世。但聪明与智慧之间,有多少距离?聪明与幸福之间,又有多少距离?
一位49岁担任公司中级管理主管的男士,是早产儿,在子宫住了7个多月,以为人间好玩,就迫不及待的破门而出。4岁时父母车祸双亡,留下他孤苦伶仃,与阿嬷相依为命。18岁时阿嬷驾返瑶池,从此无亲无戚,自己打工养活自己,半工半读的,熬过了大学毕业。
店长一听,搥胸顿足问苍天: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我?生活起居都很正常,饮食很节制,做人还可以,从没害过人,为什么?为什么?无奈问天,天不语!只剩眼前乳癌铁证如山,在社会打滚过的人,知道不论如何,终究要面对现实。
退休后半年,长官人陆续出现头昏,头胀,胃胀,有时睡不好,全身酸痛,精神怎么就一落千丈?脑筋好像也不灵光了?怎么会差那么多?一线之隔,人体就衰退那么快?不会吧!子女催促他去看医生。
30岁初为人父的工程师,手抱着小婴儿,听她甜美的笑声,乐不可支啊!可就不知怎么的,手指好像不灵光。过几天,接着整肢手臂不灵活。因为夜里和太太轮班,给小宝贝泡牛奶,换尿布,常睡不好,头痛,失眠,倦怠。不久之后,脚有点麻,最后使不上力。
一位38岁的女士,在公家机关担任科员,身体强健,做事勤快,每天如沐春风,快乐过日子。有一天,一如往常一样,太阳升起,一样的抱起小女儿喝奶,竟不一样的抱不起女儿?每日向佛祖上香,简单的打火机点火,竟点不起来。洗脸准备上班,竟拧不动毛巾?甚至连内衣钮扣也扣不起来,还有吗?
一位42岁创发工作者,自行成立一个工作室,顾客稳定,案件接不完,算小有成就。成功的代价就是牺牲夫妻感情,以致劳燕分飞。这位创发工作者,拥有一头乌溜溜的飘逸秀发,身材姣好修长,配上明眸皓齿,虽已是2个孩子的妈,仍见女人魅力,随时有护花使者,随侍在侧。
老先生近半年,肠胃胀,胃堵,恶心,心下灼热感,食少,甚至毫无胃口,越来越瘦。儿子已成家,在外地工作,事业繁忙。女儿已出嫁,虽住同一城市,也不好意思去打扰。丧偶的悲伤,没有随着时光飞逝而变淡。
一位正值52岁壮年男士,身高178公分,体重71公斤,一表人材,浑身是劲,开了一家商行,事业正冲刺,蒸蒸日上,视死如归,交际应酬,夜夜笙歌,杯觥交错,变成家常便饭。近期吞咽食物好像不顺利,常卡卡的,容易呛到,以为是烟抽多了,不以为意。做生意仍乘长风冲破浪,一往直前。直到有一天,吞食物时胸口有点痛,并放射到胃口,这是怎么回事?一直都身壮如牛,以前喝酒也不会这样...
共有约 17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