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印尼一帶一路中企員工染疫內情

人氣 3043

【大紀元2021年05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顧曉華、袁麗採訪報導)中共在印尼的「一帶一路」企業的多位員工向大紀元爆料,指控中方公司管理混亂,疫情期間罔顧員工性命,員工的權益和身家性命受到威脅。

中共在印尼的「一帶一路」項目,最大的公司有德龍集團、青山控股集團等,他們都以冶煉業為主。這次面對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員工們經歷了有國不能回的困境,很多員工染疫,有在公司隔離,有在賓館隔離。從去年10月份至今,有二百多名各類員工被「軟禁」在賓館中,只有核酸檢測時可以出去。

有4位中方員工忍無可忍,向媒體曝光他們的遭遇,不想再隱瞞。他們表示這關係到上千中國員工的生死存亡。因為擔心受到報復,他們選擇向媒體匿名投訴(應受訪者要求,此文部分當事人所在公司名省略)。

沒收護照、喪失人權自由

李易昌(化名),一名工程師,他表示,無論是誰,一進公司,所有人的護照都得上交。「我們過來的時候所有的護照全部統一在公司這邊管理。」他說,「如果要拿護照的話,你就必須要簽一個協議,公司意思就是說你要走,那麼你就必須要辭職,簽免責書的形式,意思就是說你拿了這個護照你要回去。」他談到,這就意味著一切離開公司後的費用等全部自付,這與當時所簽協議大相徑庭。

他們4人均遭到扣押護照,但是,要回護照後結局不同,過程更是歷經艱險。

李易昌提到自己是獨生子,父親已經九十多歲,家裡是花了每月4000人民幣照顧父親。「大家都是冒著很危險的精神,沒辦法,簽了(辭職)協議,公司就把護照給我們了。」

離開公司後的李易昌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成為無症狀感染者,至今,他還是有家難回,滯留在印尼。後來,李易昌的護照又被德龍公司收回去了。

林和祥(化名),是一外包公司負責人,按理說境遇應該好很多。然而,他卻是逃亡出來的。「護照在業主手裡,他們管著。要想拿護照也不是那麼好拿的,在他們這邊,簽證都是由他們來負責的。」他說。

由於園區裡染上病毒的人越來越多,還有死亡的,林和祥最後選擇逃離公司。「當時在宿舍區就有一名新冠患者不治而死。」他說,「檢測出來的結果只有負責人知道,還有綜合部人知道,因為只要是陽性的,這個醫生會通報給綜合部領導的,別人工友他們不會知道的。」

林和祥選擇離開的原因是公司只剩他一人掃尾,本來就該回去了,而他也不幸染疫,因得不到治療,想要趕緊離開。為了躲避保安的監視,他游水過河逃出了公司。

張華維(化名),一名外包工人,因為所幹的工種非常需要人,公司死拖著就是不給護照。去年9月,他就開始要,「我本身身體有病,胃炎加上腰間盤突出,幹不了活兒,家裡頭還有點事兒。我要護照比較崎嶇。」無錢在當地醫治的他多次索要護照無果,直到10月底,還有其他員工威脅上告,病重的他藉此機會才拿回護照。

他們4人中唯一「幸運」的就是陳玉清(化名),德龍公司外包迪爾公司工人,原本簽證到期該回國,遇到疫情,迪爾公司要求繼續工作,等到通航再回,結果通航後也得不到護照。他找到迪爾的項目經理,「經理說我們所有人的護照全部都存放在德龍公司,說德龍公司不給護照,我們就辦不了機票,就回不來。德龍說,現在要求回國的全部自費。」陳玉清說。

他表示,他包工隊老闆簽的合同上,清清楚楚寫的是:工人工作期滿的時候,往返費用全部由用人單位負責。最後等了約3個月的陳玉清因為腰傷(工傷),喪失了勞動能力,才在11月14日拿到護照。「我們這邊政府部門也去了通知給印尼那邊、德龍那邊,我又通過熟人的關係,找到了德龍的總負責人反映情況,就批准我七週回國了。」陳玉清11月30日終於回國,有了護照回國的過程也是一波三折。

他表示,「德龍在國內不太好招人,人員緊張,願意幹的在那幹;不願意幹的,你就應該履行合約,讓人家回國。不能強硬扣押人家的護照。」

染疫無醫治 疫情公司內部傳播失控 

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在印尼肯達里的德龍公司有中國正式員工約2000人,其餘是外包人員。員工染疫只有公司領導知道,不會通知本人,有很多是無症狀感染者。

李易昌就是其中一個無症狀的染疫者。在不知病情的情況下,他簽了辭職協議。到了雅加達,離開前進行檢測,才知道「核酸檢測過不了,上不了機,都是陽性」。「大概有百分之四十的人不合格,我們都已經買好機票。現在大概還有兩百多人在賓館隔離。」他說。

「我們都屬於無症狀感染者。大家都不知道,工廠裡面大部分都是這種無症狀的。工廠裡面對這個管理也有問題,他們只管生產,因為一個人要帶三個當地員工。」他表示疫情期間辭職的人很多,和他同期的就有一百多人。

