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大家談】國際24專家:再查病毒起源

人氣 1349

【大紀元2021年04月09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週五(4月9日)的《新聞大家談》。我是林瀾。我是秦鵬。

今日焦點:國際24名專家聯名:再查病毒起源,中共不配合也能查;美重量級參議員提法案,瞄準中共,啟動全面競爭;中共狂撥16通電話施壓,帕勞總統:不接了;習近平抱怨「受干擾」,要歐盟「戰略自主」?

今天的連線嘉賓,一位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座教授謝田博士;另一位是專欄作家、獨立時評人戈壁東先生。

林瀾(主持人):世衛與中共3月底發布的聯合病毒溯源報告,引起不少科學家的疑問,最近24名各國科學家聯合呼籲,啟動更嚴謹的調查,而且即使中共不配合,也有辦法推動調查。而中共在疫情期間,藉助「疫苗外交」擴大國際影響力,甚至向一些國家施壓說「和台灣斷交就給疫苗」。

台灣聯合了幾個民主國家成功反擊,同時美國也看到,中共「以疫謀霸」的企圖。現在,美國也要展開美國版的「疫苗外交」;同時美國兩黨參議員第一次共同推出,對中共全面展開戰略競爭的重要議案。

【世衛顧問籲重啟調查 中共不配合則有B計劃】

林瀾:來自歐洲、美國、澳大利亞和日本的24位科學家和研究人員,4月7日發表聯名公開信,表示世界衛生組織與中共的聯合病毒溯源報告,受到了政治干擾,沒有提供關於病毒源頭的可靠答案,而且關鍵記錄和生物樣本「仍然無法獲得」,呼籲啟動更嚴謹的調查,如果中共不配合,國際社會可能需要執行B計劃。

公開信由世衛組織的顧問、美國「大西洋理事會」智庫高級研究員孟天行(Jamie Metzl)起草,他曾在克林頓政府,擔任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委員。

孟天行說,針對疫情的全面調查,需要中共政府完全公開透明;但是從疫情爆發開始,北京當局的做法卻是背道而馳。中共破壞了樣本,隱藏了記錄,監禁公民記者,並下達禁令,宣稱科學家沒有獲得批准就討論病毒起源是「違法行為」。

孟天行表示,必須重啟更嚴謹的調查。當然,最好的情況是中共政府能充分合作,參與調查,那麼所有中國人都會從中受益。但是,如果中共不配合,國際社會可能需要執行「B計劃」,展開另一個平行調查,和世界上感興趣的國家與專家們合作,運用能得到的資源,來評估所有病毒源頭的假設。

孟天行的背景是什麼?為什麼他領銜要求重啟調查?

秦鵬(常駐嘉賓):孟天行這個是中文名字,他英文名字呢叫Jamie Metzl。這個人實際上是一個基因專家,他本身也是世衛的一個專家。

他在克林頓時期擔任過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成員,此外現在他跟拜登政府關係也很緊密,他在醫學專業領域很有成就,同時呢,又和政治人物有很多交往。所以這一次24個科學家所聯名發起、要求重新調查這個公開信,實際上對整個國際社會的影響,接下去一定會比較大的。

他是在3月4號就指出來說,世衛的調查團實際上是「令人震驚地觸及了底線」,這個說的詞很重了。他說,他們沒有去進行病毒的調查,卻成為中共的宣傳工具。他從一開始,他就認為中共是涉及到了掩蓋真相,這個真相指向就是來自於武漢病毒實驗室。

他說一開始,中共就開始銷毀病毒的樣本、抓捕公民記者,然後去掩蓋各種真相,就使他就認為病毒是來自於實驗室。這次他又搞了這麼一次獨立調查,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個病毒溯源問題,實際上我覺得很大一個程度上,是把這個矛頭指向了中共,指向了武漢病毒所

林瀾:他一直認為所謂的實驗室洩漏的假說並不是一個陰謀論,這是他的一個一貫的觀點。

秦鵬:是這樣,對。

林瀾:戈壁東先生,您怎麼看呢?您覺得是否有必要重啟這樣一個調查呢?

