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記載:死而復活的人講述前後因果

文/劉曉
雖然在當下的許多人看來,死而復生的故事猶如天方夜譚、令人難以置信,但這就是真實存在的。(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2015
【字號】    
   標籤: tags: , ,

筆者在幾個月前的《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人死去百年竟能復活》一文中,曾列舉了若干人死後相隔數日「還陽」或者死後數十年、上百年後復活的例子。雖然在當下的許多人看來,這猶如天方夜譚、令人難以置信,但這就是真實存在的。而一些古籍記載的例子也告訴了我們:人死而復活也是有原因的。

唐女子死去近百年復活  屍身不腐

唐高祖武德年間,汝穎(今河南地區)住著一戶叫韋諷的富裕人家,韋諷性格孤僻,不善交友,吟誦詩文的閒暇時間,就修整花園,種些花草樹木。

一天,韋諷的書童在割草鋤地時發現了人的頭髮,好奇之下繼續深挖下去,發現頭髮越來越多而且並不散亂,好像剛剛梳理一般。他馬上稟報給了韋諷,韋諷也覺得很怪異,就又深挖一尺多深,居然挖出了一顆女子的人頭,而且其面色儼然如生。繼續挖下去,女子全身都顯露出來。

驚詫萬分的韋諷將挖出的女子放在地上,不一會兒,女子竟然甦醒過來,並很快站了起來,上前拜謝韋諷。她說自己是韋諷祖父的女僕,名叫麗容,曾犯過小錯。因家中夫人嫉妒,趁著郎君不在家時,將自己活埋在花園中,其後又推說麗容為其它的事情逃走,反正又沒有外人知曉。

麗容道:「我剛死之時,被兩個黑衣人帶到了一個地方,那裡門樓高大、殿堂廣闊,武士很威嚴。我見到了閻王,閻王詢問了我來此的原因,黑衣人也講述了經過。我因為害怕,並沒敢狀告夫人。過了一會兒,我被帶到了一陰曹司衙,看見裡邊的案卷堆滿了整個屋子,冥吏們幾個聚在一起正尋找案卷,很是熱鬧。等到我時,一個冥吏查完案卷說我命不該死,夫人因嫉妒而生殺人之心,故判減其十一年壽祿給我。其後,一個判官審理了我的案子,事情整個也就清楚了。可是,沒等結果出來,這個判官突然被免職,我的案子也就被擱置了。」

「案子被擱置九十多年後,昨天,突然有天官來處理陰曹的積案,冤魂皆裁決遣返人間,我的事情才有結果。像我這樣的,在陰間並不少,大概是因為地位低下、案件繁多,所以冥官並不急於辦理吧。那天官與陽間的道士一般,絳服朱冠、羽騎隨從。他讓我重生,也沒有失去新增的十一年壽祿。」

清 改琦《仕女圖》。(公有領域)
驚詫萬分的韋諷將挖出的女子放在地上,不一會兒,女子竟然甦醒過來,並很快站了起來,上前拜謝韋諷。示意圖。圖為清 改琦《仕女圖》。(公有領域)

韋諷聽罷前因後果,這才明白,但還是追問道:「魂魄既然到了另外一個地方,那肉體為何不毀壞呢?」麗容回答說:「凡是案子未了之人,都由陰間的主宰者用藥敷在其肉體上,這樣就不會腐爛了。」

韋諷深以為異,就讓人帶麗容沐浴更衣。待她出來後,發現她的容貌還是二十歲左右。其後,她又暗中和人講了一些幽冥之事,後來連韋諷也聽說了。韋諷為此常說:「修身累德,無報以福。神仙之道,宜勤求之。」

數年後,韋諷和麗容不知所蹤,親族在他的家中只找到了記錄再生之事的文字,大概他們去哪裡修行去了。

魏文帝時宮人三百年後復生

竇建德是隋朝末年的一名義軍領袖,他曾在鄴中挖開一座墳,墳中的棺材中並無他物,只有一名女子,顏色如生,姿容絕麗,年齡大約在二十歲左右。不過,看她穿的衣服形制,似乎並不是隋朝人。

等了一會兒,女子似乎有了呼吸,竇建德就命人將她帶回軍中。三天後,女子醒了過來,還能說話。她告訴竇建德,自己是魏文帝時的宮女,跟隨文帝的甄皇后在鄴城,死後埋葬在此地。「我命當復生,然而因為我沒有家人可以替我申訴,所以在冥府被耽擱了。」女子遂問當下是哪個朝代,始知已過了三百年。

女子還告訴竇建德甄皇后是如何死的,過程都記得很清楚。史載,甄皇后是魏文帝曹丕的妻子、魏明帝曹叡的生母。不過,她原是袁紹次子袁熙之妻,後來曹操率軍攻下鄴城,甄氏因為姿貌絕倫,被曹丕所納,甚得寵愛。曹丕稱帝後,寵幸其他後宮,甄氏失意下說了一些怨恨之語,被賜死。其子曹叡即位後,甄氏才被追諡為文昭皇后。

此後,竇建德十分寵愛這名宮女。後來,竇建德被唐軍所滅,宮女為其殉情。而宮女可以三百年肉身不腐,大概也是由陰間的主宰者用藥保存之故。

縣令因在陰曹有功而復生

唐代貞觀二年,陳留縣尉劉全素的母親去世,劉全素的老家在河南宋州,其服丁憂,護送母親靈柩回老家,與父親合葬。他的父親劉凱曾任衛縣縣令,三十多年前死於任上。

等打開父親的棺木,劉全素發現父親的肉身儼然如生,而且居然慢慢有了呼吸,還能在兒子的攙扶下坐起來,到了傍晚竟然能言:「好久不見,你是否安好?」劉全素喜極而泣,向父親述說著這些年家中的事情。可父親竟道:「你不用說了,我都知道。」