現在李易昌所住的酒店還有一百多人,「都是確診的。」他說,「我們繼續住下去,但是沒有什麼藥和治療,就是天天觀察觀察,一觀察就觀察了半年時間,到現在也不讓我們走。」「所有人都沒有症狀,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沒有症狀,可能有症狀的大概就一個兩個,有症狀也不會送醫院,除非你有其它疾病,突然發病很嚴重那種才把你送到醫院去。」

他表示大家都在懷疑檢測結果,「我們當初一直懷疑,到現在我都懷疑啊!」「是當地醫院檢測的,但是是大使館指定醫院,大使館指定了幾個醫院才能認可。」

「大使館沒有給過我們任何東西,就過年的時候給我們送了一個慰問品,送了一個開水杯子,送了一小瓶酒精,沒送什麼。」

李易昌說由於大家負擔不起這麼多的費用,找到大使館,大使館出面與德龍公司商量接手。他們現在處於如同「軟禁」狀態。「雙陰的人,比如說核酸檢測過了,IGM檢測過了,就不給你發藥;如果IGM沒過的,最多給你發一個蓮花清溫等兩樣藥,但是數量很少,最多吃兩三天就沒了,就不給你發了,要等到十四天過後,檢測不合格的話再給你發。」

張華維也是無症狀感染者,目前也是滯留在雅加達無法回國。

陳玉清沒有染疫,他是去年8月8日受傷的,一直等到11月16日才離開,整整一百天。「我在幹活的時候受傷的,那肯定應該是工傷,當時我讓他們領導帶我去檢查或者寫證明,沒有一個領導答理我,沒有一個領導寫一個字給你,你死了活該。」他談到56歲的他在那裡腰疼得受不了,晚上睡覺都睡不著,公司也沒有幫他治療。

剋扣工資 管理混亂 看不到希望

李易昌表示,當時來的時候公司也承諾不欠工資,每半年回國休假一次,所產生的費用由公司全部承擔,「當然這也是有規定有文件的,也是簽了協議的。」「但是這個協議我們沒拿到手上,他們沒給我們。公司那邊存了一份。」

李易昌現在後悔來印尼工作,這是他第二次來印尼了,「我本來不打算來,當初如果我2019年12月份不到這邊來的話,那我就有兩個月的工資拿不到。」他說,「公司不會給我,到現在還差我一個月的工資。去年10月份的工資到現在都沒給我,這個工資肯定拿不到了,肯定扣現在的費用了。」

由於滯留雅加達,最開始的一個月住宿、吃飯、檢測費,買藥錢大概花二萬多塊錢(人民幣),「從去年10月份到12月份的費用是我們自己付的,12月份過後所有的費用是公司承擔,我現在應該花了4萬塊錢吧。」他表示回去準備提出起訴。

李易昌提到公司管理混亂,拉幫結派這種,你整我,我整你,「基層的管理人員水平差、文化素質又低,所以我不想幹了。」

因為公司不理性的管理方式,員工都不能接受。「如果你在工作上,如果不想幹了,或者怎麼樣,他們找當地的這些人來威脅你,有些還動手打你,有動槍的。我們當地請的保安都是有步槍的,他們請的保安在門口都是真槍實彈的,天天背在身上。」

「衝突有,去年把手砍斷的都有。去年當地人還把我們廠燒了。」因為疫情,中國人每個人每天都有一百塊錢的補助,當地人沒有,工資太低了,去年12月份,當地人把工廠燒了。

他還提到外包人員待遇很差,「比如說公司發的一些補助錢,小老闆就把錢自己撈走,就不發下去;還有一種情況是就是幹半年一分錢沒有拿到的,多得很。因為他們承諾的是你幹了半年,回去我再拿錢給你,這個就問題大了。沒有協議,沒有合同,口頭承諾。」

他還講到公司裡面罰款很厲害,沒有道理可講。罰款從1000元到1萬元人民幣不等,「一個月才掙一萬多塊錢,一次性就罰你1萬,你說還能掙到錢嘛?」他說,「你抗議沒用的,因為他們對中國員工的打壓很厲害。」

張華維和其他人也遭遇過工資扣押的情況。最後,在大家的強烈抗議下,他的工資補發回來了。「我因為工資還罷工10天。」

張華維此番印尼的打工經歷,讓他傷透了心,「一帶一路,在我個人看來,就是宣傳,沒啥用。宣傳的東西和實際做的能一樣嗎?」

他們4位還有很多的受騙細節與損失無法一一贅述。與他們經歷相同的許多人想要起訴,並呼籲各界人士關注他們這樣一個特殊的群體,伸出援手,讓他們早日回家。

責任編輯:張憲義 #◇

相關新聞
【時事縱橫】美軍大練兵 布林肯王毅再同場交鋒
投資達爾文港虧損過億 中企意圖引澳媒質疑
一帶一路背後血淚 中國勞工淪為奴隸客死他鄉
美中角力 中共被曝擬恢復太平洋小島戰略機場
最熱視頻
【微視頻】中共向美漫天要價 拖時間再騙美國?
【時事縱橫】習親信赴美遭起底 疫情逼近中南海?
【十字路口】史上最大共諜案 中共諜戰五詭計
美國結束伊拉克作戰 後911時代到來
【重播】CPDC:制止中共活摘器官及種族滅絕
【財商天下】長江倒流河南血月 為何異象頻現?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