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舊金山與菲利蒙煉功點的故事(17)

小女孩的選擇、美國覺醒、三位武漢人

舊金山中國城「龍門」前的真相點。(屬真提供)

人氣: 10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21年02月24日訊】文:屬真
舊金山中國城「天下為公」牌樓下,來了一位母親,帶著個三四歲的可愛小女孩,穿著很雅致,小姑娘一到就坐在階梯上,旁邊是我們的展板,上面有不同的個人或集體的煉功畫面。

「這是你的選擇」

媽媽對女孩說:「移到石獅這一邊,我給你照相。」女孩沒有移動,她慢慢地舉起右手成半圓形,像是法輪功「頭頂抱輪」的一側,媽媽說:「我知道了,這是你的選擇。」

過了一週,在馬路的另一邊來了一位母親,帶著個十歲不到的女孩,女孩站在石獅和展板的正中,同時舉起雙手呈開放狀,這像是功法中的另一動作。媽媽說:「你要麼靠近這一邊,要麼靠近那一邊,我好給你照相。」女孩沒有移動,她的頭和上身微微地側傾到展板一邊,媽媽說:「我知道了,這是你的選擇。」於是媽媽自己移動了位置,給女孩照相。

兩個女孩都有優雅的動作,兩個母親都講了同樣的話。「選擇」她們指的是選擇一個照相的背景,然而她們可曾想到她們所在的位置——法輪功學員的真相點,是影響人們選擇未來的地點。

邪惡在迫害正義,法輪功學員在和平的抗爭,簡單的真相點上,法輪功學員所做的:播放大法音樂、擺放橫幅展板、真相傘和功法的展示、真相資料的派發等等,對這一切,人們是有意視而不見,還是有意無意地傾向法輪功善良的心、純潔的心,會在這裡顯露。人在做,天在看。只有人的良知被喚醒,才會得到神的佑護。

孩子是非常直接有趣的,我遇到不少孩子,坐在小推車裡,在一群成人中,沒到跟前,他就眼睛看著我,走過後扭過頭來,一直看到離去得很遠。

有一次,一位婦女從我手裡拿過一張資料後,就一邊撕一邊罵似地大聲說話。我很努力地聽,想在她停止時,對她講一句話,但我完全聽不出要領,最後我想等她停了,向她要回碎片,我希望她不要把碎片撒了一地。她停了,沒有撒碎片,拿著走了。這時一直在旁邊看著的一位女士,先上前對我說:「你不要怕。」然後從我手裡拿了一張資料,給站在一邊的十來歲的女兒說:「這些人是好人,你不要怕。」

牽著小白狗的女士

一位西人女士牽著小白狗,站到我跟前,她的面容和善,然而她的話讓我迷惑,「你不應該站在這裡,」她說,接著問我:「事情(指迫害法輪功與活摘器官)發生在哪裡?」,「在中國」我回答。那時我明白了,為什麼她說我不該站這裡,她說:「你應該去中領館⋯⋯」,我說也有人在那裡,「那好,」她停頓了一下說:「美國人管不了這麼多。」我說:「世界大戰時,開始美國人也以為美國管不了那麼多,最後不也捲入其中,損失重大。」她說:「這是過去的事,現在不同了。」綠燈亮了,她牽著狗過馬路,對面是位西人女學員,我以為她會停下來與西人學員談她的話題,然而她沒有,走過了西人學員,她大聲說了兩句,離開了。

過了兩週,一隻小白狗過馬路,我認出了它,隨後我的眼光從它那裡向上移,看到了那位西人女士。此時她也看到了我,她遠遠的大聲地向我打招呼。她沒有停到我跟前,轉彎離去了。她依然友善。以後我想起這隻小白狗,注意過路的狗再也沒發現它,當然也沒看見那位女士。

《大紀元》發表一篇有關「天滅中共」的政論特刊,大標題我記不得,但中間四個大字:「美國覺醒」,我忘不了。我想如果我能再遇到那位女士,會告訴她這個特刊,中共迫害的不只是中國人,不只是在中國迫害,它已將魔爪伸向美國及全世界。美國人是善良的,美國人及全世界所有善良人要覺醒,才能結束邪惡的中共。美國肩負著神的使命,在現實生活中,美國人是代表正的力量,過去是,現在仍然是。

武漢人怨聲載道

在同一街口,先後我遇到三位武漢女士。第一位是一年多前,她站在街口,她主動告訴我,她明白我們為什麼要站在街頭發資料,她說是在行善。然後她娓娓動聽地告訴我,關於她媽媽的故事。她家原是武漢地區的慈善大戶,在所謂的解放後,無法作為,不敢行善。她媽媽在生命的最後二三十年其實做了大量好事,最終在當地人的心目中,以德高望重的好名聲離世。

聽了她的故事,我很感動。在所謂的解放後,共產黨剷除行善、扼殺善人,它害怕「善」,它要人變惡。但它注定要失敗,人心中的善,最終還是會發揚光大的。

第二個是在武漢疫情傳出後,一個漂亮的約二十歲的姑娘來到街口,她說她幾歲時從武漢移民來,十多年了。當時沒有人知道武漢,也沒人在意她是武漢人。如今,人人都在意她了。她用英文說了一聲:「羞恥」。

緊接著在下一個週末,也就是疫情禁足令發出前的最後一個週末,我遇到第三個武漢人。也就是說在景點發真相資料的最後的兩星期,我連續遇到兩個武漢人。

那天我剛到街口不久,一位女士來到,她問:「唐人街在哪裡?」,我回答你到了,這裡就是唐人街。她喜出望外地說:「姊,你好心啦!」,我正奇怪為什麼只是簡單一句話,就被她稱為好心,她接著告訴我,她在周圍走來走去,兩個多小時沒有一個人給她指路,當她上前問路,人就躲著她遠遠的。她有一個小推車,下面是一個別緻的小旅行箱,再加上她十足的中國人臉,人們把她當作剛到美國的大陸旅客,完全是有可能的。

其實,她移民來美三四年了,第一次來舊金山市見朋友。在我告訴她的位置後,她在手機上查到中文標的地圖,找到自己的目標,大大地鬆了一口氣。我很能理解她的茫然,和迫切期待得到幫助的心情,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幫助,都讓她感激。因為我在美國幾十年,到舊金山市總有人帶著,從不需要知道東南西北,當我第一次獨自到「天下為公」,為了找到這個景點,在離這裡兩個店面遠時,還是要問路。

她口口聲聲地稱呼我「姐」,激動地告訴我武漢的情況,跟《大紀元》《新唐人》的報導是一致的,武漢疫情嚴重,武漢人怨聲載道、叫苦連天。她說疫情過後,一定會有大的移民潮,她國內的熟人都說,這一次看清了中共的本質,有錢的都會朝外走逃。我看了一下自己的資料,竟然一張中文的都沒有。我說很可惜,我沒有中文的法輪功真相資料給你,她說你有英文的我也要,給我的朋友。她拿了三張,我看著她手拿英文資料離去的背影,我想不久前茫然沮喪的她,會變成一個明白快樂的她,因為她拿的法輪功真相資料,是人們選擇未來的指路明燈。#(待續)



關注我們facebook主頁,及時獲得更多資訊,請點這裡。
本文刊載於舊金山2月13日教育版

每週為您獻上舊金山最新消息

責任編輯:李曜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