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印尼一带一路中企员工染疫内情

人气 3002

【大纪元2021年05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袁丽采访报导)中共在印尼的“一带一路”企业的多位员工向大纪元爆料,指控中方公司管理混乱,疫情期间罔顾员工性命,员工的权益和身家性命受到威胁。

中共在印尼的“一带一路”项目,最大的公司有德龙集团、青山控股集团等,他们都以冶炼业为主。这次面对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员工们经历了有国不能回的困境,很多员工染疫,有在公司隔离,有在宾馆隔离。从去年10月份至今,有二百多名各类员工被“软禁”在宾馆中,只有核酸检测时可以出去。

有4位中方员工忍无可忍,向媒体曝光他们的遭遇,不想再隐瞒。他们表示这关系到上千中国员工的生死存亡。因为担心受到报复,他们选择向媒体匿名投诉(应受访者要求,此文部分当事人所在公司名省略)。

没收护照、丧失人权自由

李易昌(化名),一名工程师,他表示,无论是谁,一进公司,所有人的护照都得上交。“我们过来的时候所有的护照全部统一在公司这边管理。”他说,“如果要拿护照的话,你就必须要签一个协议,公司意思就是说你要走,那么你就必须要辞职,签免责书的形式,意思就是说你拿了这个护照你要回去。”他谈到,这就意味着一切离开公司后的费用等全部自付,这与当时所签协议大相径庭。

他们4人均遭到扣押护照,但是,要回护照后结局不同,过程更是历经艰险。

李易昌提到自己是独生子,父亲已经九十多岁,家里是花了每月4000人民币照顾父亲。“大家都是冒着很危险的精神,没办法,签了(辞职)协议,公司就把护照给我们了。”

离开公司后的李易昌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成为无症状感染者,至今,他还是有家难回,滞留在印尼。后来,李易昌的护照又被德龙公司收回去了。

林和祥(化名),是一外包公司负责人,按理说境遇应该好很多。然而,他却是逃亡出来的。“护照在业主手里,他们管着。要想拿护照也不是那么好拿的,在他们这边,签证都是由他们来负责的。”他说。

由于园区里染上病毒的人越来越多,还有死亡的,林和祥最后选择逃离公司。“当时在宿舍区就有一名新冠患者不治而死。”他说,“检测出来的结果只有负责人知道,还有综合部人知道,因为只要是阳性的,这个医生会通报给综合部领导的,别人工友他们不会知道的。”

林和祥选择离开的原因是公司只剩他一人扫尾,本来就该回去了,而他也不幸染疫,因得不到治疗,想要赶紧离开。为了躲避保安的监视,他游水过河逃出了公司。

张华维(化名),一名外包工人,因为所干的工种非常需要人,公司死拖着就是不给护照。去年9月,他就开始要,“我本身身体有病,胃炎加上腰间盘突出,干不了活儿,家里头还有点事儿。我要护照比较崎岖。”无钱在当地医治的他多次索要护照无果,直到10月底,还有其他员工威胁上告,病重的他借此机会才拿回护照。

他们4人中唯一“幸运”的就是陈玉清(化名),德龙公司外包迪尔公司工人,原本签证到期该回国,遇到疫情,迪尔公司要求继续工作,等到通航再回,结果通航后也得不到护照。他找到迪尔的项目经理,“经理说我们所有人的护照全部都存放在德龙公司,说德龙公司不给护照,我们就办不了机票,就回不来。德龙说,现在要求回国的全部自费。”陈玉清说。

他表示,他包工队老板签的合同上,清清楚楚写的是:工人工作期满的时候,往返费用全部由用人单位负责。最后等了约3个月的陈玉清因为腰伤(工伤),丧失了劳动能力,才在11月14日拿到护照。“我们这边政府部门也去了通知给印尼那边、德龙那边,我又通过熟人的关系,找到了德龙的总负责人反映情况,就批准我七周回国了。”陈玉清11月30日终于回国,有了护照回国的过程也是一波三折。

他表示,“德龙在国内不太好招人,人员紧张,愿意干的在那干;不愿意干的,你就应该履行合约,让人家回国。不能强硬扣押人家的护照。”

染疫无医治 疫情公司内部传播失控 

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在印尼肯达里的德龙公司有中国正式员工约2000人,其余是外包人员。员工染疫只有公司领导知道,不会通知本人,有很多是无症状感染者。

李易昌就是其中一个无症状的染疫者。在不知病情的情况下,他签了辞职协议。到了雅加达,离开前进行检测,才知道“核酸检测过不了,上不了机,都是阳性”。“大概有百分之四十的人不合格,我们都已经买好机票。现在大概还有两百多人在宾馆隔离。”他说。

“我们都属于无症状感染者。大家都不知道,工厂里面大部分都是这种无症状的。工厂里面对这个管理也有问题,他们只管生产,因为一个人要带三个当地员工。”他表示疫情期间辞职的人很多,和他同期的就有一百多人。