戈壁東:這次的病毒稱得上是一次全球性的災難,而且這個災難的破壞力是史無前例的,後果也是非常嚴重的,這一點大家都知道,一直到今天為止,這個病毒它的來源還是不明不白,全人類到現在為止,受到了一次非常嚴重的襲擊,但是不知道誰襲擊了我們,我們無論從任何意義上來說都是不可接受的,那太窩囊了。

所以另一個角度上,人類要再次避免遭遇這種嚴重的災害,最起碼要搞清楚這次災難的來源。所以這個調查確實是非常重要的,那麼這次災難最早起源於武漢,武漢恰恰就是這個病毒P4實驗室的所在地,中國的病毒出現以後,中共它掩蓋、銷毀樣本、摧毀數據,害死警告的人、抓捕公民記者,目的就是一個,不讓任何信息外傳。

特別異常的是,在病毒在武漢造成重大災害的時候,理論上應該是第一時間出來阻止病毒流行的是這個P4實驗室,但從頭追到尾,它沒出現過任何行動,卻相反有中國軍事科學院派人來處理,最後決定通報的不是專程在武漢調研的中科院院士高福,而是完全沒有關係的一個鍾南山。

所以這些所有的一些指向,都讓人不能排除,這就是一次中共P4實驗室泄露事件。但是在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親共的情況下,世衛也失去了作用。所以到現在一年多,國際社會還拿不到什麼確切的證據,這其實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所以最近這個24個國際相關專家,聯名要求重啟沒有中國參與的國際調查,我覺得這個幾乎是必然的選擇,也是一個無奈的選擇,也是一個必要的選擇,而且是非常重要的選擇。這實際上就是對全人類生命健康負責的一個事情,我覺得沒有比它更重要的了。

林瀾:是,談到這個調查非常有必要性,但也就帶出來了一個問題,就是這樣新的調查,到底是應該由誰來主導呢?謝教授,您的看法?

謝田:首先我們知道,從世衛組織現在的報告,和中共以前的做法看,它破壞了樣本,隱藏了很多關鍵的記錄,對吧?如果從這個正常國家,你比方說以前伊波拉(病毒)也好,或其它疾病發生的時候,這些國家就是唯恐樣品收集不全,不能夠真實記錄下來。因為他們指望把原因查出來。

而中共的做法恰恰相反,這正好說明中共一定有擺脫不了的關係。所以主持主導這個調查,顯然中共是不可能去做的,對吧?世界衛生組織呢,現在也是有些臭名昭著了,就是它實際上沒有起到一個獨立的、聯合國旗下的、一個維護人類健康的一個機構的作用,而是在跟中共在合作,在掩藏這些記錄,也沒有能夠發掘真相。

我們可以排除中共和世衛組織,聯合國是不可能去主導這個B(計劃)調查的,美國是最合適的。但是我想中共可能會通過外交手段,或其它方面的行政方面,橫加干擾,就很難去進行下去。

現在有一個可以考慮,就是中共即使想主導也主導不了的,就是要一個第三方的一個國際性的一個組織。實際上有一個組織叫做「academic influence」,這個組織,你可以叫作「學術影響」這麼一個組織。

這個組織是個非政府的、世界性的一個全球的學術調查研究組織,它在去年8月份的時候,就推出了一個全球50名最優秀的病毒學家的一個名單,其中甚至有包括三四個中國人和華人在裡邊。

這樣一個學術機構,如果我們再考慮到,從香港出來的閆麗夢博士,還有這個Jamie Metzl本人,我覺得如果由這樣一個機構「academic influence」,加上這幾個有這個背景的人,組成這樣一個調查機構,來主導這個研究調查的話呢,我想全世界人們才會覺得比較可信。

林瀾:就算有這樣一些非常有公信力的人,他來主導這樣的調查,但是呢,同時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們知道這樣的病毒調查,它需要大量的資料和數據。那麼如果沒有中共的參與,現在這些科學家提出了一個所謂的B計劃,這樣的平行調查能不能行得通?秦鵬你的觀點?另外無法進入事發現場的這種調查,到底它有多大的可信度呢?

秦鵬:嗯,實際上來講,我們看到中共參與下的調查,反而是在阻撓、掩蓋,進一步地去欺騙世界。所以我覺得有中共參與的調查,並不見得是一件好事情。而且一旦說這種調查真的把真相揭開之後,中共面臨的唯一的結果就是被全世界所有的人,包括中國人所唾棄。所以中共肯定是不會允許做這樣的調查的。

那麼B計劃就成為了一個很重要的選擇方案。那麼是不是說沒有了中共之後,它的調查就沒有意義了呢?我覺得恰恰相反。因為我們看到世衛組織否認病毒來自於實驗室的這樣的推斷,它實際上是沒有任何的證據,只是做了四個可能性的排序,然後把來自於實驗室的這樣的一個排序放到了「極不可能」,對吧?

