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
老话儿说的好,人在做天在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那些暗中做了亏心事的人,上天一笔笔都记录在案,并在适当时候予以惩戒,尤其是那些直接谋财害命之徒,报应是如影相随,被雷公直接劈死就是在彰显天理昭昭。
清朝嘉庆年间,阳羡(即今江苏宜兴)有个书生,学业有名,家境小康。嘉庆壬辰年夏天的时候,和学中同窗搭伴一同前往澄江(即今云南澄江县),参加选拔贡生的考试。当时这位阳羡书生参加岁考时,在经书和古籍方面的考试都在其同辈中连续考得第一,想着这次选拔贡生的考试也将势在必得、稳操胜券,因为家境良好,携带了很多的银钱,于是和同来的学子们连日饮酒作诗,好不快乐。
清朝某地有个年轻人,本文姑且称其为李某,年少时极为贫困,家里常常揭不开锅。在他准备去考乡试的那一年,有位算得很准的算命先生说他在9月的白露节前会横死。他内心为此十分忧虑。
清朝江苏的宜兴县曾出了一位藩台大人,名叫万荔门,他的前世与其父亲有着密切的关联。万荔门的父亲万彦斋当年还是秀才时,家境十分贫寒,但其为人方正,从不取不义之财,而且他平生以义当先,遇到别人有急难时,即便是委屈自己,也必想方设法予以帮助,即使名节受到损害也在所不惜。
小说《胡雪岩全传》中有这样一句话:“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该当你老夫子的,自然当仁不让。”大意就是君子只要从正道得到的财物,不要不义之财。而从佛家的因果报应来看,不贪不义之财,福报将不期而至,反之,则不仅有损德行,还会遭到相应的报应。
中共党内曾主管意识形态,名列毛、周和王洪文之后的中共领导人康生及其妻子曹轶欧,生前都患有恐惧症。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神佛,不是说人以肉眼看不见就可以否认的。古往今来的诸多史籍上不仅有关于神佛、神言、神迹的记载,也有轻慢佛法佛像而遭报应的案例,而这或许会让受无神论、进化论影响的现代人从中汲取教训。
中国民间一直对伤天害理之人有“早点被雷劈死”、“天打五雷轰”的诅咒。为何有这种说法呢?因为古籍记载,雷神执掌五雷,秉承天帝旨意,专门惩处恶人,以维护人间正义。自古以来,因行恶被雷劈甚至被劈死的故事民间多有流传,古籍上也多有记载。
中国历史上四位灭佛的皇帝分别是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和后周世宗,即历史上有名的“三武一宗”。这四位皇帝都天不假寿,中年早逝。史载,北魏太武帝被宦官宗爱所杀,时年45岁;周武帝身染恶疾,遍体糜烂而死,时年36岁;唐武宗因服用道士长生仙丹过量,药物中毒而死,时年33岁;周世宗突发疾病而死,时年39岁。从表面上看,他们死亡原因各异,但真实的原因是他们大举灭佛、限佛、毁佛。不妨以唐武宗为例。
从古至今,民间流传着不少不敬神佛或因罪业深重遭报应后痛改前非、诚心忏悔,从而得到宽恕的故事。
古希腊数学家、哲学家毕达哥拉斯曾提出系统的灵魂学说,物理学家德莫克利特也认为灵魂与太阳和月亮一样是原子构成的。东方佛家学说更是认为生命有六道轮回、人类的灵魂是不死的。
释迦牟尼传法时,曾有弟子问他“何为佛”。释迦牟尼的回答是:“佛见过去世,如是见未来,亦见现在世,一切行起灭。明智所了知,所应修已修,应断悉已断,是故名为佛。”印度早期佛经中的“佛”,主要指释迦牟尼,后来“佛”一词广泛用来尊称所有修行圆满的觉者。而人对佛充满正信,并且按照佛理行事,遵守人伦道德、远离罪恶,一定会得到神佛的护佑的。几千年的中外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并不少。
马森是明朝嘉靖、隆庆时期著名的贤臣。他的父亲叫马俊,四十多岁时才有了一个儿子,因此全家人将其视作珍宝,格外疼爱。
清朝有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名字叫大月,有次随村里的人到池塘边抓鱼,他抓到了一条长约二尺的鱼,才正要挥手请人来帮忙,大鱼忽然拍击鱼尾打中大月的左脸颊,将他打入水中。
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神佛?有没有天堂、地狱?有没有轮回?在中共无神论的长期灌输下,很多中国人的答案是否定的。然而,不管人是否承认,神佛、天堂、地狱、轮回都是客观的存在。而且几千年来的中国古籍、民间传说中也多有记载,就连现代也不乏这样的故事。
唐朝时期,一位游侠到寺院行刺。高僧未卜先知,不仅化解了夙怨,使他放下屠刀,还挽回了刺客的天良。有一富豪家财钜万,为了治好傻儿子的病,可谓倾家荡产。高僧慈悲,出手相助,他是如何化解了一场恶缘?