现在李易昌所住的酒店还有一百多人,“都是确诊的。”他说,“我们继续住下去,但是没有什么药和治疗,就是天天观察观察,一观察就观察了半年时间,到现在也不让我们走。”“所有人都没有症状,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没有症状,可能有症状的大概就一个两个,有症状也不会送医院,除非你有其它疾病,突然发病很严重那种才把你送到医院去。”

他表示大家都在怀疑检测结果,“我们当初一直怀疑,到现在我都怀疑啊!”“是当地医院检测的,但是是大使馆指定医院,大使馆指定了几个医院才能认可。”

“大使馆没有给过我们任何东西,就过年的时候给我们送了一个慰问品,送了一个开水杯子,送了一小瓶酒精,没送什么。”

李易昌说由于大家负担不起这么多的费用,找到大使馆,大使馆出面与德龙公司商量接手。他们现在处于如同“软禁”状态。“双阴的人,比如说核酸检测过了,IGM检测过了,就不给你发药;如果IGM没过的,最多给你发一个莲花清温等两样药,但是数量很少,最多吃两三天就没了,就不给你发了,要等到十四天过后,检测不合格的话再给你发。”

张华维也是无症状感染者,目前也是滞留在雅加达无法回国。

陈玉清没有染疫,他是去年8月8日受伤的,一直等到11月16日才离开,整整一百天。“我在干活的时候受伤的,那肯定应该是工伤,当时我让他们领导带我去检查或者写证明,没有一个领导答理我,没有一个领导写一个字给你,你死了活该。”他谈到56岁的他在那里腰疼得受不了,晚上睡觉都睡不着,公司也没有帮他治疗。

克扣工资 管理混乱 看不到希望

李易昌表示,当时来的时候公司也承诺不欠工资,每半年回国休假一次,所产生的费用由公司全部承担,“当然这也是有规定有文件的,也是签了协议的。”“但是这个协议我们没拿到手上,他们没给我们。公司那边存了一份。”

李易昌现在后悔来印尼工作,这是他第二次来印尼了,“我本来不打算来,当初如果我2019年12月份不到这边来的话,那我就有两个月的工资拿不到。”他说,“公司不会给我,到现在还差我一个月的工资。去年10月份的工资到现在都没给我,这个工资肯定拿不到了,肯定扣现在的费用了。”

由于滞留雅加达,最开始的一个月住宿、吃饭、检测费,买药钱大概花二万多块钱(人民币),“从去年10月份到12月份的费用是我们自己付的,12月份过后所有的费用是公司承担,我现在应该花了4万块钱吧。”他表示回去准备提出起诉。

李易昌提到公司管理混乱,拉帮结派这种,你整我,我整你,“基层的管理人员水平差、文化素质又低,所以我不想干了。”

因为公司不理性的管理方式,员工都不能接受。“如果你在工作上,如果不想干了,或者怎么样,他们找当地的这些人来威胁你,有些还动手打你,有动枪的。我们当地请的保安都是有步枪的,他们请的保安在门口都是真枪实弹的,天天背在身上。”

“冲突有,去年把手砍断的都有。去年当地人还把我们厂烧了。”因为疫情,中国人每个人每天都有一百块钱的补助,当地人没有,工资太低了,去年12月份,当地人把工厂烧了。

他还提到外包人员待遇很差,“比如说公司发的一些补助钱,小老板就把钱自己捞走,就不发下去;还有一种情况是就是干半年一分钱没有拿到的,多得很。因为他们承诺的是你干了半年,回去我再拿钱给你,这个就问题大了。没有协议,没有合同,口头承诺。”

他还讲到公司里面罚款很厉害,没有道理可讲。罚款从1000元到1万元人民币不等,“一个月才挣一万多块钱,一次性就罚你1万,你说还能挣到钱嘛?”他说,“你抗议没用的,因为他们对中国员工的打压很厉害。”

张华维和其他人也遭遇过工资扣押的情况。最后,在大家的强烈抗议下,他的工资补发回来了。“我因为工资还罢工10天。”

张华维此番印尼的打工经历,让他伤透了心,“一带一路,在我个人看来,就是宣传,没啥用。宣传的东西和实际做的能一样吗?”

他们4位还有很多的受骗细节与损失无法一一赘述。与他们经历相同的许多人想要起诉,并呼吁各界人士关注他们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伸出援手,让他们早日回家。

责任编辑:张宪义 #◇

相关新闻
【时事纵横】美军大练兵 布林肯王毅再同场交锋
投资达尔文港亏损过亿 中企意图引澳媒质疑
一带一路背后血泪 中国劳工沦为奴隶客死他乡
美中角力 中共被曝拟恢复太平洋小岛战略机场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普京笑答中共武统 让北京失望了?
【横河观点】董经纬两个报导 哪个是真的?
【秦鹏直播】一个董经纬两表述 拜习会启动?
【首播】前军报记者:经历六四 认清党军
【珍言真语】钱志健:袭苹果日报 毁港核心价值
【财商天下】核泄漏疑云 背后藏神秘股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