林瀾:對。

秦鵬:那麼這種情況下,我不清楚它將來怎麼去調查。但是也許有一種很簡單的一個做法,也是類似的一個做法,就是把所有的現在能夠懷疑來自於實驗室的一切的證據,全部陳列出來,包括中共如何研究這種生物病毒,中共軍方機構怎麼和他們去合作,以及2019年9月份到10月份,中共的實驗室的人員如何感染,甚至如何死亡等等這些證據,還有它2012年從雲南那個礦坑裡邊採集了一個病毒之後,成為這一次病毒直接基因上最相似的一個病毒等等。

當然其實還有更多的,比如說閆麗夢揭露出來的,還有其他的科學家可能會揭露出來的很多很多的證據,這些所有的陳列出來之後,其實就會指向唯一一個指向,就說極大可能來自於實驗室。這樣的證據其實足夠了。

首先它的意義在哪兒呢?第一,徹底地揭穿了中共這種謊言。第二來講,要求中共回答疑問,這樣中共其實是沒有辦法去招架的,它只能到時候繼續去撒謊,或者是去對這樣的一個調查進行人身攻擊。所以這樣的調查報告,反而會讓世界進一步看清楚,中共也只能是繼續掩蓋或去謾罵。所以反而我覺得這種調查非常非常有意義。

林瀾:您的意思就是說,至少它能提出,什麼樣的病毒起源是最有可能的,同時要求中共回答相關的問題,等於把中共推到了聚光燈下,要求它必須去把它一直掩蓋的很多信息,要拿出來,去回答這些疑問。

秦鵬:對,這樣是非常有意義的一個事情。

林瀾:是,戈壁東東先生您怎麼看?如果這個調查缺乏中共的參與,那意味著調查的結果也很難被中共承認,而美國上個星期又暗示說,不會就疫情的問題向中共追責。那麼這樣的調查,除了剛才我們說到的,對中共起到一個質問的作用,它還有什麼實際的作用嗎?

戈壁東:國際社會其實都清楚,病毒來源就是中共,但是也知道,希望中共配合調查無疑就是與虎謀皮,不可能。但如果中國不提供第一手資料,那麼這個調查最多只能在推理範圍內進行。當然很多時候,可能會變成一種類似刑事調查這種行為,這又是國際社會最不想去做的。

我現在估計,那些書呆子似的專家,你別看他現在說B計劃A計劃,但真正要警察介入他就不高興了。那麼所以美國的暗示呢,其實也帶有一點連哄帶騙的意味,希望中國能因為不受懲罰而承諾來配合調查。那麼我們知道中共是什麼政權,它就是個流氓無賴,無論怎麼樣,哪怕你抓到它現行,它依然不會承認。

所以這個調查的真正意義,僅僅在於,如果有確實可行的理由和證據,有利於國際社會去認清中共,然後聯合起來抵制中共。現在很多時候,世界上的各個國家有不同的利益訴求,在沒有明確證據的情況,很多國家就更加更傾向於利益。

但是有一天,一旦證明現在給我們帶來的這個病毒危害、這個災難,是有一個具體目標的,比如是中共帶來的,那麼這些國家的態度就會決然不同。

所以中共其實現在最怕的也是這個,所以中共最近這些戰狼外交,都是罵啊吵啊,這個亂咬啊,拚命搞口罩外交,什麼疫苗外交,其實都是這個,實際上中共是心裡很虛,它也很怕這一招,怕把真相暴露出來,世界上就會追責它,所以它現在搞了很多東西。但是如果真有證據能夠證明,這個病毒就來源於中國武漢這個P4實驗室,那麼中共你認可不認可已經沒有意義。

現在不是我要罪犯去認罪,而是我們有沒有證據去交給陪審團來給罪犯定罪,所以這個調查結果呢其實是很重要。

林瀾:是,我們也看到中共在疫情爆發以後的一系列的表現,包括轉移疫情源頭的責任,以及通過一系列的干擾防疫物資的供應鏈的種種做法,也是在美國激起了很多人的反感,包括政商學界,還有民間對中共的反感程度,都到達了一個新高。

