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夢(135)

作者:老臏遜

幾十年的事實已證明,在中共統治下,追求所謂共產主義的天堂,原來是一場惡夢。(製圖: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35
【字號】    
   標籤: tags:

第五十四章 魂歸故里

魂歸故里一千金,原本從戎殺寇兵,

只因錯進狼群中,折磨淩辱苦一生。

慘死北國成孤魂,日夜悲悽憶親人,

夫遵妻願迎故土,相聚告慰魂笑盈。

錢明在哈爾濱車站機場侯機廳,等候從美國回來的二個兒子文宏、文興,然後和他們一起去北大荒迎回40年前的一場反右運動中,被害死在北大荒的妻子麗珍。

雖然這時已進入春天,但在這裡,風吹在身上還是很冷,錢明看到一架銀色的飛機漸漸從空中降落在機場上,二個西裝革履、儀表堂堂的兒子走下樓梯,錢明頓時熱淚盈眶,思緒萬千,既高興又悲傷。

隨即他和兒子們轉乘火車、汽車,來到昔日右派們遭受苦難改造的地方——北大荒,到達貝加爾湖旁的軍留村蘇金發家裡。

錢明已離開這裡幾十年了,這裡雖有某些改觀,但變化不大,農舍比過去還要破破爛爛,田野裡雜草叢生,一片荒蕪,看上去真正像當年蘇武牧羊過的地方。

錢明自言自語道,當年共產黨在這裡強迫成千上萬的右派,在這裡做無償勞役,折磨死了那麼多有才華的好人,多麼卑鄙無恥。

為了懷念妻子,他和二個兒子住在麗珍病重期間住過的一間破屋裡。蘇金發一家是忠厚善良的農家,所以當初他們對這群無辜受迫害在這裡改造的右派,盡自己所能,給予幫助照顧和庇護。當麗珍被食堂隊長刁連生強姦未遂後把她趕出食堂宿舍時,是這對農民夫婦把她免費留住在自己家裡,在麗珍病重期間千方百計照顧她。

錢明和兒子來取麗珍骨灰的消息,傳遍了勞改農場內的農民家裡,他們都認識麗珍,所以全村三巷大大小小都來看望他們。錢明和兒子和他們親切交談,鄉親們不止地誇獎二個兒子長得和母親一樣漂亮英俊,又聽說他們在美國每月的工資有45,000美元,他們羡慕死了,紛紛說有才有德的父母才能生出這樣聰敏孝順的孩子。

有幾個上了年紀的婦女說,往日這些人被共產黨壓迫得連頭都抬不起來真是可憐,但我們農民就是同情他們,認為這些人耿直,敢為百姓講話,是大大的好人。而那些自稱代表人民利益的共產黨,哪個不是背地說人壞話、打小報告、做特務、踩著別人肩膀向上爬的人,他們好話說盡,壞事做絕,喪盡天良,所以他們生出來的子女連屁股都沒有。說得大家哈哈大笑。

這時錢明指著前面的貝加爾湖,對二個兒子和眾鄉親說,漢朝有個叫蘇武的特使來到匈奴,被匈奴囚禁在這裡牧羊19年,而昔日的右派有的在這裡受苦不止19年,他們遭受的苦難可要比牧羊苦許多倍。

第二天上午,爺兒三人在蘇金發帶領下,來到埋葬右派忠魂的地方。當他們經過一個小山谷時,蘇金發指著山谷下的一條小溝說道,這是萬人坑,當年三四分場被餓死的、自盡的、病死的右派,因為太多來不及埋葬,所以共產黨就將他們的死屍拋在這山溝裡。你們往下看,一根一根白的東西就是右派的屍骨。共產黨對同胞戰友的殘酷,遠比匈奴對漢人,日軍和其它帝國主義對中國人的殘酷要高出千百倍。

他們還向前走了不遠 ,在一個高坡下的一塊小平地上,蘇老漢介紹說,那個孤零零的小土墳,就是麗珍當年埋葬的墳墓。他說,共產黨搶了農民所有的土地,又荒蕪了那麼多的土地,而死人只占了那麼一點點土地,他就眼紅,千方百計把它平掉。但他平一次我就來堆一次,我把麗珍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保護她,我對千千萬萬害死在這裡的右派都很尊敬和同情他們。

文宏、文興拿出從萬里之外美國帶來的水果點心供在墳頭,然後上香點燭,雙雙跪拜在母親的墳前,告慰母親在天之靈。說道媽媽您的孩子曾日日夜夜,連在睡夢裡都哭泣著想妳要見妳,在我們多麼需要父母關懷和愛的時候,但您和我們被這個黑白不分是非顛倒萬惡的毛共,殘酷地把我們分割在天涯各方,天天想見妳的願望竟成了噩夢。

