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歐美社會的文盲危機

人氣 471

【大紀元2021年04月19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Gabriël Moens撰文/信宇編譯)比爾‧布萊森(Bill Bryson)在介紹英國風情的標誌性遊記《小島札記》(Notes From A Small Island)中指出,幾乎所有的旅遊傳單都是「文字表達錯誤百出,尤其標點符號使用混亂,令人不堪卒讀」。

他語帶諷刺地發誓說:「如果我下次再看到寫著『Englands Best』(『英國最佳去處』,正確寫法應為『England’s Best』)或『Britains Largest』(『英國最大景點』,正確寫法應為『Britain’s Largest』)的旅遊傳單,我就會去一把火燒掉那個地方。」

布萊森的這本書出版於1995年。自此以後,無論是坊間傳聞還是統計調查,均顯示大眾識字問題一直存在,且不僅英國有之,澳大利亞亦有之。

這些文字表達方面的問題,甚至在布萊森成書之後才出現的電子郵件文化中體現得淋漓盡致。毋庸諱言,看看學生發給同學和老師的電子郵件,就明白這些文字表達問題已經嚴重到何種地步。

許多人寫電子郵件時再也不像以前那樣開篇使用適當的敬語,而這本應是一封得體的信函所必備的要素,但這個信函禮儀卻被當作19世紀的老古董,遭到無情的唾棄。

通常而言,敬語已從電子郵件裡消失了,稱得上敬語的可能僅剩下「嗨」(Hi)。放眼望去,整個郵件已分不清哪是開頭,哪是結尾。句子結構往往不符合語法規範,標點符號錯誤使用,尤其是「撇號」(apostrophe )(’ )。布萊森就哀嘆,濫用撇號玷污了美麗的英語。

在澳大利亞,語言技能的教學,包括語法、標點符號和拼寫等,一直都屬於小學課程的教學內容。然而,正如澳大利亞耶甘‧多蘭(Yaegan Doran)博士和莎莉‧漢弗萊(Sally Humphrey)博士最近研究發現,「一旦課程進入中學……語言和文字表達之間的大部分聯繫就消失殆盡了。」

令人可悲的現實是,許多澳大利亞人無法正確拼寫、寫作閱讀。追根溯源,這種問題的罪魁禍首很可能就是在澳大利亞英語教育領域占據統治地位的系統功能語法(Systemic Functional Grammar)。

系統功能語法由悉尼大學邁克爾‧韓禮德(Michael Halliday)教授創立,不要求掌握傳統的語法規則。

與之相對,系統功能語法認為分析語法規則會抑制學生的語言自發性。學生只需要從一系列選項中進行語言選擇,而在與他人進行書面交流時,這些選項就可以派上用場。

[譯註:系統功能語法強調語言的社會學特徵,認為語言是由各種語義功能子系統構成的大系統。與之相對,美國語言學家諾姆·喬姆斯基(Noam Chomsky)創立的轉換生成語法(Transformational-Generative Grammar)則強調語言的結構主義特徵,認為人腦語言學習具有普遍語法共性,通過規則進行轉換和生成。系統功能語法和轉換生成語法並稱為當代語言學界最具影響力的兩種語言學派別。]

由於學生沒有系統學習傳統英語語法,他們可能無法區分副詞和形容詞,也不能辨別現在時態和過去時態;如果要求他們解釋動詞的條件語氣和虛擬語氣的用法,這肯定差不多要他們的命了。

毫無疑問,在澳大利亞,教師和普通民眾與廣大學生一樣,都在努力提高識字能力。2012年,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The 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簡稱經合組織,OECD)在澳大利亞開展了成人技能調查,結果顯示,12.6%的澳大利亞成年人識字能力僅達到1級或以下。

根據這項調查,在1級水平範圍內,受訪者只需閱讀一個簡短的電子文本或紙質文本,並找到一條指定信息。2016年,經合組織發布更新文件《技能最重要:成人技能深入調查結果》(Skills Matter: Further Results from the Survey of Adult Skills),文件指出,48.3%的成年人操作水平為1級(14.4%)或2級(33.9%,即有限的文字複述能力或低水平的推斷能力)。

識字率低的問題在大學校園也同樣存在。很少大學生閱讀西方文明經典名著,他們只需閱讀那些迎合進步主義精英期望的低端作品。

擔任大學法學系主任時,我經常在開學典禮上略顯多餘地一再告誡學生,「開卷總是有益的,你們平時要常去圖書館博覽群書」,而不是完全依賴電子設備獲取資訊、開展研究。在我的諄諄教誨聲中,學生們通常會禮貌地看著我,目光呆滯。

前不久,我告訴一位鄰居,我寫作出版了一部小說,問他是否有興趣閱讀這個故事。他語帶自豪地解釋說,他已經三十多年沒有讀過小說,也沒有讀過任何書了。我聽完後很驚訝,也很悲涼。「我現在正看電視呢。」他說。

我相信,這位鄰居的反應絕對不是個案,許多人都深有同感,這個問題涉及面極廣。

令人可悲的是,閱讀和寫作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成為了電視和網絡文化的受害者,因為電視和網絡已經嚴重地束縛了人們的思想。

這絕對是有問題的。假如不閱讀,人類就很難對世界上的各種問題和事件進行條分縷析、天馬行空,也就阻礙了對症下藥、尋求解決之道。

缺乏閱讀還常常令人不假思索地被動接受政治口號的洗腦。這些口號聽起來言之鑿鑿,實質上卻是花言巧語,經不起推敲。

為什麼人們對於自己不再樂於閱讀的陋習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呢?

箇中原因,當前的教育制度首當其衝、難辭其咎,因為學生無法在求學過程中享受閱讀、寫作和學習的樂趣。在這樣的體系下,學生對於教育環境的參與感和滿意度,估計將會達到有史以來的最低水平。

時不我待,是時候鼓勵年輕人,還有其它年齡段的所有人,成為忠實的閱讀者,去閱讀歷史上的偉大經典,去閱讀當前時代的魅力作品,去領略閱讀之美。

當務之急,是要徹底扭轉漠視語法規則教學的局面。即使這種漠視已經得到許多教育政策制定者和一些學術權威的支持,也要打破成規。不破不立,不止不行。

原文The Crisis of Illiterac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加布里埃爾‧莫恩斯(Gabriël Moens)是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的名譽法學教授。他著有《永恆的理念:對澳大利亞辯論的貢獻》(Enduring Ideas: Contributions to Australian Debates)一書,撰寫了大量關於教育問題的文章。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英文大紀元專訪:美教育部長談高等教育戰略
【名家專欄】教育下一代感恩而不是自命不凡
【名家專欄】教育歧途 極權主義和變性人
【名家專欄】警惕全球性的社會化性教育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中共敢攻台?美一大招北京真會慌
【遠見快評】巴西轟中共生物戰 布林肯王毅交鋒
專訪李南央:我的兩本書《母親》和《繼母》(3)
【秦鵬直播】美中激辯聯合國 美抗共朋友圈形成
【首播】新世紀力作《抉擇》5月7日網絡首映
【財商天下】大陸二孩政策破產 人口危機難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