【啟動全面競爭 美參議員提重要法案 瞄準中共】

林瀾: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民主黨籍參議員梅南德斯(Menendez),4月8日推出了一項針對中共的法案——「2021年戰略競爭法案」(Strategic Competition Act of 2021),計劃下週三,提交給參議院外交委員會審議。梅南德斯在一份聲明中說,他預計,法案將在外交關係委員會,以壓倒性的優勢通過,之後也將在參議院順利過關。

參議院「外交委員會」首席共和黨參議員里施(Risch),已經同意支持這項法案。

這個法案,是民主黨與共和黨,兩黨參議員第一次共同推出的,對中共全面展開戰略競爭的重要議案。

草案長達283頁,核心是授權給政府更多的外交工具,來抵抗中共正在擴張的全球影響力。法案提出,美國必須鼓勵盟友,投入更多力量,來監察中共「咄咄迫人的專制行為」;另外,美國每個聯邦部門和機構,也應該指定一名高級官員,負責協調對中共的戰略競爭政策。同時,法案要求,限制美國援助那些設置了中共軍事設施的國家。

法案還提出,台灣是美國印度-太平洋戰略的重要部分,準備提升和台灣的夥伴關係,取消對美台官方接觸的限制。

同時,法案還提出了具體方案,對抗中共對美國大學的滲透。

另外,還將擴大監管部門的職權,防止中共收購美國敏感領域的企業。

謝教授,您怎麼看?您覺得這份法案它的重要性何在呢?

謝田:非常重要,像您剛才提到,這個法案很容易會在參議院的外交委員會通過,並且在參議院通過。我想下一步在衆議院,會有類似的相應法案等著,讓美國國會全體通過,然後交由拜登來批准,就會成為法律。

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說,它不光是指出了中共的威脅性,還有非常具體的要求,各個聯邦政府、各個部門和機構都有指定的官員,高級官員來具體地主導,來參與這件事情。

這個我覺得是非常非常明顯的一個重要的突破。就是它不光是國會授權給這些政府,給白宮這些權力,也會給在人力、物力上、財力上給予支持。所以我說,這個事可以說是比較有這種「見到肉」的,或者有實質的意義的,而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個呼籲。

我想我們很關心的另外一個,就是針對台灣的部分。還有一點就是,它實際上要懲罰那些跟中共合作,幫助中共進行軍事擴張的一些國家,比方像巴基斯坦、斯里蘭卡這些國家。還有一點最關鍵的是,它準備提升和台灣夥伴關係,這也非常令人矚目。

我想台海兩岸的人們,都在關切那下一步(美台)提升到什麼樣的關係。我們知道現在美台關係,因為關於台灣的三個法律都剛剛通過簽署,美台關係已經提升了很多,下一步如果再提升,是不是要意味著就是跟台灣有更加正式的一個外交關係,不光是把這些台灣的外交官作為外交官對待,實際上有個正式的外交接觸。

是不是還有涉及到聯合國的一些觀察員的會員的身分,還有美國對台灣和大陸的這些稱呼啊,比方說一個國家兩個政府,或者這些會不會有進一步突破。我覺得這個都是非常可能的,所以這個法案呢非常的重要。

林瀾:秦鵬,你怎麼看?這份法案如果過關的話,到底有哪些重要性,會發揮什麼樣的作用?

秦鵬:這個法案肯定是過關,為什麼這麼講呢?因為實際上在今年2月份的時候,我們看到參議院的民主黨的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實際上當時就講過說,他們會推出一個法案來去制約中共,但這個法案毫無疑問就是更全面的一個內容,體現了:

第一是全政府的一個對抗,對抗中共,每一個政府部門,每一個機構,都會把對抗中共作為他們整個部門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內容,這是一個大的變化。

第二大的變化就是我們看到的,這是一個兩黨的,相當於是代表整個全民的,美國的,來自於國會的,法律化的一個東西。

第三個來講的話,會促成一個常態化的,是一個持久化的一個對抗。大家可能一直在擔心,到底拜登政府會如何對待中共,之前的時候大家總會擔心他軟弱,但是呢,至少在看起來,在很多的領域,比如國家安全方面、高級技術方面、一些重要的領域,等等來講的話,實際上是叫做「川規拜隨」。

