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三年來首見妻子 露出自信 開心地笑

人氣 1000

【大紀元2021年01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洪寧、張頓採訪報導)中國維權律師余文生被關押3年以來,1月14日首次獲准與妻子許豔視訊會見。許豔向丈夫表達愛他、等他回家後,余文生律師臉上露出自信、開心地笑

1月14日上午,許豔與另外一位律師的妻子赴江蘇省徐州市看守所,要求會見余文生。看守所一度以防疫為由拒絕,但最終允許她在下午2時30分通過視訊會見,會見時間僅25分鐘。

三年來 余文生夫婦首次會見

1月15日,許豔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披露了當時會見的具體詳情。

她說,一開始看守所不同意她會見丈夫,而且這三年來當局基本上剝奪了余文生的所有的法律權利。然後,她又爭取要會見。她說這次要是不同意會見,她會週六、週日、幾天,十幾天都堅持會見的權利。下午,看守所突然讓視頻會見了。

「聽到這個消息,第一感覺是意外。當時腦袋有點發懵,腦子一片空白的那種感覺。快到下午兩點半要見他的時候,就有點開心了。然後,跟我一起去的其他律師的妻子陪著我,我還化了妝,對第一次見面還是有些激動,開心。兩點半準時見到他了。」

許豔:余文生露出自信並開心地笑

許豔說:「我一直跟他介紹外面對他的關注和對我的幫助,我會繼續為他維權,要等他回家,我和孩子愛他、等他、想他。」

「他一開始沒有過多的表情,可能是時間太長,三年了,也不知道外面什麼情況。」

「但是到後來,到最後,我就給他豎了個大姆指,點讚的表情,然後用手指給他比劃了一個心。他也給我回了一顆心,然後,我們做了互相飛吻的那個動作。在這一瞬間,我發現他露出自信和開心地笑了。」

「但是這個時候,電腦的時間就被定格了,我不知道是他們(看守所的人)給關了,還是什麼。但最後一瞬間,電腦屏幕上他是很自信和開心地笑的那個畫面。畫面就動不了了。」

余律師右手耷拉、牙齒掉了、臉色蒼白

許豔表示,見到他,總的來說還是很開心。「但是14日當晚回到北京以後,再回想起整個過程,心情特別復雜,還是比較傷感,該努力的事情還很多。」

許豔回憶了會見丈夫時,看到余文生律師的右手耷拉著、牙齒掉了、臉色蒼白等,得知他在看守所喝不上粥、看守所很冷等一些情況。

她說:「昨天會見的時候他提到右手顫抖,依然不可以寫字。今天我回想起來,他當時說到右手的時候,他就左手放到右胳膊的時候,他那右胳膊看著沒有一點力氣,而且是耷拉著比左胳膊低,有點耷拉著在那的那種感覺。」

「所以,我現在回想起來,比昨天的情況更加不樂觀。因為昨天我從屏幕上已經看到他的右手在顫抖,這點我也請求大家的關注,要求中國(中共)政府給予治療或者釋放他去治療。」

余律師的牙齒也不好。她說,他的牙齒以前是一邊掉了,一邊不能嚼東西,長時間只能用前面的門牙吃東西。

這次許豔問到他的牙齒,他說他的牙齒被拔掉三顆,可能疼的那三顆牙被拔掉了。但是拔掉後,看守所現在也沒有給他裝新牙。

許豔強烈要求徐州看守所給自己的丈夫裝牙,如果不裝的話,拔了的那三顆牙附近的牙就會松動,很容易很快就會脫落。「我也會請求各界人士,能夠幫助要求給他裝上牙齒,因為其它的牙松動,一口牙很快就會掉了,很快的。我請求大家的幫助。」

余文生在會見的時候,也提到了徐州看守所早晨沒有粥喝,已經很長時間沒有粥喝。早晨一開始會給點涼水喝,因為現在天太冷,會給點溫水喝。

許豔說:「所以就這點,我要求徐州市看守所立即能夠早晨給煮點粥,被關押人員的正常的飲食要保障,早晨粥的問題是很小的一個事情。」

余文生也提到前一段時間連續生病了很長時間,瘦了很多,很長時間看守所沒有給他治療。

許豔表示,她看到余文生的臉色沒有以前好,因為臉色以前就是正常人那種健康狀態,現在有一種發白、虛的那種感覺,人顯得比以前老。

「其次,讓他戴手拷,穿著看守所的衣服,頭髮被刮光了,我看到這些情況都比較傷心。」

許豔:余文生案的二審違反法律

許豔採訪中還提到余文生案的二審是違反法律規定的,沒讓律師閱卷,也沒有辯護律師的辯護詞,閱卷和辯護律師的辯護詞是法律規定必須要有的東西。二審在沒有這些的情況下,就又給余文生祕密判決了,維持原判,判了四年的徒刑。

「這個結果,不管余文生本人還是我,堅決不服和強烈抗議的,我們也會進行後期的申訴,他們的處理都違反法律規定了。」

許豔說,判決後,現在余文生面臨著被分到哪個監獄的問題。這次徐州市看守所的工作人員也明確說了,這次到監獄的名單已經下來了,這批名單裡有余文生律師,所以余文生在15天之內就會被分到監獄。

許豔要求將余文生分到北京監獄

許豔說,分到哪個監獄,對余文生和她本人而言,都非常重要,因為這個直接影響到他後期身體的健康情況,家庭經濟等很多方面。

她說:「我現在要求中國(中共)政府,也請求國際上能夠幫助,要求中國(中共)政府把余文生能夠調回北京的監獄。一是他戶口所在地在這,其次有利於我家屬探視。」

「因為徐州特別遠,我這三年的維權,這種經濟成本,我的家庭也承擔不了了。」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右手殘疾的問題,他要是回北京的監獄,有暖氣,能讓他惡化得慢一點。因為他也提到了,最近徐州看守所特別冷,右手的殘疾更加嚴重了,這個和冷也有一定的關係。我想保住他的右手、他的右胳膊。因為沒有暖氣的兩個冬天,不敢想像那種情形。」

余文生到2022年3月1日刑滿,據目前還有一年三個月左右的時間。

許豔要求面對面探視余文生

許豔還要求,她下次探視余文生律師的時候,要面對面地和他探視,這種視頻探視她也不會接受。因為她和孩子已經三年沒有見到他了,「我們需要面對面的,比方說,握手或者擁抱,這個我們都需要,這也是法律權利」。

「所以,我的態度是,後期到監獄,我一定會去要求探視他,不管多難,我會堅持去探視,而且,我會堅持面對面和他探視的法律權利。」許豔說。

許豔最後還感謝各界對余文生律師和她本人的幫助、關心和支持,「這個也是我繼續維權的一個動力,我非常地感謝大家」。

責任編輯:周儀謙#

相關新聞
余文生被關押千餘天首見律師 疑遭受酷刑
中共給余文生定罪遭反彈 妻子籲保外就醫
余文生案上訴半年無音訊 二審被延期
余文生案二審維持原判 妻子許豔強烈抗議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劉鶴舊文洩密 印度疫情驚恐
【新聞看點】中共敢攻台?美一大招北京真會慌
【遠見快評】巴西轟中共生物戰 布林肯王毅交鋒
【直播】布林肯聯合國安理會發言
【首播】新世紀力作《抉擇》5月7日網絡首映
【秦鵬直播】美中激辯聯合國 美抗共朋友圈形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