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議員:強制性疫苗接種違反國際法和聯邦法

7月13日,澳洲聯邦參議員安蒂克(Alex Antic)刊文,稱強制性疫苗接種違反國際法,並呼籲政府拒絕疫苗護照。圖為聯邦參議員安蒂克。(Alex Antic提供)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21年07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睿澳洲悉尼綜合報導)7月13日,澳洲聯邦參議員安蒂克(Alex Antic)在《旁觀者》(The Spectator)上刊文,稱強制性疫苗接種違反《紐倫堡法典》,並呼籲政府拒絕疫苗護照

他在題為「我們必須拒絕疫苗護照」一文中表示,每個人都有權利對是否使用醫療服務做出自己的決定。

他說,許多澳洲人對疫苗的安全性感到擔憂,還有許多人因持有宗教觀點,不接種疫苗,「這是他們的權利」。

他表示,澳洲政府最近宣布未來防疫工作上將遵循「四個階段計劃」,其中詳細說明了數字疫苗接種證書的使用,就意圖和目的而言,這相當於「疫苗護照」。

「疫苗護照」是一個相對較新的術語,指的是記錄一個人的醫療細節,包括他們注射疫苗的日期。社會上有一種可以理解的憂慮,即這種文件可能導致對選擇不接受疫苗接種的澳洲人帶來歧視。

對許多人來說,他們擔心如果不接種疫苗,將被拒絕獲得國內旅行等服務;還有人擔心,這將為今後進一步的歧視開一個先例。

安蒂克說,《澳洲免疫接種手冊》(The Australian Immunisation Handbook)指出,(疫苗)必須在沒有不當壓力、脅迫或操縱的情況下自願接種。

1947年《紐倫堡法典》指出,當事人應具有給予同意的法律能力;應處於能夠自由行使選擇權的地位,而不受任何武力、欺詐、欺騙、脅迫、過分要求或其它別有用心的限制或脅迫因素的干預;應充分了解和理解相關的要素,使其能夠做出理解和明智的決定。

禁止疫苗護照正是《紐倫堡法典》所要防止的「別有用心的限制或脅迫」。「如果不遵守其原則,在國際法中肯定人權的意義何在?」他反問說。

此外,他還表示政府需要確保不允許企業界成為不受歡迎的醫療服務的執行者。

「不難設想,在未來,航空公司、電影院和購物中心等企業在提供服務前都需要人們提供疫苗接種證明。」

「不能讓企業界的極權主義者成為社會暴政的代理人」,「我們不能允許我們的政府系統通過引入疫苗護照或對未接種疫苗的公民施加限制,將澳洲公民分成兩個等級(接種疫苗和未接種疫苗。)」

他表示,如果我們不禁止疫苗護照,有可能會發生以下幾件事。

首先,未接種疫苗者的權利會被取消。「難道我們要宣布他們是現代的麻風病人,並將他們從社會上趕走?」

其次,許多接種疫苗的人可能會將未接種疫苗的人視為一種威脅,並以敵視和懷疑的態度對待他們。

反過來,未接種疫苗的人可能會對這種虐待感到不滿,並以牙還牙。「我們為什麼要以這種方式讓澳洲人彼此對立?」

任何政府或官僚機構都不應該有權力強迫一個人違背自己的意願接受醫療治療。

他呼籲說,澳洲人有權自己決定是否接種疫苗,或尋求其它預防和治療手段。強迫人們接受醫療服務是不道德的,有可能違反國際法,並為這個國家樹立了一個黑暗的先例。「我們不能走這條路」,他說。

參議員:強制性疫苗接種違反聯邦憲法

澳洲參議員羅伯茲(Malcolm Roberts)認為強制性疫苗接種違反聯邦憲法。(Tracey Nearmy/Getty Images)

7月12日,澳洲聯邦參議員羅伯茲(Malcolm Roberts)在一國黨(One Nation)網站發布的視頻中表示,強制性疫苗接種違反聯邦憲法。

他說,澳洲憲法第51條第23-A款規定,聯邦政府不能強制人們進行醫療治療,包括疫苗接種。但各州如果通過立法,他們可以這樣做。

現在,維州和西澳已經有立法,可以強迫一個人接種疫苗。沒有什麼可以阻止其它州和地區效仿維州和西澳通過類似的立法。

他表示,這樣做的結果是,如果澳洲政府能夠說服各州和領地遵循聯邦政府的路線,他們就能實現聯邦政府的要求。這意味著聯邦政府繞過憲法,對禁止強制接種疫苗開了一個後門。

如果是這樣,在這個問題上,「聯邦政府的行為就像一個專制獨裁政權,以一種不道德的、沒有理由的和沒有原則的方式行事」。

他說,強制接種疫苗代表了對人身體完整性的攻擊,在沒有有效同意的情況下,很可能構成攻擊行為。人們應該能夠自由選擇將什麼注入他們的身體。這些疫苗的安全性仍未得到證實,長期後果也是未知的。在此基礎上,強制疫苗接種是沒有道理的。

截至7月10日,澳洲已完成了900萬劑疫苗的接種。然而,只有略多於10%的人完成了完整的疫苗接種。

責任編輯:宗敏青#

了解更多澳洲即時要聞及生活資訊,請點擊 dajiyuan.com.au
(本文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網站)

評論