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親身經歷 一個北京市民的小傳(之三)

人氣 30

【大紀元2021年06月09日訊】

文/宏鐸

中共對我的迫害

經濟上利用黑社會力量,把我在新街口的房子搶占了。網上有統計,北京居民財產80%以上是房產。現在,除了我的退休工資(本人活著就必須給),其它的經濟福利都不給我。對我的監聽監視,幾乎是時時刻刻,隨時隨地。甚至正在上網,突然就黑屏了(我認識的很多持不同政見者都有這種經歷)。

我講一講第1次被人算計的過程,時間是2008年夏天,女兒在北京41中上初中。她說在放學回家,從校門到汽車站的路上(西四北頭條胡同)有小流氓搶劫和騷擾,只能找同學大群人才敢走。我已經退休,經常要去四環胡同的菜市場買菜,於是就決定每天騎自行車去學校接她放學。她上汽車,我就回程順路買菜。因此我每天固定時間和路線騎自行車,其中有天我路過小石橋胡同西口和大石橋胡同連結的丁字路口,在竹園賓館門口,回頭看汽車時,發現有輛自行車加速追我。我在這個丁字路口,每天都是從東向南轉,我發現不正常,立即急剎車並向北轉,剛轉過去就聽背後砰的一聲,那輛追我的自行車撞牆了。如果我不是突然反轉,按正常路線向南轉,這輛車的橫向衝撞,將把我撞倒,我的頭肯定碰到牆上。我看到騎車人是個壯年凶漢,倒地爬不起來,車前輪已經報廢。我當時心想,這個神經病無緣無故,撞我幹嘛?現在看全是預謀,前有小流氓騷擾,調動我每天去接孩子,然後在我必經之路撞車。北京至今也沒要求騎自行車必須戴頭盔,胡同的特點是路窄,兩側全是牆。

第2次被人算計,是院子裡停車場裡的衝撞過程。時間2011年。我吃素多年,買菜比別人都多,周圍的菜市場都關了,只剩一個在二環路,還只開半天(早市)。我買菜必須從科技館正門穿過院子、過街樓到宿舍區,過街樓北口是下坡,宿舍區的鐵柵欄小門下面有門檻,自行車必須搬過去。我從過街樓北口出來必須剎車,在鐵柵欄小門前下車,然後把自行車搬過去。那天我剛從過街樓出來,就發現有車加速衝過來,我拚命的急剎車,同時雙腳著地。那車與我車前輪只有十厘米呼嘯而過。停車場的速度限制是時速小於5公里,他當時的車速至少20公里。開車的是科技館的「優秀黨員」處長萬健。他事先停在辦公樓東北角,那裡能看到我從大門進來,並準備加速。如果我正常經過,必然在路中停下被他撞個正著。僅十厘米之差,他沒能得逞。中國有句俗話,叫做「不怕賊偷,就怕賊算計 」,意思是如果賊偶然偷盜你,你損失小。如果賊摸清你的信息,千方百計研究預謀對你下手,你將厄運難逃。中共黑社會邪惡本質,決定了它不擇手段,無底線的用盡各種方法消滅異己。唯一不同的,是過去是公開的,現在是祕密的。

為了防止他們再次算計我,我來到了美國。我也是藉這個機會,以我一個普通市民的經歷和視角,讓大家清醒地認清中共。(全文完)◇




關注我們facebook主頁,及時獲得更多資訊,請點這裡。

責任編輯:陳柏州

相關新聞
八九.六四回憶錄(之三)一個北京市民的親身經歷
八九.六四回憶錄(之四)一個北京市民的親身經歷
我的親身經歷 一個北京市民的小傳
我的親身經歷 一個北京市民的小傳(之二)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中共空軍J-20 的真面目
【新聞看點】G7空前抗共內幕 神祕文件助攻
【財商天下】潘石屹甩賣SOHO 這筆買賣虧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