但是呢,大家又很擔心,接下去的話,比如說他受到什麼經濟誘惑,或者是受到什麼樣的利益施壓的時候,拜登政府會不會去做屈服?可是現在我覺得大家至少可以放一部分心了。

這個法案推出來的話,就會把它用法律的方式給它固定下來,常態化規定下來。而且會變成每一個部門指引的方向,然後制定自己部門的行動方案。

林瀾:同時反過來,也對行政部門施加一定的壓力。

秦鵬:是這樣子,所以這個實際上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一個法案,那麼我們接下去也會看到,在很多方面這種策略更加清晰。昨天有一個很重要的東西,我們看到美國商務部對於中共的七個超級計算機的機構,進行了制裁,列入了黑名單,所以這實際上也體現出來,未來的經濟和技術這個領域會進行對抗。中共的高科技,可能對世界造成傷害的程度,會大大地降低。

林瀾:戈壁東先生您怎麼看,您覺得這部法案的重要性何在呢?

戈壁東:這個法案呢,在某種程度上都反映了,美國政府對中共的政策,已經是兩黨有識人士的共識,說明美國人清楚地知道,他們現在面臨的最大危險在哪裡。

這個提案已經講得很清楚,第一,抵抗中國的全球擴張,抵抗中國咄咄逼人的政治行為,還有一個就是已經無處不在的對美國的嚴重滲透。那麼實際上這幾條就很簡單,這實際就關係到美國的安全。那麼就我而言,我看見這個法案裡,我至少看到了三個重要信息,第一,拜登上台以後,並不是我們意料之中的傾向親共,而是現在還在兩黨或全體美國人對國家的安全的利益基礎上,那川普政府去年做的四次反共動員,實際上還是美國兩黨今天的共識。對美國來說是特別重要的。

第二,如果這個法案通過,實際上是給了國際社會一個美國繼續強硬抵抗中共的明確信號。這對中共今年以來在國際上瘋狂擴張的勢頭,是一個明確的打擊。中國(中共)會因此知道,他們認為拜登政府軟弱無能,所以可以無視美國的存在而興風作浪是一個誤判,美國依然還是那個美國,所以這個也是很重要的。

第三,美國國內最近出現了很多麻煩,其實都跟中共有關,那麼中共在美國的滲透勢力也在測試新政府的底線,那麼這個法案,其實就是新一任的、新一輪的反滲透法。這對美國的安全來說是很重要的,至少中共在美國的滲透勢力不敢再肆意妄為,不敢再公開地興風作浪。我們剛才,謝田、秦鵬也提到了這個觀點,我都是很同意他們的,我覺得在這個時間出這個法案確實意義非凡,非常重要。

【中共狂打16通電話 「平視外交」惹怒帕勞總統】

林瀾:這份法案裡面它重點提到了一個台灣問題,說台灣是美國印太戰略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我們也確實看到這個台灣問題越來越成為中美之間的一個核心問題。

3月底,西太平洋島國帕勞的總統惠普斯(Surangel S. Whipps Jr.,惠恕仁),和美國駐帕勞大使一起,率團訪問台灣。4月6號,惠普斯總統在接受法新社採訪時,透露了中共對他施壓的內幕。

惠普斯說,去年大選前,中共官員轟炸式撥打他的電話,連打了大概16次,態度非常傲慢,要求他認識到「台灣是非法的」,還要求他必須停止跟台灣的「非法」交往。

惠普斯非常反感中共咄咄逼人的外交政策,他說,帕勞不會在任何人的霸凌下選擇盟友。他在大選勝出後,就不再接中共官員的電話,而且表示,一定會支持台灣到底,

他說:「就算最後只剩我們跟台灣站在一起,我們也不會改變立場。」「台灣是一個自由國家、民主國家,應該受到尊重,作為外交盟友,不能棄之不顧。」

帕勞是中華民國15個正式邦交國之一,也因此受到中共的經濟施壓。2017年,中共突然禁止中國人到帕勞旅行,打擊該國的旅遊業。

蔡英文上台後,中共接連挖走了台灣6個邦交國,外界總結中共常用的手段,概括為三個字:「養、套、殺」。先用各種交流或者援助,養住這些國家的財政;然後套牢他們,讓他們依賴中共;最後只能任中共宰割。但對帕勞這個小國家,這套做法怎麼不靈了呢?

