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探索
县令对死了的公孙绰突然现身,又来去自如,感到诧异。不过他觉得事情不是偶然,于是就循着公孙绰所说的,选派了公孙绰生前厚待的办事能力强的差役去办案。
在这个世界上,不仅天上有神仙和仙宫,地下也有神仙和仙宫。唐朝中宗神龙元年,就有一位唐人机缘巧合误入了一处地下仙宫。
神、鬼之说,有些人抱着“信则有,不信则无”的观点,自以为明智。后汉时颖川太守史祈是属于不信鬼神这一类的人。他把颖川有名的道士刘根拘捕起来,起诉他故弄玄虚惑众的罪名。刘根怎让太守亲验鬼神的存在呢?
人死后去了哪里?到底有没有冥府?人死后要被审判吗?到底有没有因果报应?阴间最重视的德行是什么?阴间真的有那么多刑罚吗?牛头马面是真的吗?外国人死后也要去地府吗?……诸如此类萦绕在很多人心头的问题,或许可以从一位曾去地府做了四五年冥判的人带回的信息里找到答案。
中国古代,有人秘诵咒语,不被外人所知,僧人文捷却能知道那人少念了一句。十三年前,时状元还没出生,民间高人就已看到了他的人生:某年月日登山到寺,以及日后的官运。光绪和慈禧的罪己诏,他提前三年就看到了,竟提前写了一个副本。历代记载的宿命通功能,打破了阴阳间隔,在过去和未来的时空中,自如地漫游和穿梭。
明清时候,民间流传着一个金竹寺的传说。一个行侠仗义的年轻人,手刃淫贼后,四处逃亡。在一位白衣老僧的开导下,年轻人来到“金竹寺”。金竹寺的方丈为年轻人展现了二次幻景,经历奇异的时空穿越后,年轻人的结局如何?
古人曾记录过一些天界的事情与人类的关系。在《列子.汤问》中有一段纪录......
我现年65岁。距北京北新桥的锁龙井300米左右,就是我出生的地方,即老北京东城区的交道口大头条胡同33号。
听俺娘说过,俺老姥爷家住现在的山东省平原县,九十多年前,他八十多岁。当时方圆百里都知道他在阴间当差。俺老姥爷心眼好,人也勤快,经常给乡亲们治病。
道士随即开始做法,跪伏于坛上,直至第二天凌晨四更时都凝然不动,大家好奇地触碰他,他依然一动不动,身体还有些僵硬。到了五更天,道士的手足这才微微动了起来。
汉武帝元封年间,东方朔游于鸿濛之泽,看见他的母亲田氏在白海边上采桑叶。这时忽然有一个黄眉老人来到他面前说……
妙女看见一个人领着她乘着白雾到了一个地方,那里宫殿很整齐......
对于眼睛看不见的事物,是否就不相信?通过高科技体光摄影术,可以拍到人或物体散发出的辉光,也可以证实中医经络及穴位、能量场的存在等等。
从古籍的记载,图画描绘的景象来看,古人对不明飞行物的迷恋和热情,不亚于今人呢。
天
“荡荡天门万古开,几人归去几人来”,这是宋朝邵雍《梅花诗》的前两句。诗句立意高远,气势弘阔,读来简练,却意味深远。这一天问的背后,包含着千百年来对生命的探索。上述文中,历代文献对天裂天眼开的记载,或许也是人们心灵深处蕴藏着返回天庭的久久夙愿吧。
印第安人的捕梦网。(公有领域)
美国律师葛瑞丝·拉克(Grace Lark,化名)是环境刑法领域的权威专家,而她也有一种怪异的能力,能凭直觉找到丢失的物品,将其物归原主;还能在梦里追寻到失踪的人,曾因一个梦救下10条人命。
多重宇宙是好莱坞制片人的创意,这我完全理解;可是物理学家是最相信实证、思维最为严谨的一批人,多重宇宙出自于他们的笔下,让我不由得询问,到底是什么,让他们走上了这条“最不情愿的路”。
图右:俄罗斯画家瓦西里康定斯基,图左:士兵剪影。(Defence Images/Flickr,Shutterstock/大纪元合成)
美国印第安大兵帕拉丁在二次大战中因一个天大的巧合幸存了下来,而最神秘难解的还是,已故俄罗斯画家康定斯基(1866—1944)的灵魂或许进入了他的身体,并待在那里。
一位著名神经外科医生则以亲历的濒死体验确认“死后有生”。(Shutterstock/大纪元合成)
失去至亲对于每个人都是切肤之痛,但你想过吗,如果他们不是真的死去呢?一位著名科学家指出,人的肉体死亡远远不是生命的终点;与此同时,一位著名神经外科医生则以亲历的濒死体验确认“死后有生”。东方人自古相信人不止一世,而今这种看法也开始在科学界广传。死亡真的只是一种幻觉吗?
电影《与神同行》剧情里,金秀鸿未经审判,在阴间使者的安排下,托梦给母亲。亡者托梦真有其事吗?抑或只是人们“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呢?
文殊山北凉石窟壁画中的飞天,位于千佛洞窟顶。(公有领域)
对于想通过“虫洞”穿越时空的现代物理学家来说,这个穿越的故事,理论上是完全可信的。现代物理学的发展,有时不过就是给古老的佛法智慧做了注脚。
大西洋的百慕大三角洲,以不断发生船只飞机离奇失踪的神秘事件闻名于世,您知道吗?在中国江西省,也有个被列为“中国十大旅游禁区”的“百慕大”──老爷庙水域。仅从1960年代初到1980年代末的近30年间,就有200多艘船只沉没、1600多人失踪,成功生还却被吓疯的不下30人。
人间世,常言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那么,宇宙世界所发生的事物是不是应该有同样的概念呢?
圣绫先生说,凡事都有因果,阎王审判是更完整的看待整个的因果,并不会因原谅与否而不去审视。令圣绫先生非常感叹的是,有许多人即便在业镜前仍不断的诿过,这样的生命通常逃不过地狱的惩罚。
现代人都渴望长寿和不死,但是却往往求而不得——即便在世人认为的科技相当发达的今天。也因此,人们不愿相信在远古时的先民,有过远高于今人的寿命,乃至不死,进而将其当成神话传说。
如果《与神同行》电影的问世真是生命历经千年岁月的准备,那么,这场历时千年的筹画,才更是一场宏伟之剧!而是谁筹画了这些?为什么有这些筹画?
图为元 陆仲渊绘《地狱十王之.五七阎罗大王图》。(公有领域)
圣绫先生表示,处罚方式是由阎罗王根据罪业的程度决定好后,交由鬼王和鬼卒来执行的,民间传说的拔舌、爬刀山、抱铜炷、下油锅等等,都是真实存在的。
无论你相信与否,医学上已被判定死亡的人竟能“死而复生”,这样的事情,在生活中真实地存在着。
阎王审案时,判官虽然要协助阎王审案,给予阎王关于眼前罪人的刑罚建议,但是他最主要的职责是掌管生死簿。
每个房子盖好后,都会有地基主入驻,维护一个居家空间的“干净”。但地基主不像成造神那样有能力,一些凶悍一点的亡魂,祂就挡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