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曾運致命病原體到中國 邱香果被加衛生局除名

圖:加拿大衛生局日前證實華裔科學家邱香果(Xiangguo Qiu)及其丈夫成克定(Keding Cheng)已經不再受僱于該機構。(加通社)
人氣: 168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21年02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加拿大衛生局(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證實,2019年曾是媒體報導焦點的華裔科學家邱香果(Xiangguo Qiu)及其丈夫成克定(Keding Cheng),今年1月已被除名。

據CBC報導,加拿大衛生局(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媒體關係主管莫里塞特(Eric Morrissette)上週五證實:「自2021年1月20日起,這2名科學家不再受僱于加拿大公共衛生局。」

莫里塞特說:「出於保密原因,我們不能透露其他信息,也不能發表評論。」

消息人士稱,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學實驗室(NML)週四召集特殊病原體部門成員開會,並通知邱香果和她的丈夫成克定將不再回來工作。不過,他們沒有做相關的解釋。

邱香果和成克定,以及邱的來自中國的學生,於2019年7月因可能「違反政策」及行政事務問題,被加拿大騎警(RCMP)從加拿大唯一的4級實驗室——國家微生物學實驗室帶走。

當時,在加拿大公共衛生局的要求下,曼尼托巴省的加拿大騎警已對邱香果夫妻進行了幾個月的調查。

邱香果夫婦被騎警帶走後,曼尼托巴大學解除了他們兼職教授的職位。

4級病毒學實驗室配備了用於處理最致命疾病的設施,使得這家位於溫尼伯的實驗室成為北美少數能處理需要最高隔離水平的病原體(例如埃博拉病毒)的實驗室之一。

消息人士稱,邱香果夫婦期間一直住在溫尼伯,不能工作但仍領取薪水。不過,加拿大公共衛生局以保密為由,沒確認此事。

曾給武漢病毒研究所運送致命病毒樣品

2年前被披露的政府文件顯示,邱香果正在2019年3月負責將一批病原體出口去中國的人。

加拿大政府官員後來表示,這種病毒的運送與COVID-19(中共肺炎)病毒爆發無關。加拿大公共衛生局表示,這批病毒樣品與邱香果等人被逐出實驗室也沒關係,加拿大公共衛生局是應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要求,在2019年發送了用於科學研究的病毒樣品。

當局認為那批病毒樣品出口與COVID-19大流行無關的理由是,所發送的埃博拉病毒是線狀病毒,而尼帕(Henipah)是副粘病毒,當時沒有發送冠狀病毒樣品。

渥太華大學法學教授、流行病學家阿塔蘭(Amir Attaran)當時說,「此事令人懷疑,令人震驚,有潛在的生命威脅。」

他說,邱香果被加拿大騎警從實驗室中帶走,政府卻不願透露原因。「但是,我們知道的是,在她被帶走之前,她把地球上最致命的病毒之一,以及它的多種變種送去中國那個從事危險功能性試驗的實驗室,使其遺傳多樣性最大化,使中國的試驗者能最大限度地利用之。這一切還與中共的軍隊有關係。」

「功能性試驗」是將天然病原體帶入實驗室,使之發生突變,然後評估其是否變得更致命或更具傳染性。阿塔蘭說,包括加拿大在內的大多數國家都不進行這類試驗,因為這類試驗被認為太危險。

他說:「武漢實驗室在做這類試驗,而我們向他們提供了埃博拉病毒和尼帕病毒。你不用很聰明就能明白,這是一個不明智的決定。」

與中國關係密切

邱香果是一名來自天津的醫學博士和病毒學家,她1996年來加拿大攻讀研究生,但一直與她在中國的大學有關係。她丈夫成克定是一名生物學家,曾發表有關HIV感染、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大腸桿菌感染等研究論文。

CBC在2019年披露的政府文件顯示,邱香果曾連續2年受邀,前往中國科學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一年兩次,每次長達2週。加拿大公共衛生局稱邱的行為有可能「違反政策」。

所披露的文件還顯示,「邱的訪問由第三方資助」,但文件中第三方的名稱被抹掉了。在2017年9月19日至30日的行程中,她還會見了北京的合作者,會見者的名字也被抹掉了。

CBC當時的報導稱,有幾名加拿大實驗室的工作人員說,邱香果的中國之行曾受到質疑。一名實驗室人員說:「她(邱)做得不對,她是加拿大政府職員,卻向外國提供絕密工作細節,並為外國提供建立高密封實驗室的技術。」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