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國「亞裔反種族歧視聯盟」成立 動機背景成疑

4月10日,在一個網上發布會上,一個稱為「加拿大亞裔反種族歧視聯盟」的組織宣布成立,動機和背景質疑。(網頁截圖)
人氣: 727
【字號】    

【大紀元2021年04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4月10日,在一個網上發布會上,一個稱為「加拿大亞裔反種族歧視聯盟」的組織宣布成立。因為看起來除了一些政客外,參與者基本是來自中國大陸的人,由此引起人們的質疑。

中共政權的喉舌中新社,看起來是最早報導該事的媒體之一,其文章寫道:「鑒於在新冠疫情下,北美地區針對亞裔的歧視乃至仇恨行為日趨嚴重,加拿大大多倫多地區眾多華人社團4月10日宣布成立加拿大亞裔反種族歧視聯盟。該聯盟由多倫多華人團體聯合總會全加華人聯會(安大略區)、加拿大華人同鄉會聯合總會加拿大中國專業人士協會等十餘個華人社團共同發起,現已有逾300個社團和機構加盟。」

多倫多51新聞網對此事報導的評論區,有部分網友發帖。

名為「楚國人」的讀者留言寫道:「好像都是大陸的華人團體,其它亞洲國家的團體一個都沒有,甚至連香港和台灣的團體都沒有,稱為『亞裔團體』不太合適吧?」

實際上,在中新社報導裡提到名字的華人團體,都是在加拿大英文媒體文章中,被稱為中共代理人的華人團體。

51新聞網的另一名讀者留言道:「這三百多組織全是在多倫多,真驚人,怨不得駐加大使和駐多倫多總領事這些年一直在升官。」

網友sunflowerfest稱,「前幾天在英語報上有華人團體購買了全版廣告支持 2022 北京冬奧, 同樣是宣稱有 『300多個華人團體』,但細看之下也全都是大陸的團體,沒有香港或台灣。看來最近中國的確很賣力在搞戰狼和大外宣的工作 ⋯⋯」

從大漢公報在網上發表的視頻看,該新聞會的參與者,除了一些政客外,基本是來自大陸的華人,視頻顯示,「聯盟共同發起單位負責人、本次活動主要說明人、加拿大深圳社團聯合總會會長齊佳女士」在會上用普通話發言。

51新聞網評論區留言。(網頁截圖)
51新聞網評論區留言。(網頁截圖)

質疑中共在背後操作

雖然缺了亞洲其他族裔的人參加,但該聯盟把自己稱為「加拿大有史以來動員最廣、規模最大的一個反種族歧視聯盟」。

獲獎作家、時事評論員盛雪表示,她懷疑此事背後有中共在操作,因為加拿大是「世界上公平、平等程度最高的國家之一」,其憲法及政府政策等,都在避免產生針對種族、膚色、文化、性別、語言等方面的歧視。當然,難免有「零星的歧視現象」。

她說,因中共病毒帶來的影響,可能有些人對華人產生排斥的情緒。其實,該病毒大流行是中共的責任,不是華人的責任。

「中共利用華人在民主國家內部搞事。」她說,民主國家也有一些極左思潮的政客會去支持這樣的行為,因為政治正確已成為很多人的保護傘。但是,民主社會不怕被搞亂,只是會因此浪費一些資源而已。

「但是,華人這樣做的唯一結果,是使整個社會更看不起華人,人們不會因此歧視華人,但會對華人表現出冷漠。」盛雪說,「他們這樣做,會使所有華人受害。」

51新聞網評論區留言。(網頁截圖)

疑似中共報復加拿大

加拿大國會最近通過一項動議,認定中共政權在新疆針對當地少數民族的行為,按聯合國的標準判斷,屬於種族滅絕罪。

多倫多時事評論員馮志強認為,這次一些華人團體大張旗鼓搞這個反種族歧視,可能也是一種針對加拿大的報復行為。

「你搞一個種族滅絕,它(中共)很不高興。」他說,「你抓了我孟晚舟,我就抓你加拿大公民;你說我在新疆種族滅絕,我就讓我的代理人在這裡給你搞事,搞得你社會不安寧。」

「這線路圖我看得很清楚,你指我種族滅絕,我反手給你來一下,我把我底下的人都動員起來,給你來一個什麼聯盟。」他說,「目的是在你的社會裡搗亂,破壞你的社會穩定。」

馮志強說:「多元文化裡面會有什麼大的問題啊?老實說,加拿大是一個很安詳的社會,因為有行之有效的多元文化政策保護。」

另外,掛上「亞裔」 反種族歧視聯盟,也是令人不解。馮志強說,當年,「有一個中國記者在漢城採訪克林頓的時候說:我代表亞裔向你總統先生提一個問題。」

「他們就是喜歡把亞裔都代表了。」他說,這個聯盟基本沒非華裔團體,「他們為什麼把亞裔社區其它團體綁架了呢?你憑什麼能代表亞裔?其實你說華裔不就挺好嗎?其實就是華裔社區的部分團體而已。」

馮志強說,還有一個可能,他們「為什麼不敢直接說是華裔,是要拿亞裔來掩蓋什麼?」

此外,馮志強說:「我們華人是移民,是加拿大寬容,讓我們在這裡安家,生根。首先是人家接受我們了,如果有種族歧視,他們為什麼還要我們來?」

「加拿大本質上是一個多元及祥和的社會,是有人想搞壞他,破壞他。」他說。

「那些跟共產黨走的人,也不一定能獲得什麼利益,共產黨做事從來是過河拆橋,不講信用。」馮志強說,加拿大的情報系統其實都在靜靜地盯著這一切。◇ #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