等打開父親的棺木,劉全素發現父親的肉身儼然如生,而且居然慢慢有了呼吸。示意圖,圖為清 黃增《人物(一).人物故事四》,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劉全素又安排父親沐浴更衣,給他喝稀爛的米粥,劉凱逐漸恢復了精神氣,告訴兒子道:「我在冥府,被任命為酆都城主三十年,考察治理該城,處理積案,因為有功獲得重生。擔心你不相信,所以簡單地說一聲。」他告誡兒子千萬不要向外人泄露。劉全素於是稱呼他為叔父。

半年後,劉凱去蜀地再沒有回來,不知所終。

身首異處 校官命不當絕

唐代五原郡郡守派一名校官去揚州請求一些衣物支援,之所以派他,是因為他在揚州有熟人,郡守認為他能夠辦好這件事。

到了揚州,當地負責的官員殷勤接待他,他看見校官脖子上有一圈肉環,疤痕清晰可懼,因為與校官很熟悉,當就問校官是怎麼回事。校官就給他講了來歷。

當年校官在邊境巡視,曾率部下五六百人深入到榆塞一帶,不料卻遭到胡人的突然襲擊。胡人有數千之眾,且都是騎兵。結果他們這五六百人全軍覆沒,屍體堆得像小山那麼高,而他自己也是身首異處。

到了太陽落山後,校官的魂魄突然聽到呵斥之聲,好像是冥府的巡視官。到了他的身邊,巡視官大怒道:「此人不應該死,為何卻被殺了?」

有小吏在旁邊叩頭哀求。巡視官遂說:「不讓他復活,你就得償命。」小吏保證一定會讓他起死回生,巡視官點點頭,過了一會兒又呵斥道:「需盡快使他活過來,不要耽誤時間。」小吏連連答應。

很快,小吏將校官的頭安在他的脖子上,而他的身子躺在厚厚的葉子上。在他的腦袋旁,則放置了半碗稀粥,碗中插著一個折柄匙。校官醒過來後,探手取匙吃稀粥。吃完了就又迷迷糊糊睡著了。等他再睜開眼,又看見了半碗粥,碗裡還是放著羹匙。如此過了六七天,校官就能夠行走了,於是他拄著拐杖回到了營地。他脖子上的疤痕就是這麼來的。

由此看來,人死而復生都是有原因的,可見,古人說「生死有命」,絕非虛言。@*#

參考資料:

《太平廣記》出《通幽記》
《神異錄》
《太平廣記》出《窮神祕苑》
《太平廣記》出《芝田錄》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人的命運、生死、福祿、姻緣皆有定數,此話不虛。不過,人的命運還是可以改變的,或因行善,或因行惡。行善可以延長壽命、得福祿、來世得福報,行惡則會使壽命縮短、福祿不再。明朝袁了凡寫的《了凡四訓》說的就是這個理兒。
  • 老子云:「人行陽德,人自報之;行陰德,鬼神善之。」唐代孫思邈在《大醫精誠》中說,「所以醫人不得恃己所長專心經略財物,但作救苦之心,於冥運道中,自感多福者耳。」
  • 古人守信講義。關於信義,古人留下了許多至理名言,如「與朋友交,言而有信」「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以信接人,天下信之;不以信接人,妻子疑之」「有所許諾,纖毫必償;有所期約,時刻不易」等等。古籍中有關堅守信義的故事數不勝數,包括本文中的主人公。
  • 不管人是否相信,「三尺頭上有神靈」這句話是不虛的,人的善念惡念、人的善行惡行,都逃不過上天之眼。積德行善者,自是福報相隨,或早或晚,或惠及自身,或報與子孫後代。中國古籍中記載的相關故事並不少。
  • 在中共七十多年來的統治下,尤其在其片面追求財富、忽視道德約束的宣傳引導後,中國人的道德水準可以說是急劇下滑,許多自私自利的國人都將「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掛在嘴邊。在這些人看來,人如果不為自己謀取私利,老天都不會見容。
  • 元宵節,觀花燈時,朝臣李時勉得到一枚金釵。他貼出失物認領。失主有感他還釵義行,相贈罕見名藥血蠍。日後,李時勉遭逢厄運,被關進監獄,血蠍此時派上了用場……
  •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自古不虛。然而,世間還是有一些人,表面上做了很多善事,沽名釣譽,實則在背地裡做的卻是蠅營狗苟、滿足私慾之事。他們或許可以瞞過世人、瞞過親友,但卻瞞不過上天。神目如電,自是可以分辨出是真的善還是偽善,而報應也如影隨形。
  • 有這麼一句話:「善惡只在一念之間,一念可成佛,一念也可成魔。」而實際上,就在善惡一念間,人的命運已經發生改變,因為舉頭三尺有神明,種什麼因,得什麼果。
  • 佛家認為,人死後,魂魄通常要先渡過冥河去冥府接受審判。由於其人在生前所作的善事、惡事早已被一一記錄在案,閻王或冥府中的判官就依此決定其去處。關於冥府的情況和如何斷案,千年來的古籍中不乏記載,民間也有很多傳說,而這大多來自於那些基於不同原因從冥府返回之人。今天就說幾則還陽官員帶回的警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