1. 川普簽的《台北法案》鞏固台灣邦交,起到了重點作用;2. 去年中共外交官毆打駐斐濟台北外交人員,可能起到了很負面的效果;3. 為什麼中共致力於讓台灣零邦交、而美國極力阻止這一點?太平洋島國對美國至關重要的作用。

秦鵬:我覺得這裡邊其實是有多方面的因素,我們首先來講的話,確實是有美國因素,當然也有台灣自己的因素,還有呢,我們看到總加速師的這種戰狼外交的因素也是存在的。

當然我們講還有一個內因的問題,對於帕勞這個人群,他們對中共的這樣的一個態度。

那麼講到美國因素,為什麼美國現在對台灣這麼看重,其實是有多方面原因的。

我們講了一個是,本身處於這種戰略利益;第二個,如果丟失了台灣,那麼從軍事這個領域來講的話,相當於中共也是突破了第一島鏈,開始了對世界更大的一個威脅。所以呢,我們看到美國也出台了一個《台北法案》,明確地講,如果說敢跟台灣斷交的話,那麼美國會拒絕再對他們進行援助。

其實很重要的一個對象的話,主要是這些太平洋的島國,中共一旦跨越了這些島國的話,中共的這種軍事的力量就可以在整個太平洋,甚至再進一步到印度洋,為所欲為了。所以這一點上來講的話,美國是看得非常清楚的。

當然進一步來講的話,我們大家也都很清楚的,台灣在高科技領域的價值,或者是整個全球的戰略意義。那麼所以我們看到呢,美國因素,實際上是很重要的一點。

前幾天我們看到帕勞總統訪問台灣,他當時去搞這種泡泡外交,旅遊泡泡,對吧,他其實當時帶了一個美國駐帕勞的一個大使,這實際上跟美國政府直接的表態是有關的。因為毫無疑問的話,這個大使不會擅作主張做這麼一件事情的,所以這是很清晰的一個美國釋放的信號,就是要去支持帕勞,支持台灣,所以這是美國因素。

那麼中共的戰狼因素呢,就是帕勞的總統惠恕仁自己講得也很清楚,他說,為什麼他是對中共反感或者是支持台灣呢?有兩個原因,一是中共這種咄咄逼人的外交政策,我們把它叫做戰狼外交,對吧,有人現在說叫平視外交,或者叫僵屍外交,只要不好的話就開始咬人。

所以這種情況下,中共覺得可以嚇住人,但是呢對於有正義感的人來講的話,反而會起到反作用,大家會更加瞧不起中共的這種做法,就相當於把他不當人,所以呢,作為惠恕仁來講的話,他自己還有一個親身感受,這也是促使他更喜歡台灣,而絕對拒絕中共的這個原因。

中共的這些外交官們是咄咄逼人,打電話給他的時候就非常傲慢,講說你這樣做是非法的,你應該如何如何的,就跟教育孩子一樣,缺乏起碼的外交禮儀。而且呢,惠恕仁在講說,他看這個中共非常透,他說(一旦)你為他做了一件事,中共在下個月讓你做兩件、三件,就說你要永遠地跪下去,這是中共一定會讓他做到的事情。

所以呢,他也很清楚呢,一旦接受了這種經濟的脅迫或者政治脅迫,那麼對個人來講的話,在人格上,在尊嚴上永遠都會失去掉。所以這一點上,帕勞總統看得非常清楚,所以體現出來,帕勞這個民族或者這個團隊,對中共的清晰態度和人格的捍衛,這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當然對於台灣來講呢,能夠獲得這種支持,我覺得跟台灣的這種友善,包括大疫情期間台灣對於整個帕勞的支持,包括口罩,還有其它一些防疫物資的支援。

當時帕勞總統自己講過,說那個時候,去年4月份的時候,給所有的國家都求助了,沒有國家管他,當然美國後來管了它了,還有呢,台灣及時地伸出了援手,所以他對台灣也非常感激。

林瀾:戈壁東先生,您怎麼看中共這套戰狼外交,對帕勞卻沒有發揮作用?

