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六四回憶錄(之三)一個北京市民的親身經歷

人氣 510

【大紀元2021年05月31日訊】

文/宏鐸

血跡斑斑

CCP官宣說,沒有在天安門廣場屠殺。他實際隱瞞的是屠殺地點,共軍從木樨地一路殺到廣場,民眾死傷的大多數都是在西長安街上。六四前,共軍直升飛機在空中早就偵察清楚,長安街最寬處120米,最窄也有60米,最適合大兵團推進。他們用坦克開路,衝壓路障,裝甲車、運兵車隨後。

民眾用磚石瓦塊,像暴雨一樣打到車上。但隨後而來的彈雨,卻不是民眾認為的橡皮子彈,是國際禁用的達姆彈,是炸子。血流成河!

我因6月3日在平安里阻攔戰極度勞累,回家後睡得很死,當被槍聲吵醒時,已經晚了。剛到西四,就聽到消息,說共軍已經在廣場清場了,長安街封鎖嚴密不能接近了。

在路上,看到一個人雙手端著一個搪瓷臉盆,臉盆中有大半盆的鮮血。他大聲的哭喊著:「你們看啊!這是共軍屠殺老百姓的血啊!」

你們想想得多少血才能用臉盆收集起來!?但願那盆血證,能妥善保存到清算審判CCP的時刻。我們遊行用的橫幅,我藏在單位兩個房間的牆縫中,一直妥善安全。但原單位搬家了,有新的房主,我無法再進入將其轉移到別的地方。但願能保存下來。那個時代還是用膠片照相機的時代,我沒有相機,很遺憾沒有照片。肯定有人保留有照片,但願能妥善保存到清算審判CCP的時刻。

大屠殺後,共軍釋放了大量的毒氣,長安街兩側數百米外的居民,關門、關窗都擋不住,不停地流淚、咳嗽。共軍利用毒氣掩護,使用鏟車把屍體清理、運走焚燒滅跡。

有少數倖存者,被搶救到醫院。我鄰居有個在西單附近的郵電醫院當護士,一個文靜的小姑娘,第一次聽她罵出髒口,氣憤到極點。據她所說,除了四肢中槍能救活,凡是軀幹中彈的根本沒法救,子彈進口一個小眼,但出口一個大洞,什麼都炸沒啦,救不活。太平間、到處都堆滿屍體。

共軍在沒有外國人的西長安街屠殺。在使館區和有外國人活動區,沒有軍隊進入和動武的事實,說明CCP嚴令避免罪行暴露。在有外國人居住的東長安街北京飯店樓上,拍到的一個勇士(我不否認其英勇行為),隻身阻攔了一串坦克的紀錄。我認為是共軍故意欺騙世界人民,沒有坦克壓人。

在軍隊進城前,共軍給每個士兵都打了什麼針。很可能那些藥讓士兵們變成嗜殺魔鬼。在西單十字路口的東北角街邊,有一個靠樹的售貨棚。一個目擊者告訴我說:「你看這樹幹上的槍眼,有個人躲在這棵樹後,躲過幾槍,那個士兵又繞過樹一槍暴頭。你看貨棚上那個螺絲,還夾著那個人的頭髮和腦漿。 」我仔細觀察,遇害者大概是個留寸頭的男人。屍體被清走了,樹邊的血跡深入土壤中,清晰可見。

在木樨地路南邊有座「居官」樓,因為周邊都是機關、辦公樓,就這一個住人的。士兵們分辨不清官居民居。這座樓的朝街面的牆,被子彈打成了蜂窩。據說,有個官太太在窗戶內被擊斃,大水沖了龍王廟。我們單位那時只有百八十個人,也有一個中槍的。

CCP從來不在乎民眾的死活。他們曾叫囂,寧可犧牲西安以東占中國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也要和美帝打核戰爭。在60年代餓死人的經濟條件下,還造原子彈氫彈。他們屠殺的方法,也從大規模公開的轉變成祕密的。多少法輪功學員被他們活摘了器官,使中國成為最大最快的器官供應源。現在,多少香港同袍被自殺了?!只有徹底解體中共,世界才會安寧。(未完待續)◇




關注我們facebook主頁,及時獲得更多資訊,請點這裡。

責任編輯:陳柏州

相關新聞
茉莉:在時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
八九.六四回憶錄(之一)
八九.六四回憶錄(之二)一個北京市民的親身經歷
復活:鳳凰涅槃
復活:鳳凰涅槃 人氣 1866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中共空軍J-20 的真面目
【新聞看點】G7空前抗共內幕 神祕文件助攻
【財商天下】潘石屹甩賣SOHO 這筆買賣虧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