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舊金山與菲利蒙煉功點的故事(21)

心有靈犀、走在神的路上、「我就是真相」

舊金山中國城「天下為公」牌坊下的法輪大法真相點。(屬真提供)

人氣: 4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21年03月30日訊】文:屬真
一個路人從我這裡拿了一張法輪大法真相資料後過馬路,走到三分之二處,資料滑落在地,他沒有察覺。我要過去撿回時,交通燈轉紅,我盯著那張資料,汽車一輛輛地駛過,轉彎的、直下的,在我眼裡,沒有一個輪子碾過它,它靜靜地躺著,越發讓我想把它拿到手。

落在地上的真相資料

綠燈亮了,我剛要跨出腳,在我右側的一個小伙子學員,很快走上了馬路,他拾起資料轉身往回走,在我前面他走了一個弧線,我倆只是眼睛對看了一下,誰也沒說話。在我全神貫注在那張掉落在地的資料時,我沒想到這個學員也跟我一樣在等這邊的綠燈,且他是有心要趕去撿回資料。

這是一件很小的事,卻是一件啟發人有所思考的事。當一張資料落地,兩個面對不同方向的人,會同時發現、同時想做一件事,而做成與沒做成的一樣默默無所顯示。我覺得我與他之間有一種心心相通的默契,這是人共事時的一種好狀態,其實是大事小事都一樣,把大事分割成很多小事,每件小事中,共事的人能心有靈犀一點通,事情就會順利。

笑得彎腰的小女孩

一個父親帶著十來歲的男孩,和不到10歲的女孩,有說有笑地從我左側過馬路,停在我面前等候另一邊的交通燈。那女孩在我跟前,笑得蹲在地上,直不起彎來。是什麼讓她這麼好笑?我側過頭去,向他們來的那邊街口看去。這是繁忙的街口,但那時很少人,只有我們的一個學員在煉站樁,襯著背後商店裡的豪華燈飾和櫥窗,畫面非常美。

但我還是找不出,是什麼讓小女孩笑得如此天真爛漫。父親把頭轉向我,對我說:「我告訴她(指他女兒),他(指煉功的學員)快要成神了。」我對父親說:「你說對了,他在成神的路上。」

可能我的話出乎這位父親的意料,他收起來嘻笑表情,頓時嚴肅了起來。現在的人不信神,不信神在人間,也不信法輪功學員是走在神的路上。

擺脫無神論

其實我自己擺脫無神論也是不容易的。三十多年前,剛來美國我曾對一位牧師說:「我不信神,信科學,科學至高無上。」直到我學了《轉法輪》,之中的「氣功是史前文化」一節,我讀了又讀。我認識到現代科學不但不完美,還部分地阻礙人尋求真理。我對神、對科學的偏見、愚見,是中共灌輸洗腦的結果,中共利用了「科學至高無上論」做工具,讓人排斥神,只能在它的奴役下,愚昧的不信神;甚至更壞,當然也就看不到神明、神跡。

法輪功在大陸被迫害20年時,有一個從大陸移民來不久的人對我說:「現在的人不知道,20年後就會知道『法輪功』創始人是神。」不知道他為什麼說20年後,也許他是針對那些對神言、神跡不那麼敏感的人說的,不過無論怎麼說,他已不再是無神論者,跟我一樣是擺脫了中國無神論的束縛,是看到神在人間了。

不會英文 不是障礙

這位老年學員,跟她的同修先生一起在大陸受迫害,期間被迫離鄉背井來到舊金山市,很快就投入到景點講真相。

第一天,當他們正走向唐人街中心的一個景點時,遇到「天下為公」景點的學員,把他們「半路攔截」到「天下為公」。從此他們固定在這個點,也抽一天時間去另一個遊客多的景點。「天下為公」是唐人街遊客多的景點。過一段時間,她了解到唐人街的全面情況後,非常滿意自己那次的「被截」巧遇,因為到了最需要她的地點,可以發揮她最大的作用。

