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擬懲處翻牆軟件提供者 分析:翻牆封不住

人氣 16442

【大紀元2021年11月19日訊】(大纪元记者易凡、王佳宜採訪報導)日前,中共網信辦推出一網絡管理條例的徵求意見稿,其中提對「網絡翻牆」的工具提供者予以處罰。不過業內人士認為,對於絕大多數網民來說沒甚麼用,因為根本封不住。

本月14日,中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布《網絡數據安全管理條例(徵求意見稿)》的通知。在相應的條例中,除了對網絡數據安全做出系列規定外,還對「網絡翻牆」的工具提供者制定了處罰細則。

該條例的第41條寫道,建立數據跨境安全網關,對來源於境外、法律和法規禁止的信息予以阻斷傳播。不得提供用於穿透、繞過數據跨境安全網關的程序、工具、線路等,不得為穿透、繞過數據跨境安全網關提供互聯網接入、服務器託管、技術支持、傳播推廣、支付結算、應用下載等服務。

該條例的第66條寫道,違反第41條規定的個人和組織,責令改正,給予警告、沒收違法所得;或處違法所得1至10倍的罰款;沒有所得的,對直接負責人處5萬(7813美元)至50萬元(7.8萬美元)罰款;或責令其暫停相關業務、停業整頓、吊銷業務許可或營業執照;構成犯罪的,依照相關法律法規處罰。

由於中共對互聯網進行高強度的封鎖,網民為了解真像就會設法突破網絡封鎖,這一舉動被稱作「翻牆」,「牆」是指中共的互聯網防火牆。不過,網信辦本次推出的條例並不是針對翻牆的網民,而是針對提供翻牆工具的商家。

新西蘭資深IT人士James Zhu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據他所知,中國的網民主要是通過VPN(Virtual Private Network)翻牆。

「VPN在哪裏都有賣的,很多小公司都有這種服務,因為很多員工都需要通過VPN的方式登錄公司的網絡。」他解釋說,VPN的主要目的不是用於翻牆,而是為了保證網絡的安全,特別是企業的網絡安全,使它不跟公共網絡混在一起,只不過有很多人在利用VPN翻牆。

VPN 即「虛擬專用網絡」,它可以加密互聯網流量,偽裝在線身份,讓第三方更難追蹤在線活動並竊取數據,並實行加密。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VPN需求旺盛,發展空間巨大。 2019年時,中國的防火牆/VPN整體市場規模達到158億元(24.7億美元)。

Zhu表示,中共不可能從根本上杜絕翻牆,總會有人想出來的,每個翻牆的人都能找到這種秘密的VPN服務。而且除此之外,還有不同形式與不同技術的翻牆軟件。

僅僅一個月前,10月18日,中共國務院對北京市的批覆文中明確提到,繼續推動外資進入中國電信增值業務等領域。其中包括向外資開放國內VPN業務,但外資股比不超過50%。該業務預計主要服務於外商和跨國企業。

旅居日本的時政評論員黎宜明認為,中共網信辦的新規定,可能主要是針對境外投資者。 「外資企業如果進入中國,它必須能隨意的接觸到世界各國的網絡,商業信息才能保證的了。中共很清楚這一點,可是它又擔心這些服務會讓中國老百姓了解真像。」

他對大紀元記者說,中國不和外國接軌不行,可是一旦完全放開,中共就完蛋了,所以它千方百計、想方設法地阻止這個事(翻牆)而已。

日本IT行業的王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說,法輪功學員開發的翻牆軟件「動態網」、「自由門」,這麼多年中共就從來沒有封鎖過。 「不是它不封鎖,而是它沒有辦法。它會封你的地址,但是你不停的變換地址,它就沒辦法封了。如果全封,那中國跟全世界的網絡就全都不通了,正常的跟海外的交流就全停了。」

王先生還說,VPN不是最安全的,一些海外的VPN公司實際上是中共控制的。相對來說,最安全的就是動態網和自由門。

在中國經常翻牆的網民估計有幾千萬人。中國著名網紅李子柒,在油管(YouTube)上有1640萬粉絲。如果不翻牆,她是不可能把影片傳上去的。這些粉絲也不可能都是其它國家的。

一位中國金融界高管李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說,翻牆軟件對他們這個行業的人來說是「標配」,否則根本沒法工作。這種軟件在手機商店裏很多,每個月付一點錢就行了。

另一位中國東北的董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說,他身邊的人全都翻牆。以他的判斷,「如果誰說自己不翻牆,這個人很可能在政府機關裏面工作的,否則這個人就有問題。」

最難以服眾多的是,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趙立堅、耿爽等都公開表明使用推特。而推特、臉書和YouTube在中國只有翻牆後才能使用。@

責任編輯:邵亦

相關新聞
自稱中國首款合法翻牆軟件 酷鳥僅存活兩天
最新翻牆軟件 突破封鎖訪問大紀元新唐人
紐時批翻牆軟件 文昭:成中共官媒海外支部
楊潔篪對美講話多次斷線 被諷該換翻牆軟件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出口增長見頂 互聯網行業「過冬」
【橫河觀點】美小城基諾沙判決 拷問社會和法治
【時事軍事】美軍最新格鬥導彈 將阻斷中共挑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