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地方債近30萬億 新債還舊債如滾雪球

人氣 3970

【大紀元2021年11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今年,中國地方政府債務直逼30萬億人民幣,接近一半新增債務是用作償還舊債。專家分析認為,地方政府瘋狂發債,只能導致雪球越滾越大,這種財政運作方式是飲鴆止渴的模式。

中國財政部週二(23日)公布了最新的地方政府債券發行數據。截至2021年10月末,全國地方政府債務餘額約29.7萬億元。2021年1至10月,全國發行地方政府債券6.5萬億元。

Wind數據顯示,截至11月21日,再融資債券發行2.9萬億,相比去年同期增長53%。也就是說,今年地方債發行增加主要由再融資債券放量所致。

再融資債券是地方政府債券的一種類型,主要用於償還到期地方政府債券本金。

今年8月,財政部發布的《2021年上半年中國財政政策執行情況報告》(簡稱《報告》)表示,財政部將提升積極財政政策效能,加快下半年預算支出和地方政府債券發行進度。

另外,包括上海和廣東在內的一些地方正在實行以發行新的地方債來置換隱形債務的做法,也增加了地方債的數額。

地方政府瘋狂舉債 有點失控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終身教授謝田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地方債有點失控的趨勢。現在地方政府的虧空,中央政府也幫不了,地方政府肆無忌憚地大規模借債,中央也沒辦法約束,地方政府就不計後果,更加瘋狂地借債。

據介紹,2009年之前,由中央政府來代發債券,由中央政府管控來列入省級的預算。自從2015年的新預算法實施以後,省級地方政府開始獨立發行地方債,債務馬上就大幅度增加,2015年就達到3.8萬億,以後就是4萬億—6萬億,今年到了7萬億。

謝田指出,要是正常的政府,財政赤字這麼大,就應該削減項目、縮減人員,想辦法渡過難關。而中共根本不在乎,繼續維持龐大的編制。中共沒有真正獨立的財政,雖然現在獨立核算,實際上財政是「大一統」,等於各級政府上上下下一起在瓜分中國百姓的財產。

「如果經濟相對較好的話,稅收高一點問題還不大;如果是經濟很落後的城市,債務率又高,問題就比較大。像日本的債務也很高,但是日本政府的信用極好,稅收運作效益都很好,也不太愁這個事。」他說。

雲南新平縣一企業人士告訴大紀元記者,造成地方債務的主要是大力的基建,一開始當地政府有錢,地方有菸廠、銅鐵礦支撐,比如紅塔菸廠。後來這些支柱產業從地方收編國有,地方就沒有支柱產業,賣地也賣不出去,稅收都不夠償還債務利息,當地教師、包括公務員的工資都發不出來。

政府把債務轉嫁給企業。「老闆和政府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不跟政府合作賺不到錢。政府把工程承包給企業,政府不給老闆錢,破產的是老闆,農民工可以起訴老闆,但老闆不能起訴政府。」

比如,當地一家客運站,是私人壟斷性行業,已經申請破產。地方財政收入依靠罰款,交警可以貼罰單,現在貼罰單承包給城管了,隱性收入現在沒有,衛生局罰款都明著來。

謝田認為,用再融資債券來清理地方債務是自欺欺人,用新的債來還舊債,債滾債,越滾越大。

「舉債可以用來刺激經濟、刺激房地產開發,比如基建刺激經濟,政績也顯得比較好。現在房產業銷售放緩、房企出現問題的時候,債務償還的問題及還利息、還本金的問題就會出現,說到底就是權力沒有約束沒有控制。」

「一個正常的政府,市政府與省政府想借債,市議會和省議會不會同意,老百姓的民意代表不同意,不會允許政府這樣瘋狂地借債。而中共體制下省人大也好,市人大也好,沒有力量來約束這個政府,權力不受制約的時候,它就用瘋狂借債和強行攤派來作為一種斂財的手段。」

謝田認為,最後中共就是更瘋狂地印鈔了,沒有別的辦法。中共的中央政府它也沒有別的辦法,財政收入沒有那麼多的話,只能印錢,最後就是通貨膨脹,大家一起死去,基本上就是這樣。

「以前那些個獨裁專制政府,特別是因為通貨膨脹垮台的時候,並不是他們不知道這個通脹的危險、印鈔票的危險,他們知道,但是其實沒有別的辦法,也只能這樣做。現在中共就是這樣。乾脆就不管明天了,今朝有酒今朝醉。就這個末日心態在做。」

地方債滾雪球 惡性膨脹

華裔經濟學者李恆表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這兩年疫情嚴重,經濟下滑,地方稅收是非常有限的,地方政府要停轉,沒別的招只能印錢,又怕通貨膨脹太厲害,最好的一個辦法就是發債,尤其是發外債。就是飲鴆止渴一個模式。

2021年10月12日,深圳市政府發布,已完成離岸人民幣地方政府債券,發行規模50億元人民幣。

李恆青說,「中央財政部也通過中國銀行、滙豐銀行在香港發債,還在倫敦發人民幣主權債券,還發了美元主權債。發內債也可以,把銀行的錢拿出來,供政府做建設,其實是堵它的財政虧空、堵窟窿。」

「中央政府讓地方政府去發債,搞一個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債券發得滿天飛。結果前一段時間很多的企業出了大問題,包括國企,甚至是地方政府,債券到期了,別說還本了,連付息都還不上。」

他指出,舉債本身也是一種戰略的選擇,用別人的錢把本地的經濟發展起來,然後把錢還上。但中國政府完全不一樣,中國地方政府的這些官員,借債的時候從來沒想過要還錢。

在中國,大部分地方基建項目是由政府通過招標與企業進行合作開發的。

他分析說,「因為政府是行政主體,不是經濟主體,不是法人,他讓企業去貸款,以發展經濟為名,用政府稅收做擔保,但是很多的擔保都是無效的,叫做灰色地帶。所以政府說欠了多少債,實際上都是假的,灰色地帶根本沒有算。」

「而在西方國家,債務永遠要放在債務(liability)那塊,包括實際發生的債務和擔保的債務。中國地方政府不願還錢,就一直在滾雪球,中國地方政府的債務在近期內惡性膨脹,就在於此。」

在2014年, 財政部曾公布了《地方政府存量債務納入預算管理清理甄別辦法》,著手清理地方存量債務。

李恆青指出,中共高層對地方政府債務到底欠了多少根本就不清楚,全是灰色的。中國各地的資產負債表,各政府報的數字都是編,國家統計局的那個數字那更是編,就是一級騙一級,他們到底對外欠了多少錢他們自己都不知道。

「結果整頓還沒有開始,經濟上就越來越不好,現在也來不及整頓了,又回去了,有本事你們想盡一切辦法去發債,拖欠工資太長了,老百姓造反了怎麼辦?能夠發出債來不就有錢花了,得過且過,現在都是這個想法。」

李恆青認為,中國的債務危機是一觸即發的。因為債務規模太大,各方面企業債政府債加在一起,他預估地方債務已經超過了300萬億,接近400萬億。

「再加上中共官員不是用市場經濟的方式管理國家,都是拍拍腦子想起來就搞一個,沒什麼好結果。」他說。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中共4月地方債發行創八個月新高 將繼續增加
大陸城市負債率排行出爐 北京是深圳的10倍
【財商天下】中國地方債驚人 或引發企業倒閉潮
專家談大陸地方債:地方政府的不穩定因素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恆大危機及金融體系運作內幕
【新聞大家談】迄今最糟毒株來襲 你須知這些
【直播】拜登就Omicron最新情況發表講話
【未解之謎】外星人訪談錄(4)挑戰進化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