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中的海市蜃楼现象

(Fotolia)

  人气: 713
【字号】    
   标签: tags:

一直以来,人们都没有造成海市蜃楼现象的确切证明。大概是因为现在的科学根本就触及不到它。因为它就是我们常说的另外空间,是和我们重叠的另外空间,就像是重影一样,但不在一个空间。

《阅微草堂笔记》中曾记录过这种空间。内阁学士汪晓园,租住在阎王庙街的一处房子。庭中有棵枣树,大概是一百多年以前种的。每到月光明亮的晚上,人们就会看见斜枝上面有一位穿红衣的女子垂着腿坐着望月,也不怕人。靠近去看就没有了;退后看,仍在原处。

曾经有两个人,一个站在树下,一个在屋里。屋里的人看见树下人手能触及到红衣女的脚,但树下人什么也看不见。当望见红衣女时,俯视地上有树影,没有人影。用瓦块石头投去,就好像打到虚空一样。用枪打,她随声而灭;硝烟一过,又恢复了原形。

屋主人说:“自从买了这座房子,就有这个怪物,但她不害人,所以人和她相安无事。木魅花妖,是常见的,大多数都会变幻。而这位红衣女却不动不言,一个人坐在树枝上,实在不知道为什么。”

原文:汪阁学晓园,僦居阎王庙街一宅,庭有枣树,百年以外物也。每月明之夕,辄见斜柯上,一红衣女子垂足坐,翘着向月,殊不顾人。迫之则不见,退而望之,则仍在故处。

尝使二人一立树下,一在室中,室中人见树下人,手及其足,树下人固无所睹也。当望见时,俯视地上树有影,而女子无影。投以瓦石,虚空无碍,击以铳,应声散灭,烟焰一过,旋复本形。主人云,自买是宅即有是怪,然不为人害,故人亦相安。夫木魅花妖,事所恒有。大抵变幻者居多,兹独不动不言,枯坐一枝之上,殊莫明其故。晓园虑其为患,移居避之,后主人伐树,其怪乃绝。(摘编自《阅微草堂笔记》)@#

责任编辑:洪伟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从登州向海上望去,常能看到有云气,有的像楼台宫殿,也有人物车马,看得很清楚。人们叫它做‘海市’。…欧阳文忠曾经出使河朔,路过高唐县,晚上在旅店中听到有鬼神从空中经过,车马、人畜的声音都很清晰。他说得很详细,这里就不多写了。本地的老人说:‘二十年前这里白天也有过这种事,人物都看得清清楚楚。’老百姓也把它叫做海市。”
  • (shown)如果“第五度空间”或者其他空间是存在的,那么将给人类带来了新的视野,使人类对宇宙、时空、生命等认识出现革命性的变化。
  • 明清时候,民间流传着一个金竹寺的传说。一个行侠仗义的年轻人,手刃淫贼后,四处逃亡。在一位白衣老僧的开导下,年轻人来到“金竹寺”。金竹寺的方丈为年轻人展现了二次幻景,经历奇异的时空穿越后,年轻人的结局如何?
  • 古人曾记录过一些天界的事情与人类的关系。在《列子.汤问》中有一段纪录......
  • 天
    “荡荡天门万古开,几人归去几人来”,这是宋朝邵雍《梅花诗》的前两句。诗句立意高远,气势弘阔,读来简练,却意味深远。这一天问的背后,包含着千百年来对生命的探索。上述文中,历代文献对天裂天眼开的记载,或许也是人们心灵深处蕴藏着返回天庭的久久夙愿吧。
  • 随着科学的发展,科学和信仰已经走得越来越近。1957年,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生艾弗雷特(Hugh Everett)在博士论文中提出并行空间的概念。示意图。(公有领域)
    多重宇宙是好莱坞制片人的创意,这我完全理解;可是物理学家是最相信实证、思维最为严谨的一批人,多重宇宙出自于他们的笔下,让我不由得询问,到底是什么,让他们走上了这条“最不情愿的路”。
  • 一位著名神经外科医生则以亲历的濒死体验确认“死后有生”。(Shutterstock/大纪元合成)
    失去至亲对于每个人都是切肤之痛,但你想过吗,如果他们不是真的死去呢?一位著名科学家指出,人的肉体死亡远远不是生命的终点;与此同时,一位著名神经外科医生则以亲历的濒死体验确认“死后有生”。东方人自古相信人不止一世,而今这种看法也开始在科学界广传。死亡真的只是一种幻觉吗?
  • 文殊山北凉石窟壁画中的飞天,位于千佛洞窟顶。(公有领域)
    对于想通过“虫洞”穿越时空的现代物理学家来说,这个穿越的故事,理论上是完全可信的。现代物理学的发展,有时不过就是给古老的佛法智慧做了注脚。
  • 人间世,常言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那么,宇宙世界所发生的事物是不是应该有同样的概念呢?
  • 现代人都渴望长寿和不死,但是却往往求而不得——即便在世人认为的科技相当发达的今天。也因此,人们不愿相信在远古时的先民,有过远高于今人的寿命,乃至不死,进而将其当成神话传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