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家庭授課註冊人數不斷攀升 業界籲改革現行教育體制

人氣 5

【大紀元2021年11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伊萊澳洲珀斯編譯報導)隨著中共病毒爆發導致了各州相繼封城,學生上課改為遠程教育,然而,其中許多學生選擇長期在家授課模式。業界認為除了疫情影響, 現行的教育體制需要改革以滿足不同學生的需求。

澳廣新聞報導,根據家庭授課協會(Home Education Association ,簡稱:HEA)發布的2019-2021年澳洲家庭授課數據表明,新州和維州的統計數據雖然只統計到去年年底,但是,從2019年底到2020年底,這兩個州的註冊人數增長了近20%

在西澳,與2019年的數字相比,2021年又增加了800多名兒童在家裡上課,增幅為22.3%,在塔斯馬尼亞州,註冊家庭授課人數上升了9%

家庭授課註冊人數增加最多的州是昆士蘭州。HEA的數據顯示,從20198月到今年731日,昆士蘭州的家庭授課註冊人數增長了46%

HEA協會主席切格維登女士(Karen Chegwidden)說:「當然,(以上趨勢)是由新冠疫情、學校關閉的不確定性以及人們在封城期間在家與孩子相處的經歷推動的。」

「(但是」我們也聽到有人說,他們的孩子在家裡學得更好。父母們看到了孩子的成長,他們希望繼續使用家庭授課。」 

學校授課制未能滿足特殊兒童需求 業界籲改革 

在過去幾個月裡,住在塔斯馬尼亞州北部的6歲艾瑞亞布倫德爾(Aria Blundell)一直在家上課。這個六歲的孩子在家學習,不是因為學校(由於疫情)改成了網上授課,而是她的特殊需求迫使父母將其教育模式改為家庭授課。

艾瑞亞的母親布倫德爾女士說,她的女兒在學校很難得到所需的幫助,因為班級規模大,而且她善於「掩飾自己的情況」。艾瑞亞被疑似患有自閉症。

現住在布里斯本Karalee區的勞斯伯格女士(Shelly Lausberg) 也使自己15歲患有自閉症的兒子改在家庭授課。她說,由於過去孩子的霸凌經歷,她的兒子不能上公立學校,而靈活式學校(flexi-school)也不接受他。

她說:「家庭授課是我最後的選擇」。勞斯伯格表示,他們已經上網註冊了一個家庭授課項目。她說,雖具挑戰性,但他們已經學會如何給孩子家庭授課,她的兒子現在也在茁壯成長。

她說,主流學校需要考慮如何幫助所有孩子。「即使你的孩子沒有自閉症,也沒有任何額外需求,一個班裡2730個孩子,也太多了。」

切格維登稱,她對家庭授課人數增加這一趨勢並不感到驚訝。「學校(教育系統)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改變,突然之間,人們發現有其他的教育方式」 ,她說,「我認為學校教育總會有一席之地,但看到我們開始採用不同的方式對孩子的進行授課教育,真的很令人興奮。」

她說,學校應該考慮不同的運作時間,為家長提供更多的靈活性,更多的州應該引入非全日制學校教育。

維州、塔州和首都地區都提供非全日制學校教育,使學生既能在課堂上學習,又能在家裡與父母一起學習。

此外,遠程教育,即學生在家但通過學校在線系統學習(的人數),也在增加。 

校長協會:家長應先對家庭授課「深入研究」

儘管在過去18個月,家庭授課被認為是澳洲增長最快的教育領域, 但是澳洲小學校長協會主席埃利奧特(Malcolm Elliott)提醒家長,他們在做出以上決定之前應該做好深入調查。

「了解(家庭授課項目)的規章制度是什麼,要求是什麼。必須要仔細考慮,因為這在很大程度上會成為人們生活中的基礎元素,我雖不願意但我不得不說,該授課模式將主宰你的生活,因為這是一項艱苦的工作。」

埃利奧特表示,小學校長協會已經開始研究能從新冠疫情期間學校教育的變化中學到什麼。

「有些孩子的遠程教育很成功,他們覺得在家學習很快樂,並覺得很適應這種教學方式。」埃利奧特表示,該協會一直在討論對教育和結構進行可能的調整,包括研究如何讓孩子們在正常上課時間之外學習。

「還必須指出,這些是教師們幾十年來一直在考慮的問題。」他說。

 

責任編輯:楊新雲

相關新聞
遠程教育時代如何防止考試作弊
專家:在線學習不是長期解決方案
遠程教育獲認可 澳名牌大學中國留學生增加
9萬中國學生接受澳大學網課 占比逾半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北京要「政治藍天」灰犀牛卻隱現
【新聞看點】「北京討厭就對了」印度主播嗆中共
【秦鵬直播】美台聚關島軍事抗共 中共被嗆喜劇國
【方菲訪談】程翔:百年香港為何傾覆於旦夕(1)
【橫河觀點】多西辭CEO 推特走向引熱議
馬仲儀:香港公民社會消失 赴英國執業守醫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