她說:「我就是真相。」一個學員在大陸受無罪關押之時,仍不放棄信仰,長期的不懈,默默地堅持,到了海外又站在街頭派發真相資料。她本身就是真相。無論是當地華人,還是大陸來的旅客,她都很容易與人交談。「我在大陸是教師,這個職業讓我總把人家當學生一樣看待。這也是一種安排吧,為我今天在這裡講真相準備的。」她說。

面對老外,她也很鎮靜,雙手拿著資料在胸前,沒有手勢,很自在地對著老外講話,老外也與她交談?她曾說過她不會英文,見到那情景數次,我懷疑自己是否聽錯或領會錯她的話。當我告訴她,我的想法時,她笑笑地告訴我,她確實不懂英文。其實人之間溝通,語言是一種工具,而語言之外還有能力讓人們互相了解,當她誠心讓有緣人知道真相,老外也願意跟她交談,也會理解她。語言就不是障礙。

丟失的手提袋

一年的元旦,星期日我正在街口,突然來了一大幫人在「天下為公」牌坊下,佔了整個街面,其中有人舉小的中共旗。我的資料快發完了,我想現在如果再有一個學員到該多好。很快我看到她迎面而來,「你怎麼來了?」我問,「今天不該你休息嗎?」,她說:「我想想,就出來了。」我的資料得到補充,我們兩人各站一個街口,面對那一幫親共人士,我倆不勢單力薄。

人群散去後,我發現自己是在繫在鐵桿上的手提袋不見了,老學員看見那群人中有人卸下,但她不知道是我的。她說進去唐人街找。我向唐人街中心走了幾條街,無果而回。我對她說:「我不想那個手提袋了。裡面有黃外套和蓮花,希望拿到的人,能與大法結好緣。」

其他學員來了,然後到時間我和她該回家了。就在我準備回家時,老年學員說:「進唐人街到花園角去,說不定人家把手提袋還給那裡的學員。」

我想也有道理,就進了的花園角,沒找到手提袋。我決定還是回去「天下為公」,從那裡回家的話,也只不過多走一段路。當我到達「天下為公」時只有一個學員在那裡,另一個學員暫時離開了。我拿了資料到這學員的對面街口。來往的行人非常多。不久,我聽到清晰的大法音樂,離我不遠。緊接著看到手拿著大法音樂盒的手,在我面前晃過。

我心想怎麼會有學員,拿著大法音樂盒滿街走呢?我的頭不由自主地轉右,眼光落在對面街放置音樂盒的位置,那裡空空的,音樂盒沒有了。我不加思索地趕了上去,從那人握著不緊的手裡,一下子把音樂盒取下,轉身往回走,那個人什麼樣子,我都沒看。等我把音樂盒放回去後,暫時離開的學員也回來了。我簡單地告訴他,上午我丟失手提袋的事。我說:「要說不失不得的話,我失去手提袋,就是為了得回音樂盒。」

第二年的元旦是星期一,回憶起上一次元旦發生的事,我非常想在這一天去一下景點。那天我上下午都有事,要在舊金山市做。很幸運,中間我有1小時可以利用,在老學員離開前不久,我趕到那裡。

我告訴她去年這一天,因為聽了她的話,我到花園角去去,從而回到這裡,避免了音樂盒的遺失。她說:「你丟了手提包我還有印象,其它就不記得了。」那一天她額外的多去了一天景點,她做的、說的我都歷歷在目,對我來說那是一個充滿意外的一天,一個有失有得的一天。

離開的路上,我們一起走路、搭車。其實,因為我和她固定去景點的時間不同,我們只有不多的時間一起出現在景點,一起搭乘公交車。那個時候我們總有非常好的交流,因為她在大陸的經歷,因為她像老師對待學生的態度,因為她的真誠,我非常願意與她交流,也有特別的啟發。#(待續)




關注我們facebook主頁,及時獲得更多資訊,請點這裡。
本文刊載於舊金山3月20日教育版

每週為您獻上舊金山最新消息

責任編輯:李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