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者爆一帶一路項目 大陸勞工命如草芥

人氣 5594

【大紀元2021年06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顧曉華採訪報導)「太不可思議,這個公司太不人道了,把人往死裡逼,在這個地方我感覺死一個中國人公司還得剩錢,它不怕死人,中國人的命不是人命,所有的事情都能給你壓下來。」

上述話語是一位不願透露姓名,已經回到國內,曾在印度尼西亞肯達里市的印尼德龍工業園區工作的勞工的感言。他稱自己受管於德龍公司的外包迪爾公司。

這位知情者向大紀元記者透露了中共的「一帶一路」項目中大陸勞工的慘境,深感中國人在海外喪失人權,中國人整中國人,只有忍氣吞生的無奈。

從去年到今年已死三人 消息全部被封鎖

這位知情者向記者曝光了從去年到現在已經發生的三件慘案。

王曉明(音),吉林人,45歲,今年1月20日,他在地面施工時被鋼筋構擠壓,當場死亡,知情者表示,這次事件完全是一次安全事故,是班組長技術交底不到位,盲目施工,大力度給工人超負荷作業導致,當時國內的家屬沒有來到印尼,3月份遺體火化後,由王曉明的朋友帶回國,家屬只獲得了70萬元的賠償,「說實在的這個價格我們很不滿意,但是我們不敢說。」

6月8日,當地社交媒體「印尼華人網」報導了一則《一中國工人失蹤,印尼肯達里搜救團隊緊急行動》的消息。

報導稱一名中國工人於6月6日11時,在科納韋縣的桑帕拉河河口處落水,失蹤的中國工人是30歲的Chang Yang,搜救隊展開搜救行動。6月14日,印尼肯達里救援與搜索署發布消息稱,6月13日收到一名漁民的消息,在Samarengga島附近發現了一具漂浮的遺體,與此前報告失蹤的外籍工人具有相同的特徵。

知情者向記者透露,該報導的這名中國工人就是他們工地的工人,名字報導錯了,死者叫張亮,30歲還沒有結婚,死者是與弟弟(張明)一起通過中介來印尼打工。

張亮屬於電焊工,通過中介花了不少錢,但是到這裡工作後發現工資沒有來之前講好的高,他開始幹力工,一般這裡的工人幹半年可以回家一趟,張亮幹到半年,他找公司要回家,公司沒有人理他,他在宿舍裡絕食五天之後,再次找領導。

「他跟班組長這麼說,『我要回家,我已經五天沒有吃飯了,再不吃飯絕食我就死了』,班組長說『你去死吧,你可以去死,你去死公司也就包你點錢』,結果第二天他就死了。」

知情者透露,張亮是6月6日掉進工地旁邊的一個循環水池子,池子裡水流很急,直接沖到海裡了,距離事發地200里的地方發現了遺體,當時頭部已經被魚啃得面目皆非。

「找到屍體的時候頭部被魚都啃沒了,說實在的,三十歲沒有結婚,死得相當可憐,而且出事的當天下午他的弟弟跪在項目部的門口要求領導幫忙,去找,沒有一個人去搭理他,太冷血了。」

知情者表示,弟弟張明之後被保安軟禁起來,目前軟禁在什麼地方誰也不知道,這件事情最後是怎麼解決的也無人知曉。

「問也沒人說,也沒有公布,也沒人管,這個事情就像不了了之一樣,我就想一個中國的合法公民,出了這麼大事,把人家的弟弟軟禁起來,到現在任何消息不外露,天理何在,是何居心,沒一點人性。」知情者說。

6月22日,工地一台吊機吊梁脫鉤,當時將一名中國人砸死,死者是安徽人,名叫丁浩然(間),該事件處理結果不得而知。

「等我們發現人死了至少得兩天以後,因為當時消息就封鎖了,不可能讓你傳消息,當地信號也不好,而且人也在國外,誰不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這個地方人命不是人命,」知情者說。

他還透露了另一件事,今年大年除夕夜,因為過節工人們聚在一起喝酒,一工人找領導聊天,或許因為言語過激,與領導(負責安全的唐金兆)打起來,領導當時就找一幫人把這名工人給打了。