今天我們在這裡見到的只是一個淒涼的土墳,孩兒們已不能親眼見到妳的慈容,和訴說日日夜夜思念妳的離別之苦,並和妳一起享受天倫之樂,我們傷心哀痛肝腸寸斷。親愛的媽媽,妳的冤案己經獲得平反,按照妳的遺願,今天我們和爸爸來迎妳回故鄉,讓妳安息在妳日夜思念的故鄉和親人們身邊。

祭畢,蘇金發和他兒子動手刨墳挖土,並用繩索把棺材吊了上來,只見麗珍的靈柩還是十分完好。蘇金發介紹說,你父親當年交給我100元,我買了最好的木材,請人精心製作,又埋在很深乾燥地塊,所以靈柩看上去還是和新的一樣。靈柩前錢明用黑漆寫著愛妻麗珍之柩六個大字還清晰可見。

隨即蘇金發把棺蓋撬開,他向裡一看,嚇得他倒退了幾步,慌忙喊道,老錢……。錢明忙問麗珍怎麼啦,蘇金發說麗珍好像沒有死,還活著。隨即錢明和二個兒子跑去看,只見麗珍仰面朝天慈祥地躺著,臉色帶灰,但仍和昔日一樣,修容華麗,眼皮下面清晰地留著二顆黃豆大小的淚痕。

她的二個兒子僅小時候短暫見過母親,以後只是在相片上和夢裡見到。二個可憐的孩子從小就失去父母的關愛,天天想念父母,眼淚濕透了枕頭。通過麗珍眼角邊留下的淚痕,孩子們知道媽媽臨終還在思念他們。今天能在這裡看到媽媽的「真容」,怎不使二個孩子高興和傷悲。但畢竟陰陽相隔,不能起死為生,只能短暫相見,不能訴說衷腸。為了留作最後紀念,二個兒子用照相機將她拍下。

麗珍安祥地躺在棺材裡的消息傳遍了軍留村的每個角落,男女老幼都來觀看,連勞改後留場的職工也都來山溝裡看熱鬧,一時人山人海,眾說紛紜……有的說她要等丈夫來,同他一起回故鄉,有的說她要和二個孩子最後見上一面,更有人說這些來改造的右派靈魂不死,他們要瞪大了眼睛看看這個社會究竟有沒有被他們言中……

不久金黃色的晚霞消失,夜幕來臨了,人們逐漸離開這個山谷,鳥兒也陸續回深山去了,牠們途經這裡時還不時向下面鳴叫,叫聲在山谷裡蕩漾,不知是在高興,還是在哀歎。

待續@*

責任編輯:蘇筱薏

點閱【天堂夢】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趙靜似乎對他的殷勤根本不理睬,這讓林軍非常惱火。自己家庭的政治背景、財富在悉尼大學華裔學生中不說數一數二,至少目前沒有發現超過他的。
  • 這座海島經過一年多建設,早已經是一座規劃整齊的軍事基地了。一排排固定的軍營宿舍,一座座訓練場地井然有序地分布在海島的各個角落。
  • 多數單位為了向領導顯示自己能力,得到上級領導賞識,能夠得到提拔向上爬,所以大家都弄虛作假,虛報完成和超額完成上級數字和指標...
  • 這裡各個部門主管、海外間諜關係都和部裡的其他幾位副部長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表面對他很恭敬、順從,但執行任務就大打折扣。
  • 中共為了讓高價藥占領市場,在交易中讓回扣高的淘汰回扣低的廉價藥,迫使生產廉價藥的藥廠關門。而且鼓勵藥廠每年推出改頭換面的高價新藥上萬種,不顧人民死活地壓榨病人
  • 張素梅知道那些二奶都不老實,趁著大陸的官員、富豪不在,到外邊打野食,補充感情和慾望的缺失,但張素梅一次也沒有幹過,知道這裡風險很大,而且自己年歲增大,經不起風浪。
  • 民以食為天,全面地和美國冷戰、甚至局部的熱戰,都會使得國內經濟雪上加霜。
  • 由於共產黨搶走了農民的土地,拆掉了他們的住房,所以現在變得上無片瓦、下無葬身之地,在他們死後還得花1~2 萬元,甚至10~20萬元買塊1~2 平方米的墳地。
  • 這時節加州的陽光是強烈刺目的,蔚藍的海面上氤氳著水氣,一層層海浪怕打著細軟的沙灘,給這夏日帶來清涼...
  • 中共官員利用私有化大撈錢財,其貪腐程度遠比抗日勝利時期國民黨接收大員大撈勝利財要嚴重惡劣得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