人生在世,能够不犯一丁点错误的人少之有少。而在犯了错误后,尤其是犯了伤天害理的重大错误后,能够主动承认、忏悔,并有勇气予以纠正是非常值得钦佩的。清代大学生纪晓岚就记述了两个诚心悔过的故事。
一个年轻人入室行窃,被陈廷敬的祖父逮个正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祖父把辛苦积攒的银两全部送给了偷儿。多年以后,一个施德不望回报,一个感德不忘报答。二户人家各在命运的轨道上,因为一块风水宝地,再次有了交集……
古往今来,很多人都在追求仕途上的发展。有些胸怀天下,先天下之忧而忧;有些则在诱惑中迷失了自己,成为权力的奴仆,更有甚者,凭借权力,欺压坑害百姓,为自己谋取私利。中国古人讲,三尺头上有神明,那些坑害百姓的官员们哪里会没有报应呢。
在资讯爆炸的当下,想要找到真实的信息并非易事,尤其在中国大陆。除了中共设置的高高的防火墙外,媒体和不少媒体人以及各级政府、司法机关,都秉承着“政治第一”的原则,无时无刻不在颠倒黑白、美化罪恶,用炮制出的谎言毒害着中国人。中共自然是罪责难逃,但是这些追随中共、散发不实甚至是有毒信息的写手们,也难逃上天的惩罚。古代的“刀笔吏”们的结局就是前车之鉴。
人们常说世上没有后悔药,是说已经做错了的事情无法更改、造成的损失无可挽回。如果就事论事,可能会是这样的。但人在俗世中,孰能无过呢?关键是如何对待自己的过错。所以孟子夸奖孔子的学生子路具备“闻过则喜”的高贵品质,南宋陆九渊更推崇“闻过则喜,知过不讳,改过不惮”的精神境界。
由武汉发端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目前在世界范围内肆虐的态势依旧未减,不仅使得各国民众人心惶惶,世界各国政府也是手忙脚乱。然而,有心人不难发现,似乎无所不在的病毒有一个明显特点,那就是病毒与那些和中共关系密切、紧随中共的国家、组织和个人更为亲近,而中共的本质是“假、恶、斗”。
赵公明是民间传说中的瘟神。当时有传闻说上天派遣赵公明等三位将军,各率领数万鬼兵下到人间收人。
古人云,三尺头上有神灵,人的一丝一念、一举一动,上天皆看在眼中,哪怕是自以为的暗室所为。自然种什么因,就得什么果,而果报也有早有晚,甚至有的是报在轮回转生后,但上天绝不会有任何的偏差。清代大学士纪晓岚就记载了这方面的故事。
在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这场瘟疫中,中国是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而伊朗是中国以外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对此,有以色列拉比(rabbi,指犹太教律法专家)表示,这是因为这场全球性的灾难是神在审判全世界,清除中伊等邪恶政权。现在已经接近弥赛亚(救世主)现身的时刻。
牛树梅(1791~1875),字雪樵,号省斋,甘肃通渭人,道光二十一年进士。道光二十八年,牛树梅任宁远府知府,宁远府属四川省,府治在西昌。
北宋时期有个叫张庆的人,官任右军巡院,掌管司法。他为人洁身自好、办事谨慎,为官事必躬亲,从不马虎。
外界担忧武汉疫情仍在扩大。中共隐瞒瘟疫实情,武汉民众呼救“千万不要相信政府,要靠自己”。在缺少医药物资,瘟疫肆虐,形势严峻的情况下,百姓应当如何自救?我们反思历史,寻找大疫之下的解救之道,与您共闯难关。
严家在六十甲子中的乙年行了大善,后人也就在乙年获得善报,应验了神的话语,说明了善有善报的道理,那么恶肯定也有恶报,善恶有报的道理是真实不虚的。
《地狱十王图》
这世上到底有没有因果报应,古往今来许多故事都给予了肯定的答案,只是对于一些人,特别是受现代无神论影响以及信奉眼见为实的人而言,因为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所以依旧拒绝相信。不过,这部分人中应该有一些看过曾在大陆流行的关于清代大文人纪晓岚的电视剧,而这位大文人不仅在年幼之时可以看到另外空间,而且在长大后还写了一本书《阅微草堂笔记》,里边记录了很多神异的事情,其中就有很多关于因果报应的故事,今说两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