「把那人嘴下面打了一個口子,住院二十多天,縫了七十多針,打得慘不忍睹,那個人到現在還在營區隔離,就是不放他出來,也不讓他回國,他已經六個月沒有上班了。」

知情者表示,「德龍公司在當地手眼通天,任何一個人洩漏一個消息,你想走都走不到,他肯定會找你事。」

所有勞工護照被扣押 疫情回家難上難

知情者還表示,所有勞工到達印尼以後護照都會被德龍公司收走,以辦簽證的名義收上去之後就見不到自己的護照了。

沒有護照的勞工不僅讓他們回國成為難題,有任何不公平的事情發生他們都不敢發聲,不敢反抗,沒有護照等於沒有了一切人權。

他們生活與工作的環境都非常惡劣,住在鐵皮房裡,沒有熱水,吃飯就在工地露天吃,管理人員與勞工吃的不同。

中共的「一帶一路」項目中大陸勞工境遇悲慘。圖為印尼肯達里市的德龍工業園區勞工住的營地。(受訪者提供)
中共的「一帶一路」項目中大陸勞工境遇悲慘。圖為印尼肯達里市的德龍工業園區勞工住的營地。(受訪者提供)

「衛生條件就不要說了,那廁所基本是涼水,靠陽光,今天要是陰天水就是涼的,今天要有太陽就是熱的。每天就是這個水,你洗就洗,不洗就不洗。」

「人來了就是奴隸,為了趕工期,你就是幹,恨不得你每個人後邊拿著鞭子抽著你幹。你出現任何的傷亡情況,會賠你錢,以最少的價格賠你,現場都不會停工的,在這個地方根本體現不到溫暖,體現的全是邪惡。」

「這裡沒有節假日,這裡沒有工傷。這裡只有『烈屬』,比如你手受傷了,休息兩天,這都是沒有工資的,什麼都沒有,你不要想任何福利待遇。合同也是霸王條款。」

他還透露,目前在工業園區工作的勞工有四百六十多人,有八十多人因為三個月沒有開工資而處在「罷工」狀態,還有一大部分人到期因無法回國被迫滯留在這裡,有三十多個月不能回家的勞工,而且滯留一年以上無法回家的勞工大有人在。有一位員工已經被憋瘋,天天晚上出來挨門挨戶地敲門,公司也沒有人管。

還有一樓小樓是專門隔離因疫情感染的員工,具體人數不得而知。防疫措施僅僅是每人每週發三枚口罩。

自去年疫情肆虐全球,讓這些勞工回家非常艱難,他們必須要有三陰證明(核酸、IGG、IGM),而能達到要求的人寥寥無幾。

知情者表示他們也給當地的大使館等機構打電話,但是都是踢皮球,他們回國全部都是自費回國,寧願不要工資,再貴也要回國,但是許多人是叫地地不靈,叫天天不應。

知情者本人或許屬於幸運者,已經回家。

記者致電當地大使館,但是無人接聽電話,印尼德龍公司則一時無法聯繫。

記者致電迪爾公司在印尼的項目經理王先生,他稱護照是德龍(甲方)扣押,他也在積極地去幫員工申請,但是一直批不下來。

王先生還表示,目前在印尼有大批滯留人員無法回國,是因為三項檢測的指標不合格,「他們的指標,一直降不下來,是中國大使館不讓回,不是我們不讓回。是中國政府的問題。」

王先生稱,自己也是在印尼雅加達滯留了三個月,指標達到要求才可以,於今年2月份回國,剛剛從國內再度回印尼不久。

他還表示,現在回國的規定更為嚴格,更難回國。

責任編輯:方曉

相關新聞
【時事縱橫】美軍大練兵 布林肯王毅再同場交鋒
一帶一路背後血淚 中國勞工淪為奴隸客死他鄉
【一線採訪】印尼一帶一路中企員工染疫內情
內蒙古一家人煉法輪功遭迫害 女兒含冤離世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中共重提上海金融戰 二十大有變數?
【秦鵬直播】美六大招對抗中共 北京2招回應
【橫河觀點】拜登說軍事介入保衛台灣是口誤?
神韻推出線上影音平台:神韻作品
【新聞看點】傳習訪港縮水 如何隔離幾百萬人?
【探索時分】美國向烏克蘭提供魚叉反艦導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