戈壁東:為什麼帕勞這樣的小國,會讓中共去碰壁,他不怕中共,無非三條。第一條,來自美國的影響力,美國的影響力是非常重要的,剛才我們講到了,如果美國有個非常強硬的態度,在整個國際社會來說,很多人就會有一個非常清晰的立場。那麼帕勞呢,嚴格說起來是美國非常緊密的一個跟隨者,歷史上帕勞差一點成為像夏威夷那樣,成為美國的一個州,那麼他現在使用的貨幣都是美元,這是一個因素,美國的影響力很重要,美國的支持度。

第二個呢,中共的戰狼外交,實際上在這個過程當中,看透中共的越來越多了,他們現在知道:我逆著你,受你欺負;如果我順著你,照樣要受你欺負。所以現在很多小國越來越不怕中共。你看除了帕勞之外,最近還有一個只有三百多萬人口的小國立陶宛,最近提出了全面與台灣的合作關系,這個實際上跟中共的戰狼外交的失敗是有關係的。

第三個因素,很重要的因素,是價值體系的影響,那麼這個事情上,你看跟中國走得比較近的大部分是威權國家啊,朝鮮、伊朗、俄羅斯斯,還有巴基斯坦,都是威權國家,很多。

帕勞跟台灣都是自由民主體制的國家,所以這中間的價值體系還是一個決定作用。基本大概就這三個原因,所以中共在帕勞這樣的國家,就會碰壁。

謝田:剛才戈壁東先生說得很多,我也非常贊成。還有一點,中共在這些,非洲、南美、太平洋亞太地區,從台灣挖走這些外交邦交國的時候呢,最多用的就是經濟的工具,經濟上的施加壓力,施加壓力的話呢,很多取決於邦交國,這些國家,這些首腦或政府,他們自己在道義上的立場。

如果有一些國家不被中共的經濟壓力和收買所動,那它就比較容易維持反共的立場,鮮明地支持台灣,就是民主的立場。

但現在看來呢,很多國家是挺不住的,我們也知道在台灣有很多評論,台灣的外交是不是要變成一種金錢外交,這樣的話實際上對於台灣來說也是一個非常大的,財務上的一個損失。

這個事情如果美國來做的話呢,那卻會做得很好,剛才秦鵬也提到美國《台北法案》對台灣很有幫助,美國實際上對印太戰略下,做出一個太平洋承諾——Pacific pledge,這裡面就撥了2億美金。其中有一個項目叫作太平洋美國基金,太平洋美國基金裡邊有一千多萬美元是用在這個項目,對這些太平洋國家,幫助他們經濟上擺脫中共的控制,是有幫助的。

但這個呢也是一個問題,我們也看到以前這些很多小國家呢,不那麼好的小國家,道義上不那麼堅強的小國家,他在中共和台灣之間在玩把戲,就是兩邊通吃,兩邊互相要挾,他拿了錢就轉到這面,再拿另一筆錢,下一任總統又轉向另外一個,所以實際上對他們也不好,對台灣也不利。

對中國大陸來說,實際上也需要浪費了中國人民的資源。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我們國際社會應該中止,停止中共這種用金錢收買、經濟拉攏的能力,美國應該切斷中共成為經濟上黑手的能力,切斷對中共的輸血和援助,讓它沒有這些能力來進行這種經濟外交,這才是最終解決的辦法。

【中方鼓動「與台斷交就給疫苗」 台成功應對】

林瀾:除了謝教授剛才講到的這種經濟施壓。其實我們知道中共打擊台灣外交空間,甚至把疫苗也工具化、武器化,當作施壓的籌碼。

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4月7號透露,中共對台灣在南美的唯一一個邦交國巴拉圭施壓,說只要巴拉圭和台灣斷交,就可以獲得數百萬劑的中國疫苗。

台灣知道消息後,立刻和美國、日本、印度等幾個民主國家對話求助。印度已經決定,伸出援手,向巴拉圭提供20萬劑印度產的疫苗。

另外,有媒體報導,台灣準備把200萬劑阿斯利康疫苗轉讓給巴拉圭救急。

從疫情爆發後,中共先後在全球展開了口罩外交、呼吸機外交、疫苗外交;截至今年3月底,已經對全球輸出了一億劑疫苗。

相比之下,美國截至今年3月底,都是把疫苗優先供應給美國國內。對此,中共黨媒人民網,3月底刊登文章說,這曝露了美國的陰暗與冷血。

不過很快,美國調整了戰略。本週,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宣布,任命美國「國際開發署」前署長蓋爾‧史密斯,擔任國務院「全球疫情應對及健康安全協調員」,響應各國要求美國提供疫苗的呼籲。

美國終於也要出口疫苗了,這下中共怎麼回應呢?中共央視說,美國這是想給世界「畫大餅」,美國一定會通過提供疫苗來實現政治目的。——按照中共的宣傳,美國出不出口疫苗,都不對。

現在,美國和中共站到同一個賽道上,都要施行疫苗外交;兩者的方式和動機,有什麼相同和不同之處呢?(公開/地下;自願/脅迫;軟實力/銳實力)

戈壁東:中美在疫苗問題上其實並不是站在同一個賽道上,我們嚴格說起來,中共其實是沒有資格去生產疫苗,你看這幾年,中共國內這十幾年裡面,每年都有挫敗。

2018年我那時還在中國,我就知道這個情況,疫苗生產商長生生物,或國企、最大的一個國企武漢生物,都出現了假疫苗或有害疫苗。那麼中共在這種狀態下還生產疫苗,還決定推向國際,有點喪盡天良。

中國官網它自己說過,現在,在國內已經使用了一億多(劑疫苗),在國外,國際上也推了一億多(劑疫苗),關鍵是這些疫苗都是沒有經過世衛組織認可的。那美國的疫苗呢,現在是什麼呢?是輝瑞、強生這些著名的生物醫療廠商,那麼大家都知道這些廠商的疫苗,歷史上他們對生產都是非常嚴密的,這次的疫苗也是經過美國歷史上最嚴密的安全監測,所以這與中國的疫苗完全不在一個等量級上。

但是我們知道啊,中共一直說,它的疫苗能推向世界。實際上到底怎麼推上世界,這事情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中國老百姓是不信任這個疫苗的,我們都知道中國老百姓,他有個特點,稍微好東西會搶,排隊去搶。

但是這次中國的疫苗要拚命地推,它還規定這個疫苗要與地方政府政績掛鉤,還有打疫苗還有送禮品,那不說明很清楚,老百姓用腳投票,已經說明中國疫苗質量,老百姓最明白,最清楚的。那麼現在中國要把這樣的疫苗拿出來與美國競爭,換句話說叫假冒偽劣要打敗優良產品。

還有呢,中共在疫苗推送當中啊,也是無所不用其極。舉個例子說,那個孟加拉國,開始它跟孟加拉說,我要送你11萬劑疫苗;到要送的時候,它說,你要跟我算我的實驗開發費,孟加拉當然不幹了,收了印度的贈送;結果中國官媒還做一個什麼事情,他還專門去大罵一通,我說真是無恥到極點了,對吧?

這個說到底啊,現在中共強配這個疫苗,推的不是疫苗,其實就是推它的專制體制,就是他們所說的,集中力量辦大事。說到底也是病毒攻擊自由民主制度的一個延續而已,

秦鵬:我們區分一下美國或者其它國家的援助,和中共這種援助有一個根本的區別,中國的援助其實是有條件的,有個道德條件,也有一個價值觀條件,它讓這些國家跟著它去撒謊,幫著中共去掩蓋,跟著它對人權不發聲,或者是跟著它去作惡。所以我覺得國際社會選擇中共的話,一定要小心,這實際上是一個道德陷阱,是一個可怕的跟著中共墮落的一個誘餌。

林瀾:那麼今天的節目時間就到這裡了,非常感謝各位嘉賓的精采評論,也感謝各位的收看,更多精采話題,新聞大家談,下週同一時間和您再見。

網絡收看方式:

大紀元新聞網:https://www.epochtimes.com/b5/nf1334917.htm
新聞大家談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wRsYpCP2kuql6BuTM7W_g?view_as=subscriber
新唐人直播: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0r1j2CGOX4&feature=youtu.be
【支持】為真相護航 為沉默發聲,就在今天,支持大紀元
https://donate.epochtimes.com

新唐人大紀元《新聞大家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新聞大家談】博明披露習藏「骯髒祕訣」
【新聞大家談】連破中共禁區 蓬佩奧見台代表
【新聞大家談】習致哀又擾台 美兵壓長江口
【新聞大家談】謎之三星堆 挑戰無神論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劉鶴舊文洩密 印度疫情驚恐
【新聞看點】中共敢攻台?美一大招北京真會慌
【遠見快評】巴西轟中共生物戰 布林肯王毅交鋒
【直播】布林肯聯合國安理會發言
【首播】新世紀力作《抉擇》5月7日網絡首映
專訪李南央:我的兩本書《母親》和《繼母》(3)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